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八十章:顶天立地
    太皇太后看着陈凯之,却是微微一笑,旋即便摇了摇头。

    “你啊,总是要追根问底,其实……你自己知道答案,何须来问?”

    陈凯之顿感汗颜,这太皇太后什么话,都说得太白,其实陈凯之确实隐隐有猜测,只是想要装傻而已。

    于是他讪讪道:“臣下何德何能,怎么可以和先帝相提并论。”

    太皇太后继续摇摇头,叹了口气,道:“扶哀家到那儿的亭子里坐一坐吧。”

    陈凯之随着太皇太后的目光看去,只见不远处有一个亭子。

    陈凯之便搀着她,缓步走到亭子里坐下。

    只是太皇太后突的显得情绪低沉起来,娥眉也轻轻一蹙,眼眸微微一垂,目光飘忽,似乎想起了昔日往事。

    “其实啊,他不如你。他也算是颇有眼光的,性子也不坏,唯独有一点,就是凡事都瞻前顾后,太敦厚了。而你不同,你下定了决心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听说你在金陵的时候,为了考试,可惹了不少祸。”

    陈凯之一愣,连他在金陵的事,太皇太后也知道?只怕自己的底细,早被她打探得一清二楚了吧。

    她这是有千里眼顺风耳了,不然怎么能把他的事打听得这么清楚。

    他一时有些不安起来,不知道太皇太后这是什么用意呢。

    太皇太后的眼眸微微一抬,却是很是欣赏地看着陈凯之,笑了起来道:“不过,你倒有几分本事,竟能很快的结交人,让人给你办好户籍,要知道……”

    这个……也这个?

    陈凯之心里一惊,越发不安起来,连忙道:“臣……”

    太皇太后似乎看出了陈凯之的心思,朝陈凯之摆摆手,才接着道:“你不必惶恐,这有什么?你下了山,若是没有户籍,难道等死不成?是人都有不容易的时候,哀家现在和你闲聊,并没有追究的意思。”

    陈凯之心里却是惶恐到了极点,这太皇太后随口的举出自己一个经历,实是让自己警惕啊,因为陈凯之永远不知道,这太皇太后到底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到底知道多少,又藏了多少的想法。

    这种让自己没有任何底气的人,实在是可怕。

    假若这个人是自己的敌人,只怕她的心里,已经有许多办法可以整死自己了。

    不过,陈凯之越是警惕,越是要表面温和,此时表现得平和,则显得自己对太皇太后没有戒心。

    或许,太皇太后的用意只是想向自己展示某种实力,这是告诉陈凯之,别人可以隐瞒,可以欺骗,但是这个世上,有的人,却是不可隐瞒和欺骗的。

    陈凯之定了定神后,便微微一笑,道:“娘娘说的是。”

    太皇太后见陈凯之面色平静如死,收起了嘴角的笑意,便轻轻叹了口气:“你想要和胡人试一试,那就去试吧,男儿就该果决一些,没什么大不了的;哀家和别人不同,别人都说哀家性子古怪,其实他们说错了,哀家虽是区区妇人,却是晓得一个道理,这天下,是男人们的世界,所以你就该当像男儿的样子,既然和人相约,有什么可顾忌的?哀家现在问你,对这些胡人,你可有信心吗?”

    能不能打败胡人,这个他陈凯之自然是不敢轻易许下大话的,却依旧毫不犹豫的,铿锵有力地许诺道:“臣定当尽力而为。”

    太皇太后点了点头,欣赏的看着他,她发现自己越发喜欢陈凯之了,真正的是难得的有为之人。

    思忖了片刻,她徐徐说道:“你明明没有把握,却有足够的勇气,这就对了,不过哀家倒有个不情之请。”

    陈凯之有些意外,人不足道:“太皇太后所为什么?”

    其实陈凯之一听不情之请,心里则是咯噔了一下,这太皇太后不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吧。

    只听太皇太后慢悠悠地道:“明日阵前,哀家要在你的身后,亲自为你助威。”

    陈凯之骤然明白了。

    从一开始,或者说满朝君臣们已有意和胡人相约,可是躲在万寿宫中的太皇太后,显然却并不认同。

    自然,她是太皇太后,可毕竟不好在这等国家大事面前干涉朝政,可现在,陈凯之却给了她一个向人宣示的机会。

    她……大陈的太皇太后,对于联胡灭燕并不认同,她和陈凯之一样,对此极力反对。

    陈凯之精神一震,目光炯炯地道:“臣明白了,臣多谢娘娘。”

    “是哀家谢你才是。”太皇太后嘴角微微上翘着,朝陈凯之笑道:“若不是你,哀家只怕也未必会管这些闲事,那么明日,就当是从前吧,从前的时候,哀家就在你的身后,你和勇士营,都不要让哀家失望。”

    陈凯之颔首点头:“臣谨记太皇太后教诲。”

    太皇太后越发欣赏地看着陈凯之:“记住了就好。”

    陈凯之对这太皇太后,虽一直看不穿,却倒也算是佩服到了五体投地。

    某种意义而言,他觉得太皇太后更像一个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反观满朝文武,却都显得扭扭捏捏,瞻前顾后,满心计算着得失利害,更甚至在乎自己的利益多于百姓国家利益。倒也不是陈凯之人认为,人不可以计算谋划,只是陈凯之认为,有些事,却不是利益权衡来决定的。

    陈凯之行了个礼:“谢娘娘成全,臣恐怕要去先行回去准备了,请恕臣先行告辞。”

    “嗯。”太皇太后颔首点头,道:“直接出宫,不必去文楼了,哀家让李伴伴送你出去,明日,哀家在瓮城等你。”

    她说罢,突的朝陈凯之闪过老年人难有的促狭:“今儿,也算是哀家和你相约了。”

    陈凯之不禁失笑:“相约攻胡,不使胡马度阴山。”

    太皇太后笑了,这笑倒是比刚才多了点开怀,道:“不,是相约教人知道,世上有些事,是不可以拿来交易的。”

    陈凯之默默地点了点,便直接被一个老宦官送出了宫。

    走出了宫门,陈凯之再不耽误,骑马直接赶回了飞鱼峰,刚刚到了书斋,不久,便有人拜访,正是那燕使张昌。

    张昌现在在洛阳,已经陷入了极尴尬的地步,一方面,是母国遭了胡人的袭击,而今战局不明。另一方面,却是胡人在洛阳,与洛阳王公的关系逐渐升温,这显然是一个不妙的讯号。

    而今张昌四处求告,想寻一些从前和北燕关系不错的大臣代为奔走,不过效果并不大。

    当他得知陈凯之要与反铁勒飞骑对阵,先是一愣,他万万想不到,此时站出来的,竟是陈凯之。

    于是他匆匆的前来拜访,陈凯之,已成了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陈凯之在书斋见了张昌,张昌见到陈凯之,便老泪纵横起来,拜倒在地,带着感激道:“陈将军高义,张某,感激万分。”

    陈凯之却是冷着脸,将他搀扶起来,正色道:“张大使何出此言?我所做的,只是为了抗胡而已,胡人狡诈,朝廷与他相约,实为与虎谋皮,何况,现在胜负未分,张大使何须相谢?”

    张昌却依旧感激涕零地道:“可即便如此,若非陈将军,张某只怕也已手足无措了,而今北燕遭难,天下人恨不得都落井下石,而陈将军能挺身而出,足见高义。”

    陈凯之目光幽幽地看着他,却是猛地想起了一件事来,随即淡淡道:“若非是方先生晓以利害,我陈凯之也绝不会出此下策,好了,张大使,对阵在即,恕陈某不能多留了,张大使请回吧。”

    张昌如遭雷击……

    竟……是方先生……

    是方先生对陈凯之晓以利害,说服了这陈凯之吗?

    方先生和陈凯之,不是一直关系不和睦,或者是,面和心不和,可是,何以……何以能够说动陈凯之……

    他冒出这个念头,突然暗暗责怪自己真是该死,方先生是什么人,此人神通广大,这么多事都被他料中,胡人还未入寇,他便已猜中事态紧急,匆忙赶回洛阳,这……是何等的神通啊。

    方先生有此能耐,能够说服陈凯之,还不是举手之劳。

    真真始料未及啊,他还原以为,这方先生只是个招摇撞骗的骗子,想不到,最后竟是患难见真情,国难见忠贞。

    想起他前些日子,收到了一些消息,说是这方先生乃是逃回来的,陛下被他蒙蔽,这些,本只是小道消息,可是此等流言蜚语却是不少,那个时候张昌也惊疑,可现在……张昌只恨不得撕烂那些好事者的口舌,竟对方先生如此造谣中伤。

    于是他忙告辞,匆匆下了山,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便立即修书,将这里发生的事,俱都实言禀奏。

    而陈凯之,却随后抵达了孔祠。

    此时,操练了一上午的将士们,却都端坐于此,一个个屏住呼吸,正等着陈凯之进来,无数双眼睛,都朝他的身上转动。

    陈凯之旁若无人地走上了前台,带着威严之色,跪坐下来。

    下头的人,鸦雀无声。

    勇士营早已非从前的勇士营,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胎换骨。

    此时这勇士营,才真正像一支军队,一支让陈凯之都觉得满意的军队。

    …………

    实在抱歉,让大家久等了,老虎竟忘了提前跟大家知会一声,老虎今天坐了一天的车来到了上海,明天公司让老虎出国一趟,参加沙龙,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七天,更新会慢一点,不过老虎会尽力的保持每天有两更至三更,回来之后,咱们继续,正好老虎也趁此机会疏理一下剧情,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刚刚写完了一章,太累了,明天还要四点起赶飞机,先睡一觉,更新的事,大家不必担心,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