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一十三章:出人意料(3更求月票)
        听了童子的话,陈凯之点点头,叹了口气,略有感慨地道:“关系,这世上看来哪里都逃不过啊,即便在这里也是如此。”

    说着,那童子继续领着他到了庐舍,庐舍里,就跟它的外形一样,很是简陋,勉强不过是有一张简朴的书案和床榻罢了。

    等童子走了,邓健深深地拧着双眉,丧气的说道:“哎,今天全给那个王庆书坏事了,我刚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就感觉有麻烦了。可现在怎么办,明日我们就要被赶下山去了,看来此路是不通了。”

    “这也未必,世上无难事,就怕有心人。”陈凯之倒依旧显得很平静,他缓步走出了庐舍,到了屋檐之下,若有所思地看着远处郁郁葱葱的林莽。

    这里一切,似乎都与自然相谐,一草一木,都带着原始,空气里还弥漫着草木的气味。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才对跟着他一起走出来的邓健道:“师兄,你可知道狼进羊圈,该怎么进去吗?”

    邓健呆了一下,有些不解地问道:“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陈凯之却朝陈凯之微微一笑。

    “狼要进羊圈,得披着羊皮,首先要学会的,是如何做一只羊,我们来此,吃了闭门羹,究其原因,只是因为我们是狼,他们是羊,在他们眼里,我们不是同类罢了。所以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学会做羊。”

    邓健舔了舔嘴,竟是一脸口馋的样子:“说真的,凯之,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想吃羊肉了,可惜这个地方,怕也只有野菜吃。”

    “……”陈凯之无言以对,刚刚不是还很沮丧的吗?怎么这一下子就记着吃了。

    师兄这个好吃的性子,还真是一百年不变啊。

    不过陈凯之也早已习惯邓健的这个样子了,倒也不吐糟了,只是闭着眼思考着。

    等到傍晚的时候,那中年男子又来了,同时给他们取了饭食来,果然是些野菜,还有小米粥。

    陈凯之对他一笑道:“敢问兄台高姓大名。”

    中年男子又恢复了刚见到陈凯之他们那时候的那副冷冷的态度,显得很不乐意的样子,冷然道:“不必相问,反正明日清早,你们就要下山了,陈先生已经交代过,你们远来,虽是客,只是天心阁的人,俱都无欲无求,所以……”

    陈凯之依旧笑着:“那么,就不多问了。”

    邓健却显得不满,等那人走了,正想发牢骚。

    陈凯之却匆匆吃过了粥,朝邓健淡淡一笑道:“师兄,快取笔墨来。”

    “取笔墨做什么?”

    邓健很不解,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写文章,你这是想干嘛呀。

    见邓健一副思索装,陈凯之却索性自己取来笔墨,随即沾墨,沉吟片刻,便开始下笔作书。

    陈凯之写着东西,而起很是专心的样子,等一篇文章一气呵成,看外头夜色如墨,朝一旁的邓健说道:“我去去就回。”

    说着,不等邓健反应,人已隐入了黑暗之中。

    ………………

    次日拂晓,这山上起了大雾。

    陈如峰起得早,正预备晨读,可是却不见儒生们到殿中来,一时觉得奇怪,倒是那王庆书来了,道:“陈兄还未晨读?”

    陈如峰皱了皱眉头,一脸失望的样子道:“看来弟子们都懒惰了,王兄也来晨读吗?”

    “不不不。”王庆书摇头道:“我在想,天色已是不早了,却不知那陈凯之二人是否已经下了山。”

    这王庆书什么都不关心,就关心陈凯之走没走。

    只要陈凯之走了,他的心才踏实。

    陈如峰闻言,便颔首:“老夫命人去问一问。”

    可左右却不见人,心里不免有些懊恼,便抬头道:“王兄似乎对这陈凯之二人很有看法?”

    王庆书已是坐下,笑吟吟地道:“另一人,我倒是所知不多,只是这陈凯之,却是利益熏心之人,陈兄,你看这山中的美景,真是令人神往,这里只有风声雨声读书声,老夫来此,每一次都觉得心旷神怡,真想忘了这山下的俗事。可那陈凯之却不同,他心里所想的,永远都是他的功业,据说他还经商呢,你想想看,这样的人,到了山上,这万物的美好,他定是都看不见的,心心念念的,不过是要达到他的目的罢了,这样的人,俗不可耐,所谓一叶障目,便是此理,当人利益熏心了,这利……便遮住了他的眼睛,心里有YU有求了,再多的美好,他也难以发掘,我不过是觉得,一个这样的人住在山上,实是玷污了天心阁罢了,并无他意。”

    陈如峰听罢,似乎觉得也有一些道理,竟是若有所思起来:“或许是如此吧。儒生们都去哪儿了呢,怎么今日一个人都不见。”

    倒是这时,却有一个弟子急匆匆的来,边叫着:“先生,先生……”

    陈如峰皱眉,很是不悦地质问来人:“怎么,都不用晨读了?人都去哪里了?”

    这人连忙道:“都去了诵文亭,看文章去了。”

    “文章?”

    陈如峰冷着脸道:“平时不会看吗?真是岂有此理,非要等晨读时才看,是什么文章,噢,还有,你去外院看看,看看陈凯之他们走了没有。”

    那人便取了一篇抄录下来的文章,同时道:“就是上山的那个陈凯之的文章。”

    陈如峰心里的不高兴更浓烈了几分,这个陈凯之,分明是搞事啊。

    一旁的王庆书便趁机笑道:“我看,多半是想赖着不走,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的文章倒是不错,不过功利心重了,陈兄,若是让弟子们都看了去,难免会动摇心志啊。”

    陈如峰沉着脸,似乎也觉得王庆书的话有道理:“文章拿来。”

    弟子便忙将拓印下来的文章交在陈如峰的案头。

    陈如峰又交代道:“都去将人叫回来,让二人下山。”

    说着,才取了文章,他是心里带着怒气的,正因如此,所以面带愠怒,他在山中多年,一直不喜山下各种为了科举而科举的文章,所以对这碑文中的文章,也觉得索然,不愿去看,只摆到一边。

    等过了一会儿,便有儒生们入殿了,大家三三两两,却是一个个如痴如醉之状,若有所思的样子。

    陈如峰咳嗽一声:“读书了。”

    其中一个儒生却是道:“先生,按照以往的规矩,若是诵文亭里出现了好的文章,晨读时,便读此文,今日是否读诵文亭中的文章?”

    “什么?”陈如峰有些恼火。

    一旁的王庆书帮腔道:“这等利益熏心的文章,读了有害。”

    “哪里利益熏心。”一个儒生大着胆子道:“我等读了,都觉得……觉得……”

    陈如峰恼了,不由沉着一张脸,却还是道:“既如此,读来听一听。”

    这些儒生,纷纷掩饰不住喜色,有人早取出拓印或者抄写下来的文章来,一个个摇头晃脑道:“余少好音声,长而玩之。以为物有盛衰,而此无变;滋味有厌,而此不倦。可以导养神气,宣和情志……”

    陈如峰一听,脸上的怒色,却是渐渐消散了。

    这文章,似乎有点……出人意料。

    文章里不见功名,也不见其他,似乎,说的是琴。

    讲的是文章的主人,自小爱好音乐,所以想以此赋文一首。

    既是声乐的文章,倒是很想听一听,陈如峰不做声。

    可是儒生们却显得兴致盎然,接着开始诵入正题:“惟椅梧之所生兮,托峻岳之崇冈。披重壤以诞载兮,参辰极而高骧。含天地之醇和兮,吸日月之休光。郁纷纭以独茂兮……”

    其实只是第一句,顿时便吸引了陈如峰的注意。

    虽是赋琴,可开头,却无琴。

    此赋开篇文辞之优美,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尤其是第一段,所讲述的似乎就是山中的场景,此山之中群峰高而多,远望高大雄伟,仰视则巍然秀出,府视则云气四布,神渊吐其流水,有狂涛奔腾咆哮,也有寂静无声;此地像是盛产宝玉一般,清露滋润,惠风吹拂,静谧清闲,呈现了自然神丽的幽静,令人羡慕喜乐。

    陈如峰身在此山多年,自然对这里的幽静与山中的秀丽有所了解,顿时觉得此文心旷神怡起来。

    一旁的王庆书骤然略显尴尬,他显然是没想到陈凯之还有这样的水平,自己刚才还说陈凯之粗俗,可是现在……

    再尴尬,王庆书也没办法逃避,只能耐着性子继续旁听。

    “于是遁世之士,荣期绮季之畴,乃相与登飞梁,越幽壑,援琼枝,陟峻崿,以游乎其下。周旋永望,邈若凌飞,邪睨昆仑,俯阚海湄。指苍梧之迢递,临回江之威夷……”

    听到这里,陈如峰竟是激动得拍案而起,迭声说道:“好文,好文啊。此文,令人心旷神怡,实是佳作。”

    这一段,说的正是隐士啊。

    隐士们羡慕这山中的美景,于是来此,眺望四周之景,看这山之峻伟,皆足以洗涤浴虑,遂生长许由,有了长隐山林的志向。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