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二十一章:墙倒众人推(1更求月票)
        就在这个时候,钟鼓已起,随即那宫门缓缓而开。

    陈一寿则是认真地看了陈凯之一眼,心里觉得有些可笑。

    扭转乾坤?

    眼下,事情已经是走到了最糟糕的地步,还有可能扭转乾坤吗?

    他不信。

    于是他叹了口气,反而为陈凯之担忧起来,无奈地朝陈凯之摇了摇头,感喟着。

    “年轻人好啊,火烧了眉毛,也可以放出大话。哎,不说了,走吧,入宫。”

    陈凯之看着陈一寿已先一步往前走的后背,不禁一阵无语。

    这是转着弯儿骂人呢!

    此时,已见无数的人流,都朝着宫中涌去,陈凯之自然是得紧跟其后。

    到了大殿之中,个人分班站好,而陛下已经升座了。

    对于这小皇帝,甚至可以说,是陈凯之看着长大的。

    他已近六岁了,似乎经过了调教之后,已经有了一点天子的模样,至少再不会随意地无理取闹,再不会开口便只有那句子曰学而时习之。

    坐在御座上,还算安分,双目在百官中逡巡,或许是自幼被人灌输,晓得自己乃是九五之尊,所以能在这稚嫩的面上,看到几分傲气。

    此时,他撇着嘴,眼高于顶的样子,接受了百官的朝拜。

    而慕太后,则依旧还坐在垂帘之后,凤眸微转着,似乎在打量着众人。

    气氛如往常一般,众臣行过了礼,小皇帝便挑了挑眉,一脸正色地道:“诸卿都平身吧。”

    他嗓子稚嫩,却似乎想故意要伪装出威严。

    尽管他年龄小,他也知道自己是天子,怎么样都要有点天子的样子。

    此时,有人率先出班道:“陛下,臣有事要奏。”

    众人看去,正是礼部尚书夏炎。

    这殿中,顿时安静了下来,几乎是落针可闻起来。

    每一个人都脸色有了些变动,却皆是不约而同地屏着呼吸,似乎都知道,一场暴风骤雨即将开始了。

    今儿,这位礼部尚书还有什么可奏的,自然是陈凯之的事了,于是有人欢喜,便有人愁了,每个人却都不由自主地带着几分紧张的气息。

    欢喜之人是期待着陈凯之倒霉,至于愁的人,自然是担心陈凯之的前途。

    夏炎一出列,气氛便凝重起来,这小皇帝似乎司空见惯了,也不紧张,一张粉嫩的小嘴微微扬了起来,一副傲气的道。

    “有事早奏。”

    其实在这下头的百官都很清楚,接下来要奏的是什么。

    许多人的目光没有看向夏炎,而是看向了陈凯之。

    倒是陈贽敬的目光,却没有落在陈凯之的身上,只是若仔细地近看他的脸,却还能从他的唇边寻觅到一丝笑意。

    此时,他已是成竹在胸,陈凯之这个家伙,已经没有不必再看了,今日之后,这个人就将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从此,再不可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所以……对于陈贽敬而言,无所谓!

    那内阁首辅大学士姚文治似乎也只是面带着微笑,谁也看不出他的心思。

    珠帘后的慕太后,神色肃穆,秀眉微拧着,只是心里略有担心。

    坐在垂帘后的她,双手不自在的交握在一起,冷汗已经湿透了她的手心,凤眸微眯着,直直地看着陈凯之。

    此时,只听夏炎朗声道:“陛下,昨夜传来的消息,胡人已经南下了!”

    他口气非常强烈,一副振振有词的样子。

    “而今胡人南下,可是到现在为止,各国至今,除了北燕,依旧没有一个,肯与我大陈同心抗胡,而今,大祸临头,无数的壮丁,都需征召起来,到时,不知多少人,要战死在郊野;可胡人之患,虽在眼前,各国所带来的忧患,却也临头了。老臣,不想追究胡人南下的责任,而今事情已经发生,再追究责任,也于事无补。”

    “可现在,老臣却听说,南楚已经陈兵在江陵一线,而西凉亦是蠢蠢欲动。老臣想要问,难道我大陈,要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吗?而这一切,礼部这些日子,早和各国有过交涉,可各国使节,却多是敬谢不敏,何也?”

    夏炎一脸痛惜地接着道道:“因为各国使节,俱都认为我大陈怠慢了他们,老臣特意问明了缘由,从各国使节的口中才得知,原来朝廷任用陈凯之负责与各国交涉,可这半月以来,陈凯之从未与各国使节相见,既不曾登门拜访,便是各国使节试图上门洽谈,他也避而不见。”

    夏炎越说越激动,竟是捶胸跌足起来。

    “而今,胡人南侵,这是何等严重的事,可是陈凯之,竟是如此怠慢,如今我大陈已经到了四面楚歌的境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既是因陈凯之而起,也是因为陈凯之的疏忽怠慢,而导致事情更加恶化。陛下,接下来,兵灾一起,本就要血流成河,而今若是各国趁此机会落井下石,臣……臣恐怕……哎……”

    说到这里,他立即拜倒,才继续言辞诚恳地道:“臣请陛下,严惩陈凯之,以儆效尤,唯有如此,既可给胡人一个交代,也可给被怠慢的各国使节,一个交代,也唯有如此,才能化解灾祸……”

    这一项指控,确实严重,在这个节骨眼上,玩忽职守,现在闹到了这个后果,陈凯之担不起这个责任。

    小皇帝有点发懵,也不知如何是好,毕竟这件事情不在他的思考范围,因此他双眸微转着,往身边的人看了看,见身边的微微摇头,他又看了看珠帘后的慕太后。

    珠帘之后,慕太后咳嗽了一声,慵懒开口:“事情严重到了这个地步,陈凯之……”

    陈凯之早已有心里准备了,因此他倒是不慌不忙的,缓缓出班。

    “娘娘,臣一直都在斡旋。”

    “你斡旋什么?”夏炎怒瞪着陈凯之,厉声谴责:“你若是斡旋,为何不与各国使节会面?这个时候了,你还狡辩,你简直枉为人臣。”

    陈凯之眉宇微微一皱,一张俊脸的面容里掠过丝丝不悦,不过很快他便回复了常色,嘴角挑了起来,冷冷反问道:“楚国借此要挟,想要夺我江陵府,敢问夏部堂,我该如何斡旋?还有其他诸国,俱都希望借此机会对我大陈进行勒索,我又该如何斡旋?我不与他们见面,便是免得见面之后伤了和气。”

    “好啊。”夏炎冷笑道:“这就是你的理由?斡旋之道,本就是讨价还价,何来的伤了和气?陈凯之,现在已是火烧眉毛了,你还不明白?事到如今,你竟还在为自己的过错辩解?”

    夏炎反唇相讥之后,便立即正色地朝向慕太后,一字一句的顿道:“老臣恳请娘娘,严惩陈凯之,如若不然,将如何对得起即将出征的将士,还有无数因为他而颠沛流离的百姓。”

    他话音落下,这时,一个声音适时的道:“陈凯之行为不检,这是早已有之的事,臣有事要奏。”

    说话的,乃是右都御史黄材,黄材一脸肃然地接着道:“臣在都察院,听过诸多的传闻,陈凯之不但玩忽职守,而且德行亦是有亏,他四处收买奴人,穷奢极欲,不只如此,他还与金陵荀家,勾搭成奸,暗中经商,堂堂宗室,竟是与商贾为伍,沆瀣一气,早已惹来许多的非议,我从未听说过,君子有爱财如命的,今日这陈凯之,竟是不顾自己的身份,满口铜臭,德行败坏至此,难道朝廷不该过问吗?”

    果然是……

    墙倒众人推。

    只要有人想要整你,什么事都可以拿出来放大检视。

    就连芝麻大的事可以拿出来大做文章,陈凯之就不信了,在这朝中就没有其他人经商了。

    不过此刻,陈凯之并没有立即出来反驳,而是静静的听着。

    谁料,那黄材话音落下,殿中就有此起彼伏的声音。

    “臣也有事要奏。”

    “臣有事要奏……陈凯之无耻!我听说,他已有未婚妻子,竟又勾搭自己恩师之女……”

    嗯?这个……

    陈凯之一呆。

    其实他早想到这个结局。

    平时这些道貌岸然的人,一见到有机会,少不得要趋炎附势,何况在他们的心里,陈凯之这一次必定是罪责难逃。

    可是……

    恩师……

    恩师有女儿吗?

    陈凯之嘴角一挑,目光一沉,忍不住冷笑起来道:“我恩师哪里来的女儿?”

    “你还想狡辩!”这人显然也是一个御史,看着颇为年轻,他大义凛然,手指陈凯之,一脸不屑地看着陈凯之道:“你莫非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你的恩师,前些日子,带着自家的女儿上了你们飞鱼峰,那女子的名字,叫方琴儿,你真以为我不知道吗?陈凯之,你是有家室之人,你的恩师便如你的父亲一般,若是你没有未婚妻子,与你师妹结了连理,倒还算是一段佳话,可你真是无耻之尤,明明有妻室,却还和师妹勾搭成奸,怎么,你要将自己恩师的女儿纳为侍妾吗?你真是荒唐,无耻,哪里有半分尊师重道的样子,那方琴儿,大家闺秀,竟被你玷污了,你以为我不知道?”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