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九十一章:凤颜震怒
    这样的场景,也算是浩大。

    也由此可见,这赵王的声势有多大,他的党羽又有多少呢?

    太皇太后冷着脸,却是笑了,她微眯着双眸凝望了一眼陈贽敬,嘴角轻轻一挑,目光看向那些跪下的大臣人,旋即慢悠悠的道。

    “赵王果然不愧有贤王之名,你看看,这么多人为你说好话,这么多人,为你求情,这满朝文武,为你唱赞歌的,只怕超过了半数,更遑论是这京师之外的地方文武了。”

    说着,她的目光转到陈贽敬上身,娥眉轻轻一挑,讪笑着。

    “哀家真是佩服呀。”

    陈贽敬心咯噔一跳,顿时感觉不妙,因此他连忙道。

    “儿臣惭愧。”

    “其实……”太皇太后眼角的余光瞥向陈凯之,随即又慢悠悠的道:“哀家怎么会不明白呢?当年,哀家是怎么铲除你叔王的?你还记得吗?”

    她一字一句说出十几年前的旧事,顿时让人心里一凛。

    这些话,本不该说的,这是大忌,毕竟这是宫变,是骨肉相残的事,正因为如此,朝廷才对此,忌讳莫深,可如今,太皇太后却是娓娓动听的道出来。

    使人心寒的同时,更让人心颤。

    许多亲历者被召唤出这个记忆,他们只记得,那一天在天黑之前,一切如常,甚至太皇太后和陛下还召见了几个德高望重的老宗王,对他们说了许多掏心窝子的话。

    可天色一暗,所有的大臣都被连夜召集起来,在洛阳宫外等候,紧接着,禁卫出动。

    那一夜,凄厉的喊声冲破云霄,等到黎明曙光的亮起来,大家方才得知了消息,几个宗王,全家上千口,一夜之间,尽是死了个干净,一条狗都没有留下。

    这手段很是残忍,这手腕厉害让人佩服。

    太皇太后收起目光,娥眉轻轻蹙了蹙,才叹了口气:“可是,你们只知道其一,不知道其二啊,当初要剪除那些人,你们知道,为何哀家这样轻易吗?”

    城楼上,鸦雀无声,没有人说话,俱是默默的垂着头,聆听着。

    太皇太后嘴角掠过一丝冷笑,目光微微闭了闭,徐徐睁开的时候,嘴角笑意立即隐去,一双眼眸又扫视了众人一圈,才淡淡道。

    “很简单,因为文武大臣们的明日,攥在先帝手里,先帝毕竟已经登基,毕竟是天子,那些自称是皇叔的人无论如何弄权,可谁都明白,今日攀附他们,等到先帝渐渐掌握了大政,就是他们人头落地的时候,所以许多文武大臣,心里还是向着先帝的,他们……是在为了自己明日而谋划啊。”

    说着,她的目光落在陈贽敬身上,语气变厉。

    “所以哀家一声号令,区区几个宗王党羽,立即摧枯拉朽,只需派一个宦官传达旨意,无论他们从前是什么人,无论他们从前拥有何等的权威,无论他们有多少的党羽,一夜之间,人头落地,彻底输个一塌糊涂。”

    说到此处,所有人感受到了一股寒意。

    仿佛,风更冷了。

    太皇太后却又冷笑:“今日的情形,又哪里不是如此呢,自己的儿子,哀家不自知吗?赵王没有这么贤明,可是人人,都将他看做是贤王,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他的儿子,而今已是九五之尊了啊,无数人趋炎附势,心里明白,未来迟早还在赵王手里,所以很多人心里,又有几个,心里又慕氏,更有几个,心里有哀家呢?”

    她的声音格外严厉。

    原本,这些都是秘而不宣的话,可经她这样一说,所有人都恐惧起来。

    众臣纷纷道:“臣等不敢。”

    陈贽敬身躯一震,他方才确实露出了杀机,只是这掩在肚子里的阴谋,自是秘而不宣,可现在太皇太后直接将它搬到了台面上,却令陈贽敬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寒意,心中不由一慌,他忙是拜倒。

    “儿臣万死。”

    太皇太后收起目光,嘴角微微一挑,依旧保持着笑意,只是这笑,格外的冷,格外的让人心颤。

    “所以,若是有一天,这赵王,也要效仿十几年前的哀家,只怕,哀家和慕氏,十之八九,俱都要一夜之间死绝了吧,是吗,赵王殿下?”

    陈凯之听在耳里,也真是服了太皇太后,这样的话,她居然都说了出来,如此的直白,没有丝毫的掩饰。

    可随即,陈凯之心里却佩服起来,太皇太后突然说出这个,理由只有一个,她感受到了赵王的某些小心思,毕竟,天家无情,可与此同时,她如此赤裸裸的道出来,反而让赵王和他的党羽们措手不及了。

    什么是阴谋。

    阴谋是见不得光的,是在台面之下的。

    许多人,许多事,只有在见不得光的情况下,他们才敢做,只有在台面之下,他们才敢布置阴谋,这样他们方才会有安全感,方才有此胆子。

    可太皇太后,却将一切都曝露在了阳光之下,那么,阴谋就不再是阴谋了。

    至少,陈凯之感受到了陈贽敬的颤栗,还有方才为陈贽敬求情的这些大臣们,一个个恐慌的样子。

    陈贽敬也是很慌,猜不透这太皇太后的心思,因此他忙道。

    “母后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儿臣万死也不敢的,国朝以孝治天下,母后将儿臣当成了什么人,儿臣就这般不忠不孝不义吗……”

    太皇太后却是神秘一笑,随即道:“嗯,或许是吧,其实,哀家也知道你不敢,不过是想起一些旧事罢了,其实……哀家即便老糊涂,也不至……会被人轻易撼动,这些话,只是一些感慨。”

    “是,是。”陈贽敬一时无言,有一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可陈凯之,却仿佛是感受到了什么,只是他却什么都没有说,继续保持着沉默。

    太皇太后随即道:“今日乃是对阵,既然是对阵,那么,总会有死伤,巴图王子已死,胡人与我大陈,已经彻底决裂,现在谁还想要交好胡人?”

    陈贽敬忙道:“母后说的是,眼下,确实……不过,现在陈凯之惹来了麻烦,依儿臣所见,理应对胡人南侵,要有所防备。”

    太皇太后颔首:“让兵部拿出一个章程来吧。陈凯之,扶哀家下楼。”

    陈凯之点点头,他上前,伸出手,太皇太后将手搭在他的手肘上,便不理会其他人,径直下楼。

    慕太后不禁若有所思,心里有所诧异,一双目光追随着陈凯之,太皇太后的身影而去,她忍不住在心里想着。

    莫非……母后也知道了陈凯之的身份?

    陈贽敬却是恨恨的瞪了陈凯之一眼,此时,却显得沮丧起来。

    而留在他身后的人,那些王公大臣们,固然心思复杂,可寻常的军民,却顿时爆发出了喝彩。

    胡人是异族,今日一战,实是让人大开眼界,至此,大家才真正重新认识到了勇士营。

    太皇太后徐徐下楼,却将身后的人甩开,双眼看向身旁的陈凯之,突然问道:“你可知道,方才哀家为何要说那些话?”

    这突如其来的一问,让陈凯之微微一愣。

    其实,陈凯之原以为,此时太皇太后会鼓励自己几句,毕竟,勇士营刚刚大获全胜,足以让太皇太后心里产生某些念头。

    此时,陈凯之已经渐渐能摸透太皇太后的心思了,现在太皇太后如此问,陈凯之却不敢藏着自己的心思。

    “娘娘这是想要震慑赵王。”

    太皇太后连忙失笑着摇头:“他是哀家的儿子,哀家为何要震慑他?”

    陈凯之反而稍有犹豫,这太皇太后的心思太难猜了,不过很快,他微微顿了顿,随即道:“因为娘娘害怕了。”

    太皇太后眸子一冷,直直的注视着陈凯之,似乎在等他说一个所以然。

    太皇太后淡淡道:“此话何解。”

    “以太皇太后的睿智,若是觉得赵王起了什么心思,假若此时,太皇太后有办法能制住他,最好的办法,便是麻痹住他,对他宽厚,和叙这母子之情,等到时机成熟,再一击必杀,使他再无威胁!可一旦太皇太后察觉出了赵王生出了其他的心思,却没有办法制衡他,因为诚如太皇太后方才所说的那样,现在不知多少人,想要做赵王的党羽,他本就非贤人,可无数人,称赞他为贤王,这……是因为文武大臣们都瞎了吗?

    陈凯之一面观察着太皇太后的面色,一面娓娓道来。

    “不,依臣看来,并不是如此,只是因为,也如太皇太后所言,文武大臣们不过是在未雨绸缪而已;太皇太后真正的实力,无法使他抗衡,方才才说出那一番话,其本意,想来就是威慑住赵王,如此一来,那赵王,反而不敢轻举妄动了,因为太皇太后越是说这些白话,他心里反而越是忌惮。”

    “这……叫做空城计,明明城中无兵,却大大方方告诉别人,那本欲攻城的人,反而怕了,认为这背后,定有什么陷阱,娘娘,这是臣的浅见,甚是可笑,娘娘听了,只当笑话就是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