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六百章:惊心动魄
        “……”

    什么?苏公指使……

    这一次,已经不再只是堂中哗然了,便是堂外听审之人,也都哗然起来。

    “怎么可能,堂堂内阁大学士,怎么可能……”

    内阁大学士,乃是朝野都敬重的存在,这里头的任何一个人,都是朝中德行和才能的化身,他们最是德高望重,也最是位高权重。

    苏公,怎么可能会指使陈凯之杀人呢?

    这像是一个笑话,又不像一个笑话,让众人诧异的同时,也是万分心惊呀。

    那一直淡然地坐在那里的高见深,此刻已经绷不住了!

    是苏公啊,苏公可是内阁大学士,他的一举一动,都可以决定自己的荣辱,自己一个小小的京兆府,倒是不惧一个宗室,只要证据确凿,倒没什么担心的。

    可苏公不同啊。

    苏公是内阁大学士,自己的前程如何,都要看苏公的态度呀。

    如果说,陈凯之和他京兆府尹是互不统属,根本不在一个系统,陈凯之的死活,他自然是懒得管。

    而这苏公,则是和他这京兆府尹真真切切的在同一个系统里。

    最重要的是,苏公对高见深而言,乃是高不可攀的存在,高见深只能高山仰止,苏公的一个提携,可以令他平步青云,而苏公翻翻手,也可让他跌入山涧里,永不翻身。

    这是内阁大学士啊。

    跟他息息相关,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转念间,高见深再不犹豫,顿然的拍案而起,一双眼眸张大了几分,只盯着陈凯之,冷冷呵斥道:“胡……胡说……”

    那梁同知也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若是真的关系到了苏公,那他的儿子岂不是死有余辜?

    因此,他不由的慌了,连忙说道:“对,胡说,胡说八道,胡乱攀咬,罪……罪加一等!”

    看着堂上坐着的俩人都慌了神,陈凯之却是笑了,他竟是自口里一字一句地道:“莫说你是宗室,便是皇子来了,而今杀人,本官既是权责所在,在这证据确凿之下,怎么容得下你,老夫刚正不阿,这天子脚下,若是今日放了你,本官如何对的起朝廷的厚碌,本官早说过,本官乃是董宣,今日无论你是谁,这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也休想逃之夭夭!”

    这一番话道出,那梁同知一呆,嘴角微微颤了颤,嗫嚅着:“什……什么……”

    陈凯之笑吟吟地看着粱同知,格外认真地提醒梁同知道:“大人,这是你方才说过的话啊,我对梁大人实在钦佩不已,梁大人口口声声的说自己刚正不阿,想来也是两袖清风,既然连皇子犯罪,大人也绝对姑息,大人也决心要做董宣,要做强项令,那么现在既然牵涉到了内阁大学士苏公,大人难道不该立即命人去内阁请人,请苏公来此当堂说个清楚吗?莫非大人是不敢得罪苏公,又或者是,在大人的心里,苏公比皇子更大一些,以至于宁愿得罪皇子,也不敢审问内阁大学士?”

    “倘若是如此,那么我陈凯之,自然是心服口服的,可现在,我陈凯之不过是受苏公所命,去杀了那恶少,大人若是只审问我陈凯之,对我陈凯之判罪,却对苏公不闻不问,那么……敢问大人当真是大公无私,这一场审判,当真是公正吗?”

    陈凯之字字句句的道出,铿锵有力,完全是步步相逼。

    显然,陈凯之的话还没说完,只见陈凯之眸光一闪,随即又道:“既然要审,那就要审个水落石出,还请苏公来,当堂对质,若是如此,我陈凯之但凡有什么罪责,也绝不推脱,自当愿意伏法,可若是大人心里存着包庇的念头,那我陈凯之可就不服了,我是宗室,若是这京兆府公平,便是被打死,那也值了。可若是京兆府自身不干净,却胡乱定我的罪,你们以为我陈凯之是软弱可欺的吗?”

    他话音落下,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其实早在一炷香之前,便已有一批勇士营的人下山来了,他们倒是没有带任何武器,只是听说陈凯之惹了官司,呼啦啦的将士们便俱都来了这京兆府。

    他们不做声也不惹事,只一个个的堵在这京兆府的外头。

    也有书吏,蹑手蹑脚的到了府尹和梁同知耳畔,将这些状况低声细语给两位大人知晓。

    只一下子,梁同知的脸便彻底的垮了下来,整个人显得非常的不安。

    若是关系到苏公,那他……

    他顿时感觉自己像是吃了苍蝇屎一样的难受,话都说不出来了。

    公平公正,现在陈凯之是给了他的机会了。

    可若是不公,勇士营就在这外头,而且据说,这陈凯之本身就是力大无穷,到时说不准人家疯了,直接将这京兆府拆了都有可能。

    若是做到公平,就真的去请内阁将苏公请来审问吗?

    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倒是高见深先是下了决定,啪的拍案道:“够了,这件事,到此……”

    “不!”梁同知连忙大声打断了高见深的话,他显然也给逼得临近疯的边缘了。

    到此为止,无非就是拖,将这个案子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他怎么能同意,这不等于让他儿子死得无声无息吗?

    这……他是一千万个不愿意呀。

    若是这般处理,自己的儿子,岂不是枉死,岂不是死有余辜了?

    他很清楚,事态到了这个地步,府尹大人是想要退缩了。

    可是……他不能退。

    梁同知咬牙切齿,他冷冷地看着陈凯之。

    现在,他陷入了一个悖论,自己要收拾陈凯之,唯一的机会,就是学董宣,以自己公正不阿的名义,直接快刀斩乱麻,可是……现在这陈凯之,竟是把内阁大学士牵涉了进来,这……这……

    不去召唤内阁大学士来过审,就意味着自己包庇,而包庇,就意味着自己徇私,连自己都徇私,怎么义正言辞的给陈凯之定罪呢?

    他一声不,便是不愿意将这件事捂住。

    高见深一听梁同知这一声不字,方才还气定神闲的样子,现在……却也怒了。

    知道你姓梁的死了儿子,你想要整死陈凯之,为子报仇,那也由着你,我这上官,也算是够讲情分了吧。

    可是到了现在,牵涉到了内阁的苏公,你还想做什么?你还想将苏公也牵涉进来吗?你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后果,只怕到时候不只是你遭殃,就连他这个上官也得被连累。

    高见深眼眸轻轻一眯,直看着粱同知,嘴角轻轻一勾,冷笑起来道:“本官已经做主,此案内情复杂,陈凯之,你暂且回去,到时,若是京兆府按图索骥、顺藤摸瓜……”

    “不!”梁同知直接打断了高见深,他面如猪肝,此刻,却像是疯了般,竟是激动得喊了起来:“大人,不可,京兆府决不能冤枉了好人,却也不可放纵一个罪人,而今有人当街杀人,怎么可以敷衍?此事……无论牵涉到谁,都改秉公而断,否则,只怕朝廷怪责,下民……不安哪!”

    高见深打了个冷颤,这姓梁的是真的疯了。

    现在在这外头,这么多人在听审,自己想要压下去,可你姓梁的说什么,你说本官不能秉公而断,还说什么朝廷怪责,下民不安,你这是什么居心,意思是说我包庇吗?

    莫说高见深是他的上官,就算是至亲,话说到这个份上,也忍不住想翻脸了。

    高见深冷笑,心里想说,你……这是在找死!

    你为了儿子不要前途,那是你的事,可我要呀,我可不会陪你耗下去。

    可此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能说什么,于是他冷面对梁同知道:“此案,本是由你主审,一切……依你便是……”

    梁同知却没有松一口气,虽然一切依着自己,可他也分明看到了,说出这番话时,那高见深杀气腾腾的目光了。

    他身子打颤,心里只想着报仇,看了看陈凯之,最后狠狠地拍案道:“来人,传唤苏芳!”

    “传唤……苏芳!”

    “传唤苏芳……”

    这衙外,一个个声音,在接力传递。

    而陈凯之,却是笑了。

    呵,苏芳想要利用自己,想要借刀杀人?

    他虽然不知道,这苏芳要对付的人是谁,想要针对的人,又是什么人,可是……陈凯之绝不愿意做别人的棋子和傀儡,无论这个人打着什么旗号,用的是什么理由。

    所以……苏公,不好意思了,只好拉你下水了。

    嗯……他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心口……还好,自己的良心,似乎并没有觉得痛,看来……嗯……这样挺好的。

    堂外听审的人,已是越聚越多,一听到牵涉到了内阁大学士,还关系着近来风头正劲的辅国将军陈凯之,大陈无论是府是县的审问,俱都可以容人听审,这是太祖高皇帝在时,就传下来的老规矩,现在,这堂外,早已是人满为患,无数人济济一堂了。

    高见深则显得极焦虑,今日……真是惊心动魄啊,他此时也不知说什么好了,暂时……也只好坐壁上观。

    ………………

    老虎在此说声抱歉,今天只能再请假一次,写不到五更了,回到上海还得坐火车回去,现在就在火车上,边上好吵,心都乱了,最重要的是很累了,只能先休息去了,明天五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