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一十一章:考校(1更求月票)
        在飞鱼峰下,此时,晨光才刚刚透了出来,经过了一夜的歇息后,大地上的万物又开始了新的一天。

    入秋后,天气已经见凉了,可在这大清早的,邓健便已精神抖擞的来了这飞鱼峰山下汇合陈凯之,而陈凯之也已备了几辆车,里头自是搜罗的一些礼物。

    虽然陈凯之知道这些礼物,那宴先生未必会收,可初次见面,还是要备着的,就是样子也该装装嘛。

    收不收就是宴先生的意思了。

    天心阁距离洛阳并不远,也不过半日的功夫。

    邓健看着几辆大车的礼物,不禁咂舌:“这样舍得?”

    陈凯之朝邓健苦笑起来。

    “哪里是舍得舍不得,不过是礼多人不怪罢了,我查过一些消息,这位晏先生,性子最是淡泊,可虽是如此,该准备的还要准备,别人收不收是一回事,可心意还是要尽到。不能没了礼数,这一见面应该给他一个好印象才对。”

    邓健颔首点头,觉得陈凯之说的有道理。

    陈凯之翻身上马,倒是邓健上了轿子,一路出城。

    那天心阁的位置,是在肴山山脉。

    肴山乃是秦岭的支脉,而在这肴山山脉之中,又有冠云山。

    这冠云山在这关东,犹如一片净土,高耸入云。

    山脉上云蒸雾绕,缥缥缈缈的,犹如世外桃源。

    陈凯之和邓健到了肴山之下,却诧异的发现这里没有山门。

    邓健又不禁汗颜:“看来只能走山路上山了。”

    说着,他的目光看向陈凯之身后的那几辆载着东西的马车,有些无奈地摇头道,“只是你的这些礼物,只怕就……”

    陈凯之的心态倒是比邓健好,他没沮丧,反而显得精神奕奕的,一双清澈的眼眸微微抬起,看向那云雾中的山脉,旋即,他看向邓健,笑着说道。

    “师兄,我们上山,其他人留在下头便是。”

    邓健反而有些怕,不禁担忧的问道。

    “这里毕竟是深山野地,会不会有虎豹?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啊。”

    陈凯之面容里依旧保持着笑意,淡淡说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为访高士,成仁取义亦不算什么,师兄,莫非你读的是假的四书五经?”

    邓健讪讪一笑,索性也胆大起来。

    于是二人再不耽误时间,沿着蜿蜒山路上山,还好这并不是阴雨天,走起来倒还不算太崎岖。

    好不容易到了山腰,陈凯之还算精神,邓健却已是气喘吁吁了。

    不过一旦上了山,在这海拔之下,空气清新,山中多有别样的精致,却是让人流连忘返。

    终于,穿过了不知多少小径,前方豁然开朗,仔细的往远处看去,竟有几个庐舍。

    看着那几间简陋的庐舍,陈凯之忍不住的想,这里倒是真正隐居的好去处,心里想着,已疾步往庐舍走去,突的听到有人道:“你是何人,要寻谁?”

    陈凯之便驻足,循着声音,只见远处正站着一个穿着麻衣的男子。

    于是陈凯之对这男子作揖行礼道:“末学后进陈凯之,特来拜见晏先生。”

    此时,他不敢自称自己的官职,在一群隐居的人面前,妄称官职,反而是一件大俗的事。

    对面那人的语气并不客气:“先生并不认得陈凯之,也不见生客,还请回吧。”

    陈凯之自然是不肯走的,好不容易上山来了,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那太不给力了。

    而且哥当年是跑业务的,脸皮厚。

    陈凯之笑了笑,朝那人委婉开口道:“那我来天心阁求学。”

    天心阁里,可不是一个晏先生,据说有不少隐世的读书人。

    那人自是觉得陈凯之别有所图,因此态度依旧冷淡,不悦的问道:“若是求学,敢问可有功名吗?”

    “有的。”陈凯之道:“进士出身。”

    他没有将自己的状元身份摆出来,来了这里,自当低调。

    一旁的邓健也连忙道:“学生也是进士。”

    那人方才走近了,是一个看上去显得憨厚的中年,不过对陈凯之,似乎有所戒备,一双目光微眯着,直直地看着陈凯之,眼中显露着打量之色。

    顿了一下子,这中年男子便道:“若想在天心阁求学,却不容易,你若以为求学,便可见到晏先生,那就是妄想了。再说,真想进天心阁,却需通过天心阁诸老的考校。”

    “考校什么?”陈凯之笑着道。

    这中年男子见陈凯之一副从容淡定的样子,口气反而稍微缓和了几分,神色淡淡地道:“心性!”

    “心性?”

    这算哪门子的考校,不过陈凯之自然是没反问,而是又朝他作揖。

    “还请赐告。”

    这中年男子反而冷笑起来:“若无心之人,怎么能进天心阁求学呢?天心阁讲究的是无欲亦是讲究无求,若是你怀着世俗之心,还请下山。”

    正说着,身后却有人走来,陈凯之回头看了一眼,只见此人鹤发童颜,一身儒衫,手中拄着杖子行来,身后几个童仆正挑着担子,带着他随身所需之物,只听他道:“不知晏先生何在?旧友王庆书来访。”

    那中年便舍了陈凯之,对这个自称是王庆书的人道:“就在天心阁,原来是王先生,王先生许多日子不曾来了。”

    这王庆书哈哈笑道:“吾非闲云野鹤,俗物缠身,哪里有晏先生那般清闲,他就在书斋里?那好,你不必相送了,老夫自己去便是。”

    说着,他便领着童仆,自行去了。

    陈凯之看着那人去远,邓健却是低声道:“方才这人自称是王庆书,我听说过,这人也是大儒,不过……据说是赵王府里的门客……”

    陈凯之心里了然了,便笑了笑,不可置否的样子,朝那中年男子道:“那人是别人的门客,心性看来也并不淡泊,何以可以去见晏先生?”

    这中年男子露出了倨傲的样子,道:“那是晏先生的朋友,却是不同的。总之,你若想进天心阁,就需得先考验你的心性,你肯不肯?”

    你妹,明显是欺负人好吧。

    陈凯之即便知道对方是故意欺负自己,却也是无力反驳,只是淡淡地笑了笑,问道:“如何考?”

    “这是诸老的事,我不过是禀报一声罢了。”

    陈凯之便颔首点头:“那么你只管去吧。”

    那中年男子便命陈凯之二人在庐舍这里等候,自行去了。

    邓健显得有几分担忧,朝着陈凯之小心翼翼的说道。

    “那赵王的门客去寻晏先生,是不是奔着我们来的?”

    陈凯之摇摇头道:“不必急,师兄,碰到事,要泰然处之,无妨。”

    过不多时,那穿着麻衣的中年男子回来了,朝陈凯之一礼道:“原来陈贤弟乃是衍圣公府的学候,失敬。”

    他既然知道陈凯之乃是学候,那么就一定知道,陈凯之还有一个宗室的身份。

    不过对方没有提,可见在这里,宗室的身份并没有什么用,反而是学候令他起敬。

    陈凯之笑吟吟地道:“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

    “可以。”中年男子做了个请的姿势。

    随着这中年男子又往前行,远处,终于在无数的林莽之间,隐隐看到一个建筑群。

    这建筑群隐在深山,显得格外的幽静。

    等到了山门,一路进去,前头显然是一处殿宇,从前这里理应供奉着佛像,不过现在,佛像却已是搬了下去,取而代之的,乃是至圣先师的画像。

    从前那位老和尚,知道他的徒子徒孙们如此‘大装修’,怕是上了西天也不安生吧。

    陈凯之这样一想,心里忍俊不禁。

    信步进了殿宇,只见这殿中里,倒是坐着许多人,有老有少。

    为首一个,须发皆白,此时正直直地看着陈凯之,道:“我叫陈如峰,你便是陈凯之?”

    陈凯之朝他作揖道:“见过陈先生。”

    这人捋须,一双眼眸轻轻眯着,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陈凯之:“不错,不错,老夫早闻你的大名,据说满腹经纶,你的文章,我也看过,不过……你来求学?你的功利心太重了,只怕……”

    边上许多穿着麻衣的人,也俱都打量着陈凯之,窃窃私语。

    陈凯之却是含笑问道:“只怕什么?”

    “我们这里是清修之地,陈学候,想来你是明白的吧。”陈如峰道。

    功利太重的人,是无法忍受深山里的孤寂的。

    他话里的意思很明白,若是你陈凯之忍受不了,那就请回吧。

    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陈凯之面对陈如峰的直言相告,并不恼怒,而是浅浅的扬了扬唇角,真挚的说道,

    “我也是清修之人。”

    这些人听了,俱都莞尔。

    陈凯之的事迹,其实大家都是略知一二的,他现在是平步青云,可在这天心阁的人眼里,却是……

    总之,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可陈凯之自称自己也是清修之人,这就好笑了。

    明明就是求功名利禄的人,还能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清修之人。

    这简直可以说是厚颜无耻呀。

    然而众人素质还是很高的,没当面嘲讽陈凯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