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三十二章:反击
        “那就敲打他,立威!”晏先生毫不客气的开口说道;“你的事,老夫略有耳闻,他之所以打压你,是因为他认为你不受他的控制,不受控,便是罪责。可他的敲打,是有限度的,必须得做到于自己没有损失的情况之下,而今,你已是国公,他若是想要和你鱼死网破,势必要损害自己的利益,既然如此,那么,不如敲打敲打他,让他知道,你并非是软弱可欺。”

    “敲打?”陈凯之略略明白了晏先生的意思。

    这位晏先生,居然还是名儒,怎么看着,行事这么果决呢。

    自己一个国公,去敲打赵王?

    不过……理论上而言,晏先生确实是对的,赵王肆无忌惮的对自己打压,实在是不胜其扰,现在他尚且不知道自己皇子的身份,所以,自然不会跟自己鱼死网破,弄到为了弄死自己,而损害自己自身利益的情况。

    想通了这一节,一切也就明白了,敲他一下,让他知道痛,知道继续和自己撕逼下去的后果,这会使他下一次想要打压自己时,有所忌惮。

    这个人,每日都在计算自己利益的得失,而这些时日,不知害了自己多少次,现在,是该主动回击了。

    如果一直在容忍下去,这赵王估计不会罢手的。

    必须得让赵王也尝尝痛得滋味。

    而今日在场之人,有晏先生、蒋学士这样的名儒,有陈义兴这样的亲王,还有杨彪这样曾经的宰辅,有他们的支持,倒是给了陈凯之足够的信心,他咬了咬牙,格外坚定的说道:“好,那就敲打一下。”

    晏先生面目红润,仿佛一下子,从一个闲云野鹤,突然变成了一个精神奕奕的谋事,整个人显得很是愉快,他捋着须说道:“再过几日,天子就该去上林苑游猎,此人毕竟是亲王,不可和他正面冲突,既如此,那么……”晏先生眯着眼,一副老谋深算的样子:“可以趁赵王陪驾去上林苑时动手。”

    陈凯之眼眸一张一合:“学生知道了。”

    晏先生的话很有道理,要敲打,但是要有分寸,不能把人逼急了,逼到自己和你同归于尽,可一定要让他疼,疼的直咧咧。

    “只是……”晏先生却仿佛是考校陈凯之的模样,一双炯炯有神的眸子直直的看着陈凯之,格外郑重的问道:“你真的敢吗?”

    陈凯之左右四顾,却见这里的每一个人,都露出一副不可意会之色。

    这些人,统统都曾是辉煌无比的人物,他们的见识,自然不凡,某种意义而言,陈凯之固然靠着所谓的血统和身份,令他们生出了希望。

    可并不代表,他们因为这身份,便一个个死乞白赖的抱住自己大腿,非要说什么鞍前马后之类的话。

    所以……当晏先生说出敲打的时候,某种程度,就是一次对陈凯之的测试,摆在陈凯之面前的,是一幅等待陈凯之答题的答卷,若是回答圆满,则是皆大欢喜,若是陈凯之连这个答卷都无法令人满意,那还逐什么鹿,觊觎什么九鼎,回家玩泥巴去吧。

    他们这些人都不是泛泛之辈,想让他们跟着自己,就必须拿出自己的本事,魄力来。

    陈凯之心里了然,面对这些人精所设下的考卷,所要考验的,只怕包括了魄力、勇气,还有陈凯之的应变能力。

    历来的圣王雄主,无一不是智计过人,杀伐果断,且具有无以伦比的勇气,以及不可动摇的决心。

    那么……

    陈凯之凝视着诸位先生,他能感受到,这些人心里,依旧还有巨大的希望,这些希望,俱都在自己身上,他们在等待着,自己的答案。

    陈凯之朝众人淡淡一笑,旋即正色道:“我办事,请放心!”

    陈凯之没有继续去追问,计算如何实施,自己该如何做,或者其他的事。

    他知道,自己若是问,可能他们会给自己一个不错的建议,只是……陈凯之只希望这个答卷答的最好。

    因此,一切自己来。

    最重要的是,陈贽敬你这个WANGBADAN,老子已经忍你很久了。

    陈凯之抿嘴一笑,看向宴先生,格外认真的问道:“晏先生,会在天人阁待几日?”

    晏先生笑吟吟的看着陈凯之,目中满带着希望,道:“老夫希望,越久越好。”

    陈凯之哈哈一笑,他明白,这句话的本意是,他希望再不必回天心阁去隐居,希望自己能够令他大开眼界。

    陈凯之朝他作揖,又纷纷朝诸位先生行礼:“那么,今日就叨扰了,学生该下山了,几位先生,且在此高坐,静候消息吧。等学生解决了一些麻烦,再行上山,与诸位先生,商议大事。”

    “好。”杨彪捋须,朝陈凯之笑道:“老夫也希望,早日与你商议大事。”

    陈凯之没有停留,毫不犹豫下山。

    显然,这一次得干一票大的。

    得让几位先生知道,自己陈凯之,靠的不是血统,也不是什么身份,而是靠着自己的胆量、魄力还有智慧,教他们知道,自己是一个值得拿出身家性命来支持的人。

    下了山,隔壁便是飞鱼峰。

    现在,似乎还有一个问题,那便是,自己该怎么做。

    这……似乎是一个问题啊。

    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权衡,分析一切利弊,要将事做到最好。

    猛地,陈凯之眯起眼,他想起了在天人阁里,自己曾看过的一些记录,这些记录,自然是较为秘密的,年代不算久远,是三四年的事。

    赵王殿下……我来了!

    陈凯之没有上飞鱼峰,而是带着护卫,径直到了宫外,请人通报,要拜见太后娘娘。

    过不多时,便有宦官过来,笑吟吟的道:“护国公,娘娘正在和太皇太后说话,听说你来求见,太皇太后,也想见一见你,这不是正好吗?所以,请随咱来,到万寿宫里去觐见吧。”

    陈凯之朝他一礼:“有劳。”

    随即,他随着宦官一路穿越无数的琼楼,待到了万寿宫之外,宦官进去通报之后,陈凯之方才进去,便见长公主和太后以及几个太妃,正环绕着太皇太后说话。

    太皇太后显得格外高兴,等陈凯之行过了礼,陈凯之抬眸看着太皇太后和太后,心里想,恐怕过不了多久,自己就可能要昭告自己的身份,到了那时,这太皇太后和太后,当真会认自己吗?

    太皇太后笑了:“阿弥陀佛,凯之竟是请动了晏先生,还有这么多的大儒,难得,难得啊,这一次,胡人只怕见此,势必要退兵了,你这不知挽救了多少性命,哀家听了慕氏说起方才庙堂上的事,也真是为你捏了一把汗。”

    陈凯之谦虚的道:“哪里,其实这也是晏先生不忍生灵涂炭罢了,臣哪里敢居功。”

    “不骄不躁,好,好的很。”太皇太后欣赏的颔首:“怎么,你倒是想着见慕氏,却念不起哀家,还需哀家来请你,你才肯来吧。”

    陈凯之道:“臣怕扰了太皇太后娘娘的清净,若是如此,便是臣下的罪过了。”

    太皇太后道:“你倒是会说话,好罢,你直接说了罢,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可有什么事?”

    陈凯之正色道:“眼下,危机已经解除,臣下其实对交涉各国之事,一窍不通,继续留着这个差事,也是无益,所以希望太后娘娘,能恩准臣下,交卸了差事。”

    太皇太后便微微一笑,不做声。

    似乎并不愿干涉太后的决断。

    那长公主笑了笑:“护国公莫非是想去济北了?”

    去你妹……

    陈凯之心里骂了一句,他分明感受到,长公主并没有什么善意,显然,人家是希望自己赶紧去济北,眼不见为净。

    济北当然迟早要去的,不过现在却不是当务之急。

    倒是慕太后微微一笑:“若是令他现在去济北,倒是可惜,不过朝廷历来并不散养宗室,这人哪,若是什么事都不做,富贵享惯了,就不免会意志消沉,既然你不愿协理礼部,那么,可想做什么事?”

    陈凯之沉吟了一会儿:“臣听说近来,礼部尚书私德败坏,竟与……咳咳……”

    此事,慕太后早就听到了奏报了,她目光一冷:“真是耻辱,哀家想不到,这人竟厚颜无耻到了这般的地步,哀家已命有司擒拿,绝不轻饶放纵。”

    陈凯之道:“是啊,臣下也想不到,堂堂的朝廷命官,竟是如此,其实,臣并没有什么才干,若是娘娘让臣下负责一下洛阳城里的治安,臣也算是讨一个清闲,不知太后可否恩准。”

    慕太后顿时诧异。

    这家伙,竟只想得一个节制治安的小差使。

    要知道,这可是最没前途的事,一般天子脚下的治安,都是五城兵马司和京兆府来负责,而且,还只是人家职责的一部分。

    说穿了,这就是兵马司校尉还有京兆府都头管的事,但凡是清贵一丁点的人,都对这样的事,没有半分的兴趣。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