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七十三章:御驾亲征
    将手中的邸报放下,陈凯之也是目瞪口呆,他随即看向刘贤,略微着急的道:“取舆图。”

    书斋里,藏着舆图,刘贤一点都不敢怠慢,将舆图取了来,陈凯之铺开,随即目光在舆图中逡巡着。

    雁门关啊,这雁门关,向北则是大同,而向南,便是大陈的晋城甚至是孟津,也就是说,胡人入关了。

    自秦汉开始,汉人便开始修筑长城,将大漠与关内隔开。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保护关内的城镇,毕竟,胡人擅长弓马,而最重要的是,他们穷,人穷起来,就不要命了,就如饿了的狼一样,拉倒吧,都快饿死了,谁还管你有没有危险。

    在这长城之上,有无数的关隘,而这些关隘,便是阻挡胡人南下的屏障。

    可是一旦有一个关隘被破了呢?

    这就意味着,关内之地,成了狩猎场,胡人已经没有关墙阻碍了,他们可以一拥而入,驰骋着快马,想要袭击哪里就袭击哪里,大雁的幽州、并州一带,俱都是他们袭击的目标,而在黄河以北的大陈城塞,也可能成了胡人的盘中餐。

    胡人入关,是极可怕的事,当初的五胡乱华,还有五代十国,俱都是胡人入关时的杰作,此后大唐覆灭,契丹人得到了幽云十六州,也使汉人失去了长城的屏障,正因为如此,所以此后的大宋,几乎无险可守,契丹人只要愿意,随时可以放马南下,一座座繁华的城镇,都可以化为灰烬,无数的村庄,夷为平地。

    他们烧杀掳掠,几乎无恶不作。

    现在雁门关失守,已经不再是大燕的问题了,即便陈凯之相信,燕军绝非是吃素的,他们绝对会发动一切力量,动员起来,与胡人决一死战,燕人大多勇武,而燕国的皇帝亦绝不软弱,可决战的地点是在关内,和之前的关外决战,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前者就意味着,无论燕人是否保住了社稷,大量的军民,也将惨遭杀戮,胡人们以劫掠为生,连辎重粮草的概念都没有,他们的补给从哪里来?

    他们是一群饿疯了的狼,此时掉进了米仓里,JIANYIN掳掠,几乎是家常便饭的事。

    这就意味着,一场浩劫开始了,被波及的人,可能是十万,可能是二十万,甚至还远远不止,而是伏尸百万,血流漂橹。

    陈凯之脑子已是嗡嗡作响。

    他不喜欢燕人,也和燕国的君臣,没有任何一丁点的交情。

    可是他无法想象,一场浩劫就发生在眼前,陈凯之深吸一口气,随即左右四顾,有些茫然,胡人入关,那有多少将受到危害,可以说是生灵涂炭也不为过。

    虽然他不是心系苍生的高尚者,但是一想到这些胡人也会危害到自己身边的人,甚至是自己,心里不免就担忧起来。

    刘贤见陈凯之茫然无措的样子,不禁忧心忡忡的,皱着眉头道。

    “雁门关之后,倒有一些燕军的城塞,可以用来阻止胡人,不过想来,也坚持不了多久,燕人一定会想方设法,在那里,与胡人进行决战,公子,我明白了,难怪前几日,公子口里念叨胡人遣使而来的事,小人终于明白了,破了雁门关,只是第一步,胡人唯一担心的是,从各路驰援的燕军,燕军依托着这些城塞和堡垒,依旧可以一战,可若是在此时,我大陈只要对燕人用兵,燕人首尾不能相顾,到时,必败无疑,他们……原来在做这个打算,此次他们来势汹汹,就是奔着灭燕来的。”

    陈凯之叹了一口气,竟是冷笑起来:“只是灭燕吗?唇亡齿寒,一旦灭燕,我大陈无险可守,又凭什么认为可以泰然处之?”

    “即便抛开这些唇亡齿寒的利益之念,若是胡人当真能够击败燕军,那么,这河北之地,会死多少人,是一百万吗?还是两百万,又或者是赤地千里?”

    刘贤额上尽是冷汗,他显然也明白陈凯之的意思,脑中自然而然的,有了一个可怕的景象,他虽没有经历过什么战乱,却也从无数的史书之中,看到过许多惨无人道的记录。

    那样的画面简直让心惊胆颤。

    刘贤苦笑,叹了口气:“可惜,可惜了。”

    陈凯之抬眸,看着刘贤问道:“可惜什么?”

    刘贤摇头:“现在雁门关一破,朝廷一定会痛下决心,和胡人联手灭燕。”

    陈凯之猛地醒悟到了什么,一双眼眸里满是焦虑之色。

    方才自己还处在震撼之中,没来得及顾忌这个,幸亏是刘贤的提醒。

    若是胡人没有破雁门关,朝廷一定是有顾虑的,可现在不同了,胡人入关了。

    入关就意味着,灭燕的把握增加了无数倍,这时,燕国就如一个草舍,只需要用力一脚,便可让它变为废墟。

    否则,大陈依旧还在犹豫不决,一旦独自灭燕,这就意味着,大陈丧失了主动权,胡人占据了关内,大陈将来无险可守。

    而那巴图王子提出来的却是,关内尽归大陈,而关外的燕地则尽归东胡。

    这……绝对是对大陈有足够诱惑的条件。

    这时,朝廷会做什么选择呢?

    谁都知道,兄弟同心,御侮于外,可要做到,却是太难太难了,现在大陈平安无事,凭什么,让大军开去雁门关附近,和燕人一起,承受如此巨大的牺牲,去和胡人决战,毕竟,和胡人结盟,将获得巨大的利益,而和燕人结盟,却是需要流干大陈无数军民的血。

    陈凯之摇摇头,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面色露忧色,整个人沉默不语像是在思忖什么,刘贤见到陈凯之这个样子,不由越发的忧心了,这胡人确实让人头痛,刘贤见陈凯之一直沉默着,不由觑着他的面色,见陈凯之似乎陷入了沉思,他不禁小心翼翼的唤道。

    “公子……”

    陈凯之忙是回过神来,抬眸看了刘贤一眼,连忙开口:“我得下山一趟,打探朝廷的动静。”

    恰在这时,有门子上山,唤道:“公子,有请柬,赵王殿下设宴款待东胡巴图王子,请公子前去赴宴。”

    陈凯之眉头一冷,嘴角轻轻上扬着,竟是勾勒起浅淡的笑意,那笑意满是嘲讽,甚至是厌恶的。

    这时,他知道,朝廷的动静不必打探了,因为从赵王的态度,就可窥见一二,消息刚刚传来,这赵王立即大摆宴席,宴请巴图王子,如此大张旗鼓,完全不避讳流言蜚语,这意思还不够明显?

    赵王历来最喜欢假装自己是贤王,平时和胡人交往,历来是谨慎的,而现在大张旗鼓,只说明了一件事,难便是朝中有相当多数的人大臣,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

    自然,本来,陈凯之或许是没资格参加赵王宴会的,之所以请自己去,多半是那巴图王子,想借此机会,在自己面前,扬眉吐气一番罢了。

    陈凯之看着请柬竟是冷冷一笑,嘴角微微一挑,满是不屑的说道:“倒也好,将请柬收着,到时我自会去。”

    他反而不下山了,却是若有所思,大陈,是不会有人愿意为燕人流血的,而胡人给予的巨大好处,足以让人动心,这才是其中问题的关键,他不禁心里叹了口气,却只是苦笑,似乎,这浩荡的潮流,根本不是自己可以阻止的。

    只是……

    上一世发生的事,也要重现了吗?

    ………………

    燕京,禁军已经开始预备开赴雁门关一线,无数的大燕军民,带着些许的悲壮,他们虽也是汉人,可久在北地,却没有南方的清雅和委婉,他们的人生中,大多时候,都带有一丝悲壮和苍凉。

    自然,也有豪情。

    浩浩荡荡的大军,蜿蜒如蛇,沉默的军队,一直伸至天边。

    大燕天子燕成武,此时已是一身戎装,浑身金甲,带着禁卫后行,这里的风,依旧冷冽,吹得他的面颊带着微红,胡人的入侵,彻底的打乱了他的一切计划。

    而此时,他已稳重了许多,竟开始极少动怒了,在听到噩耗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是出奇的冷静,好像一切都在预料当中一样。

    其实不是预料吧,从知道方吾才逃跑之后,他便知道胡人入侵是迟早的事,可恨的是自己被人骗得团团转,还不知,心里恨得牙牙痒,却无处发泄。

    那个时候他便决心御驾出征,因为若是再不决战,整个大燕,将没有一处险关可守,想要保住社稷,唯一的办法,就是决战。

    风萧萧,却无落叶,有的是道旁无数的人群,大量的民夫被征用,这就意味着,留下来的,俱都是老弱,而‘老弱’们,站在道旁,没有人高呼万岁,他们目送着,因为这蜿蜒的队伍中,总会有自己的亲人在其中,只是,这无数的面孔里,更多的,却是对未来的茫然。

    大燕……还会存在吗?

    明日,又有几人可以看到升起的太阳。

    众人的内心深处都是恐慌的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