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四十三章:天下之主
    是啊,这太匪夷所思了。

    至少如果不亲自到了那城塞之下,不亲自见识一下那一场惊心动魄的城塞保卫战,任何人,怕无法接受这奏报中的事。

    奏报之中,只用了天崩地裂来形容这场战争。

    如此匪夷所思的战果,对于这大燕的君臣们而言。

    还能用什么来解释呢?

    总不能说,燕军乃是渣一般的不存在,数万人,不但拿数百人毫无办法,还损兵折将吧,虽然是攻城,攻城战原本就极容易伤亡,战损比,会比守城的军队要打的多,可即便是如此,还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几万雄兵,居然无法攻下一处要塞,还被陈军打得落花流水,死伤众人,这样的事情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现在,天子找到了理由………大凶之兆。

    一切……都清楚了。

    悔不听方先生之言啊,起初……方先生说大陈的太皇太后,必定能逢凶化吉,此后,方先生又预测,南方会出现战争,现在……当方先生极力的想要阻止这场战争的时候,自己终究还是没有听从他的建议,大燕国的皇帝,自然有他的自尊,怎么能容许,数百个陈兵,深入大燕的国境放肆呢。

    可现在……

    直到现在……

    天子信了,如果不是有大凶之兆,几万雄兵怎么会败在几百陈兵手里,这简直是他无法相信的事情,此刻他对方先生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他不得不相信方吾才的话。

    他有些懊恼,悔不当初的想法萦绕在他的脑海,他在心里思忖着,若是当初,一切听方先生所言,即便是舍弃掉一个小小的济北府,又如何?大燕国土地虽不广褒,可也有四州五十七府,至少,总比现在,精锐遭受了重创,朝廷的颜面大失,而因为战乱,使得南方十几个府,开始岌岌可危要好的多。

    更可怕的是,数百个陈兵尚且如此,大陈可是带甲百万吗?

    难道……这是天亡我也?

    大燕天子突然觉得,整个燕陈之间的实力对比,徒然的失衡了,这时,他不得不重新去审视和面对起来。

    只是,此时这位少年天子,却是茫然的。

    转眼之间,这个世界给他的认知完全不一样了,从前固执的念头,如今被这封战报击的粉碎。

    人在迷茫的时候,就需要寻一个依靠,或者,有人来给他解开疑惑。

    只是……他看着下头,只见一个个茫然无措的大燕文武官员,他们根本无法给他解惑,一时他嘴角轻轻勾了起来,竟是发出苦笑,这些人,只怕比自己还要无措吧。

    天子深深叹了一口气,有种无奈,无助感压得他传不过气来,下一刻他挥了挥手袖。

    “起驾吧,去鸿胪寺。”

    今日,居然没有人阻拦天子,即便是燕九龄,也只有垂头丧气,不敢横加干涉。

    一个时辰之后,在这鹅毛大雪里之中,大燕天子已至鸿胪寺,他被迎入了厅中,这里炭火冉冉,温暖如春。

    方吾才看了一眼这位大燕国的天子,便大抵知道了他的来意,其实方吾才的消息来源,比大燕国还快,倒不是因为方吾才和陈凯之有什么厉害的飞骑快马传递消息,而是因为,当攻城战开始,便有专门的人紧盯着这一场战争,战争还未彻底分出结果,就已有人快马将消息送到燕京来了。

    方吾才收敛起目光,便叹了口气,朝大燕天子无奈的开口说道:“陛下,节哀。”

    少年天子显得失魂落魄,一双眼眸看着方吾才,只是目光里在也没有质疑,只有敬佩,他朝方吾才颔首点头,旋即深深叹了一口气,有些无精打采的垂下了眼眸。

    “朕克继大统,原以为想做一个圣明的天子,文治武功,谁料,而今为人所笑,呵……真是令人意想不到啊。”

    方先生淡淡道:“陛下还记得老夫对你说的话吗?”

    少年天子呆了一下,抬眸看着方先生,很是吃惊的皱着眉头。

    方吾才一字一句道:“陛下就是上天注定的人,假以时日,一定能横扫六合,完成不朽的功业,可陛下太急于求成了,而且……”

    之后的而且两个字,让天子脸微微有些烫红,而且……自己还很固执,不听方先生的劝诫,现在……后悔也已来不及了。

    他郑重其事道:“朕欲重整旗鼓,下旨调拨军马,将那陈凯之和他的用勇士营踏平,斩下他们的头颅,悬挂在燕京城,如何?”

    方吾才今日显得极淡定,内心古井无波,在他看来,这小天子的话,已经吓不着他了,他反问道:“陛下若是认为这样可以解恨,那就如此吧,区区一个勇士营,不足道哉。”

    天子的眉宇皱得越发深了:“朕并非只是为了解恨……朕想的是……”

    方吾才又摇头,叹气着:“陛下啊,解恨固然可以痛快,可成大事的人,能屈能伸,老夫早就料到,南方会有凶兆,大燕三年之内,不可对南方用兵,反而是倭人,才是陛下宏图霸业的起点,若是陛下一意孤行,那么尽管去将勇士营那些狗贼统统杀个干净,只是……”说着他面色漠然:“只是希望,陛下将来不要后悔。”

    后悔二字,让天子的心一颤,他已经后悔了,后悔了一次,不能再后悔第二次,因此他格外激动的看着方吾才,很是不甘心的说道:“只是,这些陈兵深入了我大燕的国境,难道就坐视不理吗?”

    “放弃济北三府……”方吾才厉声道:“陛下,立即放下济北三府!”

    “什……什么……”这个提议,是天子所不能接受的。

    怎么能放弃呢,这是多少将士用血汗拼来的,一旦放弃,自己岂不是成了无道昏君。

    方吾才张目,正色道:“陛下,现在是壮士断腕的时候了,济北三府,对于陛下而言,不过是鸡肋而已,要之无用啊,反而现在,已成了陛下的累赘,若是陛下舍不得,老夫已经可以预料,陛下必定有灭顶之灾,陛下,天道无常,陛下虽是上天注定,可一旦陛下逆天而行,到时……”

    “这……”天子像是心口遭了重击,顿时颓然,面色苍白无血,很是无力的摇头,像个无助的小孩子一样:“朕若是放弃,如何向天下人交代。”

    方吾才捋须笑了:“陛下不需要交代。”

    “什么?”天子目瞪口呆的看着方吾才,似乎感觉自己听错了一般,怎么不用交代。

    方吾才继续笑道:“因为一旦放弃了济北三府,上天,将会给陛下一份大礼。”

    天子一呆:“什么意思?”

    方吾才慢悠悠的道:“老夫这些日子,夜观天象,东胡人,极有可能摄于陛下威严,而遣使内附。”

    天子精神一震,双眸发光发亮。

    他其实已经觉得济北三府确实如方先生所言,是个累赘了,可要放弃,谈何容易啊,一旦放弃,臣民会如何看待自己?

    大燕地处苦寒之地,民风彪悍,他们是绝不愿意接受一个软弱君王统治的,割地,就意味着朝廷的威严扫地啊。

    可是……东胡……

    这胡人分为东胡和西胡,其中燕国接壤的,多是东胡,大燕与东胡常年征战,一直谁也不服气谁,东胡内附,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只是……假若东胡当真内附,这……足以称得上一份大礼了,就算没了济北三府又算什么,一旦东胡肯臣服,这燕国上下,谁不称颂天子的武德?

    “只是,这东胡兵强马壮,如何肯甘心内附?”

    “这是天数,怎么,陛下不相信吗?”方吾才很认真的道。

    天子顿时喜出望外,是啊,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方先生呢,多少匪夷所思的事,都被方先生所言中陪你过,他固然也觉得东胡内附绝无可能,可方先生既然都开了口,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他顿时激动起来,起身,面带着烫红,来回的踱步:“若是如此,这就太好了,太好了,朕不费一兵一卒,解决了东胡,便可直接驱兵东进,将那倭寇,杀个片甲不留,对,方先生说的不错,济北三府,不过是弹丸之地而已,留了有什么用,朕需要时间,需要时间来镇住后方,唯有如此,方能厉兵秣马,三年之后,便可南下,到时候,何止是济北三府,这天下,唾手可得啊,若是东胡内附,朕便给予他们重重的赏赐,让这十万东胡铁骑做朕的先锋,哈哈……朕可高枕无忧了。”

    方吾才则是面无表情,一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超然态度。

    可这天子,还处在巨大的喜悦之中,东胡内附啊,这是天大的好事,足以让他,为天下人所敬仰,这时,他仿佛看到了一条金光大道,有了十万东胡铁骑,便足以踏平天下,他挑了挑眉,激动的手舞足蹈:“方先生,朕放眼的乃是天下,并不在乎几个府县的得失,朕……要做的,是始皇帝,是大汉的高祖皇帝,能屈能伸,施舍几个府县,又有何妨?”

    .....

    今天晚上机场接同学,呜呜呜,车里码字,咱们继续。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