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零一章:聪明反被聪明误(1更求月票)
        那梁同知,亦是浑身在颤抖,他心知,自己是在冒险,冒着巨大的风险,可现在……似乎已经……骑虎难下了。

    他的脑子里只有那个死去的儿子。

    此仇不报,不共戴天!

    而与此同时,早有人领了京兆府的拘牌,那领了拘牌的都头,脸都绿了。

    京兆府,从未没有签过任何一张侍郎级别的拘牌啊。

    说难听一些,到了侍郎这个级别,就已算是高官了。

    这样的人物,京兆府府尹见了,都得乖乖的行礼,叫一声大人,可现在,这拘牌上写着的名字,却比侍郎要高了不知多少,侍郎之上,乃是尚书,尚书之上,才是内阁大学士,这其中的区别,实在太大了。

    梁同知很清楚自己将要惹上的是一个怎样的人物,可事到如今,也只能咬着牙坚持,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不仅仅是要替自己的儿子报仇,更重要的事,他方才说了,自己刚正不阿,不管是谁,他都要审,说出去的犹如泼出去水,覆水难收呀。

    若是这时候因为这个人是内阁大学士就止步,那只会将自己陷入更糟糕的境地。

    因此,他只能硬着头皮审下去。

    ………………

    此时,在内阁里,户部司库清吏司的人已是到了,苏芳正好整以暇地打开一本本账簿,大抵的看过。

    几个户部来的官员,则大气不敢出,偶尔,苏芳抬眸,问起道:“江南的钱粮,怎么比去岁少了一成?”

    一个户部的官员便连忙回话:“近来江南改粮为桑的多,据说是因为出现了许多织坊,桑麻的价格足足高了两成,官府倒是想杀一杀这风气,可改的实在太多了,这股歪风,一时也刹不住。”

    “原来如此。”苏芳眉宇轻轻挑了挑,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旋即他只点了点头,淡淡道:“此事,记下来。”

    顿了一下,他朝着身边的书吏,又道:“修一份交姚公那里,这不是小事,农乃国本,而粮为农本,没了粮,可是要出大事的。”

    他总是显得心平气和的模样,若是陈一寿晓得这事,少不得要将案牍拍的啪啪作响,再要痛斥几句,可苏芳却极有耐心,交代完了这事,便又垂下眼帘,漫不经心地去看。

    几个户部的官员倒是长出了一口气,显然这位苏公的好脾气,让他们自以为本要受的责骂算是躲过了。

    却在这时,一个老吏急匆匆的进来,几个户部官员见这老吏脚步匆匆的样子,不禁觉得奇怪。

    只见这老吏往苏芳的身侧走去,似乎是想要附着苏芳的耳畔低语。

    苏芳却在此时轻轻抬眸,扫视了一脸狐疑的几个官员一眼,随即摆了摆手,对这老吏淡淡开口说道:“有什么话直接说罢,不要这样鬼鬼祟祟的,这里是公房。”

    老吏的眉宇微微一蹙,显得为难,犹豫地道:“老爷……这……”

    苏芳却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坦然道:“公门里,怎么能藏着私事呢?说罢。”

    这老吏见苏芳几番这样吩咐自己,他也没法子帮忙遮掩了,只好道:“京兆府来了人,想请老爷过去一趟。”

    这话一出口,几个户部官员就更加一头雾水了,一脸不解地看着老吏,下一刻,他们的面色不由变了,有些难过。

    京兆府?

    这京兆府有什么资格请内阁大学士苏公跑过去?

    简直是奇闻一件。

    苏芳显然也没想到,他不由微微皱眉,却依旧是和颜悦色的样子,一脸困惑地看着老吏,徐徐问道。

    “噢,过去?有什么事吗?为何他们不自己来?”

    “这……牵涉到了一桩案子,杀人的案子……”

    老吏悄悄地打量着苏芳面色,小心翼翼的道。

    那几个户部的官员一听,一个个都不禁目瞪口呆起来。

    杀人案,竟牵涉到了苏公》虽然这话说的极隐晦,可是……有心人都能听明白。

    这是京兆府传唤苏公,苏公涉案了。

    京兆府真是好大的胆子啊,是疯了吗?

    而且……堂堂内阁大学士,居然牵涉到了……

    几个户部官员心里都惊得说不出话来,面面相觑地相互看一眼,倒是见苏芳面色虽有些沉重,却还算恬然,他们哪里还敢留,忙起身道:“苏公,下官告辞。”

    苏芳也只是微微颔首点了点头,这几个户部官员,便一溜烟的走了。

    等人都撤了个干净,苏芳的眼里顿时掠过了杀机,有些生气地看向老吏道:“出了什么事?”

    老吏在苏芳的怒目下,迟疑了一下,才道:“是……是这样的,那陈凯之杀了京兆府梁同知的公子,去了京兆府,那姓梁的自然不肯罢休,可……可也不知怎的,后来陈凯之,居然说……是这是苏公指使的,这……这……”

    “……”苏芳瞬间有些无语,真是千算万算,万万没有算到,自己本是借刀杀人,结果却被陈凯之直接拖下了水去。

    这种事最可怕之处就在于,其实事情的真相并不重要,因为谁也不能证明,自己到底有没有指使陈凯之杀人,可只要陈凯之一口咬定,就极有可能引发天下的震动,造成无可挽回的影响。

    苏芳略一细思,脸色变得蜡黄起来,眉宇皱了皱,嘴角轻轻一勾,却是冷笑起来道:“陈凯之……这小子……这样的贼?”

    是啊,这样的人,怎么不贼呢?

    本来还将他当做一柄刀,谁晓得,这家伙直接砍到了自己的身上。

    直接将他给拖下水了。

    不曾想到借了刀,这把刀却硬生生的砍自己了。

    苏芳心里有些无奈,更是有些错愕。

    此刻,老吏见苏芳有些无措的样子,不由说道:“要不然,小人这便去将京兆府的人打发走?”

    老吏忧心忡忡的,很是为苏芳担心。

    苏芳却是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连忙说道:“此事,肯定要传开,怎么会捂得住?捂不住了,人若是打发走,这无数流言蜚语,照样要闹得满城风雨……”

    苏芳虽是无奈,可还算冷静,他轻轻地磕着案牍,双眸微微一沉,格外镇定地笑了笑道:“老夫要去,但是也不能……好吧,去吧,你来,老夫有话要交代。”

    内阁里的消息最是灵通,只一会儿功夫,消息便传开了。

    谁也料不到,竟会发生这样的事,无数人议论纷纷,紧接着,他们便看到苏芳出了内阁。

    而在京兆府之外,更是人满为患,事情已经越来越复杂,闻讯而来的好事者竟是接踵而至,一时人潮将这京兆府围得水泄不通。

    陈凯之安静地伫立在正堂,整个人显得从容优雅,一双眼眸微转着,四处巡逡了一圈,此刻他的脸色,反而比高见深和梁同知要好一些。

    过不多时,外头便传来消息:“内阁大学士,苏公到了。”

    来了……

    梁同知心里咯噔了一下,可随即又燃起了一丝希望,他就希望苏公因为陈凯之攀咬他,从而震怒,对于此事,苏公自然是抵死也不会认的,只要不认,事情就好办了,这陈凯之攀咬苏公,这算是罪加一等,万死莫恕。

    在他的心里,他只认一个理,他的儿子是死在陈凯之的手上的,至于陈凯之再多的辩驳,他毫不在乎,他只要那个杀死自己的儿子的人付出代价就行。

    此时,只见外头的人群,自动的分开了一条道路,苏芳一副好整以暇的态度,徐徐的踱步进来。

    他只一抬眸,便看到了陈凯之。

    陈凯之与他对视,能看到他这平静之中,所刻意压制的巨大怒火。

    陈凯之心里想,这可怪不得我,一切都是你们咎由自取的。

    你们想杀人,就杀人吧。

    偏偏要利用我,将我当傻瓜一样的耍,那我陈凯之自然是不客气的,敢利用我,也得付出一点代价吧。

    因此他反而显然轻松自然。

    苏芳进来,高见深便忙起身,不敢坐在正堂之上,快步迎上去道:“苏公。”

    他要行礼,苏芳却是摆摆手道:“今日你们是主审,老夫是待罪之人,不必如此。”

    高见深哪里敢说什么,忙道:“来人,给苏公看座。”

    早有差役搬来了一把胡椅。

    苏芳倒也不客气了,直接大喇喇的坐下。

    而那高见深,自是乖乖的站在一旁,完全将这件事情交给梁同知去处理了。

    陈凯之忍不住抗议:“为何苏公有座,我没有座?”

    “够了!”到了这时,梁同知已感受到了苏芳眼眸里对陈凯之喷出来的怒火,他心里了然,这敢情好,今日既然连苏公都惊动了。

    正好,将你陈凯之碎尸万段!

    他皱着眉宇,朝陈凯之厉声道:“陈凯之,你方才不是说这一切都是苏公指使的吗?那么,现在苏公就在这里,孰是孰非,一问便知!”

    他面带狞笑,阴鸷的目光里带着得意,陈凯之虽然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巨大的麻烦,可无论如何,现在苏公总算来了,这苏公会承认他指使了陈凯之吗?这是绝不会的,既然不会,这就是诬告了,诬告是罪加一等。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