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八十七章:最后的冲刺
    这等开花弹,而且投掷起来,甚至可以达到饱和攻击,第一波的投掷之后,紧接着,便是第二波、第三波……

    这些掷弹兵,都经历过苛刻的操练。

    若是寻常人,几次的投掷之后,便不免腰酸背痛,手臂发酸,可掷弹兵们,一个个,在一轮轮投掷后,却依旧精力十足,完全不知疲惫。

    他们每一个人都是陈凯之的宝贝疙瘩,想要练出气力,就必须早晚不间断的操练,而想要维持这样的操练,则靠着无数的食材进行营养补充。

    甚至可以说,他们所吃用的,便是寻常的小地主都及不上。

    这三百多人,哪一个放出去,都可以称得上是殷实富裕之家的标准。

    单靠开花弹,是不够的,越是新的武器出现,对于人的要求反而更加高了,以往农户只要发一柄刀剑,便可以上阵,可如这开花弹,却是一点都马虎不得,因为任何的一点失误,都可能是致命的。

    每一波的投掷,除了数十乃至百步之外,四处炮声隆隆,硝烟弥漫,浓重的硝烟更是呛得人呼吸不过来,一瞬间无数人人仰马翻,哀嚎响切。

    队列里,所有人都默契地单膝跪下,蜷在盾牌之后,连衣袖都不敢露出半点。

    这等木盾,外头包了铁皮,足以用来缓冲溅射来的钢珠和弹片,以及无数砂砾,最重要的是,着弹点毕竟距离较远,所以此时,这木遁虽是被撞击得噼里啪啦的作响,仿佛有无数杀人的利器穿破了铁皮,潜入了木头之中,却几乎没有任何的弹片能穿过木盾。

    手雷的杀伤力,其实早就进行过一次次的实验,不同距离之下,木盾的防御力也都有过各种的测试,这等严谨,也只有飞鱼峰上,才肯下如此的成本。

    此时,显然飞勒铁骑已大乱,硝烟已经遮蔽了他们的眼睛,令他们辨不清方向,随时身边爆发的冲击力,令他们人仰马翻,各种飞射出来的砂砾、弹片、钢珠仿佛是无孔不入一般,甚至穿破了身上的铠甲,贯穿了他们的骨肉。

    而最可怕的,却是人心。

    他们慌了。

    这种仿佛置身在地狱的感觉,即便是再勇敢的战士,现在也不由开始心悸起来,就像一个毫无方向感的困兽。

    或许他们并不怕死,甚至他们以刀头舔血为乐事,可是当你和身边的人,连你的敌人都不曾看见,身边炮声隆隆,无数的残肢乱飞,座下的战马也开始不听使唤,原以为刀枪不入的铠甲已经不能再保护你,而你,在这硝烟之中,双眼熏得不断地眼泪直流,鼻子吸得是刺鼻的硝烟,战马不知又踩到了谁,脚下和身边,到处都是哀嚎和惨烈的SHENYIN声。

    在烟雾中,他们找不到主心骨,失去了方向,每个人都大叫着,痛苦地挣扎着。

    这个时候,只怕任何一个人,即便再如何坚强,此时也已经慌了,就好像自己在地狱一般,找不到出口,更找不到一个人给自己指引方向。

    可怕的是,爆炸还在持续,砰砰的响,震耳欲聋的,就像不到尽头。

    巴图王子已经懵了,他想开口发号命令,可才一张口,便吸入了硝烟之气,瞬间他被呛得难受,眼泪直流,完全无法开口说话了。

    想他是草原上的勇士,甚至连猛兽都不怕,可现在,他很惊恐,万万料不到,用不了火炮的勇士营,竟还有如此的近战神器。

    此时,他的身上已不知被多少的铁片击中,鲜血泊泊,浓重的血腥味弥漫,深深地刺痛着他的神经。

    他心里,竟只剩下了后悔,后悔当初的自己过于自信,后悔自己竟领着五百多个宝贵的铁勒飞骑进入了这修罗场。

    他的心在淌血,竟比身上的伤口令他觉得更疼痛!

    这……都是精华啊,是父汗的心血啊。

    可现如今,完了,全完了。

    恐怕都要死在这里了。

    巴图王子想到这里,非常的不甘心,他咬着牙,忍着痛,又高高地举起了狼牙棒,艰难地发出了悲鸣。

    “杀,杀光这些汉狗。”

    就如困兽,他一声大吼,策马想要冲过这弥漫的硝烟,身后幸存下来的骑兵,此刻也都红着眼睛,冒着炮声隆隆,犹如自杀式的,发起了冲锋。

    已经没有选择了。

    虽是顷刻之间,折损了大半,大量的爆炸还在身边,可此时,已经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了。

    事到如今,他们只有冲过去,杀光勇士营的人,不然他们只会被困死在这炮火中。

    他们依旧还可称得上是世上最彪悍的骑兵,他们一齐疯狂跃马,向着死亡挺进。

    百来个骑兵,终于在巴图的带领下,冲破了爆炸的区域,他们露出了獠牙,带着刻骨的仇恨,疯了似的高举着战刀。

    “杀……杀!”

    愤怒的吼声格外响亮。

    城墙上,所有人都已经震撼了。

    他们不只被勇士营的手雷所震撼,更震撼于,这些铁勒飞骑所表现出来的神勇,在这个时候,居然还能坚韧不拔,果断地冲出炮火之地。

    不愧为铁勒飞骑!

    此时,还有四十步。

    如此的距离,却不禁让人揪心,即便如此,想来勇士营还是低估了铁勒飞骑,因为他们明显感觉到,此刻,掷弹兵已经收手。

    因为这个距离之下,若是继续投弹,可能伤的,还有自己。

    如此近的距离,下一刻,当这些铁骑若是冲入了勇士营,岂不相当于……虎入羊群?

    这些如下山猛虎,杀气腾腾的铁勒飞骑,又重新令所有人对勇士营担心起来。

    这一刻,没有人欢欣鼓舞,每一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等待着,他们不敢眨眼睛,因为他们知道,就在这一刻,才是胜负的真正关键。

    “射击!”

    在勇士营中,又是一声令下,盾手随即下蹲,火铳手站起。

    啪啪啪啪……

    第一列射击之后,第二列直接补充。

    啪啪啪啪……

    如此近的距离,铠甲已经不起作用了。

    一排排的弹丸飞射,火铳的铳口,此刻喷出瞬间的火焰,而随即,对面有人马应声倒下。

    依旧……还是那哀嚎的声音。

    即便是火铳的齐射,也让巴图尝到了厉害,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还是错估了勇士营的火铳。

    这等火铳的威力,比之燕军的火铳,显然不知要高明多少倍,这火铳完全可以杀人与无形之中呀。

    身边,许多人落马,原本一百多人,现在只剩下了六七十人。

    巴图心痛不已,可是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咬着牙前进着,他挥舞着狼牙棒,发出嚎叫。

    “冲啊,杀光他们,一个不留,一个不留。”

    他感觉自己已疯了。

    身后有累累白骨,俱都是因为自己的错误而起,若是再给他一个机会,他绝不会和陈凯之对阵。

    只是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如果。

    他咬着牙,自喉头发出最后的声音:“杀!”

    “杀!”

    战马依旧还在奔腾,最后二十步。

    能冲到这里,几乎每一个人,都堪称是被幸运女神所垂青。

    而现在,他们终于意识到,接下来,该是他们表现的时候。

    当铁骑冲入了步兵阵,无数的历史经验都已经证明,这几乎是单方面的屠杀。

    现在,他们终于冲破了艰难险阻,也终于与勇士营近在咫尺。

    他们策马,疯了似的高舞着手头的长刀,复仇的时候到了,为数百个弟兄复仇,杀光这些汉人。

    此时……

    巴图面目狰狞可怖,即便身上鲜血淋漓,他却不失势气,依旧杀气腾腾的,直直地冲向陈凯之等人。

    在勇士营中的陈凯之,眼睛已经红了,面色则是微微有些苍白。

    他也不曾想到,这些铁勒飞骑,竟是顽强至此。

    手榴弹炸不死,火铳也打不死,居然冲到他们的跟前了,他也不禁有些佩服起这巴图王子的顽强和勇气。

    只是……这个时候,他没法多想,咬了咬牙,便道:“上刺刀~”

    敌人顽强,勇士营理应比任何人更顽强。

    当所有的利器都已经用尽,当一切的手段也都使出。

    那么,当你面前还有敌人,这个时候,就该是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时候。

    步兵俱都天然的劣势,甚至可以说,抵挡骑兵,几乎和是自杀没有任何的分别。

    可是……陈凯之一声号令。

    所有人开始熟稔的取出刺刀,迅速的装在火铳前方,即便是掷弹兵,亦是如此。

    除了高举大盾的人,两百多将士,两百多雪亮的刺刀,此刻一个个纹丝不动。

    陈凯之……依旧还在最前,大风将他的衣袖,吹得猎猎作响,他却如石头一般,手中握紧了剑。

    以步兵去抵挡骑兵。

    疯了……

    简直就是疯了!

    城墙上,所有人都被这瞬间的一战所震撼了,每一个人,此刻竟都说不出话来,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即便是再好事的人,也不敢胡编乱造出眼前所发生的事。

    于是,呼吸俱都凝滞,只剩下铁骑踏破了虚空,一个个幸存的胡人,红着眼睛,面目狰狞的发起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