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七十一章:你也配?
    这些话,自陈凯之口里,行云流水般的吐露出来。

    陈凯之自信的微笑着。

    他是自豪的,来自一个穿越者的自豪。

    这世上,想来不会有任何一个文明,可以在穿越一千年、两千年之前,穿越了时空,却依旧还能用虽有异同却是相通的文字和语言来交流,甚至,依旧即便是现代人,也大抵能理解一千多年前各种节庆和习俗的由来,一个蒙古人,回到了这里,只怕连基本的语言都成问题,一个法国人,回去了罗马时代,连文字都无法辨认。

    这才是汉,一个坚强的延续,固然一次次遭遇到灾难,但从是绵绵不绝,再黑暗之下,依旧百折不饶的文明。

    汉道昌隆,其本质,不在于是辉煌时多么灿烂,而在于,即便是再如何遭遇挫折,依旧可以蹒跚而起,骄傲的伫立。

    诚如现在,陈凯之可以傲然的看着巴图王子一般,他抬头挺胸,眼里闪烁的,是骄傲和自信,因为强弱只是一时,当年的西戎,也曾使周王室陷入窘境,当时的山戎,也曾使春秋诸国感受过恐惧;当时的匈奴,更是强横,以至大汉高祖皇帝,亦不得不要对他们做出妥协,乃至大权在握的吕后,在受到冒顿单于的羞辱之后,却还不得不憋屈的采取和亲之策。

    可即便是沦落到再低谷的时候,只要道统尚在,等到挥钺奋起之时,那些不可一世的敌人,俱都与那大漠一般,俱都化为灰烬。

    陈凯之的目中,充斥了鄙夷,这不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轻视,也不是陈凯之的狂妄自大,一切的与缘由,来自于文化上的自信。

    巴图王子脸色变了,他一双如狼般锐利的眸子,在陈凯之身上打量,似乎觉得陈凯之成了他的敌人,不过他便没直接表现出来,声音冷漠,嘲讽的反驳陈凯之。

    “幸好,大陈的家国大事,不是你区区一个节度使,可以说的算的。”

    他输了。

    至少此时,他已经无法反驳陈凯之,即便是陈凯之说,千百年之后,胡无人,巴图王子,竟也无力反驳。

    因为今日之胡,比之当年的西戎、鲜卑、匈奴,并不高明多少,甚至还稍有不如,他们尚且没了,胡人又有什么自信?

    所以,他只好开始攻讦陈凯之的身份了。

    一旦利用身份做文章,就说明他已恼羞成怒,并且已经没有办法,和陈凯之继续辩驳下去。

    这就如辩论会上,到了最后,有人直接破口大骂,这既说明对手输了,也说明对手输不起。

    陈凯之也只是莞尔一笑,对巴图的手段,不以为然的样子,他悄悄的站在了一侧,不与他进行争执。

    胜负已分,何须跟人继续做口舌之争呢,你也配我陈凯之来骂你NIANG?

    而这等态度,却是令巴图王子更是羞辱,他能深深感觉到陈凯之对自己的蔑视,他毕竟是堂堂王子,如何受得了这样的待遇,于是他嘴角微微一抽,竟是冷笑起来。

    “陈凯之,久闻你的勇士营,有几分厉害,而恰好,我带来了我东胡的铁勒飞骑,倒是很想,和你们勇士营,指教指教!”

    他漫不经心的说出这些话,陈凯之却是充耳不闻,仿若这个巴图不过是空气而已。

    反而是慕太后等人脸色微微一变,竟是一脸着急的看着陈凯之。

    特别是慕太后,坐着的身子微微直了直,原本自然安放的手也是握成了拳头,一双凤眸微垂着,像是在思考什么,旋即抬眸的朝陈凯之摇头。

    铁勒飞骑,乃是东胡最顶尖的骑兵,据说规模只是一千多人上下,他所能带来的护卫,按照规矩,最多五百人罢了,可这铁勒飞骑虽然人少,却是东胡铁骑的尖刀,号称以一敌百,无坚不摧。

    巴图王子,论又论不过,想要骂人,偏偏陈凯之压根不给他机会,他心思叵测,自是索性,直接拿出胡人最擅长的本事了。

    干脆更陈凯之斗一场,表面说请教陈凯之,其实这巴图王子自然是想用武力给陈凯之一个教训。

    陈凯之则是笑着不做声,只在旁当笑话看。

    请教?谁和你请教?

    陈贽敬等人倒是来了兴趣,此时很希望陈凯之能够站出来迎战,可见陈凯之只淡定的站在一旁,慕太后却是开口了,和善的笑了笑,做和事佬。

    “贵使远来,我大陈自该以礼相待,岂可以兵戈相向,好了,哀家见贵使远来劳顿,也该退下,休息一二吧。”

    那巴图王子心思落空,原本他以为,这一次自己志在必得,肯定能说服大陈的朝廷,谁料这个陈凯之,竟如程咬金一般杀出来,不但使他面上无光,也使这一次想约,多了变数,本想借着赐教的机会,杀鸡儆猴,万万不曾想,却还是落空了。

    他心里颇有遗憾,这勇士营的战法,他已经根据探子,大抵掌握,也就是说,他完全有克制这等火器的方法,无非就是分兵突击,或者进行迂回包抄而已,铁勒飞骑几乎必胜。

    可惜了,这陈凯之,倒是沉得住气。

    他只好手捂着心口,一脸惋惜的样子:“是,那么,告辞,也请太后娘娘三思,这是天赐良机,万万不可错过。”

    他随即,正待动身要走,脸扫过一旁的陈凯之时,便笑呵呵的道:“陈凯之,勇士营对付燕人可以,这燕人除了躲在城塞里龟缩起来,实则却是不堪一击,击溃燕人,不算什么能耐,自然,想必你心里也有自知之明,所以……”

    所以之后的话,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意思却很明白了,还好你陈凯之是个软蛋,否则,于你陈凯之而言,真是不幸。

    他说罢,已是动身而去。

    慕太后显得有些倦了,心里更是担忧陈凯之,娥眉都深深的皱在一起,东胡人的事,站在她的立场,似乎也有一些犹豫。

    凯之说的是有道理,自己也很欣赏,可若是心里完全没有一点波动,却是不可能的。

    她收敛起心思,抿嘴一笑:“卿家们都告退吧。”

    陈贽敬、姚文治诸人则纷纷的行了礼,告辞。

    陈凯之尾随其后,也鱼贯出去,出了文楼,姚文治突是驻足,回眸看了陈凯之一眼,笑着朝他招手:“凯之,你来。”

    陈凯之对于阁老,历来礼敬有加,快行几步,上前作揖:“见过姚公。”

    “哈,今日你这番话,倒是很精彩,怎么,这是你真实的想法吗?”姚文治巍颤颤的,显得弱不禁风,可陈凯之知道,作为四朝元老,百官之首,陈凯之却是知道,这位姚公,实是这大陈最有权势的人之一。

    虽然他总是不露声色的样子,遇事,也总是模棱两可,看上去,没什么主见,可陈凯之却不敢小看他,于是他格外郑重的说道。

    “正是我的肺腑之词。”

    姚文治呵呵一笑,捋着胡须满意的点头:“少年人,总是如此,不过……或许你是对的。”

    或许……你是对的。

    这姚文治的性子……只从这一句话里,便知其味了,他永远不会说你的对错,而一切前缀,永远是或许、可能、应当是……之后再加一个‘吧’之类的词。

    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表态。

    或许……这便是他的为官之道吧,永远都留有余地。

    什么话都不能说的太满,这样将来自己就没有退路了。

    为官之人的套路都是如此,可是这姚文治也太模棱两可了。

    陈凯之清楚的,他在心里叹息着,他反而喜欢陈一寿陈公那般,是非分明的性格。

    陈凯之只点点头。

    姚文治道:“你而今是济北节度使,所以啊,心思多放在济北,朝中的事固然要紧,却还是要少操心,老夫若是说明哲保身,你这少年郎,肯定听不进去,那么,不妨就改一改说辞吧,老夫希望你……”姚文治深深的看了陈凯之一眼,接着一字一句道:“老夫希望你凡事都要三思后行。”

    陈凯之便朝他作揖:“谨遵教诲。”

    说是这样说,陈凯之心里却不以为然,想来,是姚公担心自己又闹出什么事来,或许是,他已经吓怕了,心有余悸,这才给了这么一个忠告。

    这姚公……是个怕事的人啊,不过也不怪他,这做官到了年纪的人,总是不免担忧,自己晚节不保。

    却说那巴图王子怒气冲冲的出了宫,心里不免冷笑连连,如今横生了枝节,却不知大陈的朝廷会如何。

    他心里这般的想着,越想越是愤恨,刚走几步不远,身后有人唤他:“巴图王子。”

    巴图王子回眸,却是那赵王陈贽敬,见了陈贽敬,巴图忙是驻足,朝快步而来的陈贽敬行了个礼:“不知殿下有何吩咐?“

    陈贽敬笑吟吟的道:“方才的事,王子不必往心里去,这陈凯之,历来都是如此,少年人嘛,总是不太将人放在眼里,有时,本王也被他奚落呢,不过……本王不和他见识,巴图王子,也不必动怒。”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