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四十八章:果真是大捷
    知府李东正在城中,而且,还传来了消息。

    莫非,在燕军的围困之下,他还能长了翅膀,飞出来……

    满殿大臣没一个傻得,现在他们算是回过了味来,难道……这是真正的捷报。

    那些方才还是哄堂大笑的人,现在一点都笑不出来了,因为,他们突然发现,可笑的不是那些鲁莽冲到济北三府的勇士营,可能是自己。

    这陈凯之若是真的打了胜仗,那自己这些人不是成了窝囊废,人家在前面杀敌,他们却在这里争论着,不肯去支援,结果人家打了胜仗。

    这让天下的百姓怎么看待他们,怎么想他们呢。

    因此气氛格外紧张,每个大臣都竖起耳朵认真听着,生怕自己错漏一个字。

    宦官也是越看越来劲,用激扬的口气念了起来。

    “众人戮力,尤以都督陈凯之,亲上城楼,举弓杀贼,箭无虚发,射杀燕人,数十上百。”

    以一人之力,杀人百人,这已足以让人咂舌了。

    而真正让人错愕的,却是接下来的奏报:“一日下来,燕军大溃,斩杀者,六千七百余,伤者无数,燕军败退,不堪一击!”

    不堪一击!

    殿中已经不再只是哗然,也不在安静,而是混乱起来。

    众人纷纷发出质疑的声音。

    怎么可能。

    那是卫戍在还济北三府,最前线的燕军啊,谁有这个底气,敢说他们是不堪一击。

    斩杀了六千多个,这不是虚夸之词吧。

    而燕军溃败……这显然是骗不了人的,因为若是燕军没有溃败,奏疏是不可能发出的。

    那么,什么样的打击,才会使燕军溃败呢。

    巨大的损失!

    嗡嗡嗡……

    这朝堂里,瞬间成了菜市口,大陈威武啊,一日之间,勇士营以一敌十,不,不是敌十,而是敌百,不但没有被燕军撕碎,反而杀了六千多人,这……是何其大的战功……

    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众人纷纷打了一个激灵,这战功,可以说是震惊天下的。

    “吾皇圣明,娘娘圣明!”终于有人反应过来,毫不犹豫的拜倒在了地,这个时候,还不借机称颂几句,那还了得。

    于是一个又一个的人,忙是拜倒:“吾皇圣明,娘娘圣明!”

    这无数的大臣,犹如波浪一般,一个又一个的拜下,口里大呼。

    不少人红光满面,因为这一战,堪称是数百年来,一次难得的完胜,这样的胜利,足以载入史册。

    陈贽敬一呆,事实上,他一开始,只是觉得这奏疏可笑,他是不相信这个结果的,可是很快,他开始从中读出了一些什么,这……显然不是虚报,是真的……

    竟是真的,他瞬间犹如遭雷击,脸色煞白,嘴角也是轻轻抽搐了起来。

    突然间,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小丑,他差点打了个踉跄,好不容易,他才缓了口气,抬眸,见许多人喜笑颜开的样子,一个又一个人,心悦诚服的向慕太后还有自己那已经歪着头酣睡的儿子跪下去,那圣明二字,尤其的刺耳。

    因为陈贽敬明白,这些人虽是口里称颂的乃是自己的儿子还有慕太后,可事实上,这些话,某种程度,是向陈凯之说的。

    陈贽敬觉得自己心口堵得慌,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再回眸,却发现自己已是鹤立鸡群,显得格外的醒目,所有人都拜下去了,唯独自己还站着,痴痴呆呆。

    他想要暴怒,想要发泄,甚至想要摔桌子。

    这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他想找一个人来质问,随便是什么人都可以,然后再给对方几个耳光,如此,才能泄自己心头之愤,可是……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必须得憋着,不但要憋着,还得笑。

    是啊,大陈的贤王,在得知陈军如此的威武,怎么能够如丧考妣呢,于是他无力的跪倒,强笑道:“吾皇圣明,娘娘……圣明!”

    慕太后已是痴了,一双眼眸里满是震惊,嘴角微微翼了翼,却发现自己惊喜的说不出来。

    可是说是,现在的她哑口无言。

    大捷,是真正的大捷,她喜出望外,又觉得不真实,就仿佛是在梦中一般。

    此时此刻,她极想见一见陈凯之,希望看一看他,哪怕一眼都好,她突的眼眶红了,这几日的担心,加上现在的喜悦气氛,令她喜极而泣,这是第一次,她在大臣面前,露出自己柔软的一面,眼泪一滴滴落下来,整个人软软的靠在凤椅上,尽情的流泪,完全不在乎旁人的目光,这时倒是急坏了身边的张敬。

    倒是这时,慕太后却是格外激动的说道:“哀家在想,自北燕人至洛阳,我大陈,已经许多年,不曾有此大捷,今日这大捷,可谓是大快人心,好……好的很哪……”

    她一面说,一面泪眼婆娑。

    其实这番话,也算是肺腑之词。

    殿中的大臣,也突然感觉扬眉吐气,他们这时候,倒是没有疑心其他,倒有不少人,能够理解慕太后的感受,是啊,这么多年了,那北燕也会有今日。

    此时,竟也有几个老臣泣不成声起来,姚文治也是噙着泪,哽咽道:“想当年,先皇帝在时,无时无刻,不铭记着当年北燕给予我大陈的奇耻大辱,今日,总算是吐气扬眉。”

    又有人道:“陛下该当祭拜列祖列宗,告祭太庙,如此,方才彰显我大陈国威。”

    祭告太庙……

    有人开了这个话匣子,陈贽敬却是呆了一下。

    他跪在地上,觉得凉,冷的他发抖,可心里,却是出奇的愤怒,此时听到要告祭,更是怒不可遏,他这时道:“燕军虽败,可是很快,就会卷土重来,何况,不过是夺回了一个城塞,又非济北,现在告祭,不但不足以告慰列祖列宗在天之灵。而且,一旦燕军继续用兵,胜负难料。燕人……绝不会善罢甘休,本王可以预见,此时这受辱的燕人,势必要举倾国之力,前来报仇雪耻,到了那时,五十万燕军遮天蔽日,现如今我大陈,理当做好准备,迎接来犯燕军,还没有到鼓乐齐鸣、欢声雷动的时候,娘娘,诸公,大祸将至了!”

    一下子,所有人蒙住了。

    对啊,殿下这句话,倒是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虽然守住了城,虽然还夺得了一个济北的要塞,可这,只是一个要塞而已。

    燕人尚武,他们在苦寒之地,数百年来,都与胡人作战,所以性格,历来是桀骜不驯,现在,虽是大捷,可换句话来说,是摊上事了。

    他们赢了一仗,可是接下来呢,燕人自然是反扑,一定要出了这口恶气才行呢。

    方才大家在反对什么,反对对燕人用兵啊,可现在看来,就算是你想不用兵都难了,以燕人的习性,十之八九,他们会举倾国之兵,和大陈决战,死磕到底。

    大祸将至!

    此时,大家虽还高兴,可心里,却不免有些沉甸甸的,于是众人俱都沉默,高兴之余,不免有了几分担忧。

    方才的礼部侍郎张安,也不禁垂头丧气,叹了口气:“殿下说的不错,臣在礼部,与燕人打过不少交道,燕人历来睚眦必报,现在济北三府,并未收复,而那城塞之围,燕人绝不肯甘心受此屈辱,反而这个时候,我大陈理应小心防范,否则,当真是大祸将至了!”

    一下子,庙堂里瞬间的安静了,谁也不敢多言,俱是垂着眼眸,似乎在担忧着未来,似乎更多的是在想良策。

    慕太后听到陈凯之平安无恙,心里稍安,这时,反而不惧与燕人的决战了,而是咬着牙,铿锵有力的说道:“若真到了这一步,勇士营尚且可以九死一生,朝廷又如何可以瞻前顾后,不过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而已。”

    ………………

    洛阳城的轮廓,已出现在陈凯之的眼前。

    只是陈凯之此时再进洛阳城,却是发现,这洛阳城里,竟不似从前那般的热闹,他打马入城,自下了船,他便先行一步,飞马走了一个多时辰,一见到这洛阳城,心里便安静下来。

    回家的感觉,挺好。

    只是现在,肚里有些饿了,他见城门处,有个茶摊,似乎现在也不急着去吏部点卯,所以他先行下马,坐在了摊上,口里道:“来一些点心,再来一壶好茶。”

    这便是贫贱出身的好处,即便现在有了银子,对于衣食住行的要求也不甚高,随便什么摊子都可以吃。

    立即有伙计上前,他见陈凯之穿着官衣,倒是小心了一些,眉开眼笑的上了点心和茶水,陈凯之拿起一个面糕便吃,一面道:“怎么这洛阳城,如此冷清,和平时不太一样。”

    “公子是初入城,想必还不知道吧?”伙计看着陈凯之。

    陈凯之皱眉,旋即一脸认真的问道:“我自是初入城,却不知这发生了什么事?”

    伙计叹了口气:“公子啊,那陈凯之在章丘大捷,这是前两日送来的消息,咱们洛阳上下,一片沸腾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