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六十二章:魔高一丈(3更求月票)
        陈凯之却不理会方琴,只是神色淡淡地吩咐刘贤。

    “弹劾此人,身为大燕国使,却是与燕人媾和,明白了吗?你快去,明日清早就要有奏疏入宫。”

    刘贤也听说过这位方先生的大名,不过……却不知内情,只以为真的是方吾才得罪了他家主人,于是连连点头:“小人这便去。”

    等他匆匆的去了,方琴已经回过神来,立即一脸气愤地看着陈凯之,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师兄,那是我爹,是你的师叔,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你……你实在……”

    看着方琴因为气愤而渐渐涨红起来的脸色,陈凯之依旧淡定如水。

    可陈凯之这幅态度,更令方琴的恼火多了几分,甚至一副随时会上前来干架的样子。

    他不禁轻轻摇头,觉得还是如实相告比较省事,他的口气倒是透出了几分冷意:“今日我见了大燕国使。”

    “见了他又如何?”方琴气恼地道,只是……

    虽是气冲冲的,她倒是似乎察觉到了陈凯之的声音有异样,竟是一下子的安分了下来,只是娥眉依旧深深地皱着,一脸询问地看着陈凯之。

    陈凯之叹了一口气,才徐徐道:“那大燕国使临走时,告诉了我一件消息,说是师叔与他们的大燕皇帝相交莫逆,你明白了吗?”

    方琴踟蹰起来,她倒是聪慧,转念间就想明白了什么,随即便道:“师兄的意思是,对方可能是在试探师兄。”

    陈凯之颔首点头:“不错,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就警惕了,说不定这张昌是起了疑心,又或者说,是大燕的皇帝授意他来试探我,要嘛,就是那大燕有什么重臣,想要暗中的试探我与师叔的关系。”

    他看着方琴,目光里满是担忧之色,这个时候,他的确是担忧起方吾才的安危来,毕竟吾才师叔犯险也是因为他,若是师叔出什么事,他难逃其咎,因此他格外认真地分析给方琴听。

    “你想想看,师叔之所以能在大燕如鱼得水,他一切的根本都在于,总能预知我在这里做的事,想必正因为如此,那大燕的皇帝,才会觉得师叔料事如神,可若是,我和师叔交情匪浅呢?倘若是如此,岂不是证明,这一切,都是我和师叔相互勾结一起,才将那大燕的皇帝耍的团团转?”

    方琴的眼前一亮,她一瞬间,全部都明白了,原来师兄这是为了保护她爹。

    于是她恍然大悟的笑道:“那国使,一定知道这是师兄授意的,师兄显然和我爹爹之间,不但没有交情,反而可能早有嫌隙,如此一来,燕人的疑虑也就彻底的打消了。”

    陈凯之抿嘴一笑,道:“正是如此,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虽然这份弹劾奏疏,对师叔会有所影响,可两相其害取其轻,这份奏疏,毕竟只是捕风捉影,以方先生对宗王们的影响,将来只要回国,肯定能够平安无事,可若是在在燕人那儿露了馅,可就不是影响这样简单了,一个不好,师叔可能要身首异处,你说,师妹,师兄会做出什么选择。”

    “这国使故意放出这些消息,依我看,根本就是一次试探,他想试一试,我和师叔,到底是什么关系。”

    “所以,当时我不露声色,可若是到了明天清早,他对我说的话,就成为了弹劾奏疏,经由人陈奏上去,那么,他会怎样想?”

    听完了陈凯之的解释后,方琴反而不好意思起来。方才她着实误会了师兄了,不禁试探地看了看陈凯之的脸色,倒没有看到陈凯之生气,不禁松了口气。

    于是方琴一下子又恢复了平日那活泼的性质,顽皮地吐了吐舌头,只有俏脸带着一点点不好意思的红晕,笑嘻嘻地说道:“师兄也很厉害,我越来越喜欢师兄了。”

    “呃……”陈凯之突然觉得,师叔还是不要回来为好,若是回来听见这些话,一定会想要弄死他吧。

    陈凯之打了个哈哈:“好啦,不许开玩笑。”

    于是次日一早,一封奏疏送入了内阁。

    内阁几个学士,现在觉得日子轻松了许多,前些日子紧张的气氛已经渐渐的淡去,没有了战争,这使阁老们如释重负。

    何况济北三府的收复,使朝野内外顿时兴奋起来,便连姚文治这两日,也是笑呵呵的,整个人精神气爽。

    看着这份从一个翰林手里发来的奏疏,姚文治却微微皱眉,他将陈一寿等人请来,给众人看,一脸正色的说道:“诸公看看,有什么问题。”

    陈一寿看过之后,不屑地道:“既是国使,自要与燕国的君臣们打好交道,这奏疏之中的许多东西,多是捕风捉影,不足为信,依老夫看来,此奏当做笑话来看便是了。”

    其他的大学士俱都颔首点头。

    这倒是没有错,事实上,在这内阁,每日都会收到大量的奏疏,而除了少部分奏疏需要引起重视,其他的,也只需要看过,心里有数就可以。

    这份弹劾,自然是属于后者了。

    姚文治却是道:“你们看看,弹劾的人是谁?”

    “翰林侍读邓健,这个人,似乎听说过。”

    “他是陈凯之的师兄。”姚文治捋须,眉毛不禁一挑。

    一下子,大家反而显得有些不自在起来。

    姚文治叹口气,才又道:“想来,这可能是陈凯之暗中指使的吧,这个小子,现在成了宗室,立了大功,却开始变得如此不安分起来,居然插手去管礼部与各国交涉的事了。噢,还有呢,北燕人在国书上,进行了修补,将互市的地点,重新做了修改,在这边镇,只允许大陈与北燕的贸易,在济北和孟津二处进行,孟津,倒是可以理解,这里,乃是洛阳和长安的门户,可是济北……老夫实在是看不透啊,这北燕人吃错了药吗?”

    陈一寿等人,更是有点儿懵了。

    他们也突然有了感觉,北燕人,还真是记吃不记打啊,刚刚被陈凯之坑得死死的,转过头,竟将互市的地点设在了济北节度使陈凯之的济北府,两国的贸易量其实是不小的,所以但凡是互市的地点,大多都是通衢之地,意味着无数的货物往来还有财富的聚散,一旦互市的地点设在了济北,就意味着,陈凯之捡了一个大便宜。

    陈一寿沉默了片刻,一双眼眸看向姚文治:“姚公对此,怎么看?”

    姚文治眉宇依旧皱着,不过他很快便想明白了,一脸认真的给众人分析起来。

    “太后娘娘已看过了,对此没什么表示,想来也是默许了。何况北燕人奉还了济北三府,此次做出了如此大的退让,这对我大陈而言,已是普天同庆的大喜之事,现在这新国书里,就是确定两国的边界,在其他方面,我大陈稍许做一些让步,也是理所应当的。而现在北燕人要求在济北互市,朝廷就更无法拒绝了,眼下最重要的是赶紧和北燕人确定国书,召集衍圣公府以及各国之人作为保证,将这生米煮成熟饭,若是节外生枝,反而不是好事,所以,你问老夫怎么看,老夫自然是没有异议了。”

    陈一寿等人听罢,都不禁莞尔一笑,姚公所说的,倒是正理,眼下还真是北燕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不过分就可以。何况在济北,人家便宜的是陈凯之,又和大家有什么关系呢?

    此时,姚文治捋着须继续道:“可老夫就是觉得,这背后肯定有什么,自然,济北能收复回来已是天大的喜事,眼下也不管这些了,还有,那邓健,要好生申饬一下,将这份弹劾的奏疏,驳回吧。”

    “申饬?”陈一寿呆了一下,随即轻轻皱眉道:“只怕不妥当吧,若是因为弹劾而申饬,只怕会被人认为是阻塞言路。”

    姚文治却是叹了口气,摇头道:“这叫敲山震虎,陈凯之这家伙,管得太宽了,他好好做他的节度使,做他的宗室便是,却偏偏想要指手画脚,国家大事,不是他能干预的,申饬邓健,就是为了敲打一下他,让他有点觉悟,省得他下一次又闹出什么来,陈凯之这个人,自是可造之材,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可越是如此,越是要想法对他有所约束,免得他得意忘形,得意忘形,可不是好事啊。”

    说着,姚文治不容置疑地道:“申饬立即发出去,就这样吧。”

    这边内阁的几位学士很快就邓健的弹劾一事处理好了,而在鸿胪寺,一张便笺也随之很快的就送到了北燕国使张昌手里。

    张昌看过之后,浓眉深皱,眼里不禁疑窦重重。

    似是深思了许久,终于,他长长地叹了口气,不禁哑然失笑起来。

    坐在一旁的,乃是副使刘永,刘永一直静静地做在一旁,见张昌自收到一个下人送进来的一张便笺后,便很是古怪的样子。

    现在这失笑之态,令刘永更疑惑了,于是关心地询问道:“大人,不知是何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