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零六章:化敌为友(1更求月票)
        此时,李东正汗颜地道:“是,下官贬官到了济北,原以为这辈子再无希望了,直到下官遇到来了将军。”

    他抬眸,看了陈凯之一眼,一脸诚挚的说道。

    “那一幕,如今在下官的脑海里依旧历历在目。当日燕军兵临城下,所有人都绝望万分,将军却是指挥若定,没有放弃希望,固守要塞,最终竟是奇迹一般的击退了燕军,从那时候起,下官就意识到了一件事,相比于困守孤城,生死一线,下官以前所遭遇的困境又算得了什么呢?将军能如此,能从绝望中杀出一条生路,下官为何不可以?所以……下官心里又燃起了希望。”

    “下官愿意追随将军,建功立业,下官绝非蠢人,深知将军在济北要经营的事,下官许多地方,虽是一知半解,却也知道意义非凡。那里就是下官的要塞,下官无路可走,也无处可去了,愿与将军固守那里,挣出一道曙光。”

    他说得情真意切,让人动容,语罢便可怜巴巴地看着陈凯之,目光中带着乞求,完全是非常希望陈凯之能将他留在身边,愿意誓死跟随陈凯之的态度。

    陈凯之见状,心里也不禁有了动摇,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微微眯了眯,认真地审视着李东正。

    也许他该给别人一个机会的,毕竟每个人都有可能做错事,重要的是,在受过逆境后,会更懂得珍惜眼前的机会。

    思忖了一会,他便叹了口气。

    “你也不容易,仕途险恶,我早有体会,当初你那样做,确实是不得已而为之,过去的事,我再不会提了,无论别人怎么看待你,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自此之后,能尽忠职守,若有不懂的地方,那就问。至于……在济北,若是再有这样的人,你不必怕,不会有什么豪强可以上达天听,买通了人谋害你的性命,所以你大可不必像从前那般,总之,依着你的本心去做,天塌下来,那也是我这节度使顶着。”

    李东正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既往不咎……

    其实这对他而言,可谓是意义重大,从前的那个污点,一直都是他的肉中之刺,他永远都不知道自己贪墨的过往会在什么时候被谁揪出来,随后被人拿出来做文章。

    而现在,陈凯之却是不再追究,甚至准备重要自己,他的心里终于可以彻底的松一口气了,因此他目光闪动,感激地看了陈凯之一眼,眼眸中含着泪,格外真挚的说道。

    “是,下官愿为将军鞍前马后……”

    陈凯之笑了笑,朝李东正摆了摆手。

    “这些话就不必说了,你难得入京,到了京师,也不必和任何人打交道,从现在起,这世上也没什么人是你值得打交道的,你就在这飞鱼峰里走一走,看一看,权当是学一学吧,济北府,将来便是十倍、百倍的飞鱼峰,你不是说你总是不明白我的许多命令吗?在这里都学一学,慢慢的,就会理解了。”

    “是。”李东正应下,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陈凯之的话,他怎能不明白呢?这世上,没有什么人值得自己打交道了,人在官场,怎么可能不和人打交道?

    不过……也有例外,比如陈凯之彻底成了他的靠山,他已经不必再在乎别人的看法和想法了,因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陈凯之对他的态度。

    过了一会儿,便有人进来道:“燕国使臣张昌求见。”

    陈凯之不禁精神一震,果然还是来了。

    他的嘴角轻轻的勾起了一抹笑意,看来肯定有大事发生了。

    他倒也不急,而是淡淡说道:“请进来说话。”

    李东正要起身,准备离开,将军要见客人,他自然是回避为好,即便将军不吩咐,他也要懂分寸。

    他正要走,陈凯之却朝李东正摇摇头,勾唇一笑道:“不必,你就留在这儿,听一听也好。”

    李东正对陈凯之的感激不禁更浓了几分,既让他留下,何不是证明他已经得了陈凯之的信任?

    过不多时,只见张昌徐步进来。

    张昌和陈凯之,也算是化敌为友了。毕竟这陈凯之将巴图王子给灭了,也算是给他们燕人出了一口恶气,同时也给他们大燕带去了希望。

    此时一见陈凯之,张昌忙上前,汗颜道:“将军大恩,张某代万千燕国军民……”

    陈凯之已从座位上起来,亦是上前,迎着他坐下后,才笑容可掬地道:“这些客套话,就不必多说了,我帮助你们燕人,也是为了帮助我们自己,胡人猖獗,若是诸国不能团结一心,迟早会被他们个个击破;怎么,雁门关那儿的战事如何了?”

    “这……”张昌的眉头微微一皱,很是犹豫的样子,不过他还是如实跟陈凯之交代了。

    “我来此,就是为了想要向将军告知这件事,最新来的军情,前几日,胡人本是要东进,或许是因为得到了从洛阳来的消息,突然开始收缩兵力,已经开始有大量的胡人斥候有南下的意图了。”

    “南下……”陈凯之顿时皱眉,脸色阴沉下来。

    果然,这一次,他彻底地将那胡人大汗惹怒了,杀子之仇,再搭上了胡人的五百个铁勒飞骑,这胡汗,怎么肯善罢甘休。

    估计那胡汗的心里,巴不得要将他碎尸万段了。

    若是这个时候,胡人大举南下,不顾一切的要和大陈决战,这就等于是大陈自己作死,惹来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到时一旦开始出现巨大的伤亡,无数的沃野变成了荒芜,按着秋后算账的老传统,理应他就是罪魁祸首了吧。

    届时,赵王那些人,自然是要捉住这个机会,死咬住他不放的。

    陈凯之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可他并不后悔,也并不害怕,自从杀了巴图开始,他的心里就已有了准备。

    因此他只是朝张昌笑了笑,道:“此事当真吗?”

    张昌犹豫了一下,才道:“是的,不过恳请放心,天子已送来了密信,大陈与大燕休戚与共,若是胡人南下,我大燕也绝不会置之不理。除此之外……除此之外……”

    看着张昌犹犹豫豫的样子,陈凯之挑眉,不禁追问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张昌露出苦笑,道:“除此之外,大燕天子请我代为传话,感谢方先生和陈将军,将来定有重谢。”

    陈凯之像是吃了苍蝇一般,瞬间无力吐槽了。

    卧槽,老子出进了力,和胡人的铁勒飞骑血拼,甚至还惹出了一身麻烦,到头来,首先感谢的,竟是方师叔?他也是醉了,师叔这魅力,真是无人可及呀。

    不过他却朝张昌一笑。

    “哪里,只要两国通商就可以了,希望将来,燕国的商队能够带着无数大燕的奇货到济北去,噢,这位乃是济北知府李东正,想来这是你们的第一次相见,你们聊聊,我还有一些事,正午就请张兄在此留着吃个便饭吧。”

    张昌便笑着道:“多谢。”

    而李东正立即就明白了陈凯之的意图了,济北的商贸离不开与燕人的互通有无,此时,确实是最好的时机,自己这个知府,理应和燕人多打交道才是,将军这明显是在给他创造机会啊。

    陈凯之预备要走,张昌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叫住他:“将军。”

    陈凯之回眸看着张昌,一脸好奇地问道:“什么事?”

    张昌却是一脸担忧的看着陈凯之。

    “现在各国的使节,其实都是各怀鬼胎,现如今,胡人若是试图南下,难保不会有人想要落井下石,将军还是要小心了。若要联合各国一起抗胡,就离不开衍圣公府的支持,衍圣公府若是此时肯站出来,尤其是衍圣公肯颁发学旨,则对将军有莫大的帮助。”

    他是好意提醒,陈凯之的心里顿时了然。

    自己负责和各国交涉,可是真要放下利益,而为了大义,关内诸国同气连枝,单凭一个抗胡的旗号,却还是不够的,衍圣公府毕竟在各国有着巨大的信服力,必须得由衍圣公亲自出面,只有如此,才能具有最广泛的号召力。

    毕竟各国儒生众多,一旦衍圣公府颁发了学旨,即便内部再有争论,凭借着这个也足以让人放下暂时的成见,一起对付胡人。

    陈凯之微微皱眉,有些不敢确信地说道:“一封学旨就够了?”

    “这……可不太好说。”张昌讪讪一笑:“各国可能会阳奉阴违,胡人之所以敢入关南下,本质上,就是知道各国之间,也是矛盾重重,除非各国团结一心,联合抗胡,才可彻底震慑住胡人。”

    陈凯之心里记下,又道了一声:“多谢。”

    “不必!”张昌依旧保持着笑意:“该是多谢将军才是。”

    陈凯之说着,却是出了书斋,对于今天和张昌的对话,很多事情,他已是心里有数了。

    而他现在较为关心的,乃是下鱼村的一处作坊。

    等到陈凯之抵达作坊的时候,此时,只见荀雅已在此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