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七十八章:一较高下(4更求月票)
    转眼之间,二人便已做好了约定,反而是一旁的几个阁臣,却是脸色惨白。

    岂有此理!

    你陈凯之疯了?

    勇士营固然厉害,算是精兵,可毕竟只是步卒,你们的火器,优势在于守城,却在瓮城和骑兵作战?且不说这些,你以为这铁勒飞骑,是当初区区的一些叛军骑兵吗?

    这是找死!

    勇士营也算是一战成名,只不过,固然大家对勇士营刮目相看。

    可也明白,当初勇士营对付的是叛军,叛军仓促,而且勇士营火器厉害,一战而胜,实属平常。

    此后则是面对燕军,勇士营是躲在城塞里,依然还是利用火器进行攻击,燕军并不知道勇士营的深浅,所以一战之下,吃了大亏。

    可现在不同,这些胡人显然已经对勇士营的战术有了很深的理解,从种种迹象来看,胡人的探子,早已将勇士营的战法摸透了。

    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陈凯之将地点选在了瓮城,瓮城四面都是城墙,里头只有数里见方,也就是说,他们的火炮,根本无法发挥,而火铳虽厉害,面对铁勒飞骑,几乎作用并不大。

    铁勒飞骑,理论上而言,他们属于铁甲骑兵,而这并非是最可怕的,一般的铁甲兵,大多因为铁甲沉重,所以往往会牺牲掉战马的冲刺力和速度,也正因为东胡人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不但让人和马披着重甲,而且还选择最优良的战马,这种百里挑一的战马负重力强,冲刺力也是可怕。

    马是百里挑一,便是人,也是百里挑一,每一个飞骑,都是身经百战,是东胡最强大的骑兵,也正因为如此,东胡人靠着这铁勒飞骑,曾经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

    最初的时候,武宗皇帝与燕人达成联盟,那虽是三百年前的事,当时的陈燕联军一起北伐东胡,三十万大军兵出三路,其中一路,便是以名将杨无敌带领的三万燕军骑兵。

    这三万燕军铁骑,乃是燕人的家底,却在中途,遭遇两千铁勒飞骑,最终的结果却是,三万燕军直接被铁勒飞骑切割,反复冲杀,十不存一。

    正因为如此,这铁勒飞骑,号称是东胡的立国梁柱,历来都是东胡的大汗禁卫,只要铁勒飞骑在哪里,就说明东胡的大汗在哪里。

    今日,这小王子带了五百铁勒飞骑来,本质上,其实就是表明了东胡大汗的诚意,意思是,巴图既是大汗的儿子,也是未来东胡的继承人,他的到来,代表了大汗,否则,怎么可能将这东胡禁卫带来这里?

    凭着勇士营,去和铁勒飞骑正面对阵,说不是找死,谁信呢?

    巴图显得很意外,忍不住大喜,一双眼眸微微挑了起来,呵呵笑道。

    “陈将军那我们明日一较高下。”

    陈凯之很自然的点头。

    这巴图见陈凯之一脸坚定的样子,心里非常的得意,也非常的开心,其实他想要和陈凯之一战,除了觉得陈凯之屡次三番坏自己大事,令自己觉得讨厌之外,更重要的是,想要借此立威。

    若是让这大陈军民知道东胡铁骑的厉害,到时,必定大为恐惧,更会明白,北燕覆亡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如此,方才可陈人能够下定决心,趁着灭燕之际,赶紧北伐,捞取一些好处。

    不过巴图还是有点担心陈凯之会临阵变卦,一双眼眸直直的看着陈凯之。

    “你们汉人有一句话,叫大丈夫一言……”

    陈凯之则是正色回答巴图。

    “驷马难追。”

    “好,痛快,到时候,我会下场,很是期待能与陈将军一战。对了,你们勇士营只有三百人,到时,我自会抽选三百………”

    “不必。”陈凯之目光幽幽,他能感受到巴图身上涌现出来的杀意,他毫不犹豫地道:“我看,就不必麻烦了,你们一起上好了。”

    陈一寿等人对陈凯之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这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这陈凯之,平日看着谦虚有礼,但凡是疯起来,还真是……

    你要让三百勇士营,去对付五百铁勒飞骑?

    这不输才怪,毕竟曾经燕军三万人打不过两千铁勒飞骑,这燕人尚武好战,凶猛,多几倍的人,都打不过胡人。

    那么陈凯之现在用区区的三百人就想拿下铁勒飞骑,这不是找死,是什么呢?

    陈一寿等人担忧的看着陈凯之,甚至有人眉宇皱了起来,提醒陈凯之。

    “这个恐怕不合理吧,以多打少,巴图王子也不乐意的。”

    然而陈凯之却没有一点改主意的样子,而是格外坚定的说道。

    “不,就让他们全部来,等下不要说勇士营欺负他们。”

    巴图闻言,自然觉得自己受了羞辱,不禁冷笑起来,满是讥讽的说道:“既如此,这就好极了,不过,陈将军可要小心了,我们铁勒飞骑的马重,会碾碎你的骨头的。”

    陈凯之不屑的看他一眼,淡淡开口:“拭目以待吧。”

    巴图只是狞笑连连,此时他早就摸清了勇士营的路数,这狂妄自大的陈凯之,这一回,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他,因此他便一锤定音:“既如此,那么就算说定了,若是到时反悔,你可不要忘了,你是大陈的宗室,不要丢了你们祖先的颜面,令你们的先祖蒙羞。”

    这一句话,才是最厉害的。

    汉文明在最原始的时候,国家大事,最重要的是两个,即在戎在祀,也就是说,在商周时期,作为统治者,两件事是绝不可以耽误,一个是战争,一个是祭祀,祭祀的是谁,这便是祖先。

    人们认为,祖先们是天上的神灵,正因为如此,所以汉人的内心深处,便是祖先的崇拜。

    这种崇拜,最后延伸为了所谓的孝,孝不但是人最基本的美德,也是一个国家,最崇尚的事,人们认为,孝是一切的根本。

    一个国家,若是用孝道来治理天下,就意味着,那么人人都会遵守规矩,天子因为孝顺,所以会延续祖辈们的祖宗之法,而不会随意的作出改变,这虽是墨守成规,可祖法不变,在此时的人看来,也是长治久安的基础,而大臣们若是懂得孝,那么对君父一定忠心耿耿,百姓们若是知孝,则绝不会违反法纪。

    孝治天下,百善孝为先,孝是一切的根本,是衡量一个国家,一个人的标尺。

    巴图一句你若是临阵脱逃,或是食言而肥,便使祖宗蒙羞,这就等于,让陈凯之完全没有选择的余地。

    陈凯之知道这巴图用意,他只是笑了笑,笃定的道:“明日,午时恭候大驾!”

    却在这时,听到一个好奇的声音远远传来:“恭候大架?怎么,明日午时有什么事吗?”

    声音是从殿外传来的,紧接着,慕太后自殿外徐徐踱步进来,身后一干宦官和宫娥们拥簇着。

    那巴图和陈贽敬等人忙是向太后行礼,陈贽敬笑吟吟的道:“娘娘,陈凯之今日与巴图王子约战,明日午时,要在瓮城,用勇士营和铁勒飞骑斗法,臣……没有劝住。”

    自始至终,他压根就没有劝过,不过他这么一说,倒显得他很为陈凯之担心似的。

    慕太后一听,却是一惊,心也跟着颤抖起来,她很惊讶的看着陈凯之,微微蹙眉,朝陈凯之摇头:“此事,哀家可不准,这不是小事,东胡人来者是客,怎么有主人和客人争斗的道理?”

    一旁的姚文治自然也是颔首点头道:“是啊,娘娘所言甚是,巴图王子与陈凯之都太气盛了,权当方才是玩笑话,不必当真。”

    姚文治心里忧心忡忡的,他倒未必在乎陈凯之个人的成败,最关键的问题在于,若是勇士营输了,岂不是使朝廷大失颜面?这个赌注有点过大了呀!

    何况,陈凯之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自持赢了两场胜仗,便以为勇士营天下无敌了,他是不知铁勒飞骑的厉害啊。

    可是姚文治却知道这铁勒飞骑的厉害,勇士营这是必输无疑的。

    所以,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巴图闻言,不由皱眉,语带嚣张地道:“在我们东胡,做下的约定,决不能反悔,若是反悔,便和猪狗无异了。”

    这意思是,他们东胡绝不食言,若是陈凯之反悔,便是猪狗不如。

    慕太后看了巴图一眼,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的,就算是大陈的脸面又如何,在她看来,没什么比陈凯之的安危更重要。

    这铁勒飞骑的厉害是早就名声在外的,勇士营必定会败在铁勒飞骑手里,她就更不愿让陈凯之去涉嫌。

    所以太后再不迟疑地朝巴图开口说道:“在这里,一切是哀家做主,莫非巴图王子连入乡随俗都不知吗?”

    她的语气冰冷如霜,甚至面带讥讽之色。

    巴图却是冷笑着看向陈凯之,目光里满是挑衅之意:“陈凯之若是怯战,小王自然无话可说,只是……陈凯之既已向小王约战,小王身为东胡王子,绝不会甘心示弱,陈凯之,你怎么说?”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