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三十章:天衣无缝
        似乎心底,有一股情绪被压抑着,此时的晏先生,不禁身躯微微颤抖着。

    他抖了抖唇,随即道:“当今的天下,或许称得上是太平,可对有一些人而言,纲纪已经日渐败坏,朝中太后与赵王纷争不休,而当今陛下,老夫倒不敢断言他是否昏聩,可即便他真圣明,那也是十年、二十年之后的事,何况至今,那主导这一切的那个人,到底在谋划什么呢?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少党羽?更没有人知道。浑浑噩噩之人,此时是能过且过,朝中的百官已经越发的不敢畅所欲言,更多的人开始投机取巧;或许别人无心去探究而今天下的变化,可老夫,想来还有一群曾经心灰意冷之人,却在这黑暗之中,努力的寻觅着一丝希望,这一道希望何等的渺茫,以至许许多多的人,早就生出了绝望之心。”

    “因为现实令他们明白,当今天下,在这安宁之下,实则却是危如累卵,他们更明白,地方上的吏部,因为无休止的党争,已经败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他们更知道,朱门穷奢极欲,而大灾却是连年发生,无数的流民流离失所,土地的兼并,更是到了已令人不敢直视的地步,天下到处都是盗贼,他们隐匿在山中,伺机而动。这一切的一切,真是让人绝望啊。”

    说到这里,晏先生眼角,竟有着泪痕,整个人显然是很激动。

    他哪里是什么隐士,不过是一个绝望到已快窒息的可怜人罢了,他一直都想着,有朝一日,大陈朝有所改变,可是这些许年过去了,他只看到了绝望。

    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沉默了片刻,他又继续说道。

    “若是再没有希望,哪怕只是一丝的亮光,那么会有多少人如老夫这般,除了一声叹息,便躲入了山中,不问世事。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天下何时才可以乐,可是忧惧的事,却从未停止间断,所以……老夫深信,有许多人都在耐心的等待,他们在等待这一丁点的希望,或许他们并不多见,却多是有识之士,他们的心已经不能再寒下去了,他们在天下各个角落,屏息默然,并不是因为他们乐得自在,而是正因为这么一丁点的希望,令他们坚守到了今日啊……”

    “老夫一直都在想,那位失踪的太子殿下,现在到底在哪里,他如今又成了什么样的人,是否和这庙堂上的衮衮诸公们一般,也不过是泯然众人的庸人,又甚或者是,这个人,是上天本是赐予大陈的重礼。”

    “老夫等啊等,等了一年又一年,一切的一切,便是在迎候着这道曙光,所以凯之,许多时候,世上的事,你并不可以以利害来计较的,若是每日计算着这些得失,那么又和这满朝趋炎附势的人有什么分别呢?”

    他一番话说毕了,厅中,所有的学士,神色俱都黯然起来。

    晏先生的话,又怎么没有刺痛着他们每一个人的心呢?

    他们都曾是处在高位的人物啊,若非是情非得已,他们又何至于会进入这避世之所般的天人阁,不再过问外间的事呢。

    陈凯之也不禁动容。

    他不由道:“那么敢问……先生更相信此人是什么人呢?”

    晏先生捋须,却是摇头苦笑道:“若能有先帝的一半,也就令人知足了。”

    陈凯之不禁哭笑不得,这位晏先生,还真是……要求不太高啊。

    不过细细想来,其实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在大家看来,皇太子此时还不知流落到哪里去了,甚至这个人是否识字,大家都不清楚,一个自幼没有接受过皇家教育的人,又能抱有什么太大的希望呢?

    陈凯之的心里却是情不自禁的挣扎起来,他有些动容了。

    自己……真是那位皇太子吗?可是明明自己……

    他无法理解,只是腿上的胎记,却是一般无二的。

    若是自己承认,会是什么下场呢?

    可随即,他笑了,竟是开怀大笑。

    他这一笑,令人侧目,以至于陈义兴不禁觉得这个家伙有点不太靠谱,这可是在晏先生的跟前,怎么可以如此的无礼呢?

    陈凯之却是一字一句地道:“这个皇太子,其实一直都是有些担心的,事实上,当他得知了一些真相,他也曾胆怯过,他定是害怕的,毕竟他就算是站了出来,也不再是皇太子,而是许多人眼里的眼中钉。”

    “所以他小心翼翼的潜藏在人群之中,生怕有人发现他的身份,可是……诚如先生所言,他也有自己的希望,这个人也但愿不会令先生大失所望。”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就算是走漏了消息又如何。

    那陈贽敬,已是恨不得将他除之而后快了,就算永远得不到真相,难道那陈贽敬就不会对他一次次的陷害吗?

    这赵王的虚伪,陈凯之早已受够了,今日在这天人阁,见了晏先生,更使陈凯之勇气倍增。

    晏先生却随即黯然了起来,幽幽地道:“是啊,但愿……不会令人失望,可现在更加绝望的是,人海茫茫,又该从何处去寻访呢?”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陈凯之突然道。

    这个突兀的声音,令这厅中诸公,一时愕然地朝向陈凯之看去。

    陈凯之豁然而起,心头竟隐隐有一丝激动,乃至于连手都在颤抖,这一切,都仿佛是一场梦一般。

    此时,只见陈凯之小心翼翼地卷开了自己的襦裙。

    这是一个很猥琐的动作。

    当着这么多大叔大爷辈分的面,陈凯之竟当真将自己的大腿LUO露了出来。

    只见在这条肌肉结实的大腿上……一个不规则的胎记徐徐展露了出来。

    晏先生先是觉得这陈凯之有点无礼,甚至杨彪和陈义兴,想要呵斥陈凯之。

    蒋学士的脾气是最火爆的,此时已经面带几分怒容了。

    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这是天人阁,你以为是在自己的家吗?

    可当那个胎记徐徐展露的时候,一下子的,空气安静了下来。

    陈凯之继续撩开自己的襦裙,胎记已经愈发的明显,十几只眼睛看着自己,可陈凯之却无腼腆,直到这胎记,原原本本的展露在了眼前。

    所有人都已目瞪口呆。

    每一个人眼里,都显露着不可置信之色。

    可当这熟悉的胎记,彻底的暴露之后。

    晏先生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垂头翻书。

    这个胎记,有点儿熟悉,他脑海,瞬间像是炸开了似的,于是下意识的,想要无论如何都确认一下。

    等到他翻到了其中一页的时候,他……震惊了。

    一般无二,一般无二啊。

    学士们多多少少的都读过这些史料,对这胎记有一丁点的印象,此时他们一个个失态,陈义兴更是一下子扑上前,站到了晏先生的身后,垂头看着这幅胎记的图卷。

    猛地……

    陈义兴一呆:“你……你是……”

    晏先生更是动容:“是皇太子,不……这……这怎么可能……”

    他的第一个反应,是有些不信。

    世上,哪里有这样巧合的事?这个在自己面前晃悠的家伙,竟也有这样的胎记。

    似这样的胎记,说是万中无一,都算是夸大其词了,他甚至敢相信,这全天下,再找不到如此一般无二的胎记了。

    晏先生顿感头重脚轻,就差一点,两眼一黑了。

    好在,他死死地扣着案牍,强硬地令自己的神识清醒一些,随即露出了满脸的狂喜,激动地道:“你……你……”

    杨彪豁然而起,亦是激动莫名的表情。

    便是蒋学士,也不由疾步上前,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

    陈凯之随即放下了襦裙的裙角,深吸了一口气,才道:“学生不才,关乎于学生的出身,学生自己也已淡忘了,可是这胎记……想来……”

    “太子,太子殿下……”蒋学士激动得一通大吼。

    这就是太子……

    怎么可能?

    可说是不可能,真相却是明明白白的摆在眼前。

    谁都可以造假,任何事也都可以造假,唯独这胎记,却是绝对骗不了人的。

    “殿下……”晏先生终于反应了过来,他惊喜万分地呼着陈凯之。

    这就是传说中的那位太子啊……

    难怪,难怪了,难怪自己见他,总觉得,仿佛依稀的看到了先皇的一丁点影子,也难怪……

    “你……你……”他还是有些不可置信,忍不住道:“你是哪里人?”

    “不知道!”陈凯之很是老实的回答。

    “你就一丁点都不知道,一丁点印象都没有吗?”晏先生皱眉。

    陈凯之毫不犹豫地摇头道;“是真的不知道,只知道学生是自山上下来的,其他的,一概不知,还望恕罪!”

    下山……

    此时,陈义兴倒是想起来了,他依稀记得,他曾问过陈凯之的身世,那时候,他还颇为陈凯之感到惋惜,毕竟……这少年在如此的逆境,实是不太容易。

    而如今,他面带恐惧之色……

    因为他突然发现,陈凯之的身份,可谓是天衣无缝!

    …………

    抱歉,今天老虎只能更两章了,今天家里有点事要办,所以忙了一天,好不容易码出了两章,老虎现在实在太累了,今日就请个假,请大家谅解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