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八十一章:一份大礼
    陈凯之永远记得这些丘八们上山时的模样,令人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可如今,他们变得严峻和沉默,一个个的都没有发出丝毫的声音,三百人如一人一般的跪坐,此刻的他们完全给人另一种样子。

    陈凯之微微一笑,举起了案牍上的茶盏,随即呷了口茶。

    等他将茶水喝尽,丘八们才终于不再沉默,一个个也举起了案牍上的茶盏,方才操练了两个时辰,他们早已饥渴难耐,只是军中的规矩森严。

    乃至于一言一行,都有苛刻的规定,此等绝对服从,是最省心的,至少无论陈凯之下达什么命令,都没有人质疑。

    丘八们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一个个吃过了茶,便一脸认真地看着陈凯之,等待着陈凯之的指示。

    陈凯之将茶盏放回案牍上,才轻轻抬眸,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眸环视了众人一圈,便笑着说道:“今夜,大家准备一下,明日清早不必晨操,一起下山。”

    他这样一说,竟也没有声音,众人只在心里默默记下。

    陈凯之却忍不住道:“平时我没少教授你们四书五经,这四书五经有什么功用呢?”

    陈凯之抿抿嘴,沉默了一下,才又道:“圣人的话,其实并没有错,只是有些时候却被人曲解了,你们自然不是书生,所以也不必食古不化,可有一样东西,你们得要记下,今胡人攻燕,北燕虽和我们大陈有世仇,可唇亡齿寒,何况胡人暴戾,一旦入关,所过之处,势必寸草不生。”

    “所谓大义,我也懒得再说,这些你们平时也知道,先秦时,燕国被北戎侵犯,齐国尊王攘夷,号召各国助燕,这齐燕之间,又何尝不是世仇呢?你们在这里,每日辛苦操练,为的是什么?难道只是为了所谓的建功立业?建功立业固然是大丈夫本该做的事,你们有这心思,我何尝没有这心思。”

    说着,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旋即才继续道。

    “可依我看,人在世间,不只如此,我等立下这么多血汗,所为的,自然不敢说是什么尊王攘夷,更不敢说什么吊民伐罪,却有一条,胡人要杀人,勇士营就不该任屠戮老弱,我们都有父母,将来,也都会有妻儿,我们如此,这关内的军民百姓何尝不是如此?他们的父母和妻儿,固然情理之中,与我们无关,可若是大丈夫见这血流成河而无动于衷,见这父母妻儿为人JIANYIN掳掠而置若罔顾,又有什么面目号称自己是七尺男儿。”

    “胡人要杀人,我们也杀人,可同样是杀,却决不可如他们一般,他们杀人为了什么,我不管,也不去计较,可勇士营杀人,便该有理由,是为了家国也好,为了大义也罢,可明日,你们心里且记着,明日杀人,是为了救人,以杀方能止杀。”

    陈凯之说罢,再次端起茶盏,将剩余的茶水饮尽。

    他说着,已经站起来,众人依旧个个沉默,在这里,没有情绪激昂,也没有各种狂热的情绪左右,可是丘八们看着陈凯之一步步要踱步而走出孔祠的目光,却依旧还带着敬意。

    仓禀足而知荣辱啊。

    其实百姓如此,勇士营的丘八们也一样如此,陈凯之已让他们衣食无忧,陈凯之尽心的调教和操练他们,已让他们感动,只要他们好好的用命,将来勇士营必会有一个美好的前程。

    他们早已不再是锱铢必较的军中丘八,他们读了书,浑身都有一身的本事,甚至有人已经不再拘泥于识字,操练之余,甚至在读书馆里,寻找自己兴趣的方向,有人爱画画,有人爱在图书馆里研究经史,也有人在图书馆中如饥似渴的学习着关乎杂学的知识。

    当一个人渐渐开始在衣食上得到了满足,便渐渐的不再只是用利弊去权衡自身了。

    他们渐渐有了情怀,这种情怀,在平日四书五经的灌输以及陈凯之的教导下,已开始有了自己的价值观。

    诚如陈凯之只开了口,他们则是打心眼里认同,燕人虽然跟他们有仇,但总比胡人好,胡人**掳掠,无恶不作,就如陈凯之说的,若是燕儿亡了,接下来的就极可能是他们了。

    若是燕亡,又有什么可庆幸的呢

    陈凯之在说完这些后,已踱步而出,现在他只知道一件事。

    明日,是骡子是马,该拉出来遛一遛了。

    ………………

    在陈凯之走后不久,陈贽敬便匆匆的出了宫城,他面上已掩饰不住喜色了,唇边洋溢着点点泄露心思的笑意。

    那巴图此时也出了来,他阔步追上陈贽敬,一脸兴奋地道:“殿下留步。”

    陈贽敬只驻足,随即回眸看了他一眼,回首间,他连忙将面上的喜色敛去,一脸不解地问道。

    “巴图王子有何事?”

    巴图匆匆上前,说道:“殿下,我早知那陈凯之对殿下颇有冒犯,今日那陈凯之既敢挑衅铁勒飞骑,明日小王正好给殿下出一口气。”

    陈贽敬则抿着唇,明显的冷漠起来,其实他不愿意靠近巴图,因为每一次面对巴图,他都忍不住会想起方先生的断言。

    这个家伙,克父、克母、克妻、克子、克亲、克友,无人不克,虽说这东西,终究有点玄乎。

    可陈贽敬的心里,却总是……总是觉得有那么点儿膈应。

    心里想着这些,陈贽敬已下意识地微微后退了一步,才一脸正色地回应巴图的话:“请小王子慎言,陈凯之毕竟和老夫同为宗室,小王子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若是这些话传出去,岂不是说本王竟与小王子沆瀣一气,要暗害那陈凯之吗?”

    巴图却是勾起一笑,一双眼眸斜斜一眯,嘲讽的说道:“我早知你们汉人说话总是留有余地,言不由衷,还原以为殿下不是这样的人,谁料殿下到了这个时候,竟也如此。”

    巴图说着,脸色格外阴沉,声音也变得冷冷的:“殿下,小王就直说了罢。若是小王能为殿下剪除陈凯之,殿下能否力主北伐灭燕?”

    陈贽敬却已在心里谋划和盘算起来,心头转念,眼眸轻轻地眯了起来,良久,他才淡淡回应巴图王子:“这是你的事,现在说,还言之过早。”

    巴图不禁心里鄙夷,这赵王,果然是虚伪透顶,虽对自己优待,也恨透了陈凯之,可自始至终,也不曾给自己一个准话。

    即便万分鄙视赵王,巴图的面上却没表现得太明显,只是冷冷笑道:“明日,我定碾碎了陈凯之的骨头,殿下应当很清楚,这世上,没有人抵挡铁勒飞骑的正面冲击,任何人都不可以,大陈的勇士营,也算是后起之秀了,不过对于他们的战法,小王早就摸清楚了,殿下,权当这是小王送殿下的一份大礼吧。”

    他没有再说什么,便直接旋身,远处则早有一队胡人护卫等着他。

    他大步过去,牵了马,动作敏捷地翻身上去,带着诸胡,扬鞭而去。

    陈贽敬则望着巴图远去的背影,那马蹄扬起,灰尘漫天,却是心里一动。

    他现在没兴趣针对陈凯之,诚如自己叔王交代的那样,自己的心思,该多放放在母后还有慕太后身上,在这朝堂上,她们才是重中之重,至于陈凯之,不过是一个比其他人多了点小聪明的虾兵蟹将罢了,对于他这堂堂赵王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只是……他心里却依旧隐隐期盼起来,盼着明日有最精彩的一幕。

    陈凯之这个小子,他本想过笼络到他身边,可这小子太不识抬举了,这些日子,也狂妄得过了头,殊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这样也好,他虽是再无心对陈凯之动手,可此时也正好借胡人之手,解决了陈凯之,慕太后那边也总算少了个帮手。

    他想罢,正准备离开,却再此时见兵部尚书王彦昌竟是朝着宫中来。

    王彦昌气喘吁吁的,一见到陈贽敬,顿时眼中放光连忙快步上前道:“殿下,下官有礼。”

    陈贽敬眉色轻轻一挑,很是认真地看着王彦昌道:“怎么,王大人为何入宫?”

    “是娘娘召唤。”王彦昌敬畏地看着陈贽敬,一五一十地道:“方才有宦官火速到了部堂,急召下官来,说是就娘娘有军中行军布阵的事,想要垂询,下官……下官哪里敢怠慢啊,就赶紧来了。”

    陈贽敬却只是微微一笑,心里却了然了,宫里的慕太后,怕也是担心了,明日的比试,估计陈凯之是必死无疑,因此这慕太后才这么着急,毕竟这陈凯之可是她的心腹。

    她现在急匆匆的召见王彦昌,意思很明显了,而这位兵部尚书王彦昌,却是历来署理马政,是文臣之中,屈指可数的军事大家,他对大陈诸军,可谓是了若指掌,对于行军布阵的事,也是精通,兵部那儿,甚至有关于胡人的各种军情,想来,对铁勒飞骑现在的战力,也是心里有数的。

    也难怪,这个时候要召他来了。

    …………

    这几天会更得比较晚些,请大家谅解一下哈!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