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九十七章:神仙打架(1更求月票)
        被陈凯之突的踹来一脚后,那梁公子便如断线的风筝,整个人摇摇晃晃的,直接飞了出去。

    砰。

    轰。

    连连撞翻了几个桌椅,他才彻底的摔倒,已如一滩烂泥一样的躺在那里。

    那些被他撞碎的桌椅,飞了起来,从半空落下,重重的落在他的身上。

    “哎呦……”梁公子嗯嗯唧唧的发出痛呼声。

    陈凯之只是踢了他一脚,显然,他整个人已是彻底废了。

    这梁公子身上肋骨尽断,下腹更是伤得厉害,甚至直接痛昏了过去。

    他的护从一见,个个面如土色,吓得瑟瑟发抖。

    慢半拍的,那些护从才反应过来,终于有人冲上前去,口里大呼着:“公子,公子……”

    然而这梁公子整个人已晕死过去,完全没一点的反应。

    见状,又有人大叫:“快,快回府通报,回府通报。”

    整个摊子,已是乱做一团,桌椅东倒西歪的,一片狼藉,空气里还飘荡着木屑。

    四周的看客见状,也都吓了一跳,甚至有怕事的,悄悄转身离开。

    那本是看戏的俊俏公子,也万万料不到是这个结局,微微皱了皱眉,身畔倒有人压低声音道:“只怕京兆府的人马上就要来了,我们还是……”

    还不等身边之人把话说完,俊俏公子颔首点头,转身便悄然而去。

    陈凯之却不再看那梁公子一眼,却是背着手,直直地站着不动,身边的一个护卫上前道:“将军先回飞鱼峰,这里的事,卑下们来料理。”

    陈凯之却是抿嘴,继而淡淡开口道:“被人利用了。”

    “什么?”那护卫一呆,似乎有些听不懂。

    陈凯之却是面若寒霜,眼眸微微一眯,看着远处离去的身影,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借刀杀人。

    苏芳再三让自己来这里吃糕点,这个看似清静无为的内阁大学士,转弯拐角的花费了一番功夫,或许……就是在等这一刻。

    否则,一个小小的糕点摊子,何须苏芳亲自介绍,再三推荐?他让自己来,其实就是因为知道这个姓梁的,定是每日都奉父命来此,想要攀上那礼部尚书。

    姓梁的在京中跋扈得很,而他陈凯之呢,又是一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只要他在这里撞见了这姓梁的,结局会如何?

    十有八九,两人就会闹出矛盾!

    陈凯之心里一想,整个人不由一颤,突然意识到,这平时里犹如魅影一般,不惹人注意的苏芳,变得不太简单了。

    可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

    陈凯之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旋即抿了抿嘴,才朝护卫说道:“不用了,我自己处置吧。”

    他心里不免生出一个疑问,苏芳为什么要制造这么一场‘意外’呢,他的目标,是梁家?

    可是梁家,何德何能的,居然可以让苏芳费心呢?

    又或许也只是多心了,他心里已转了许多的念头,却在这时,京兆府的人已到了。

    为首的都头二话不说,查验了梁公子的伤势,他脸色显得很难看,梁家的护从,一个劲的在旁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

    于是,都头便领着差役径直朝陈凯之走来。

    他瞪着陈凯之,厉声喝道:“天子脚下,是什么人,竟敢在此行凶,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梁公子乃是……乃是…………”

    他本是想要继续说下去,可随即,却是住嘴了,显得忌讳莫深的样子,于是冷笑道:“来,将他拿下。”

    “且慢着!”陈凯之淡淡道:“我也有一问。”

    京兆府拿人,倒是见过叫冤的,也有人哭喊着说且慢着,我认识什么人的,唯独这一句我也有一问,却让着脸如猪肝的都头心里更怒,于是喝道:“什么,你还敢问,你……”

    这都头虽也见陈凯之气度不凡,可陈凯之的这张脸实在太年轻幼嫩了,再加上都头多少知道点梁公子的背景,于是对陈凯之便没有任何的客气。

    陈凯之则是板着脸,对都头的怒目而视完全不以为然,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冷冷地看着京兆府都头道:“姓梁的在此当街行凶,如此恶行恶迹,想来也不是一日两日,他猖狂至此,京兆府事先,为何一点察觉都没有?又亦或者是,有人包庇于他?”

    这都头竟是倒吸了口凉气,他立即明白,这是恶人先告状啊。

    明明你将人打成这个样子,竟还说此人历来横行无忌,转过头,还怪起了京兆府包庇他。

    于是都头冷笑着道:“你是什么人,好大的口气。”

    陈凯之显得出奇的冷静,嘴角轻轻一勾,微微上扬着,言简意赅地报上姓名。

    “陈凯之。”

    “陈……陈凯之……”都头不禁一呆,随即面色就变得精彩起来了,一双眼眸微微转了转,认真地打量起陈凯之来。

    眼前的这个俊秀少年,就是那个刚刚带着勇士营,打败了胡人铁勒飞骑的陈凯之……

    是那个辅国将军,大陈的宗室,济北的节度使?

    只见陈凯之正色道:“想来,你只是一个小都头,我也不为难你,我现在便随你去京兆府,有什么事,那也是我和京兆府的事,与你无干,你收拾一下,走吧。”

    这都头一听,此时却是如蒙大赦,暗暗的松了口气。

    这显然是神仙打架啊,若是陈凯之不配合,他还真为难,回去无法交代,便死定了。现在陈凯之既然愿意配合,直接去京兆府,这等于是救了自己一命啊。

    他立即换上了一张笑脸,态度顿时多了一些恭敬,口里道:“请,请吧。”

    说着,他朝人使眼色:“快让人将梁公子送医。”

    此时,陈凯之的心里不禁奇怪的想,莫非苏芳的目标,乃是京兆府?

    他想要借刀杀人,将自己当做刀,还真是处心积虑啊。

    只是现在,他什么也没有表露,却是一切如常的样子,信步随着这都头并肩而行。

    其实方才当陈凯之报了自己家门,边上的不少看客都恍然大悟起来,此时早已叽叽喳喳起来:“竟是陈凯之,是辅国将军陈凯之,难怪他有此胆量。”

    “那一脚,怕是直接要了梁公子的命了,我亲自见他飞出数丈远。”

    众人竟是远远的跟着。

    而陈凯之则旁若无人,却是突然道:“都头高姓大名。”

    这都头犹豫了一下,才道:“姓吴。”

    陈凯之只一笑,心里已有了主意。

    这其实就是利用了人的心理,但凡自己想要询问一个陌生人什么,若是直截了当的问,十之八九,会引起人的警觉。

    所以本质上,交流之道,在于温水煮青蛙,先从对方高姓大名问起,一般被问的人,往往会想,就算告诉对方,又有什么关系,可他回答了第一个问题,便不由的会产生思维上的惯性。

    只见陈凯之随和地继续道:“我见你也有四旬了,孩子也不小了吧,家里有几个子女?”

    “这……”吴都头此时已形成惯性了,随口就道:“有一子一女,女儿已经远嫁去了关中,只是这儿子……”

    陈凯之一副我理解的样子,接口道:“这倒是实话,儿子要多操心一些,若是不晓事,惹出什么好歹,将来也是麻烦,京师是天子脚下,在地方州府,再大的事,它也是小事;可放到了天子脚下,再小的事,可能也是大事。令子读过书吗?”

    “略读过一些,可惜不上进,连个童生都不中,识字倒是识字的,就是……”

    陈凯之笑了笑道:“其实读书,也未必需要考功名,行行都可出状元。”

    三言两语,吴都头心防总算卸下来一些。

    家常也拉得差不多了,陈凯之便突然转移话题:“这姓梁的是什么人,为何这样张狂?”

    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根本没有给吴都头任何反应的时间,又或者说,他在闲聊之中,已生出了某种思维上的惯性,下意识的便道:“他便是京兆府同知的儿子,平时顽劣得很,其实……哎……小人人等,其实也有难处……”

    “噢。”原来是京兆府同知的儿子,这就难怪了,敢在京师这么嚣张,肯定是有来头的。

    京兆府乃是天子脚下,所以这京兆府的府尹,虽管辖面积,和寻常的府一样,却属于封疆大吏的级别,至于同知,也决不可小看。

    因为京兆府里,各种势力盘根错节,毕竟无论是宗王,还是大学士,又或者是某些京中有能量的人,都会在京兆府里安插自己人进去,这同知虽是佐官,却是极为重要,他的品级,乃是正四品,看上去官不大,可能量以及实力,却是很惊人的。

    吴都头顿时觉得自己失言了,忙噤了声,不敢再多言,生怕自己言多失误。

    陈凯之看了一眼一脸谨慎的吴都头,却是笑了笑道:“你告诉我这些,无妨,放心,既是关系到了你的上官,我岂会四处说你对我说了什么?你放心便是了,现在,这既然是我和梁同知的事,就绝不会把这事牵累到你的身上。”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