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四十章:拔刀(求支持!)
    天上射出的炮弹,宛如流星,纷纷而落。

    而在那原来的焦土上,当燕军想要抢救伤者,尤其是当有人反应过来,想要救下燕承宗的时候,一听到火炮的声音,他们顿时吓得再不敢前进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竟是不自觉都发颤起来。

    其实论起来,这开花弹的威力,放在上一世,不过勉强是十八世纪末期的杀伤力水平,至多,也不过是黑火药的巅峰时期而已。

    可放到了这里,却宛如大杀器。

    最重要的是,这种新的武器,还有新的战争方式,让北燕军根本无从招架,当他们还停滞在中军在千步之外,就可安全无虞,或者是军队应当密集的集结起来,这样才可以发挥巨大威力的认知时,却不知,这几乎等于是送死。

    即便是千步之外,照样可以将你打的你NIANG都不认得你,密集的集结起来,无论是冲锋,还是保护中军,都等同于是自杀。

    在上一个世界,起初的时候,因为武器的攻击力低,远程武器比较落后,再加上威力不足,这就导致军队作战,最喜欢集结在一起。

    队形越是紧密,杀伤力和凝聚力就越大,可随着远程武器攻击力和射程的增加,尤其是重型火炮的威力越来越大,步兵就渐渐不再以容易遭受巨大炮击伤害的密集队形来编组了。

    倘若这个时候,燕军能够分散一些,犹如撒出去的豆子一般,在各个小队或者是单兵里形成一定的距离,眼下这火炮的威力,作用可谓乏善可陈。

    可现在,他们显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他们见到了这火炮的威力,顿时开始不安起来,而不安的官兵,却做了一件最愚蠢的事,不安的人,下意识的会愿意聚集在一起,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越是人多的地方,反而让人觉得安心,这是人的本能,他们毕竟没有任何相关于应对火炮的经验。

    心里只是觉得人多力量大,也许就可以抵抗这炮火。

    于是,在这中军,许多官兵乌泱泱的朝着人密集的地方涌去,似乎只要集聚在一起,就可以躲避这炮火一样的,然而这时,炮弹开始落地。

    这一次,射偏了。

    或者说,这个距离,火炮本来就没什么准头,二十多枚火炮落下,并没有落在燕承宗身边,有十几枚,直接飞入了人堆里。

    当那巨大的爆炸声音响起,灾难发生了。

    轰隆……

    一处人流密集之处,炮弹炸开,飞沙走石,硝烟弥漫,瞬间方圆十丈之内,无数人的断臂残骸飞出,无数的钢珠将更远的官兵打的浑身都是孔洞,血冒如注,这一枚炮弹的威力,杀伤力惊人,当场死亡的,足有三十多人,受伤者,不计其数。

    无数人哀嚎,口里发出呜咽,更多人下意识的,又随着人流跑散。

    接着,一个个炮弹炸开。

    整个中军营,大乱。

    在这刺鼻的硝烟里,燕承宗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四周都是尸体,空气都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他瞬间感觉这个世界很恐怖,一时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恶意。

    他拼命的咳嗽,虽是捡了一条命,可整个人完全是狼狈不堪,身上满是血污,也分不清哪些是自己的,哪些是别人的,尤其是他的肩头,竟还挂着一根断指,他已无心去理会了,这两轮火炮的突袭,使中军营的损失,超过了五六百人,这……还没有算上伤者。

    而真正可怕的还不是如此。

    这五六百人中,有为数不少的,都是北燕军济北三府大营里的武官,还有自己身边最精锐的随扈,至于传令兵、掌旗兵,更是没什么运气,几乎死绝了。

    有人终于将他抱着,匆匆开始后撤。

    整个中军其实都开始在后撤,可怕,他们脑海里此时此刻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离开这里,这里太可怕了,再留这里,这不是找死?

    可中军一退,后营也有些慌了,方才那爆炸还有中军升腾起来的硝烟他们也是看到听到,现在看到前头的人蜂拥而退,一时之间,竟以为败了,于是乎,众人高呼:“陈军打过来了,陈军打过来了。”

    这里是后队啊,陈军若是能打到后队,这还了得,不晓得的人,还以为陈军从四面八方杀到了,于是后队也开始退,有人如惊弓之鸟,什么都顾不上,于是相互践踏、推挤,更有人抬眼,想要看看中军在哪里,可一抬到,哪里见得到帅旗,于是心里更加慌乱。

    后头的事,前军冲锋的将士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已密密麻麻的杀至城塞之下,甚至有不少人,渡了河,在这护城河里,到处都漂浮着尸首,岸上,尸首更是堆积如山,数千的北燕军,终于开始架起了云梯。

    而此时,火铳依旧朝城下狂射,府兵们也开始忙碌起来,他们开始疯狂的朝城墙下丢滚木、巨石,一锅锅的热油,亦是倾泻而下,偶尔,城楼下飞来几支冷箭,城墙上的人跌落下城墙来,可北燕军最惨,无数人被热油烫的浑身气泡,疯狂的嚎叫,跳进护城河里,有人直接被滚木和巨石砸成了肉泥。

    胡人的先登营像疯了一样,依旧是拼命的朝云梯攀爬,直到一个个云梯,被城墙上的人狠狠的叉出,最后直接悬在半空,朝后翻倒,云梯上的人,顿时口里发出一个个嚎叫,自半空落下来。

    勇士营手中的火铳铳管,竟已是烧的发红,乃至于连水都无法一时冷却,城上城下,所有人都杀红了眼睛。

    疯了,所有人都疯了。

    乃至于那李东正,也带着官吏们上了城墙道,他们疯狂的帮着人将巨石和热油送上城墙。

    炮队们已经开始重新校准,这一次目标,再不是燕军的后队和中军,而是朝着城下攻城的前锋军,数千悲壮的人,此刻损伤已超过了两成。

    可那些急于复仇的先登营竟好似是不要命,在这些胡人们的勇气鼓舞之下,其他各营也俱都争先恐后,一旦杀红了眼睛,在这四处都是喊杀声的战场上,便再没什么可顾忌的了,理智,已变成了累赘。

    许杰额上全是细汗,呼吸也是有点喘,他有些慌,倒不是怕,而是因为,他发现要重新校准,实在太慢了,这些火炮,看来还需继续改良,不过此时,他倒是不吝炮弹起来,反正不是自己的钱,就当这钱是大风刮来的,他口里大吼:“开花弹,开花弹!”

    “点火……点火……”

    校准的目标,是在前锋军队伍的中段,如此一来,可以形成一个无人区,截断燕军,使燕军收尾不能呼应。

    而这个着落点,完全是在有效射程之内,许杰咬着牙,厉声道:“射啊。”

    轰隆隆,轰隆隆……

    火炮轰鸣,格外震天动地。

    炮弹开始宣泄在战场上,这些密集冲锋的燕军,顿时人仰马翻。

    而前队的燕军,被火铳还有府兵的弓箭,以及滚石、热油所阻止,后队的燕军,眼看前头损失惨重,他们不曾见到如此犀利的火炮,顿时不安起来,等他们回头,方才知道,中军和后队早已去远,跑了……

    终于,有人胆怯起来,原本展开源源不断攻势的前锋燕军,不少在后的人索性仓皇而逃,而护城河里,陈尸无数,竟生生的填平了河道,前头的先登营,发出了最后的冲刺,他们咬着牙,疯了似得继续架梯攀爬。

    此时,有人开始攀上城墙。

    到了这个份上,城上之人所需要面对的,乃是越来越多,攀上城墙的燕军先登营,而其他的人,要嘛留在城墙下,要嘛……跑了个干净。

    陈凯之拔出了剑,现在靠着火铳和弓箭射击,已经没有了意义,在这狭隘的过道里,拼的就是刀剑。

    陈凯之眼眸微微一眯,嘴角轻轻勾了勾,掠过一丝冷笑,旋即便厉声发令:“无关人等,所有府兵、官吏、民夫,全部撤下城墙!”

    人多手杂,留在这里的人越多,越无法有效的进行反击。

    与其如此,就撤下这些根本没有什么杀伤力反而碍手碍脚的人。

    “勇士营!拔刀!”

    “拔刀!”

    “勇士营拔刀!”

    陈凯之一声令下,大量的官吏,还有无数胆战心惊的府兵和民夫,这时候清醒了,他们知道,接下来,就该是短兵相接,这时候,他们倒是不敢再这里停留了,一个个不安的撤下城墙,身边的勇士营将士与他们擦身而过,他们自觉地自己是幸运的,无论如何,他们不想死,想到要去面对面的迎击燕军,便觉得头皮发麻。

    可与他们擦身而过的勇士营将士,却如钉子一般,迅速的开始向身边的小队集结,身边,一个个声音在传递:“无关人等退下,勇士营拔刀!”

    “拔刀!”

    一个又一个带着疲惫的嘶吼,冲破云霄。

    …………………………

    真诚的求点月票,给一点支持,写书很辛苦,老虎需要月票,当然,也希望大家能够多多订阅支持,万分感谢。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