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五十八章:大喜(4更求月票)
        陈凯之刚出了宫门,迎面却见陈贽敬徐徐而来,显然陈贽敬正要入宫。

    陈凯之虽是很不待见这位赵王,见了他,却依旧保持好风度,朝他行了个礼道:“见过殿下。”

    其实陈凯之本来以为,陈贽敬此时一定会给他臭脸的,谁料陈贽敬却是含笑道:“凯之啊,刚刚见了母后吗?你立了大功,本王很为你高兴,你可是我陈家的麒麟儿啊,有闲到本王府上去坐一坐吧。”

    陈凯之不禁有些感到诧异,却还是淡定地点了点头,敷衍了过去,随即上马离开。

    一路回到飞鱼峰,便见此时,几个荀家在京的掌柜已经上山了。

    荀雅正欠身坐着,姣好的面容少了平日在跟陈凯之跟前的温柔和娇羞,多了几许的肃然和认真,此时她交代着搬迁的事,几个主事对荀小姐,自是不敢怠慢。

    陈凯之进去,也只是脸带微笑地站在一旁。

    等荀雅交代清楚了,主事们告退出去了,她方才抬眸看着陈凯之,巧笑嫣然,那张秀容又恢复了往常的温雅,樱桃小嘴带着好看的弧度,道:“凯之,你恩师倒真是劳心。”

    “怎么了?”陈凯之觉得真正操心的该是自己才是。

    荀雅道:“恩师现在专门开馆,教人读书呢。”

    陈凯之听了,不禁哭笑不得。

    恩师还真是干回了自己的老本行啊,他毕竟是大儒,要教这山上的人读书识字,简直小菜一碟,荀雅想来是觉得恩师太操劳了,可陈凯之倒是并不介意,恩师年纪虽大了,可恩师不是那种过得了无聊日子的人,总要找点事做,发挥发挥余热才好,若是无所事事,倒是容易憋出病来。

    这样一来,这山上的教育问题,便可全部丢给他的恩师,而他正好可以偷偷懒了。

    陈凯之不予置评,随即道:“怎么今日不见那个小妮子?平时不总是跟在后头转的吗?今日倒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荀雅笑盈盈地道:“她想必是害羞了吧。”

    “害羞?”陈凯之震惊了。

    她如何会害羞,害羞还是吾才师叔的女儿吗?

    荀雅开玩笑似的提醒陈凯之:“凯之,你不记得了,昨日,她说了一些怪话,想来也觉得失言,今日便不出门了,连饭也是叫人送去房里的。”

    “小孩子就是这个样子。”陈凯之微微一笑,他想了想,又不免叹了口气:“不知吾才师叔现在如何了,我真怕等燕人回过神来,将吾才师叔的腿打断啊。”

    说着,心里倒真的越发的担心起来。

    ………………

    此时在燕京城里,寒冷的冬日总算是过去了,这燕京迟来的春日总算降临。

    可即便春天来了,却并没给燕国带来多少暖意,依旧是冷风飕飕的,让人觉得寒气逼人。

    不过春日来了,就能看到希望,可这大燕天子燕成武,却是一丁点都开心不起来,自从割让了济北三府,他已听到太多的民怨,甚至有大燕的儒生一齐上书,对此表达了愤慨。

    只是可惜,木已成舟,燕成武在激动之后,又开始变得疑虑起来。

    胡人……真的会内附吗?还有,那方先生说过,只要朕能够退还济北三府,便可逢凶化吉。

    这些都是真的吗?

    他到希望这些是真的。

    只是……现在看来……似乎这几日都没有一件顺心的事,前两日就有奏报来,说是倭人又袭了辽东沿岸,这些穷疯了的人,一旦登岸,立即开始杀戮,损失惨重。

    朝中已有许多窃窃私语的声音,显然割让济北三府,使得不少臣民对他这位天子都有了怀疑。

    其实连燕成武也开始怀疑了起来,一开始的信心日渐消散。

    而此时,燕承宗回京了。

    这位身受重伤的济北王,此时灰溜溜的回到燕京来,却马不停蹄的赶来了面圣,想来他也自知自己获罪不小,是来请罪的。

    当这浑身是伤,带着一脸触目惊心的烧伤的燕承宗出现在大燕君臣们的面前时,燕成武的心里,满是震撼。

    这一战,不但输得惨,而且损失也是惨重啊,燕成武倒是没有加罪燕承宗,在他看来,这就是凶兆,那么一定是上天注定的事,这是非战之罪。

    屏退了众臣,燕成武将燕承宗叫到了小殿。

    燕承宗是带伤来见驾的,得由人搀扶,此时私下见了天子,顿时哽咽不已,整个人巍巍颤颤起来:“陛下,是臣万死啊,臣无颜来见陛下,请陛下责罚。”

    燕成武看着满身都是伤,而且行动不便的燕承宗,不禁叹了口气:“战况,朕已略知一二,唯独有一件事,朕无论如何也不明白,是什么样的火器,竟是有这样的杀伤力?”

    一提到那些火器,燕承宗顿时露出了心有余悸的样子。

    显然,他对火器已有了阴影,不过他并不傻,现在陛下问起,若是他告诉陛下,这火器其实也并非是无敌,虽然会让燕军遭受损失,可只要改变战略,却也依旧可以克制。

    可是这些话,他能够说吗?

    不能!

    说了就不是非战之罪了,而是说自己无能啊。

    因此,他只能不断地夸大这火器的厉害,一脸惊恐地说道:“这些火器,犹如神兵,火炮一响,所过之处,便是一片火海,死伤者无数,顿时鬼哭神嚎,便连……”

    他不断地夸大着这火器的犀利,搜肠刮肚地将自己的所见所闻,经过艺术加工之后,一并的陈奏。

    燕成武闻言,虽未见到真物,可也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骇然无比,一双眼眸震惊地睁大。

    随即,他好奇地追问起燕承宗:“怎的会这样厉害,怎的会厉害至此,这……若是如此,我大燕将来拿什么去制胜?如此神兵利器,这岂不是让陈军犹如神兵天助吗?”

    燕承宗心里总是放心了一些,果然,陛下的心思都在这神兵利器上。

    他苦笑:“陛下,我大燕也有神机营,当年这神机营,可谓是冠绝天下,可如今,谁也料不到,只是短短几年功夫,那陈军竟是火器犀利到这般的地步,陛下应该未雨绸缪,否则将来我大燕,岂不是要任人宰割?”

    燕成武自然是赞同的,不禁颔首点头。

    他心里愈发的担心起来,又不禁在想,方先生说,朕要开始逢凶化吉,要转运了,可现在看来,朕哪里是转运,是噩耗一个接着一个来啊。

    大陈有这么厉害的武器,大燕还能转运?

    这燕成武细思极恐,顿时一张脸都沉了下来,双眉深深地皱了起来,不禁担忧这大燕国的未来。

    正在这时,外头有宦官气喘吁吁进来道:“陛下,陛下,张昌的急奏,快马加急送来的。”

    张昌?燕成武倒是有一些印象的,此人驻在洛阳,一直都在洛阳,与陈国的君臣斡旋。

    想来是因为自己发了诏书去,他已按着自己的吩咐,乖乖地提交了新的国书了吧。

    一想到如此,燕成武顿时有一种奇耻大辱的感觉,心里竟是觉得透不过气了,不过他依旧神色淡淡地道:“取来。”

    打开了急奏,燕成武却是呆住了,里头的内容,虽然也涉及到了国书,却有一个更有意思的事,吸引了燕成武的注意。

    燕成武豁然抬眸,目光如电地看着燕承宗:“那火器,当真犀利至此?爱卿,我大燕,若是也有一支这样新的神机营,如何?”

    燕承宗一呆,他以为陛下是在怀疑自己对火器的夸大,心里不禁有些惶恐起来,却忙是信誓旦旦地道:“火器的厉害,臣绝不敢相瞒,臣若是有一句虚言,便任由陛下处置。”

    一下子的,燕成武眼眸眯了起来,他突然显得有些兴奋:“方先生,当真是料事如神,料事如神啊,哈哈,方先生早说过朕会逢凶化吉,会转运的,现在看来,还真是没有错,朕……竟差点以为错信了他,今日总算有喜报了,来,来,快请方先生来,快去请!”

    燕承宗却是一头雾水,这陛下……是疯了吗?

    现在噩耗连连,陛下为何却是龙颜大悦。

    可他哪里知道,燕成武心里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每一次他开始有所怀疑,怀疑自己的选择是错误的时候,都经受着难以表述的煎熬,而这一封奏报,却是给他打了一针强心剂。

    燕成武正色道:“朕要筹措新神机营,也要用这些火器,这奏报里,你道是什么?那陈凯之竟是想和朕媾和,希望在济北府互市,为了向朕致歉,决心向大燕出售火器,也就是说,只要大燕有银子,便可买一批火器来,到时组建新的神机营,朕若是有这样的神兵利器,何愁不能慑服东胡,荡平倭寇?这是久旱逢甘霖啊,朕……终于是转运了。”

    若是从前,贸然有这么一份奏报,燕成武只怕唯一的念头便是,那陈凯之定是疯了,你也配和朕互市?朕没有杀你全家,就已是不错了。

    可现在,当他知道火器的厉害,他顿时意识到了,这对大燕而言,也是一个机会,暂时就摒弃前嫌吧。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