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二十五章:你死定了(1更求月票)
        建牙开府的可怕之处,并不在于开府。

    真正的含金量是建牙。

    所谓建牙,便是一个人地位到了某种程度时,就需要建立自己警卫部队,其中部队的首领被称之为牙将,所用的旗帜为牙旗。

    不过在这里,建牙并非是建立武装的意思,而是给予了陈凯之这个护国公建立自己班底的能力。

    这个世上,有许多人都有自己的班底,即便是个商贾,也都有自己的主事、管家、掌柜负责为他办事。

    不过,想要真正的招揽人才,靠金银的收买是不够的。

    真正的人才,固然也要金银,却未必将金银看得太重,因为这是一个身份比之金银更重要的时代。

    许多人读书,耗费无数的精力,为的只是一件事,那就是做官,可是做官很难很难,想要步入仕途,需通过一次又一次的考试,其中付出的不只是艰辛,最重要的是……运气。

    这个世上,有才华的人如过江之鲫,可是有运气的人,怕是不多。

    而这些人运气不济,却从此泯然于众人,他们的前途,也就到此为止了。

    这就是建牙的真正可怕之处,他准许陈凯之自行建立公府,并且可以授予官职。

    无论这个人是谁,只要陈凯之喜欢,就可以授官。

    那么,将会有多少人愿意投奔到陈凯之的麾下,希望从陈凯之这里获得应有的社会地位呢?

    人才,永远都是弥足珍贵的,不过天下的英才,十之八九被朝廷所垄断,其余的,要嘛成为宗王们的门客,要嘛就隐匿在深山。

    陈凯之这个护国公,或许还不算什么,可若是再加上他这个济北节度使,就全然不同了。

    他有了地,有了粮,若是再有了人,这等于是在济北,他完全可以建立起一个小王国了。

    这样他完全不用靠朝廷,就可以自给自足了。

    那么赵王等人想对付他,就更困难了,这其实也是慕太后保护陈凯之的一种方式。

    陈凯之没有犹豫,他深知慕太后的好意,连忙拜倒道:“臣……谢恩。”

    谢了恩,就算是坐实了。

    陈凯之面上依旧努力地保持着平静之色,可事实上,他早已心潮澎湃起来,有了这护国公的爵位,何止是地位的水涨船高,自己一展抱负的时候,到了!原先谋划的许多事,接下来都可以进行。

    慕太后自是看重陈凯之的,既是一心要给陈凯之更多的护身符,此时又怎么容人有反对的机会了,旋即大袖一摆,气势夺人地道:“此事这就这么定了,退朝。”

    众臣自然心思各异,也许很多人心有不甘,却也只能纷纷行礼,告退。

    那陈贽敬,心里更是气得七窍生烟了,此时却是作声不得,可那疾步而走的姿势,像是带着一团火气。

    倒是那礼部尚书夏炎,心里也不知是悲是喜,自己实是不够明智,竟是万万不曾想到事情竟被陈凯之翻转了,而今自己反而显得像个笑话,自己以退为进,请求告老还乡,也是为了自保。

    若是宫中恩准,至少自己可以选择全身而退,大不了回乡,颐养天年。

    若是宫中不准,说明朝廷还是愿意将自己留下来,这并不是坏事,自己照例还是礼部尚书。

    这是万不得已的办法,他的方式看似果断,可若不是他壮士断腕,极有可能就陷入更尴尬的境地。

    他徐步出殿,不理会其他人。

    刚刚出殿不久,身后突然有人道;“夏公。”

    夏炎回眸,乃是陈凯之。

    只见陈凯之正从容优雅地站在不远处,一双清澈的眸子里含着笑意,神色淡淡的看着他。

    夏炎的面容微微一抽,心里非常的不悦,一双老眼浅浅一眯,迎视着陈凯之。

    四目相对间,两人神色都显得冷淡。

    这也算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了。

    夏炎心里自然怨气良多。

    今日若不是陈凯之,自己怎么会陷入这个境地呢?

    当然,他是老臣,自诩自己的资历极高,官职显赫,也早已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态度看人,他早忘了,若不是他借此机会刁难陈凯之,又何至于让自己沦落到尴尬的境地。

    所以他眉宇一挑,目光变得阴沉,依旧一副高高在上之态,冷冷地直视着陈凯之。

    陈凯之显然没表现出多大的不悦,而是却是徐步上前,嘴角微微上扬着,淡淡开口。

    “夏公此时一定在想,事情是不是已经结束了?”

    “你是什么意思?”夏炎轻皱眉头,淡淡的问道,不过他依旧还保持着那份骄傲。

    他并没有将陈凯之放在眼里,倒不是因为陈凯之地位不如他,而是在夏炎心里,此人终究只是个厉害的毛头小子罢了,毛头小子就是毛头小子。

    这个世上,姜还是老的辣,他已经在朝堂上沉浮了那么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既然你不过是一时失策而已,总有一天他能完胜陈凯之,因此他完全是一副不屑于顾的姿态。

    陈凯之却没理会太多,而是朝夏炎微微一笑道:“所以我要恭喜夏公,平安落地了。”

    夏炎眯着眼,直直的瞪着陈凯之,面容里不屑是那么的明显。

    “不,该是老夫恭喜你才是,恭喜陈将军高升护国公。”

    二人并肩而行,倒像是忘年之交一般,徐徐踱步。

    陈凯之眼眸看向远方,似乎在看别处的风景,整个人从容,优雅,从嘴里淡淡的吐出话来。

    “其实……若只是因为夏公对我陈凯之有意见,所以即便指摘陈某,陈某倒也无妨,可是夏公乃是礼部尚书,竟是大敌当前,心思却放在争斗之上,敢问夏公,这样做,对夏公有什么好处?”

    夏炎面无表情,却是不可置否的样子。

    陈凯之收回目光,直视着一脸平静的夏炎。

    见夏炎不以为然的样子,陈凯之不由正色道。

    “那么,若我猜的不错,夏公的好处是有的,陛下迟早要长大,谁能讨得赵王的欢心,谁的前途就不可限量,夏公虽为礼部部堂,可一颗心依旧火热,仍旧是想步入内阁,成为宰辅,是吗?”

    “这一次,若是能替赵王解决掉一个麻烦,夏公的分量就全然不同了。夏公……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啊。”

    夏炎却是笑着,那笑意里带着嘲讽,旋即眉宇微微一挑,毫不迟疑地对陈凯之说道:“这是为官之道。”

    他似乎是想为自己解释。

    大敌当前,他布下了陷阱,甚至不惜纵容各国使臣,目的就是为了对付陈凯之,堂堂礼部尚书,却用这样的理由为自己辩护。

    陈凯之很是失望的摇摇头,道:“这不是为官之道,这是无耻。”

    “什么?”夏炎怒气冲冲地看着陈凯之。

    陈凯之的话,似乎是一下子说中了夏炎的痛处,他整个人突的显得格外激动,声音也是尖锐起来:“你太放肆了!无论如何,老夫还是礼部尚书,你固然是护国公,却也不该跟老夫说这样的话。”

    “你不但无耻,你还下流。”陈凯之突然驻足,似笑非笑地看着夏炎。

    明明是骂着人,可表情却像是在说着今天的天气。

    夏炎却是更怒了,怒得脸色涨红。

    其实越是他这样的人,无论行事如何卑鄙,可越是缺什么,便越是忌讳什么,现在被陈凯之突然一语拆穿,他自然恼羞成怒,顿时感觉胸口个堵得慌,气得一张脸全红了,指着陈凯之,咬牙切齿的反驳道。

    “陈凯之,你没有资格……”

    “你的下流之事,你以为我不知道?”陈凯之叹了口气,一双清澈的眸子越发冷漠地看着夏炎,“你以为这些日子,我只是去寻了晏先生?你错了,你在布局谋划,我何尝不是在布局谋划?你在摸我陈凯之的底细,我又何尝不是在摸你的底细?”

    夏炎一呆,有些不解的看着陈凯之,嘴角微微哆嗦了下,心里有些不好的感悟一闪而过。

    “什么意思?”

    见夏炎满是不解,陈凯之只觉得好笑,这夏炎千算万算,算尽别人,却没算到自己的事,这样的人不输才怪,因此陈凯之嘴角微微一挑,满是嘲讽的说道。

    “我不怕你摸我的底细,因为我陈凯之,行事光明,可似你这般,全无公心,心里却永远都只想着为自己的前途谋划的人,必定有许多可笑的地方。”

    看着夏炎越加难看的脸色,陈凯之的唇边勾起了笑意,这张俊秀的脸笑起来很好看,可显然这笑里的嘲讽越发的浓厚,看在夏炎的眼中,越加的刺眼。

    “你的儿子叫夏本吉,夏本吉纳了一个妾,你还记得吧?这个妾,似乎和夏公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

    “胡说!”夏炎气得火冒三丈,大怒起来:“你不要凭空诬人清白。”

    陈凯之朝他笑着道:“你看,夏公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才指责我,这是心虚吗?别急,且听我慢慢说完,这个侍妾,叫芸娘,是不是?夏部堂可知道,为何我知道这些事吗?”

    夏炎一呆,随即连忙矢口否认:“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