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零五章:全新的世界(5更求月票)
        眼下飞鱼峰很热闹,不过要忙碌的事不少,比如济北农场的设立。

    在飞鱼峰上,有一批人是专门进行养殖的,不过他们养殖和别人养殖不同,寻常人养殖便只是一根筋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罢了。

    可这些人,不但要种植,还需看书。

    陈凯之早就凭着记忆,寻了一些关于农业入门的书放在了图书馆,有一批对此感兴趣的人渐渐的开始学习这些知识,而这些人,一面种植,一面通过书里的理论知识学习,渐渐的,也大抵地掌握了不少关于农业的知识。

    这些人下了山,目的却是去济北研究那里的土质,培育出一批可以大规模种植的桑麻苗。

    至于与各国打交道的事,陈凯之反而不急,他在等,等待对方来与自己接触。

    倒是过了七八日后,果然李东正来了京师,一听陈凯之的传唤,他便立即放下了手里的事,心急火燎地赶来了。

    李东正上了山,一路目不暇接地浏览这飞鱼峰,方才知道这位节度使大人,与其他人有所不同,只是他心里,却是隐隐的有些担忧,节度使大人突然传召自己,而且如此紧急,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不过现在紧咬关头,还是先见到陈凯之为妙。

    等到了书斋,一见到陈凯之,李东正便慌忙地行礼。

    “见过陈将军。”

    陈凯之正在看书,见李东正来了,便轻轻的盖起书,才朝他点头道:“怎么样,济北如何?”

    “都是按着将军的交代来办事,前些日子,将各县的土地都丈量了土地,现在正在将土地进行规划,哪儿地方制盐,哪些地方种植,哪些地方预留来修建桥梁道路,还有……”

    他如数家珍,将事情大抵的进行了汇报。

    显然,这家伙倒还算是能干,陈凯之交代的事,还有济北的大小事务,俱都留在他的心里,而且事无巨细的,居然都办好了。

    这样的人,和许多庸庸碌碌的地方官相比,已经堪称是能吏了,若是换做其他人,只怕也难以理解陈凯之的意图,就算理解了,也未必能将事情做好。

    毕竟,济北要做的事,和寻常地方的治理全然不同,某种程度来说,这是陈凯之的试验田,他需在这片土地上建立起一个全新的世界,自然,这个世界的构想,可能只在陈凯之的脑海里,可如何将脑海中的东西化为现实,却需有人能贯彻下去。

    正因为如此,所以陈凯之才对济北知府显得忧心,陈凯之并不避讳用一些道德卑劣的人,只要有才干就可以。

    可若是让这样的人独当一面,则又是另当别论了,即便他再有才能,也难免会使陈凯之心里不安啊。

    无可否认,陈凯之觉得李东正很能干,可陈凯之一想到苏芳的话,他就不禁犹豫了。

    他认真地打量着李东正,心里不禁犹豫不决,这个人,到底用还是不用呢?

    “规划什么时候可以出来?”陈凯之询问道。

    李东正连忙回道:“只怕还要一个月,因为许多土地,虽制成了舆图,可还需有人亲自去探勘,就怕出什么纰漏。”

    陈凯之颔首点头:“不错,此事关系重大,决定了未来许多年的事,稍有不慎,到时回头要来改,可就难了。作坊和盐场的人,安置的如何?”

    李东正道:“都安置好了,大人放心,现在盐场已经开工,唯独是纺织的作坊,还需过一些时候,除此之外,下官在济北设置了一个商贸的市集,暂时,将府治搬去那里,北燕国的商贾,还有大陈预备与北燕人接洽的商贾,也将抵达。”

    陈凯之觉得满意,可越觉得满意,心里反而越是不痛快,这么能干的人,却是有污点,自己不敢重要,这心里呀,真是痒痒的,很是难受呀。

    到了这时,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开门见山,一双眼眸直视着李东正,似笑非笑的开口:“我听说……李知府当年,收了人三万两银子贿赂,可是有的吗?”

    李东正一愣,顿时变得脸色难看起来。

    他忙擦了擦额上突然冒出来的细汗,才磕磕巴巴地道:“那……那是过去的事,将军……将军……”

    陈凯之叹了口气道:“怎么,李知府很缺银子?”

    李东正犹豫再三,才道:“并不缺银子,朝廷的俸禄,足以养家糊口了。”

    “那么……”陈凯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这又是为何呢?是贪婪?又或者是,官场的规矩,历来如此,所以你自觉地理所当然?”

    李东正脸色铁青,这显然是直接说到了他的痛处。

    陈凯之又叹息了一口气:“济北乃是我的辖地,我这个人,一心想要做一番大事业,做一件,经天纬地之事,这……你应当清楚吧,我等读过书,自然知道,大丈夫在世,该当建功立业;我相信,你也存着这心思,我是这样想,你也如此,可是,我可以信任你吗?”

    最后一句话,他说得格外重,似乎在问李东正,其实他也在问自己,自己可以信任这李东正嘛?

    现在紧要关头,若是用错人,那可是前功尽弃呀。

    因此陈凯之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轻轻的眯着,格外认真看着李东正。

    “请将军放心,下官一定恪尽职守。”显然,济北知府这个职责,已是李东正这辈子最后的机会了,若是连陈凯之都将他一脚踢开,他这辈子,又要重新闲置起来。

    李东正很害怕失去这个机会,因此他迎视着陈凯之审视的目光,一脸真挚的说道。

    “请将军给下官一个机会。”

    陈凯之却是苦笑:“虽是如此,可是我该如何信任你?你无法取信我,我怎么敢将这么大的事,交在你的手里?哎,或许,你可以走了,我会想办法保举你去其他的地方,这济北……”

    李东正更是冷汗淋淋,这时他有些急了,保举……能保举自己去哪里?此前的那个污点,已让自己没有容身之地了。

    现在陈凯之显然不愿意在信任自己,自己本就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原以为多了一个希望,现在……

    他急道:“将军,当初那银子,我非要收不可。”

    陈凯之笑了:“原来收受人钱财,还有非收不可的吗?”

    “不。”李东生正色道:“当时我在颍川任职,颍川多富户,大人是知道的,恰好有一个富家公子打死了人,按律,杀人者该当斩首,可很快,就有人送来了一千两银子,希望下官能够网开一面。下官立即命人退了回去。可那人不甘心,却又命人送来了五千两银子,希望能够保住杀人者的命,下官照旧没有理会,还是命人退了回去,可第三次,他们又来了,这一次,送的却是三万两,下官便只好收了。”

    陈凯之也是醉了:“你抵不住这诱惑?”

    “不。”李东正这时拜倒在地,一脸凄然道:“对方送来一千两的时候,说明,这杀人者,至多只是县里的寻常富户罢了,下官自信拿捏的住他们,所以断然拒绝;等他们送来了五千两,下官认为,他们家里,是颇有能量的人,只怕和府里的不少富贵之人关系匪浅,不过下官毕竟是知府,倒也不畏惧他们,自然也拒绝;可当他们送来了三万两,大人,这能轻而易举,立即筹措出三万两银子,眼睛都不眨的人家,他们的关系,就绝不仅在一个小小的颍川府了,下官料定,他们只怕关系通天,和朝中的不少人也有关系,若是下官不收,他们势必拿着这些银子,凭借着他们的关系,在朝中诋毁下官,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最重,让下官被奸人所害,到时,那犯罪的人不但可以释放,苦主肯定不肯罢休,那苦主们多半也要被他们害死。与其这样,不如下官收了他们银子,将人放了,再将收下的银子,用来安慰苦主,使他们得到巨大的补偿。这样做,虽然会失了公义,可至少,却可使下官和苦主,不至枉死啊。将军!下官这样做,实是权衡了利弊之后的无奈之举,若是将军不信,大可以调查,那三万两银子,下官一文钱,也不敢留,除了用了一笔银子安葬了死者,其他的,都用来给了那死者的孤儿寡母,剩余还有一些,就是打通关节,便是防止释放了害人者之后,那些人不甘心,伺机报复之用。”

    陈凯之听得目瞪口呆。

    卧槽,还有这么个隐情。

    这样一想,再看看一脸郁闷的李东正,不禁哭笑不得:“既然如此,又为何会事发呢?”

    “那人家送了三万两银子,虽保住了杀人者的命,可多半事后不甘心,还是想将下官置之死地,所以又不知施了什么手段,幸好下官的恩师在朝中还有一些人肯略给一些薄面,这才被人力保下来,只是……”

    陈凯之接口道:“只是被调去了济北,原以为这辈子都要在那章丘县里,管辖着那个根本不曾存在过的济北府?”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