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五十二章:重赏(3更求月票)
        一提到太祖高皇帝之后,真真令陈贽敬的心里羞愤到了极点。

    因为他很清楚,方才他言之凿凿,还放了豪言,若是燕人不报复,自己便不配做太祖高皇帝的子孙,这可是当着如此多人的面,亲口说出来的。

    陈凯之此时如此说,显然是故意的,只是……

    难道他真的硬骨得放弃自己的身份吗?这自然是不可能的,现在他也只好厚着脸皮,假装糊涂了。

    陈贽敬自然是最善伪装自己的,就算恨极了陈凯之,却还是努力地陈凯之笑,口里道:“好,好得很,这是天大的喜讯,应该立即下旨,昭告天下。”

    慕太后笑吟吟地看着陈贽敬道:“是啊,这是大喜的事,只是以赵王来看,陈凯之立下如此功劳,该给予什么赏赐呢?”

    陈贽敬脸色微变,却也是一刹那,脸上露出温和之色,对陈凯之一脸欣赏的样子道:“自然该当重赏,此等功劳,应交吏部和宗令府议定,不只如此,他的勇士营,也俱都要重赏。”

    说出的这些话,连陈贽敬自己都觉得恶心,他现在哪里想重赏,只恨不得将陈凯之碎尸万段了。

    慕太后又怎么会放过今日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她收敛起嘴角的笑意,忙正色道:“不,今日趁着大家都在,哀家就拿个主意吧,其他的赏赐,先按下,这济北三府,既是陈凯之带着将士收复,哀家打算设立济北节度使司,令陈凯之节制都督济北军政事,赵王,你看如何?这济北三府乃是新附之地,若非得力的人镇守,哀家很不放心。”

    陈贽敬心里却是咯噔了一下,他自己心知太后打的算盘。

    如今的勇士营已非从前的混账了,甚至战斗力惊人,这陈凯之有了勇士营,本就已吓死人了,倘若这时候再让他节度济北三府,岂不是羽翼丰满?

    只是……

    他看了几个阁臣一眼,心里很无奈地叹气,从太后提出这个开始,他其实就已没有反驳的余地了。

    一方面,是陈凯之功劳甚大,另一方面,那济北三府,也确实如太后所言,陈凯之不镇守那里,谁可以镇守?

    最重要的是,现在他急于想要摆脱这里,方才自己的誓言还犹言在耳,若是继续纠缠,谁晓得这恶妇会不会旧事重提。

    他不甘心地咬了咬牙,只好这样了,只是心里即便有再多不愿,他也不会表现出来,而是一脸犹豫着说道:“此事可以商榷,只不过,还是太皇太后同意才好,毕竟太皇太后对各地的节度使,颇有微词。”

    慕太后盯着陈贽敬看,嘴角不由绽放出一抹浅淡的笑意。

    “那么,想来赵王对此也是极赞同的了。陈凯之,你听到了吗?还不赶紧多谢赵王。”

    陈凯之晓得,这是慕太后想将这件事坐实了,就怕夜长梦多。

    他突然有一种错觉,慕太后对自己似乎好得过头了啊,朝廷在从前,虽然已经封了许多节度使,可这些年来,朝廷内部也一直认为,这节度使制开了先河,渐渐尾大不掉起来,就如晋城节度使一样,那里的人,只知有节度使,有节度使的公子,谁还知道有朝廷。

    按理,太后即便对自己厚赐,也不该如此。

    不过……人总希望自己自由自在一些,若是当真济北三府乃是自己的领地,自己的许多事也就好办得多了。

    虽是他立下了大功,可太后如此极力为他创造机会,对于太后的一片苦心,陈凯之自然没有矫情,违心拒绝的道理。

    于是他没有过多迟疑,便朝陈贽敬道:“多谢赵王殿下。”

    陈贽敬也是醉了,他只恨不得将陈凯之生吞活剥,可此人,现在可是大功臣哪,于是他轻轻扬了扬嘴角,勉强地又笑了笑道:“不必多礼。”

    慕太后眼里藏着不易察觉的笑容,随即道:“正午召开廷议吧,哀家得去见一见太皇太后了,诸卿家,都退下吧。陈凯之……”

    慕太后别有深意地看了陈凯之一眼:“陈卿家,你一路跋涉,多有劳累,有什么事,明后日再说,哀家倒是很想听一听你在章丘的事,不过你现在先回去歇一歇吧。”

    陈凯之舒了口气,忙行礼道:“臣,告退。”

    众人也纷纷告退,尤其是那燕国的使节张昌,更是一脸沮丧的样子,他浑浑噩噩的告退出去,到现在,他依旧还不明白为何大燕天子做出如此的决定,退还了封地,不但便宜了大陈,更使大燕的名誉扫地啊。

    他不敢腹诽自己的天子,可是心里却还是憋了一口气,非常的郁郁,若是可以,他真想回国问问那些大臣们,究竟是怎么回事,居然让自己的陛下做出如此荒谬的决策来。

    “张大使,稍候。”

    张昌心不在焉地走着,在他的身后,却是突的有人叫他。

    张昌恍惚了一下,才轻轻回眸,却见陈凯之笑吟吟地追了上来。

    张昌顿时愕然,脸色瞬间有些难看,目光也是沉了下来。

    这家伙,叫自己做什么?要羞辱自己吗?于是他暴怒,冷笑着看着陈凯之。

    陈凯之却是快步而来,朝他作揖行了个礼,才道:“张大使,贵国的好意,我已心领了。”

    果然是羞辱自己。

    这家伙简直是过分了。

    张昌心里堵得慌,却不能动粗,只是冷笑起来:“噢,没有别的事,老夫就走了。”

    陈凯之却快步跟着,与他并肩而行,一路朝着宫门去,一面观察着张昌的脸色,一面道:“张大使,新的盟约之中,是否可以增设一个互市的口岸?”

    “什么?”张昌一脸讥讽地看着陈凯之。

    这家伙,是疯了吗?

    燕陈之间,缔结的盟约之中,往往会有约定互市,而互市,却不是双方想要在哪里交易就在哪里交易的,所以为了方便管理,双方都会约定几个口岸,让商贾们在那里互通有无。

    本来燕人就对陈凯之恨之入骨,现在好了,这陈凯之臭不要脸啊他,他竟还好意思跑来找自己谈增设口岸之事?

    张昌努力地压抑着怒气,想要猜测陈凯之的意图,眉头轻轻挑了起来,一脸困惑地问道:“口岸,什么口岸,你想增设在哪里?”

    陈凯之自然知道张昌的用意,不禁笑着道:“可以在济北。”

    张昌一听,顿时明白了,方才慕太后有意敕此人为济北节度使,他倒是好,转过头便想让大燕将济北列为互市的所在,须知这等专门的口岸,是强制商贾必须在这些地方交易的,无数商贾进出。

    陈凯之即便是从中抽取油水,也不知能够得到多少的好处。

    不过……他疯了吗?

    燕人吃了你的亏,恨不得将你埋了,你现在倒是好,转眼竟还想燕人送你一份大礼,这人简直是厚颜无耻呀。

    此次新的国书交换,张昌送的只是草本,还没有正式的交换,所以燕人是可以更改的,而陈凯之若是向他们大陈的朝廷在济北增设互市口岸,只怕朝廷未必肯同意,毕竟那儿是节度使的领地,多少还有些顾忌。

    但是,如果是燕国提出这个请求,现在大陈收复了燕国的济北三府,本就占了大便宜,只要要求不过分,张昌岂会不知,大陈朝廷是绝不会有任何的异议的。

    这还不就等于是给陈凯之送了一份大礼吗?

    张昌嘴角轻轻抽了抽,朝陈凯之冷笑着,双眉轻轻一挑,嘲讽地开口说道:“难道陈中尉认为老夫会同意吗?陈中尉,你未免也太过自信了吧。”

    这张昌感觉陈凯之真是得寸进尺了,怎么能这么自信,还这么厚颜无耻呢。

    他满是讥讽地继续反驳陈凯之:“陈中尉打一场胜仗而已,就可以不知天高地厚了?”

    张昌这话很是难听,以陈凯之的心性,自然也不容易动怒。

    他反倒朝张昌一笑,一脸认真地说道:“我对燕人,历来敬仰得很,对贵国的天子,心里更是仰慕,现在战事已经过去,兄弟还有打破头的时候呢,可无论如何,陈燕都毕竟是兄弟之邦,打断了骨头连着筋哪,相信张大人,以及大燕皇帝陛下,一定会好生的斟酌我的提议。”

    张昌现在突然发现,陈凯之这个家伙,已经不只是可恶,而是不要脸了。

    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

    刚刚夺了济北三府,杀了这么多燕军,转过头还能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

    真是得寸进尺,过分到骨子里。

    张昌的鼻翼微微耸了耸,很是不满地瞪着陈凯之,冷笑着道:“那么我告诉你,这绝无可能,休想。”

    “且慢。”见张昌疾步要走,陈凯之便急忙叫住他:“张大人,你既是燕使,想来一定看过密报,知道这我是依靠什么才能守得住北章丘城的吧。”

    张昌突然止步,冷冷地回眸看陈凯之一眼,那目光像是锋利的刀子一般,好似要将陈凯之给杀了一样的。

    陈凯之却毫不在意张昌的目光,而是淡定地看着他,只是那眼中却带着玩味的笑意。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