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八十四章:一个都不留
    巴图的眼眸露出如飞鹰一般凶猛的精光,一声大吼,神气十足,霸气无比。

    只见身后的铁骑,俱都发出了怒吼,以至坐下的战马,开始变得骚动起来,似乎连它们,亦都通了灵性,开始焦躁的用蹄子刨地,发出振奋的嘶鸣。

    巴图调转马头,此刻,在对面的城门也大开了,勇士营终于出现。

    相较于铁勒飞骑而言,当对面的城门洞开,一队队的勇士营将士出现,这些身上并不着寸甲,却是一个个绷着脸,沉默着的人,显得颇为可笑。

    巴图眼眸微微眯起,目中掠过凶光,嘲讽地看着自己即将要面对的敌人。

    而这时候,对面的勇士营已经开始列阵了,足足四排,没有火炮,可是火铳俱都在手。

    这火铳已经经过了改进,至少比巴图当时收到探子回报的要有所不同。

    与之不同的就是,在这火铳的长管铳口附近,安装了一枚刺刀,当然,他们很快开始卸下了刺刀,火铳口附近,似乎专门有一个精密的结构,固定住刺刀,同时,在拆卸时,似乎也很不费力,而他们则一个个熟稔的,将刺刀悬在了自己的腰间。

    巴图或多或少的了解一些关于火铳的知识,火铳装填时,需要用火铳口装入,若是上头挂着刺刀,势必会影响装填火药的速度。

    因此,巴图一见他们将这‘匕首’卸下,细细看去,这些人的腰上都清一色的束着腰带,而且是皮革制的大腰带,似乎在这腰带上有许多的倒钩,这‘匕首’随手便可固定在腰间,既保证伤不到自己,又保证了效率。

    “没带来火炮,一来便卸下‘匕首’,这显然还是想要火铳射击了,单凭火铳设计,就可以击溃铁勒飞骑?”巴图嘲弄地喃喃道,竟不自觉的有些想笑,觉得陈凯之简直是异想天开了,就凭着火铳便想打败他的铁勒飞骑?

    这怎么可能呢?

    这必定是不可能的,或许等到铁勒飞骑靠近的时候,他们还得要花点时间将‘匕首’装载起来,拿着这火铳连着的‘匕首’来应对铁勒飞骑的冲击吧。

    可在战场上,一点点的时间,已有可能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了。

    巴图冷俊不禁,觉得这些人,实是可笑无比,简直是又笨又蠢。

    因为更重要的是,他们乃是铁甲骑兵,即便铁甲不能完全低档火铳的伤害,却也足以让铁甲不至于致命。

    当然,对方还带来了盾牌,这是一个个包了铁皮的木盾,背在身后,使那些背了木盾的人,更像是一只乌龟。

    巴图觉得自己已经在心里将这些愚蠢的勇士营的战术摸透了,这样的打法,在这没有遮挡和防护的地方,对方寻常的汉人骑兵,或者是步卒固然有效,可面对人数是他们近一倍的铁勒飞骑,简直就是找死。

    巴图此刻,缓缓地举起了他的狼牙棒,他冷冷眯着眼,死死地盯着对面,犹如此刻,他又回到了草原,在那一望无垠的草原里,他带着自己的卫队,在猎兔子。

    对面就是一群兔子!

    轻而易举便可得手。

    巴图满是不屑地挑了挑眉,此刻,他面目狰狞,随即发出了怒吼:“冲过去,杀死他们,杀死他们任何一个人,让他们的妻子每日以泪洗面,让他们的孩子永远没有自己的父亲,杀死他们所有人,告诉这些观望的汉人,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我们乃是上苍垂青的民族,上苍给予了我们骏马和刀剑,就是让我们杀死别人的父亲,征服他们的母亲,一个都不要留,就如同我们从前一样。”

    吼声落下,狼牙棒已向前挥舞,这狼牙上的倒钩更加的刺眼,身后的铁勒飞骑,瞬间爆发出了雷鸣一般的怒吼,他们高喊着胡语,开始徐徐地控制着马速,预备向前冲刺,犹如一头头的饿狼,看准了自己的猎物,带着对血腥的希望,渐渐地开始张开了自己的獠牙。

    轰隆隆……轰隆隆……

    无数的马蹄踩在地上,大地似乎在微微的颤动,此刻,仿佛山洪倾泻,这些身披重甲的‘堡垒’,竟如脱兔一般窜出去。

    在这瓮城之上,许多双眼睛看着,无数人爆发出了惊呼。

    显然,俱都被这胡人的威势所震慑住了。

    可在城楼,却早有精通胡语的鸿胪寺官员,连忙将方才巴图的话转译为了汉话,磕磕巴巴的道:“巴图王子说,要杀光勇士营的所有人,片甲不留,一个都不剩……”

    他边说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太皇太后和慕太后。

    太皇太后已是脸色冷峻,这个平时让人捉摸不透的老太太,现在却是露出了杀气腾腾的神色,一双眼眸直勾勾地瞪着那马背上的巴图王子,任人都看得明白,此刻的她,已是暴怒了。

    慕太后则是心里一呆,面容隐隐颤抖起来,双手紧张地交握在一起,甚至指甲扎进了肉里,却是看不出半点痛疼的迹象,只有那双眼眸也是直勾勾地看着巴图王子,她的心里已经蔓延着深深的恨意。

    是的。

    她此刻特别的恨这个巴图王子,恨不得立即将他碎尸万段,他居然敢想杀陈凯之,想杀她的皇儿。

    她又气又恨,却又是忧心不已,眼眸里已忍不住的隐隐泛起了泪雾,整个人轻轻颤抖了起来。

    这巴图王子简直是可恨至极啊,为了隐忍,她甚至咬着自己的唇,此时,她嘴角却是微微一勾,竟是冷笑起来。

    她的冷笑似乎带着杀气,冷若寒霜的声音自她口中吐出:“她忘了这里是大陈,在咱们大陈这儿杀了人,可就不是他能说想怎样就怎样的了,令羽林卫的神射营做好准备,待会儿,若是胡人过了火,便让他们一个人都别想活着走出去。”

    慕太后已是彻底的怒了,声音满是肃杀之意,现在想要阻止,也是为时已晚,她万万想不到,胡人竟有这么大胆的打算。但是如果胡人敢杀陈凯之,她必定不会放过他们,一定要让他们死无全尸。

    陈贽敬本想插口说,娘娘难道想要彻底的激怒胡人吗?只是看到太皇太后也是阴沉得可怕的脸色,他终究没有开口,不过此刻,他的心情却颇为轻松,到目前为止,事情都是按照着他所希望的发生啊

    于是宽心的陈贽敬一副纯属看热闹的样子,兴致勃勃地朝着墙垛的缝隙朝下俯瞰。

    而此时,城下的铁勒飞骑,已经开始奔跑起来了,那无数的尘粒又刮起了起来,如烟如梦。

    再细细地一看,只见双方相距只有不过一千五百步而已了,这铁勒飞骑的速度,虽及不上轻骑,可是这般冲锋,却是气势十足。

    任何人面对这种铁骑,都会忍不住被震撼,这铁勒飞骑,更像是一座移动的钢铁森林,那露出来的一根根利刃,便是林中露出的树尖,张扬而锋利,随便一插,便会让人鲜血淋漓。

    陈贽敬的心思却没有在这些铁骑上,而是向远处眺望,此时,勇士营依旧还是三列。

    第一列已经举起了火铳……

    他们……竟还想射火铳……

    难道他们不知道,胡人已经摸透了他们的战法了吗?难道他们也不知道,铁勒飞骑,看起来队形松散,并没有凝聚在一起,却是形成扇面一般的冲击吗?

    何况,对于铁勒飞骑的重甲而言,固然火铳依旧还有伤害,可这伤害,却早已打了大大的折扣。

    倒是这时,勇士营竟有一列人从两侧出来,他们取出了身后的大盾,随后,单膝跪地,大盾竖起,而一根根火铳,则是自大盾之间的空隙,依旧保持着预备射击的动作。

    陈贽敬忍不住笑了,难道想着……靠大盾,就能抵御得了胡人的冲击?

    这陈凯之素来也算有谋略,可这一次……未免也太蠢了一些吧。

    呵,这陈凯之,终于也有马前失蹄的时候!

    陈贽敬如此想起了兵部尚书王彦昌所言,果然是一点都没有错啊。

    以胡人铁骑的威力,加上陈凯之布阵的愚蠢,这一场比试,陈凯之必输无疑,重要的是,胡人会要了他的命。

    他心里越想越感到得意,觉得这陈凯之就是活该。

    只听胡人们依旧在咆哮,发出怒吼,战马嘶鸣,铁骑继续无畏地往前冲锋,距离勇士营越来越近了。

    而陈凯之,就在勇士营之中,他按着腰间的剑柄,眼眸定定地看着前方,可他却能真切的感觉得到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自己的嗓子眼了。

    不得不说,胡人的铁勒飞骑,果真是吸取了教训,他们不再挤在一团进行冲击了……

    他的目光,由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这冲杀而来的人马,看着那犹如千军万马般的气势,他依旧在沉默。

    此时此刻,他必须比任何人都有信心,虽然在瓮城之上,无数人发出了惊呼。

    似乎,是在为勇士营的命运而担心。

    可陈凯之,却沉得住气,猛地,他眸光一闪,双目张起,只见胡人已进入了五百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