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四十六章:大功(2更求月票)
        李东正对陈凯之是真切的满腔佩服,就差没有直接对陈凯之表忠心了。

    倒是这时候,想起了点什么,朝陈凯之恭敬地说道:“不过,下官只怕过几日要回南岸一趟,都督放心,也就当天即回。”

    陈凯之不禁道:“怎么,你去南岸是为了什么事?”

    陈凯之觉得这个李东正怪怪的,这眼神……呃……

    李东正倒不相瞒,便道:“都督可还记得下官曾说过,有个书吏,为了案牍之事,呕心沥血,以至于吐血了吗?”

    “噢,倒是记得。”陈凯之想起这个,瞬间感觉到一股莫名的讽刺。

    尼玛的,一群家伙在那儿没事穷忙,都能累到吐血,这将来收复了济北府,自己让他们去管理地方,岂不是等同于犯罪?

    说不定不用一年的时间,他们统统都要累死吧。

    只见李东正一脸默哀的样子道:“这位书吏,亲戚们见北岸无事,他儿子发来了讣告,他……不治而亡了。下官想趁此机会回南岸一趟,他的头七就要到了……”

    陈凯之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吃了苍蝇一般,有些难受,他自觉得这个世上,荒诞的事见过不少,可似这般荒诞的,却还是第一次见,却也不好多加评论,只是朝李东正淡淡开口道:“好吧。正好我也打算回洛阳了。”

    “回洛阳?”李东正呆了一下,似乎有些难以接受。

    若陈凯之回洛阳,那他是不是也要跟着去好呢?可他肯定是无法跟去的。

    因此李东正便想着托词挽留陈凯之,嘴角轻轻动了动,嗫嚅着道:“都督,现在百废待举,此番回洛阳去,只怕……”

    还不等李东正把话说完,陈凯之便朝李东正微微一笑道:“既然燕军已经撤退,眼下我在这里,用处也是不大,最重要的是能够平安地交接,现在我与北燕人有深仇大恨,北燕人见了我,多半是要反目的,交接的事,就都交给你了,到时统计了人口,官吏俱都就位,再来报我吧。”

    “是,是,是。”李东正忙应下来,一副很认同陈凯之的样子。

    他发现,现在陈凯之就算让他去投河,他也绝不会有什么异议,理由很简单,都督这种只用三百个勇士营将士都能打退三万北燕大军的人物,说什么,都肯定是有他的深意的,自己不必去追根问底,只需要知道,都督说的没有错就成了。

    毕竟,当初的时候,陈凯之带兵渡河,自己不也反对吗?可结果如何呢?

    结果打了胜仗,还收复了济北。

    因此他完全是无话可说了。

    陈凯之没有休息,他迅速地进行了交割,将一切的事都交给了李东正,随即便毫不拖泥带水的带着勇士营动身了。

    正如陈凯之在这里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一样,三百勇士营在这里,没有任何的意义了,留着也是白留。

    陈凯之先是渡河,回了南岸,一面令勇士营休整之后,就准备出发。

    可在这时,章丘县这儿,早有车马来迎接他了,马车上坐着的人卷开了帘子,陈凯之已大致收拾了一下,直接上车。

    车中的,乃是那臻臻小姐,臻臻依旧是那种精致娇美的脸孔,可在陈凯之的跟前,却少了几分妩媚,而多了点随性,此时她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意,一双秋水剪眸望着陈凯之。

    陈凯之往里头看了一眼,这车厢不大,下一刻陈凯之便屈着身子,与她并肩而坐。

    陈凯之这才叹了口气道:“真不容易啊。”

    因为车厢狭小,所以二人的身子不得不挨着,其实陈凯之倒是不大为意,毕竟是两世为人,上一辈子,谁不曾挤过车呢,哪里有这么多的男女大妨?

    此时臻臻的TI香扑面而来,她似乎没有施多少粉黛,肌肤却是如玉脂一般,柳眉微微的一挑,本是显得有些局促的,可陈凯之大大方方的样子,倒是让她定了心。

    臻臻朝陈凯之含笑着道:“恭喜陈公子,此番公子立下大功,至此之后,大陈朝廷,终于有了公子的立足之地了。”

    陈凯之却并没骄傲,很谦虚地笑了笑。

    “恭喜就不必了,这一次还是多亏了你,若不是你建立了联络的渠道,我如何能够如鱼得水呢?”

    这是实话,这一次臻臻也是居功至伟,他和吾才师叔之间,每一个消息的传递,都必须争分夺秒,否则一旦中途二人有什么疏漏,都可能导致可怕的后果。

    在这个时代,所谓的运筹帷幄,其实都是假的,因为一个人,不可能对千里之外发生的事做到随时控制,可若是有了一个消息传递的网络,就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进行沟通联络,那事情就好办得多了,让一切不可能成为了可能。

    臻臻并没邀功,只是轻轻抿了抿嘴道:“雕漆之儒的读书人,散布天下各处,从前除了能够让他们偶尔帮衬一些,用处也是不大。若不是陈公子,如何能做到物尽其用呢?公子不必谢了,将来臻臻还需公子……”

    臻臻没有把话说全,陈凯之已颔首点头,自然明白臻臻的意思,二人是相互合作,她想要恢复自己的家业,而他,自然也得到了许多的便利。

    马车很颠簸,以至于二人时不时的碰在一起,陈凯之的手无处放,亦是不小心触碰到了她的肌肤,虽是隔着一层薄薄的轻纱,可是陈凯之不得不承认,臻臻是个极诱人的女子。

    这种诱人,比之闺中的荀雅是不同的,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臻臻似看出了陈凯之眼眸里YUWANG,不禁微微一笑,她能感受到陈凯之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她想了想,不禁微微依着陈凯之,低声道:“请公子垂怜。”

    垂怜的意思……

    陈凯之瞬间血脉喷张了,这意思已是再明显不过了。

    陈凯之的手不禁轻轻地搭在她的翘TUN上,却见臻臻的眼眸里,竟是升腾起了水雾,眼角竟有一点湿润,陈凯之自然是见到了臻臻的异常,眉头不禁轻轻一挑,神色淡淡地问道:“怎么,害怕?”

    臻臻摇头,此时她再不似往常那副女强人的样子,却多了几分女儿的娇态,脸颊两边升起了红晕,她眼眸微敛着,轻轻启了薄唇:“只是……只是……有一些些而已。”

    汗…

    这份矜持可不是随便就能假装得出来的,显然还是个不经人事的。

    陈凯之哭笑不得,收回了自己的手,坦然地笑了:“怕个什么,又不会吃了你,好了,我乏了,这几日紧张得很,我先稍稍睡会,让车夫增加一些速度,路上不要停,早些回洛阳吧。”

    说罢,他整个人依在了车厢壁上,其实一开始也不想睡,只是不愿在这孤男寡女里,使自己受太多诱惑而已,倒不是因为自己是正人君子,实是觉得因为自己的YUWANG而夺人ZHENCAO,实是一件很无趣的事。

    可在这假寐着,竟真的不自觉地睡了,一直等到了渡口,马车停了,他才醒来。

    登了官船后,陈凯之便回自己舱中休息,只是那臻臻的表情,却显得有些复杂,一双秋水剪眸红红的,显然是心里觉得陈凯之嫌弃自己。

    可是当看到陈凯之沉睡的容颜,臻臻自然明白了陈凯之这段时间实在太累了,而且他已有未婚妻,估计是不想占自己便宜吧,这般想来,臻臻的心里总算好受了不少。

    此时的洛阳城,已是战云密布,满朝文武都不禁担心起来。

    一旦起了战事,接下来,这胜负可就难论了,北燕人虽是被倭人折腾得焦头烂额,可毕竟是没有使尽全力,而一旦陈燕交战,可就不太好说了。

    不少的富户,甚至已经打算收拾了细软,一旦用兵,便索性带着家眷去南方住,当年燕人给予他们的恐怖印象,至今都还在心头,屈指不散。

    宫里,则是隔三差五的询问关于章丘的消息。

    此时,一匹快马终于来了,就在近来朝中每日都进行的廷议当口,这匹快带着一封快报送进了宫里。

    近来廷议极多,太皇太后已放了狠话,但凡是陈凯之那儿有什么事,陈军便与燕人决战,正因为如此,文武百官的心情都很烦躁,不得不为此一议再议。

    当然,许多人是有怨言的。

    这件事,说到底,都是因陈凯之而起啊,若不是陈凯之,何至到这个份上?

    原本陈燕之间,可谓太平无事,若不是这陈凯之贸然动兵,现在还继续天下太平呢。

    现在好了,太皇太后下旨要帮助陈凯之,估计烽火起,百姓就要流离失所了,只是眼下,他们抱怨也没有用。

    因为就算抱怨了,那陈凯之也已是死定了,一个死人,你再如何骂他,又有什么意义?

    其实早就有消息,说是燕军在济北王的带领下,数万军马已是南下,看样子,必定要将那陈凯之碾个粉碎的,现在朝中百官,不过是在讨论着在陈凯之死后,如何进行善后罢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