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四十二章:战果(2更求月票)
        此时,终于撤离了战火弥漫的战场,在狼狈撤退后,败军总算站稳了脚跟,却再也不敢靠近城塞,只远在十里开外方才驻扎下来,接着开始四处搜寻其他败兵,即便是在十里开外,他们依旧是惊魂未定。

    燕承宗浑身是血,被帐下的亲兵搀扶着,紧急地送到了大帐,几个随军的大夫火速地赶了来,他们所见的,实是触目惊心。

    太可怕了。

    济北王浑身上下都是烫伤和无数砂砾、钢珠划破的皮肤,几乎没有一处完好,也幸好,这些都是滚烫的钢珠和砂砾,而燕承宗和炸弹也有一些距离,所以这些弹片、砂砾、钢珠的穿透力并不强,又因为滚烫,所以入了肉后,迅速地炙烧了身上的血肉,却没有引发大出血,而是嵌入了他的血肉里,与烧焦的肌肤黏在了一起。

    济北王,神奇一般的……还活着。

    可是大夫们,却是绷着神经,屏住了呼吸,虽然人还活着,可接下来,能不能取出一个个砂砾、弹片和钢珠,却是惊险无比的事,这些东西若还留在血肉里,是极容易引发溃烂的。

    “酒,酒!”燕承宗疼得龇牙,意乱烦躁地大叫着。

    是啊,这时候若是能喝酒,倒是能缓解一些痛苦,可一个大夫焦急地道:“殿下,万万不可,一旦喝酒,血气上涌,这可就……请殿下忍一忍。”

    “你们先退下,退下!”燕承宗暴怒着大吼,他道:“召人来,来人。”

    就在这帐外,仅存的一些将校都在不安地等待着,一听到济北王的叫唤,连忙进来。

    大家还未行礼,便听燕承宗咆哮着道:“这些无耻的陈狗,这一次是中了陈狗的奸计。将城围住,围住,困死他们,不可轻易……呃……啊……不可轻易的攻城,只要不攻城,将他们困死。还有,立即奏报,奏报陛下,臣下燕承宗,有辱大燕国体,今遭大败,实……咳咳……”

    “告诉陛下,臣若不将陈凯之的头颅献上,绝不……绝不……”

    “是,是,明白了,殿下先养着身体。”一个将校还不等燕承宗说完,便连忙应诺着,怕就怕燕承宗这句话没有一盏茶功夫也说不完,还使得殿下过于激动,牵扯到了伤口,这就完了。

    于是一匹带着快报的快马,十万火急地朝着燕京城而去。

    到了次日的下午,这匹快马终于抵达了燕京。

    此时的燕京,一片太平。

    在这座寒风凛冽的都城里,少年天子总是显得精神奕奕的,他精力充沛地召集着大臣,在商讨着官员东边的倭患,还有来自于南方的战事。

    不过对于南方的战事,并没有说太多,毕竟只是一伙几百人的陈军而已,实在没有太多令人感到忧心的威胁,让他们夺下了城塞,虽让人惊愕,可有济北王在,凭着几万的精兵,怎么也不会成为大问题,想来也不过片刻的功夫,就会有捷报传来了。

    更令北燕大臣们忧心的反而是倭患,倭人已经愈发的得寸进尺了,乐浪全境已经告急,而且据说,乐浪南部的一些百济诸部,似乎也有和倭人勾结的迹象。

    百济人主要在乐浪郡南方活动,他们大多靠捕鱼和贫瘠土地中耕作为生,而今他们不曾立国,分散为了三大部族,渐渐也开始接受汉化,现在倭人拿下了乐浪,截断了百济与北燕的联系,这些百济人便也开始摄于倭人的凶残,有低头的迹象了,如此一来,倭岛便有源源不断的倭人,可以直接穿过海峡,经由百济,便可抵达乐浪。

    一旦让他们扎了根,可就真的不好办了。

    更何况,倭人屠戮了不少的军民百姓,这才是北燕朝廷所忧虑的地方,倭岛的内乱,导致大量倭人出海为生,而乐浪,显然就成为了倭人们涌入的一个据点,长此以往,乐浪不但再不复北燕所有,甚至是北燕辽东的诸州,也极有可能受到威胁。

    此时,一个大臣正向少年天子禀报道:“陛下,现在倭人派了百济人,想要和我们议和,只要北燕放弃乐浪,便可相安无事,乐浪,毕竟是苦寒之地,臣以为,倭人这实属狮子大开口,只不过,谈一谈,也没什么不可。”

    少年天子眯着眼,此时他想起了方先生对他说的话,他的宏图,是自东边的倭寇开始,若是议和,且不说有辱祖先,更可能遭受六国的唾弃。

    “济北三府,还未有奏报传来吗?”

    不知怎的,比起大臣们,这少年天子竟更关心济北三府的事,似乎捷报不传来,他便放心不下。

    “只怕很快就有捷报了,陛下倒不必将此放在心上。”说话的乃是燕九龄。

    少年天子只颔首,他用手磕了磕案牍。

    “倒是听说,洛阳传来了消息。”燕国国相赵茹说道。

    少年天子却是皱眉,冷笑道:“这些,朕已知道,陈国历来都喜虚张声势,他们绝不敢贸然扩大事态的。”

    对陈国,少年天子倒是颇有信心的,若真是双方开战,大燕倒是一点都不畏惧。

    正在这时,外头传来匆匆的脚步声,少年天子皱眉,便见一个宦官快步进来。

    这宦官拜倒,战战兢兢地道:“禀报陛下,济北王急奏,急奏……”

    “捷报传来了?”少年天子眉毛一挑,却一点都不高兴。

    其实说是捷报,可对天子而言,一点大捷的意思都没有。

    原本北燕军就吃了亏,无声无息的被人夺了城塞,现在让数万大军去踏平这些陈军的数百人马,称得上什么大捷呢?

    可他还是打起了精神,无论如何,南边总算是稳定了下来。

    只是,这宦官却没有一分半点报喜的样子,而是诚惶诚恐,小心翼翼地将奏报送到了天子案头。

    这殿中的其他几个老臣,虽都是面无表情,心里倒是颇有几分期待,这一仗,是杀鸡用牛刀,可想到这些来犯的陈军被杀了个干净,还是很能解心头之恨的。

    天子打开了奏疏,面上还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可刹那之间,他的表情凝固了。

    只见上头写着……大败。

    而且是一场根本让人无从想象的大败。

    若不是这急奏上头,有济北王的王印,天子甚至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而且居然会败得如此……之惨。

    太惨了,城塞中,不过千人,可一日功夫,就令燕军损失了数千,加上伤者,差不多高达上万了,曾经赫赫有名的先登营,更是全军覆没,济北王燕承宗受了重伤,军中的将校,折损也是近半。

    发生这一切的,只是一天,才是一天的时间啊。

    天子感觉自己有些发懵,这些信息显得很不真实。

    可终究,他倒吸着凉气,不可置信地看了一遍又一遍。

    终于,他还是接受了事实,目光越加冷冽,狠狠地将这急奏摔在了地方,气呼呼地道:“燕承宗误国,误国啊,他叫朕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如何让朕对得起列祖列宗!”

    燕九龄等人大惊,忙道:“陛下息怒,若只是遭遇了小挫,毕竟是攻城,城塞急切之下,难以拿下,也是情有可原,济北王毕竟是老将,总不会出什么大的差错。”

    “是啊,陛下息怒,所谓欲速而不达,何必急于一时。”

    他们以为,这奏报之中,只是燕承宗在攻城中遭遇了一些挫折而已,其实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城塞比较坚固,想要一下子拿下,也没这么容易的。

    “小挫?”天子眼睛发红,目光狠戾地扫视他们,随即一脚将脚下的御案踢翻,怒道:“你们以为这是小挫?这是大败,是大败,三万人攻不下一个小城塞,只第一日,就折损了三成,那先登营已经覆灭了,我大燕,一日之内,便没了一个副将,三个游击将军,还有数十个参军,以及不知多少个都尉和校尉,哈……哈哈……”

    他怒极反笑,咬牙切齿地继续道:“区区不到千人,竟连他们都攻不下,朕,让祖宗蒙羞啊,”

    听到这些,所有人都懵了。

    怎么可能?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怎么……事情会到这个地步?

    燕九龄更是诧异到极点,惊愕地道:“莫……莫非陈军主力出击了?”

    是啊,也只有这种可能了,一定是陈军的主力出击了,否则在如此悬殊的战力下,怎么可能败得这样惨?这战绩,绝不可能是城塞中不到千人的陈军就能打得出来的。

    绝不是!

    而少年天子,面色已是惨然,这苍白的脸色之下,却是一字一句地道:“你们错了,正是他们,正是这些陈军,这数百陈军的战果……”

    其实,若不是奏报,他也根本无法想象,事态竟会如此严重。

    可是眼前的奏报……已令他不得不信,非要接受不可。

    可,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连这天子也不禁在扪心问自己,猛地,他想起了什么,瞪大了眼睛,惊道:“凶兆,大凶之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