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二十七章:必死无疑(3更求月票)
        此时,夏炎才真正的回味过来,心绪也渐渐开始清明了起来。

    事后回想,他唯一开始紧张的时候,就是因为那个芸娘,当陈凯之说出芸娘名字的时候,他的心就开始慌了。

    是啊,和这个女人的事,他一直都隐秘,也比较避讳,可当陈凯之随口说出的时候,他就不可避免的开始紧张了。

    可是单凭这个,就能让他失去理智了吗?

    不对,不对,他宦海沉浮多年,什么场面不曾见过?怎么可能只是因为这些,就彻底的失去理智了?

    噢,对了,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个孽子。

    他已经有点慌了,可还能克制,可当听到这个孽子去了京兆府,所以才彻底的动怒,当时以为事情已经完全败露,以为大势已去,这才………完全慌了手脚。

    对,理应是如此。

    只是……他心里依旧还有一些疑惑。

    这个疑惑就是,平时的他,什么样的伎俩不曾见过,什么样的人,不曾见识?单凭这两点,就足以让他失去方寸吗?

    不对,还是不对。

    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理解,见惯了勾心斗角,没少见识阴谋算计的他,今日到底怎么了,怎么就中了一个这么简单的圈套?

    陈凯之却是笑吟吟地看着他,仿佛看穿了他的心事般,此时平静地道:“想必夏公定是在想,夏公怎么就对此深信不疑了呢,不,不,我的意思是,夏公怎么就突然会如此失态了呢?夏公一定很不明白,可是……夏公还记得在宫中的时候,我对夏公说的最后一番话吗?”

    夏炎一愣,目光变得悠远,猛地,他想到了什么。

    对,陈凯之最后说的那番话。

    陈凯之告诉自己,今日他不但要整死自己,将来还要整死赵王,甚至……还有当今的小天子。

    对,就是这一句。

    而这一句话,才是真正的杀机啊。

    似夏炎这样的人,怎么会轻易上人的当呢?即便这陈凯之道出了芸娘,其实也无妨,因为他是礼部尚书,你陈凯之就算知道一些内情又如何,在外头传扬又如何,也只是捕风捉影罢了,只要自己的儿子抵死不认,大不了,让那个芸娘彻底在这个世界消失,只要他们父子二人谁都不认,谁能奈何得了他?

    退一万步,就算陈凯之怂恿芸娘告发,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是礼部尚书,身份崇高,没有人会选择相信一个贱妾的话,而去质疑堂堂的礼部尚书,就算告发,最后的结果,也不过是那芸娘被打断腿而已,而后告知夏家,让夏家准备将这个逃奴收个尸罢了。

    真正致命的,乃是儿子告发,可自己当时,为何深信不疑的相信这个孽子告发了自己?

    其实,除了因为自己得知了儿子来了京兆府,觉得这不是巧合之外,便是因为陈凯之最后的一番话。

    因为这番话,可谓是大逆不道,甚至可以说,陈凯之所说的这番话,足以给陈凯之带来抄家灭族的危险。

    一个人,只要他还没有丧失理智,是绝对不会对礼部尚书说自己有弑君之心的,除非这个人疯了。陈凯之没有疯,那么在潜意识里,夏炎便相信了一个可能,那就是陈凯之已经深信,自己完蛋了。

    这其实就是为何,自己对陈凯之的话深信不疑的原因,一个人连这样的话都说了,那么势必是知道自己即将被置之死地。

    而如何会被置之死地呢?那就是儿子告发了自己,一个扒灰了的人,一个即将所有的声誉毁于一旦,甚至要被治大罪的人,陈凯之不担心自己会将这些话传出去,就算传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这种人。

    正因为这个潜意识,所以才导致了夏炎在接下来,一连串的反应,满盘皆输。

    夏炎张了张口,想要解释什么。

    陈凯之却是微微一笑道:“方才你的话,大家可都听了,噢,你看,这里还有书吏,都如实的记录下来了,夏公,可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夏炎一双眼眸,猛地张得大大的,手指着陈凯之,道:“你想谋反!”

    陈凯之撇撇嘴,笑了。

    连府尹高见深也不见莞尔。

    这应该算是狗急跳墙吧。

    堂堂礼部尚书,跑来京兆府,自投罗网,承认自己扒灰,这……真是想让人包庇,都难了。

    至于他指责陈凯之谋反的话,听听也就算了。

    陈凯之一派泰然之态地朝他一笑道:“夏公,这些话,到时你可以和有司去解释,方才你所说的芸娘,想来就是最关键的人物了,请京兆府立即去夏家将她请来,暂时安顿住,至于夏公父子,这么大的事,京兆府肯定不敢处理的,此事理应赶紧报知都察院和大理寺,想来,定会有人很有兴趣的,噢,对了,陈一寿陈公,我会亲自请人去给他报信的,总而言之,恰好我在此,而在座诸位,想必也听得真真切切,这不是小事,若是谁想包庇,只怕到时,于自己的官声有碍,甚至可能受他的株连,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啊,堂堂的礼部尚书,居然是一个这样的人,还真是衣冠禽兽,人面兽心。”

    陈凯之随即感激地看了高见深一眼,朝高见深行了个礼:“有劳大人了。”

    高见深和陈凯之没什么交情,可这边听说陈凯之被封为了护国公,另一边有陈凯之的人找了自己,希望能够请夏家的公子来京兆府,闲聊几句,这是顺水人情,也不算帮什么大忙,他怎么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呢?

    谁曾想到,这聊着聊着,竟是聊出了这么大的事,如今这么多人听的真切,纸是包不住火的。

    包庇?国朝可是以礼法治天下啊。

    什么是礼法,礼法就是纲常伦理,它要求每一个读书人,尤其是官员,都需要有极高的道德标准,虽然这道德标准只是表面上的标准,你暗地里男盗女娼,做什么都没有人去深究,可你把这等丑事浮到了台前,这还了得,这样的人,无论是什么人,身居何职,但凡是触碰到了这个禁忌,就谁也救不了了。

    事已至此,高见深也只好起来,朝夏炎行了个礼道:“事情非同小可,夏公,只怕要在这里暂留一些时候,下官不敢为难夏公,只请夏公能够配合。”

    夏公,您就别走了吧,都出了这么大的事了,京兆府这儿,虽不敢拘押你,可留在这里等候裁处,却是肯定要的,否则你夏炎跑了怎么办?这个责任,他担待不起啊。

    夏炎自然是依旧不甘的,怒气冲冲地道:“你们难道不知道吗?这陈凯之,乃是反贼,他是乱臣贼子!”

    “是,是……”几个判官目瞪口呆,而高见深却忙是点头,此时他也不好太得罪夏炎,毕竟这不是自己能够处理的事,至于夏炎指控陈凯之什么,都和他无关,他连连点头道:“这些事,夏公不必在这里说,到时会审,或是你有什么话,都可以和宫中,和都察院,和大理寺去说。下官就算听了,又有什么用?是不是?”

    夏炎怒不可赦地看着陈凯之:“这样的乱臣贼子,他是想要构陷忠臣,我……我要上奏,要上奏。”

    “好,上奏,上奏。”高见深苦笑,他想不到,这位礼部尚书大人,平时高高在上,现在竟如此的失态,却也只好道:“来,给夏公取笔墨,取笔墨来。”

    陈凯之则站在一旁,露出微笑,道:“来,我给夏公磨墨吧。”

    陈凯之显得心平气和,竟真的取了笔墨,随即朝一个判官努努嘴,这判官忙是离了自己的座位,陈凯之将笔墨摊开,朝夏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夏公,上奏,要赶紧,否则一旦大理寺和内阁将此事报上去,夏公就算是想要上奏,也不可能了。”

    夏炎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他当然明白陈凯之话里话外的意思,一旦到了那个时候,肯定是立即虢夺官职,立即审问,那时,他想说什么,也不可能送进宫了,随便一个小吏都可以整死他。

    他猛地打了个激灵之后,似乎一下子的将自己这份即将要上奏的奏疏,当做是自己的救命稻草了。

    他恶狠狠的看着陈凯之,心想现在怕是难以脱罪了,可是……这陈凯之……这陈凯之……一定要揭发他,就算他死也要拉上陈凯之,大家一起同归于尽。

    于是他火速地抓了笔,手却是不由自主地颤抖,以至墨水泼在了白纸上。

    他抓着笔杆,终是落笔,而陈凯之则站在身后,欣赏着夏炎的字迹,连那高见深也好奇,看看夏公想要写什么。可看过之后,不禁莞尔笑了,果然是弹劾陈凯之陷害他,同时,还想指责陈凯之谋反。

    陈凯之也不过是莞尔,浑然不在意的样子。

    一个声名狼藉,违背了最基本礼教伦理之人,一个很快就要人人喊打的角色,他说的任何话,会有人信吗?

    这位夏公,还真是……乐观主义者啊,这个时候,竟还能制造出娱乐的效果。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