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九十六章:我是王法
        那被店伙的话还没说完,那被他称作是梁公子的男子,肆意地冷笑一声,随即从座上起来,直接毫不客气的给了这店伙一个响亮的巴掌。

    那店伙的一边脸立即红了起来,明显的多了五个手指痕,却不敢做声,只是捂着自己的火辣辣的脸颊,忙说告罪。

    这梁公子一脸倨傲地看着他道:“本公子说,这是本公子先来的,便是本公子先来的,瞎了你的狗眼,本公子也算是熟客了,若不是因为曾部堂爱吃这里的糕点,本公子会来你这破店?赶紧将那糕点拿来,本公子先吃。”

    陈凯之听了个真切,心里不禁想,原来那位题字的曾尚书,也爱吃这个,他倒是和苏公的口味相同,这样一家小店,竟得如此大人物的垂青,倒还真是难得……

    陈凯之这时不免更加留心了,目光往四周扫了一圈,却是发现,来这里买糕点的,竟有不少人是童仆,瞧他们的穿着,显然出自非富即贵的府邸。

    陈凯之猛地,恍然大悟了。

    想想看,那姓曾的尚书都在这里题了字,不知多少人想要趁机巴结呢,寻常的冰敬炭敬,真能让人对你有什么印象吗?

    这可不太容易,眼下的贿赂,已经成了定例,到了一定的时节,这京师内外,不知多少礼往各家大佬府上送去,在大众化之下,想要惹人注意,还真是难。

    因此,这些人最擅长的就是投其所好,若是有人喜欢字画,便四处去搜寻字画,可若是有人喜欢这家小店,更不知多少人来这里晃悠了,若是有朝一日,那曾部堂或者是苏公碰巧来此,有缘能见上一面,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这前途,不就来了吗?

    有同样的爱好,就有话题来说,即便是陌生人,只要有共同的喜好,这就不会冷场了。

    因此来这里人的自然是多,甚至估计都是冲着曾尚书而来的。

    人性本就是趋利避害,陈凯之对此,自是心里了然的。

    而这位叫梁公子的人,显然是奉了父命,每日在此候着,就是在等这么个机会,不过,似他这样的公子哥,显然是极不喜欢到这种简陋的小地方来的,来了,显然也只是敷衍,而现在,正好是借机泻火罢了。

    那店伙听梁公子要从陈凯之那儿取糕点,也不禁为难,脸上满带犹豫,这固然是让梁公子满意,却等于是得罪了陈凯之等人。

    他一踟蹰,顿时,那梁公子便又暴怒起来,再次动手作势要打人,口里叫骂着:“瞎了眼睛,不知我是谁吗?怎么,作死?信不信这就将你拿去京兆府里……”

    他话音落下,已伸手往店伙的身上抓去。

    陈凯之却皱了皱眉,那店伙还未开始讨饶,陈凯之已对几个早就怒气冲冲的护卫使了个眼色。

    其实陈凯之心里,并没有多少愤怒,反而显得很是恬然,这等事,在哪里都遇得多了,于是他索性将那食盒提了,旋身到了那梁公子的面前,笑吟吟地道:“公子既然想要先吃,那么不妨就先让你吧。”

    说着,他将食盒送到了梁公子的桌上。

    梁公子相貌倒是普通,不过浑身绸缎,显得很是贵气。

    他见陈凯之笑吟吟的样子,又见店伙感激地看着陈凯之。

    却突的冷笑起来,眼眸直直的盯着陈凯之,一脸不悦的说道。

    “本公子是让他拿来,哪里需要你的施舍,你算什么东西?”

    说罢,他将送到前的食盒一推,本是要将这食盒打翻在地。

    谁料,陈凯之的反应更快,将食盒稳稳当当的提了回去。

    梁公子身后也带了几个扈从,似乎有人看出陈凯之的不凡,便也紧张起来,纷纷想要抢上来,护着自己的小主人。

    这种人真是有点像无赖,陈凯之不想生事,因此便吁了口气,淡淡说道。

    “这是何必,大家无冤无仇的,公子,此事,我看就算了吧。”

    “算了?”梁公子眯着眼,脸上还带着几分恼怒,倒是看陈凯之的目光多了点细致。

    他见陈凯之气度非凡,便也有了点忌惮,眉宇微微一挑,道:“你是何人?”

    陈凯之道:“姓陈,当然,这只是……”

    “哈哈……”

    陈凯之的话还没说完,梁公子却是笑了,原本他还有些忌惮,谁料陈凯之自称自己姓陈,便晓得陈凯之只是寻常人家。

    因为似他这样的人,若是有人问他是谁,他少不得要说洛阳柳巷梁府公子,或是说,自己乃是京兆府同知公子之类。

    见陈凯之谦虚的只报姓,心里便得意起来。

    梁公子略带鄙夷地瞅着陈凯之,旋即冷冷一笑。

    “本公子今日不高兴,什么无冤无仇,我不高兴便是仇怨。你倒是好心,怎么,你以为你是名震洛阳的方先生,也想学他行善,为一个店伙出头?你也不想一想,你配吗?”

    配字刚出口,竟是直接抬腿,狠狠朝那店伙踹去。

    随即响起一声闷响,显然这一脚,踹的极重,正中店伙的下腹,店伙闷哼一声,直接倒地上打滚,痛苦的哀嚎起来。

    其实此人一动手,陈凯之便有所警觉,只是他起初以为,这一脚是冲着他来的,却万万料不到,竟是直接对店伙下黑手。

    那店伙像是一下子三魂没了六魄,只是一个劲的嚎叫,显是伤得极重,吓得其他的食客纷纷去远,却也有不少人不肯散去,只在外围,指指点点的。

    这人群之中,却有人笑吟吟的在人群站着,此人穿着儒衫,面相却是俊美,身后几个仆役见这里是是非之地,所以极小心的护着他,这‘少年’,不,此人倒更像是一个‘少女’,却是饶有兴趣的样子。

    不过这兴趣盎然的眼眸里,却似乎又多了几分担心。

    显然,陈凯之比这梁公子个头其实矮一些,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虽是稳重,却分明不是这嚣张跋扈的梁公子对手。

    只是这时候,陈凯之的眼中,已经有了明显的怒意,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微眯着,冷冷的看着梁公子。

    梁公子打了人,反而快意起来,哈哈一笑道:“本来,本公子也只是出口教训教训这个没眼色的家伙,可你姓陈的,偏要插手,想要做好人,这岂不就显得本公子欺人太甚了吗?既然如此,本公子偏让你好人做不得。本公子这一脚,免费送他,只怕他没有三五个月,也别想下榻了,就算能下榻,那命根子,多半也已废了,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在本公子面前做好人,本公子就教你一辈子都愧对这狗奴才。”

    粱公子嚣张地看着陈凯之,目光里满是挑衅之意,似乎在说,我打了他,你不是很有本事嘛?那你怎么不替他出头呢?

    陈凯之面对梁公子的挑衅,面如冰霜,咬了咬牙,一字一句地道:“怎么,莫非没有王法了?”

    梁公子却满是不屑地看了陈凯之一眼,旋即大笑起来。

    “王法?我就是王法,你瞎了眼吗?竟不知本公子是谁,这五马街,谁不认得本公子,狗一样的东西……本公子打他没有王法,收拾了你,一样……”

    他说着,竟想要故技重施,竟是抬腿,竟直接朝陈凯之的下腹踹去。

    陈凯之终于动了,这一次有了防备,他一抬腿,陈凯之也抬了腿,二人的腿撞在一起,啪的一声,陈凯之倒是无恙,那梁公子却突的嗷嗷一声,仿佛自己的腿,是踢在了铁板上,痛得不行。

    只一下子,他已冷汗直出,捂着自己的腿,口里大骂着:“狗才,你……你……”

    可一切已经迟了。

    此时,方才还一脸温顺的陈凯之,突是变得面目狰狞起来,陈凯之一把扯住他,另一只手则拖起了食盒,狠狠的朝着梁公子的面上狠狠砸去。

    啪……

    这食盒乃是红木打造,本是坚固无比,可这一砸,直中梁公子的面上,竟是生生的粉碎。

    这梁公子直接被打蒙了,与此同时,面上已是血肉模糊,整张脸变得极其恐怖起来。

    现在他不仅仅是腿疼,浑身都疼了,他瞪着陈凯之。

    “你找死……”

    梁公子声音有些喘,完全是疼的,因为他不只是结结实实挨了这一下,而这一下打断了鼻梁,鼻下鲜血泊泊,那颧骨,更是肿得老高,还有一些碎裂的木屑,更是直接扎在他的面上。

    他痛得弓着身子,不但他始料不及,便是周遭的人,无一不是诧异无比。

    于是周围的人不免纷纷议论起来。

    “这人谁呀,哎呀……他不要命了,竟是敢惹梁公子,好家伙。”

    “这人完蛋了。”

    陈凯之完全不在意众人在说什么,而是冷冷地眯起眼眸,朝梁公子淡淡一笑道:“其实………我忘了告诉你,你是王法,我……也是王法!”

    话音落下,这一次抬腿,直接朝着这梁公子的下腹狠狠踹去。

    这一脚,乃是全力而发,何止是千斤之力,梁公子避无可避,身后的扈从虽已警觉,却还是迟了,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

    回国了,不过好累,今天依旧两更,休息一下,明天开始,恢复更新,老样子,每天五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