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一十章:尊王攘夷(5更求月票)
        衍圣公府。

    此时已到了中秋时节。

    杏林中落叶纷纷,秋风一吹,片片叶儿竟是在空中优雅地飞舞起来,像只只好看的蝴蝶,扬扬舞动,顿时整个杏林美不胜收,犹如世外桃源。

    衍圣公的身子勉强好了一些,这令曲阜上下,又恢复了一些生气。

    可即便这些生气,依旧还是有限。

    在这里,每一个人都如木偶一般的生活,早上起来晨读,虽永远是《子曰学而篇》,几乎对这篇文章,每一个人都能倒背如流,可人们总是认为,这篇圣人的论述,隐含着大道。

    因此,读书,用过简单的饭食,接着,便是去各处听学,四书五经,这些洋洋洒洒的文字,千年不变,可在这里,每一代人,都在反复的诵读,每一个人都寄望于,从圣人身上,求到真正的大道。

    而衍圣公府家庙的钟声,也总是隔三差五敲响,这是礼,连响三下,意味着祭祀开始,只敲一下,说明衍圣公开始读书了,若是急促的连敲两下,则代表用餐开始。

    总之,这里的生活,总是有迹可循,每一个人,似乎都恪守着这里最繁复的礼节,他们自认为自己已经接近了文明的核心,走出这里,外面的世界,俱都是粗鄙的世界,唯有这里,才是他们的栖息之处。

    儒生们如此,衍圣公亦是如此。

    在祭祀了家庙,向祖先们报了家宅安宁之后,衍圣公便如常一般抵达了杏林,在这萧索的杏林深处,落叶纷飞,衍圣公则显得兴致勃勃。

    前几日,就有消息传来,这显然是一个美妙的时机。

    他跪坐下,其他诸公亦纷纷跪坐,每一个人都规规矩矩的,等到衍圣公抬起眸来,轻描淡写的扫视了诸公一眼,这时,文正公道:“洛阳来了消息……”

    “噢?”衍圣公挑眉,显露出了极大的兴趣。

    文正公道:“他们坚持认为,各国贡物相同,这是先祖们就传承下来的规矩,不可因此而破坏。”

    “噢。”这一句噢,和方才的噢不同,带着一些失落。

    随即,衍圣公铁青着脸,他显然有些不悦。

    陈国物产丰饶,赋税是其他各国的数倍,可是他们的贡物,却和最贫瘠的南楚一样。

    衍圣公淡淡道:“吾不与祭,如不祭也。”

    诸公的心里一凛,这句话,出自论语,本意思是说‘在祭祀的时候,应该像祖先、神真实存在一样,讲究的是礼仪的严肃性和权威性,若是显得怠慢和差池,那么不如不去祭祀。’

    这句话的核心在于心诚,若是心不诚,那和没有祭祀没有分别。

    当然,若是换在现在圣公的语境之下,却分明是说,陈国的再三推诿,分明是心不诚,对于至圣先师,心存怠慢。

    这看似虚无缥缈的话,而且圣公开口时,也只是轻描淡写的样子,可熟谙圣公性子的人,谁会不知,圣公已经动怒了,只是君子哀而不怨,怒而不争罢了。

    只见文正公又道:“不过,陈国朝廷,屡屡希望圣公能够颁发学旨,倡议各国抗胡攘夷。”

    衍圣公脸色淡然,目光微微一眯,环视了众人一圈,便轻飘飘地道:“抗胡攘夷?莫非是他们想要效法齐桓公,尊王攘夷吗?可谁是王呢?莫非他还想学齐桓公,行驶霸道吗?”

    说着,他垂着眼眸思虑了一会,才抬眸看向众人,淡淡地道:“胡人没有这样可怕,此事,且再看看吧,不急。”

    虽然这话说得不够确切,可态度已经不言自明了,结合方才圣公对大陈朝廷的不满,衍圣公暂时没有多少兴致,就拖着吧。

    衍圣公倒是又道:“不过,既是胡人侵入,曲阜不可不过问,可派出学候前去打探,辨明真伪,分清虚实,再来报吾吧。”

    诸公点头,似乎领会到了圣公的意思。

    衍圣公府,也不可能真正的坐视不理,可既然是胡人侵入,衍圣公府总要先调查清楚,看看胡人入侵,到底是什么目的,做了什么事,总之,慢慢调查,还是那句话,不急。

    衍圣公的脸色微微有些泛青,叹了一口气道:“近来,吾身子愈发差了,齐鲁之地,到了秋日,便凉了下来,公府之内,虽原有暖房,可总觉得闷气,太小,吾欲营造一处新的暖殿,尽量开阔一下,诸公以为如何?”

    “这……暖殿若是营造,只怕靡费巨大,库中的钱粮……”

    文成公负责这里的钱粮,显得很犹豫,似乎有自己的担忧,却又不敢明说,只是委婉的提醒众人。

    所谓的暖殿,可不只是建一处房子这样简单,这可是衍圣公的暖殿,有了暖殿,就得有独门的大院落,前后都要有苑林,还需各种假石,以及无数数不清的奇珍。

    所谓的暖殿,只是一个简单的说法而已,事实上,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绝对马虎不得的。

    衍圣公闻言,面色平静,只是点头:“噢,既如此,那也就作罢。”他又淡淡道:“曲阜毕竟太小了,而今儒生日多,若是能多一些使儒生们下脚的地方,倒不失为美事。”

    诸公一一记下,显然,这些都是一些隐晦的条件。

    衍圣公需要钱粮营造暖殿,还需要扩大衍圣公府的辖地,曲阜需要土地,总之,得有人满足圣公的条件。

    当然,对于大陈的祭物,圣公早已很不满了,此事也需好好商榷。

    衍圣公丢下这些话,已是站了起来,露出了点倦意,朝着众人神色淡淡地道:“吾乏了,诸公……”

    诸公纷纷长身而起,朝衍圣公深深作揖:“吾等告退。”

    衍圣公也还之以礼,众人这才退去。

    这衍圣公依旧还跪坐在此,面上却是显得有些焦虑的样子。

    陈国的态度,实在过于坚决。

    这种坚决的态度,其实早就料想到,可是万万料不到,这都到了火烧眉毛的时候了,他们竟还坐得住。

    就在思虑之间,那学候张忠却是蹑手蹑脚的到了衍圣公身侧。

    张忠乃是衍圣公府家候,自上次差点因为散不出热,差点死在洛阳之后,他身子更加羸弱了,他小心翼翼地到了衍圣公身边,道:“圣公……”

    “说。”衍圣公闭着眼睛,嘴唇轻动。

    张忠犹豫了片刻,才轻声道:“陈凯之来了一封书信。”

    “噢。”衍圣公这才微微抬眸,道:“是吗?他可是送药来了?”

    “不,不是。”张忠显得更加犹豫,他迟疑地道:“陈凯之希望圣公能够下达学旨抗胡。”

    衍圣公的眼里,顿时各种惊疑不定之色,他目中带着各种疑虑,带着几许冷意道:“呵,一个小小的学候,也有资格指使吾?他,莫非是以药物相威胁吗?”

    说到这里,他本是苍白的面上,更加苍白,目中竟是带着一丝狞然,道:“他怎么敢如此,他以为凭着一些药物,就可以将吾当做他的木偶吗?他……这是找死!”

    “不,不。”张忠素知圣公的性情已经越来越难测了,连忙摇头道:“不,并非是这个意思,他并没有提药物的事,圣公息怒,他还不至于这样胆大包天,此人聪明绝顶,绝不至如此昏了头。”

    衍圣公听罢,这才情绪渐渐的平复下来。

    可他眯着眼,依旧还有些怒气,冷声道:“这些事,绝不是他可以过问的,你回信告诉他,让他安心读书。”

    “是。”安心读书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就是少多管闲事。

    可这张忠却还不肯走,他迟疑了一下,又道:“不过,他手里捏着药物,学下总是心里不安。”

    “没什么不安。”衍圣公摇摇头:“不要太看重这些事,大不了,以后服药时谨慎着一些便是了,不要过量,你记住,衍圣公是决不可接受要挟的,无论这个人是谁,无论这个人,拿什么要挟!”

    他斩钉截铁地道:“否则,你退让了一步,则步步都要受制于人,自此,终为他的傀儡,吾是何人,乃是天下人敬仰之所在,流淌着的乃是圣人血脉,传承大道,岂可受制于人?”

    “好啦,修书去,语气也不必过于刚硬,他既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怎么做。”

    “至于这一份学旨……”衍圣公面无表情,眼中却是闪动着眸光,道:“让陈国来交换吧,这是天赐良机,平时,陈国对曲阜,本就有所怠慢,这一次,是该借此机会好好的敲打敲打了,还有,衍圣公府的陈国卫队,这几日都撤下,换上南楚和西凉的卫士。”

    “圣公莫非认为,他们不可靠?”张忠惊讶的道。

    衍圣公却是一笑:“不,他们很可靠,只是,吾不过是借此来展示态度而已,他们……会明白吾的意思。”

    衍圣公说罢,很有深意的看了张忠一眼:“等他们真的急了、怕了,到了绝地了,到了那时,便什么都肯答应了。”

    张忠点了点头,恭顺地道:“圣公圣明。”

    衍圣公却露出意懒之色,随即打了个哈欠,精神又渐渐萎靡起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