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五十四章:棋子
    陈凯之毕竟是两世为人了,脑子里,有太多太多的构思和想法,而这些构思与想法,想要实现,就必须得有一块领地,招揽一批各式各样的人才,只有如此,才可以将无数的想法,最终划为现实。

    而现在,机会来了。

    这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机会。

    一个领地,一个班子,这领地靠海,又是自古以来产盐的重镇,那里应该也有不少煤铁的资源,甚至,未来还可以建设码头,若是再成为互市的口岸,这就更加妙了。

    这济北,当真是得天独厚啊。

    荀雅似乎也开始布置和构思起来,她太了解陈凯之了。

    从在金陵开始,她便看着这个曾经落魄的少年郎,无论遭遇什么挫折,都依旧百折不挠,她未来的丈夫,是个想做出一番大事的人。

    这一点,虽是陈凯之不说,她也心知肚明,所以她能做的,只怕也就是能为他谋划一些,多分担一些,若能为他分忧一丁点,也是好的吧。

    倒是那方琴,在旁细细听着,随后好似明白了什么,一脸恍然大悟的说道:“师兄,你做了好大的买卖,难怪你这样有银子。”

    她眼里,流露出的是羡慕嫉妒,恨倒没有,不过陈凯之觉得快有了。

    方琴朝陈凯之顽皮的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眸。

    “可是师兄,我觉得,你还差了一样东西。”

    “差了什么?”陈凯之又好气又好笑,不过他心情好,这一次,真是多亏了吾才师叔帮了大忙,否则勇士营就算是尽将那些燕军歼灭了又如何,燕国沃野千里,有数十万军马,难道勇士营死磕的起吗?

    退一万步,今日若不是燕国天子送来了旨意,只怕自己也免不得要遭人抨击的,因为自己鲁莽,引发了一场牵涉到数十数百万人命运的战争,这后果,是何其的可怕。

    方琴歪着头,认真的想了想,旋即才一脸正色说道:“你又是卖盐,又是卖火器,既然是互通有无,就得借机要挟燕人,让他们拿大陈少有的东西来换火器,比如,我听说,燕人那儿的人参,奇货可居,许多人抢都抢不着呢,倘若是你要求燕人拿人参来换,这等于是燕人的人参,绝大多数都握在了你的手里,到时,卖什么价钱,还不是师兄说了算?”

    陈凯之一想,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瞬间发光,这倒又是一条路子。

    火器换来燕人的特产,再转售出去,如此一来,就等于是赚了两份的利润,而且最重要的是,奇货可居,才是做生意的不二法门啊,就好像是精盐一样,别的地方都没有,只有我这里有,那些贩货的商人想要货,无论多远你都得到济北来,否则,免谈。

    人参也是如此,这虽是奢侈品,可需求也是不少,而北燕的人参,冠绝天下,噢,对了,燕人的皮货也是出了名的。

    陈凯之不禁朝方琴笑吟吟的道:“很好,师妹倒是启发了我。”

    方琴便嘻嘻笑了起来,她笑的极娇俏可爱,荀雅却是朝方琴淡淡笑道。

    “琴儿,你不要问东问西,有什么话,明日再说,你师兄一路跋涉回来,该歇一歇,别让他累着了。”

    “师兄可不累。”方琴正想说,却突然想到什么,立即抓住陈凯之的手袖,一脸激动的追问着:“师兄,我爹爹还好吗?”

    “你爹……”陈凯之想到那吾才师叔,他不知道这吾才师叔是怎么忽悠大燕天子的,不过他将心比心的想,若自己是大燕天子,一定会想砍死师叔吧,如此一想,他不禁心里隐隐担心起来,不过这件事情却不能让方琴知道,这小姑娘家的,若是知道自己的父亲忽悠人,随时有可能被揭穿,会有性命之忧,那还不会担心的夜不能寐嘛。

    于是他镇定自若的看着方琴,轻轻将她的手睁开,含笑着说道。

    “师叔在北燕,被待若上宾,想来很快就会回来,到时你们父女便可团聚了,师兄也了却了一桩心事。”

    “什么心事?”方琴凡事都要追根问底。

    陈凯之叹了口气:“自然是师叔交代,要好生照顾师妹。”

    方琴却是一副憨态,笑嘻嘻的:“我和师兄,本就是一家人,我就喜欢住在这山上,和师兄永远在一起,照顾是一时的,可我这辈子却要在这里。”

    荀雅坐在一旁,一双明亮的眸子闪过一丝错愕,下一刻那俏脸便有点僵了。

    陈凯之也是汗颜,却是连忙提醒方琴:“哪里有这样的事,将来,迟早你要嫁人。”

    方琴水灵灵的眸子调皮闪了闪,笑吟吟的道。

    “那我嫁师兄好不好,啊,不,师兄有妻子了,那我……那我便做二夫人,我是二夫人,将来专门为你数银子。”

    “……”

    陈凯之突然发现,这果然是师叔的女儿啊,这造的是哪门子孽,还二夫人……他瞥了荀雅一眼,忙是打了哈哈:“去睡啦。”

    人已溜了。

    …………

    靠着洛阳之外,那肴山不远,有一片湖,此湖虽非皇家的禁园,却早在许多年前,便已有禁卫守着,不许人靠近了。

    寻常的百姓,即便是想来行猎,一旦遭遇禁卫,亦是直接射杀,因此,数年以来,这里成了禁地。

    陈贽敬不安的坐着马车来到这里,从宫中出来之后,他便命人直接往这里赶来,一路颠簸,好不容易进入了这湖的范围,下了车,远处的湖泊如镜,这里并没有什么杂草,反而种了许多花卉,远处是一些庐舍,看上去简陋,却与这林木、花卉、湖光连为一体,竟无半分的违和。

    他快步走近了湖,这湖有一个栈桥,一直延伸到湖心,而湖心,却有一个亭子,他徐徐沿着栈桥前行,远远便看到,那亭中坐着一个钓翁。

    陈贽敬到了亭中,不敢怠慢,朝那穿着蓑衣戴着斗笠的钓翁行了个礼:“见过叔王。”

    “你来啦……”穿着蓑衣的钓翁没有回头,巨大的斗笠,遮挡了他的全部身形,他依旧坐在,纹丝不动。

    “叔王,小侄此次来……”

    “哎,我知道你的来意啊,你啊,心太急,终究……还是欠缺了火候,这一次,你栽了跟头,也好,好啊,你知道你错在哪里吗?”

    陈贽敬从宫中出来,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这里,中途几乎没有什么停留,可他刚刚抵达,这钓翁,竟已知道了宫中的事,陈贽敬汗颜,却不得不服,微微咬了咬牙,很是气愤的说道。

    “小侄只是被激怒了而已,何况……”

    这斗笠摇了摇头,又传来了一声叹息:“激怒?你到现在还没有明白,你的敌人,不是一个小小的中尉,他即便再如何,也只是一柄刀,这柄刀再如何锋利,也不过手中之刃而已,你的敌人,是慕氏,而非是一个小小的中尉,你现在,竟是凭着意气,舍本而求末,难怪你要栽跟头。”

    陈贽敬还是觉得有些不服气,双眉微微拧了起来,满是不甘心的开口:“可是……”

    “可是什么!”渔翁陡然打断他,语气变得严厉起来。

    陈贽敬吓了一跳,眼里掠过了恐惧,忙是垂下眼眸,一脸诚惶诚恐的道:“小侄万死。”

    渔翁却是越发生气了,很是不悦的警告着陈贽敬。

    “不要轻易的动怒,凡事,要谨慎,你难道没有看到,你的母后也来了吗?老夫是愈来愈觉得有意思了,你的母后,才是最有意思的人,想当初,那孩子自被抱走,依着她的性子,她是定会不依不饶,要查个底朝天的,她不是一个肯在甘泉宫里一呆,就是十几年的人,现在,她回来了,当初,没有人知道她为何要走,现在,老夫倒是很想知道,她为何要回来。这……才是重中之重,你的心思,却放在了一个小小的中尉身上,他……能动摇你的根本吗?这大陈,能教你真正死无葬身之地的人,不会超过三人,她是一个,你不要以为,她是你的母亲,就如何。想当年,她还是皇后的时候,她和多少的宗王们相交甚厚啊,哪一个人,不是称赞她贤惠,可为了保你的兄弟坐稳江山,她说杀就杀,鸡犬不留,你在她心中的分量,未必及的上当年被杀之人。”

    他的口气显然越来越激动,甚至带着几分彻骨的寒意。

    “还有慕氏,慕氏这个女人,近来有些怪,似乎,凡事都开始拖泥带水了,尽多了几分妇人之态,这……倒是极有意思,得查一查,顺着这个方向查清楚了,老夫觉得,此事不简单,优柔寡断,本不是慕氏的性子。她,也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是,是。”见这钓翁不说话了,陈贽敬忙是后怕的点点头。

    其实,这钓翁有一句话却是没有说。

    在大陈,有三个人可以让陈贽敬死无葬身之地,一个是他的母亲,一个是他的嫂子,可最后一个人……钓翁没有点明。

    ………………

    好累,写完了今天的,还得花一两个小时去构思明天的故事才能睡,求点支持,如果有月票,就好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