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五十六章:皇太子(2更求月票)
        这里是皇家御花园,除了各色娇花,自然景色怡人,陈凯之却无心去欣赏这御园里的美景,心里正琢磨着太皇太后的意思。

    太皇太后故意支开慕太后,还有那妇人,肯定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要和他说的,因此他心里带着疑惑,悄悄地用余光打量着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却是面色平静,一双眼眸轻轻转动着,浏览着远近美景。

    只见不远处,正有一处长亭,太皇太后朝那轻轻一指,含笑起来。

    “去那儿坐坐。”

    陈凯之颔首,他悄悄回首,见老宦官远远跟着,不敢靠近,便搀扶着太皇太后到了亭子里。

    此时亭子里无人,很是空荡,除了偶然听到几声鸟儿的叫声,这倒是很安静。

    亭子很宽敞,中间摆着一张石圆桌,几张小石凳子分别围着圆桌。

    太皇太后进了亭子,便在石凳上坐下,艳阳斜斜的照进亭内,灿烂光芒笼罩着太皇太后的脸,一张保养得极好面容几乎透明,让人看不清。

    陈凯之看不清太皇太后的神色,只能在一旁候着,等着她开口,思忖间,太皇太后指了指身旁的小石凳。

    “你也坐吧。”

    陈凯之倒也很干脆地欠身坐下。

    太皇太后端庄地坐着,一双眼眸微微眯了起来,没有再顾上这周围秀色的景致,而是很是认真地看着陈凯之,一张被光芒笼罩的脸,却是掠过丝丝忧伤之色,下一刻,手肘撑着圆桌,脑袋歪在手上,目光游离,整个人似乎陷入沉思,竟是不自觉地深深感叹起来。

    “哀家是在十四岁入的宫,那已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往事如烟啊。”

    陈凯之没想到太皇太后突的说到这些,心里有些诧异。

    但是对于太皇太后话里的感慨,陈凯之是难以体会这种感受的,却还是颔首点头道:“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太皇太后一呆,咀嚼着这句话,竟是痴了,双眸里闪过光芒。

    “不错,正是如此,离哀家上一次离开这个地方,算是已是阔别了十五年,十五年来,早已物是人非,这里的一草一木,倒是曾有许多‘古人’来过,可他们,却多是不见踪影了,人有旦夕祸福啊。十五年前……”

    她说着,双手交握地放在腹部前,浅浅抬眸,目光似是变得悠远起来,口里接着道:“你可知道哀家在十五年前,为何要离开这里吗?”

    对于这个问题,其实陈凯之的心里一直都觉得蹊跷。

    当初太皇太后不但身份尊贵,而且在朝臣心中,更是地位崇高,却突的离开了这个皇权中心,跑去关中,一去竟是十多年,在陈凯之看来,这理应就是太皇太后身上最大的谜团了。

    看着陈凯之一脸的不解,太皇太后却是一声叹息,眼眶微红,嗓音略微发颤。

    “哀家那时候,有个孙儿,他是哀家的长孙,哀家现在还记得,当听到他呱呱坠地的哭声,哀家的心都碎了,哀家那时候以为这辈子,也算是有福了,生了几个儿子,而今又有一个孙儿,将来,哀家啊,一定要将这长孙养大,养在身边,哀家预备等他年纪渐长一些,和他说许多的故事,可是……想来,你也知道,太子不知所踪的事吧。”

    陈凯之先是一怔,不曾想到太皇太后会和自己说这个,不过他还是立即颔首说道:“臣听说过一些,据说是诸子余孽动的手。”

    “呵……没有这么简单。”太皇太后面上冷漠,不再见平时慈和的样子,她眼眸幽邃得不见底,却是淡淡地道:“诸子余孽这样做,又有什么好处呢?”

    陈凯之再次颔首点头,可这时候,他却知道,自己不能继续说下去了,因为接下来牵涉到的,肯定是宫中最大的秘闻。

    作为一个臣子,即便是宗室,有些事,还是有所忌讳的好。

    是啊,既然诸子余孽不会有任何好处,那是不是代表是另有其人?可,会是什么人呢?这几乎已经可以想象了,在这个过程中,谁得到了最大的好处?

    当然是赵王,还有他那个现在已经成为皇帝的儿子。

    可赵王毕竟是太皇太后的亲儿子,而小皇帝,更是太皇太后的嫡亲孙儿,眼下除了赵王父子,先皇帝已经绝嗣,无论背后的人是不是赵王,都已经无关紧要了,因为太皇太后是绝不可能为那个长孙报仇的。

    太皇太后见陈凯之一言不发,不由瞥了陈凯之一眼,嘴角微微一抽,竟是冷笑起来。

    “你在此时,一定是在想,这个人一定是赵王吧?”

    陈凯之诧异了,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不点头,是必须得有所禁忌。

    而不摇头,是因为不想睁眼说胡话。

    “你想错了。”太皇太后却是收起了嘴角的冷笑,一脸淡淡道。

    陈凯之倒是惊异起来,想错了?这就奇怪了,不是赵王,还能有谁?大陈朝还有谁这么的牛逼,居然可以将皇帝的儿子抱走?

    太皇太后见陈凯之错愕不已,眼眸不禁冷冷一眯,目光看向远处姹紫嫣红的花儿,冷笑着说道。

    “自己的儿子,哀家会不知道?赵王这个人,表面看上去,是颇有城府,行事也很缜密,做事也算是心狠手辣,可不是哀家看轻他,他只是个好谋不断之辈而已,这样的人,平时可以养尊处优,可以收买人心,倒也堪称得上是一个守成之主。”

    说着,她的声音变得格外坚定起来,一张被艳阳笼罩的面容越发让人看不清楚。

    “可这样的事,他不会做,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不敢二字,真是将陈贽敬剖析的透了。

    陈凯之心里也不禁想,太皇太后的话,倒是没有错,那赵王,想来是野心勃勃的,可有没有这个胆呢?

    从他性子而言,陈凯之觉得,此人至多算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掌权者,可他既不可能是英雄,可能连一个枭雄都算不上。

    想到这里,陈凯之心惊不已,难道这大陈还有其他更强大的?

    心惊之余,他不禁下意识的问道:“那么,这个人是谁?”

    “不知道。”太皇太后将目光收回,然后笑吟吟地看着陈凯之。

    呃……

    有点尴尬啊,你不知道,却还来和我说这个?

    不过,陈凯之隐隐觉得,太皇太后一定隐隐知道些什么的,只是……她不便说罢了。

    “所以哀家在想,一定有人在背后教唆了赵王,这个人,才是至关重要,可是……这个人这样做,真的只是为了让赵王的儿子登基吗?不,理应不会,背后的这个人,不会给他人做嫁衣,哀家不相信他费尽心机,布置这等违逆的大事,冒着千刀万剐的危险,只是单纯的为了让赵王得利。”

    太皇太后双眸再次深深地眯了起来,眼中的眸光越加冰冷。

    “所以……哀家当年就猜测,这个人一定是图谋不轨,他必定有着更深的盘算,而赵王,哀家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不过是被他利诱,成为了他的棋子而已。”

    陈凯之若有所思地颔首点头。

    太皇太后又道:“那么,你可以推测出什么?”

    陈凯之恍然,随即,他猛地想起什么:“太子,一定还活着!”

    “不错!”太皇太后正色道:“一定还活着,因为这个人,既然早有图谋,而且绝不只是为了便宜赵王,他有更深的谋划,手里就一定会留着这个太子。哀家当年与先皇帝争吵,负气而去,跑去了甘泉宫,为的就是如此,在洛阳宫中,想要布局和谋划,实在过于碍眼,而关中乃是哀家的娘家,那里也是幽静,哀家有足够的时间,也有足够的精力,来应付这个人,或者说,找回太子。”

    陈凯之心里震惊,想不到太皇太后为了这个,竟隐忍了这么多年。

    可细细一想,又觉得恐惧,她要找到的,是那个叫无极的太子,这肯定是没有错的,可自己在天人阁里,看到的,却是无极并非真正的太子,而是一个有大腿上有胎记的人,而这个人……

    陈凯之越想,越觉得复杂,他顿时有一种,大人的世界,自己不懂,好想回幼儿园的感觉。

    那么,新的疑问出来了,为什么太皇太后,要告诉他这些呢。

    她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想让他帮忙找寻太子的下落?

    陈凯之不禁抬眸,狐疑地看着太皇太后。

    太皇太后却是站了起来,陈凯之刚想起身搀他,她却朝他微微摇头,淡笑着说道。

    “你一定在想,哀家为何要对你说这些话,现在你一定是满腹怀疑了,你放心,哀家不会害你的,哀家和你说这些,你只当这是哀家和你说说话,和你解闷吧,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哀家今日的深意的。”

    她眼眸看向远处,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最后才将手搭在陈凯之肩上。

    陈凯之看着这华发斑斑却又保养得极好的太皇太后,一时有些痴了,随即一想,管他呢,只要不害我就够了。

    陈凯之点头:“是。”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