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五十五章:觐见太皇太后(1更求月票)
        陈贽敬听罢,唯唯诺诺的,对这钓翁显得很是忌惮。

    “只是,那恶妇借此机会,倒是使不少臣民称颂她圣明了,只怕母后也对她赞赏有加,接下来,该当如何?”

    渔翁沉默了片刻,才道:“陈凯之是要被封去济北任节度使,是吗?”

    提到这个,陈贽敬就感觉一道气堵得难受,郁郁地道:“正是,此事,我倒是觉得值得商榷,不如索性让百官们反对,那恶妇再如何,总也不可能……”

    渔翁又叹了口气:“你啊,终究还是不明白,勇士营如今是脱胎换骨了,若是一直驻在京师,你能心安吗?济北,终究距离京师山长水远,将他们安置在那里,又何尝不是一件美事呢?”

    陈贽敬身躯一震,眸光闪动,若有所思起来。

    钓翁随即又道:“慕氏,显然是想借此机会重用他,而他立了大功,你身为亲王,又是天子的父亲,何必要阻止?这些年,你辅政久了,还真以为自己成了太上皇了,凡事不遂你的心意,你便动怒,我现在倒是很担心你会坏了老夫的大计。也罢,你仔细听好了,陈凯之现在立了大功,你身为赵王,理应善待他,万万不可随意再反目了,你的心思,多放在你的母后那里,还有慕氏,不要因小失大。”

    陈贽敬虽是听明白钓翁的深意,可心里依旧不甘心,道:“可是,难道就任由陈凯之在济北府壮大吗?”

    钓翁微微抬眼,看向远处,目光似是悠远,沉默了许久,才道:“老夫自会安排,你……不必担心,做好你该做的事就行。好了,你出城了这么久,这明镜司的细作,历来猖獗,还是小心为妙,去吧,早些回城,若是无事,不要来见老夫。”

    陈贽敬张了张嘴,似还想说点什么,最后却只是叹了口气,还是俯首帖耳地道:“是。”

    ………………

    次日一早,陈凯之便被招入了宫中。

    他疾步至万寿宫,在这里,慕太后已带着几个宫娥在这等着了。

    她一看见精神奕奕的陈凯之,便犹如自己也多了份精神气似的,嫣然带笑道:“昨日,可好好休息了吗?”

    陈凯之看着慕太后温润的笑容,心里没来由的感觉暖和和的,忙道:“休息了一夜,有劳娘娘记挂在心。”

    慕太后便笑了笑道:“本是想让你多休息两日的,可母后急着见你,所以才让你来。”

    陈凯之觉得慕太后对待自己是如沐春风的,不过想到要见太皇太后,他倒是打起了几分精神,他觉得慕太后虽像是个慈和的老太太,可对她,陈凯之绝不敢掉以轻心。

    陈凯之颔首,正要称是,只听慕太后又道;“昨日郑王和梁王都联袂上奏,说是要请北海郡王驻兵于登莱,防范倭寇,陈凯之,对此,你如何看?”

    陈凯之微微一呆,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就起了变数。

    原本自己是节制济北三府,而济北三府除了济北之后,便有登州和莱州,现在宗王们要让北海郡王去驻扎登莱,如此一来,自己这济北三府节度使,可就没了两个府,成了一个小小的济北节度使了。

    想来,这也是宗王们借此遏制自己的机会吧。

    不过他们理由倒也正当,现在得回了济北三府,朝廷肯定要屯兵的,陈正道是宗室之中少有的能治兵的人,让他去驻扎在那,正是合适。

    一方面,是防范北燕,另一方面,现在大陈得了济北三府这靠近海岸的地方,附近倒是听说也有一些岛屿,有倭寇驻扎,不得不防。

    当然,另一层意思,可能就是想要让陈正道来遏住他了,陈凯之心里失笑,就算要遏制,遏制得住吗?他现在已经四处在谋划布局,为的就是将来的济北节度使打算。

    陈凯之面无表情地看了慕太后一眼道:“其实臣下和娘娘都是心知肚明这是什么意思,娘娘既要询问,臣下自然一切以娘娘马首是瞻。”

    说到这些烦心事,慕太后唇边的笑意就下意识地少了几分,眯着眼道:“是啊,哀家和你都是心知肚明,眼下这朝野内外,要治理天下,既要依赖宗室,却又要堤防这些宗室,哀家还是答应他们的所请吧。”

    慕太后深深地看了陈凯之一眼,似有深意地道:“哀家任你为节度使,倒不在乎领地多少,这其中,自有哀家的用意,最重要的是,你先要有节度使之名,好了,我们先进去,见了母后,小心回话。”

    陈凯之点点头,只是……

    他越发的觉得,慕太后对自己的不同了。

    太后对他的确很好,可按理来说,自己虽是慕太后的心腹,这太后,不该是好好的利用自己吗?可事情的发展,有点怪怪的,倒像是……太后不会是看上了自己吧……

    一想到这个,陈凯之心头一跳,顿时炸了,心里变得不安起来,这莫非是要做面首?否则,这关心,似乎是过分了啊。

    他居然有点庆幸,幸亏太皇太后来了这洛阳,否则自己岂不是……

    陈凯之心里不安地想着,一面和慕太后进去。

    待到了太皇太后的跟前,陈凯之拜下行礼。

    给这位老太太行礼,他倒是心甘情愿的,毕竟这是长辈:“臣见过太皇太后娘娘。”

    “起来吧,就不要多礼了。”太皇太后显得红光满面:“哀家怎么说的……”

    她显然是四顾左右,这左右的宦官,还有一妇人,珠光宝气,看样子比慕太后更年长一些,挨着太皇太后,也是面带笑容,认真地倾听着太皇太后的话。

    太皇太后继续道:“这是陈家的麒麟儿啊,好,收复了济北三府,一雪前耻,这是何其大的丰功伟绩,哀家没有看错人,大陈的宗室男儿,就该像他这个样子,若人人如此,何愁天下不定?来,给凯之赐坐,奉茶。”

    陈凯之坐下,等有人端来了茶盏,便举起茶盏来,坦然地呷了一口,道:“臣惭愧得很,当时,也是激愤,倒是让朝廷为难了。”

    慕太后只站在一旁,如一个乖巧的儿媳。

    太皇太后却是跪坐在案头之后,摇头道:“哀家要的,就是你这一腔热血,现在外间人都说,大燕天子因此而吓破了胆,哀家倒是很想知道,这一战,你是如何打的?”

    陈凯之苦笑道:“其实也就是当初在函谷关附近时那三板斧,见笑了。”

    太皇太后眯着眼,吁了口气道:“是啊,当初你带着勇士营护驾,哀家现在还记忆犹新,可见这行军打仗,兵贵精不贵多,你是太祖高皇帝的好儿孙,很了不起,哀家已和慕氏打过了招呼,要好好赏赐你。”

    她喝了口茶,才接着道:“儿孙们都不肖啊,宗室之中,唯独你最对哀家的眼了。”

    这话,令站在太皇太后身侧的妇人竟有些慌张。

    听在陈凯之的耳里,陈凯之也不由心里一惊,老太太又来这一套,这话说的,儿孙们不肖,儿孙是哪个儿孙?最大的儿孙,不就是赵王,还有小皇帝吗?

    事实上上,这两个人,在陈凯之心里,也是不屑的,可前头一句儿孙不肖,后头一句便是赞扬自己,虽然陈凯之心知肚明,赵王早将自己恨之入骨了,所以也无所谓得罪不得罪,可是……这话,太拉仇恨了。

    慕太后却是眼眸一亮,却又害怕被敏锐的太皇太后捕捉到什么,连忙将脸微微撇过去。

    太皇太后在这殿中,仿佛便是主宰,似乎所有人的眉眼都逃不过她的一双眸子,她随即笑了:“陈凯之,你昨儿才长途跋涉的回来,可有精神吗?陪哀家到这万寿宫的园子里走一走?”

    “啊……”陈凯之呆了一下,却还是道:“臣遵旨。”

    “来,你来搀哀家起来吧,哀家老了。”太皇太后伸手,陈凯之便上前去,将太皇太后搀住。

    太皇太后起身,刚走几步,慕氏还有那妇人,以及宦官们也预备动身了,却在此时,太皇太后回眸道:“没有你们的事,哀家有话和陈凯之说,你们就不要掺和了。”

    慕太后和那妇人便忙道:“是。”

    陈凯之倒是有点儿惊讶,心说,自己阅人无数,倒也算是精通人性了,唯独对太皇太后这个人,他难以摸得透,老太太这慈和的外表下,却总是不知藏着什么。

    不过陈凯之却是知道,人啊,若是聪明,自然什么小心思都可以耍,可若是自觉得自己在别人面前,未必有足够的聪明,尤其是太皇太后这样的老者面前,动心思,反而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所以索性也就不动什么脑筋了,权当着真的陪着老太太散散步。

    他搀着太皇太后出了正殿,只有一个老宦官远远地尾随着。

    太皇太后与陈凯之走至后园,陈凯之见这里万紫千红,无数花卉怒放,鼻下芬芳阵阵,这时听太皇太后道:“这时,来的正好,春天要过去了,难得再见如此美景,你来的正是时候。”

    …………

    月末了,竞争太大了,求点月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