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三十九章:天崩地裂(4更求月票)
        燕承宗一点都不担心,燕军的火炮,他实在太了解了,能打三百步就已算是极限了。

    可他显然还不知道,这个世界,有一种更加轻薄炮管的火炮,这炮管不但轻薄,而且可以承受巨大的装药量,比如北燕军的火药量,往往是控制在七八两上下,再多,威力就太大,容易有炸膛的危险,而此时城上的火炮,装药量却足足是北燕军火炮的两三倍,足以在炮膛内,膨胀出巨大的力量,形成极大的推力。

    这……还只是其次,最重要的却是,推力产生,卡在膛线中的火炮瞬间推出,它们在炮膛内,沿着螺旋的膛线出了炮口,立即形成了巨大的旋转力量,这高速旋转的火炮不但精度惊人,而且射程和威力,几乎对这时代的火炮是碾压的。

    因为离得远,所以火炮的动静虽然大,却还没引起燕承宗太大的注意力,他现在担心的,反而是前线的将士,火炮的杀伤力也是不小的,这就意味着,前头冲杀的将士,折损得可能更大,这样下去,可很不妙啊!

    难道就为了这座城塞,要付出两千人的人命?

    若是如此,即便是踏平了这城塞,将这城塞碾为了粉末,也不足以弥补燕军的损失,而他就算是打胜了,依旧颜面无存。

    燕承宗心里既气急,又惆怅,可就在这时,一个参军突然道:“殿下,你看,天上……天上,有飞……飞……球……”

    燕承宗下意识地抬头,然后他看到,在半空中,一个个如陨石划破了大气层,随即引发了巨大火焰的东西在天上飞过。

    他先是一呆,面色不禁发青,嘴角微微的抽了抽。

    这……是什么……

    他不敢相信这是炮弹,因为附近根本就没有陈狗,城塞上的陈狗,想来也不可能出现在附近。

    就在他脑子里迅速而敏捷地分析着这东西时,面上稍稍露出匪夷所思之色,身边却传来了一声巨吼:“这……这是朝我们这儿飞来的,躲,躲啊……”

    躲……

    燕承宗也是吓了一跳,座下的战马已经受惊了,发着嘶鸣声,一时他的内心,突的升腾出了难以言喻的恐惧,面对此等匪夷所思的事,他已来不及去思考了,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快躲。

    身后上百的亲卫,还有掌令、掌旗的兵马,以及数十个将校,也都慌了。

    见鬼了啊这是。

    他们下意识的要躲,可是,哪里还躲得过?

    显然一切都迟了。

    只见在空中飞来的二十枚火炮,呈梅花状散开,随即纷纷落地。

    轰……

    有炮弹直接砸中先前说话的参军,他瞬间便随炮弹一起飞起,身后,已是人仰马翻。

    燕承宗惊魂未定,便见身后已是许多人生生砸死,亦是有人血肉模糊,鲜血四溅起来,就这么短短的一瞬间到处都是哀嚎,哀叫连连,一时四周宛如人间地狱。

    燕承宗则是在马上摔了下来,他吓得不轻,可是……他自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是啊,真是太危险了,就差一点,方才有一枚炮弹,竟是和自己擦肩而过,若是方才稍稍有些差池,岂不是……岂不是……

    幸运之后,他怒极反笑:“哈哈……哈哈……这些陈狗,倒还真让人刮目相看,他们竟有此利器,好,好得很,今日……你们可惹到本王了,本王若是不能将你们碎尸万段,不将你们扒皮抽筋,本王便死无葬身之地。”

    可他依旧没有意识到,这落地的炮弹,乃是开花弹。

    开花弹的引信还在燃烧。

    终于,远在数十丈之外,一枚开花弹终于燃尽,弹体内的火药瞬间的燃烧,一股巨大的膨胀力瞬间的弥漫,轰隆……

    就在数十丈外,随着一声巨大的轰鸣,那炮弹已被撕裂,弹片撕成了碎片,混合着这火炮中的钢珠迅速的爆开。

    无数的硝烟升腾而起,形成了三四人高的云状,以爆点为圆形,钢珠和弹片迅速的炸开。

    方圆十几丈之内的数十个将校和兵丁,片刻之间,有的被这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冲飞,有的浑身被钢珠和弹片打了个血肉模糊,有的瞬间被撕裂开,那乌黑的硝烟逐渐散去之后,地上只留下了一团焦土,还有无数不知是谁的血肉……

    沉默……

    沉默……

    燕承宗的世界是寂静的,即便他的身边有受惊的人张大了口,有的人疯狂地朝主帅的位置扑来,可是……他的世界静得可怕,因为……他耳朵已经感觉不听使唤了。

    一枚钢珠,直接飞射进了他的肩窝上,锁骨处,他已是鲜血淋漓,血已将肩头的铠甲浸湿了。

    一个忠诚的亲兵,匆匆忙忙地来搀扶他,而这时,一个又一个的开花弹开始引爆。

    轰隆隆……

    轰隆隆……轰隆隆……

    从百丈之外,再到数十丈外,一个个地方燃起了硝烟,炮弹犹如伞一般,迅速地膨胀开,制造出一个又一个的无人区。

    燕承宗惊呆了,看着飞溅的砂石、钢珠、弹片疯狂地飞舞,何止是方才近在咫尺的亲卫,便连远一些的中军营,亦是死伤惨重。

    二十个炮弹,造成的杀伤,竟超过了两三百人。

    更有不少离得远一些的人,伤得也是不轻。

    燕承宗震撼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惊骇无比,方才无数的飞沙走石,早已打得他浑身鲜血淋漓,身上已有不知多少个创口,幸好他披着锁子甲,并没有致命伤,可方才附近一个开花弹的冲击力,还是让他直接摔在了一具尸首上。

    他艰难地爬了起,浑身血冒如注。

    附近的中军,显然从未想过,远在千步之外的城塞,会给自己带来什么伤害,所以从一开始,他们是轻松愉快的,可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却都将他们打懵了。

    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竟不敢去营救自己的主帅,所有人疯狂的后退,相互推挤着,拼命想要距离着弹的地方远一些。

    燕承宗大口地呼吸着,他的脸已被炸黑了,浑身像是散架一样,当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座马时,只见那浑身都是孔洞,早被流出来的鲜血染红了马身,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发出最后的悲鸣。

    ………………

    “中了……中了!”

    此时,城墙上的许杰,已经狠狠地握住了拳头,整个激动得红了眼眶。

    最少有四五枚炮弹落在那附近,虽然只是附近,可开花弹的杀伤半径不小,所以他总算没有辜负都督的期望。

    他兴奋得面颊通红,挥舞着拳头,身后的炮队丘八们,也都雀跃地跟着笑了起来。

    至于其他十几枚炮弹,有的着落点也远了一些,不过这都是无碍的事,这样的距离,能有这样的精准度,许杰已是极为满意了。

    “继续……继续……”他大吼。

    虽可以说这算旗开得胜,可他倒还没有因为初步的成功而忘了正事。

    得再给他们来一炮,这叫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炮队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他们犹如获得了大丰收的农人,额上渗着幸福的汗水,一个个熟稔的开始给炮管浇水,好使其迅速地冷却,这水一遇到炮管,瞬间便发出丝丝的声音,随即化作了白气升腾而起,可这冷却炮管,却也是技术活,不能浇多了,多了的话,会让炮管里形成积水,待会儿火药不易点燃,可也决不能少了,否则炮管里若是还有余温,则就糟了,火药塞进去,直接炸了。

    这些经验,可都是有规矩的,这些规矩统统变成了一本记录下来的炮兵指南书《教你如何打炮》,炮队的弟兄们,若是没有足够的文化知识,怕是根本无法理解。

    他们不但要懂算数,要对天文地理甚至是风水的知识有所了解,还必须得有一定的接受和理解能力,识文断字,只是知识基础罢了。

    这也是读书的好处,读了书,不只是明白事理,从前的战争形态,虽然从未改变,可在勇士营,战争的形态却是不断的在进行进化,在这个进化过程之中,若是靠着一群大字不识的丘八,根本就不可能掌握任何东西。

    同样的火炮,就算现在陈凯之将他们遗弃在这里,送给北燕军,这玩意,也不过是给北燕军听个响而已,发挥的威力,可能不及勇士营的三成。

    冷却了炮管之后,丘八们又火速地开始装填火药,接着是装弹,而这一次,显然是不必再校准了,还是老样子,轰他NIANGDE!

    “七号炮台就位……”最先就位的丘八兴冲冲地大喊,显然,他们的速度最快,这是一件值得吹嘘的事。

    很快,便有人不甘示弱地大声道:“九号炮位就位。”

    “二十号炮台就位。”

    “三号……”

    呼……

    许杰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下意识到的,还是拿拇指比了比,虽然他现在已经不必测距,也没必要校准了,可他已习惯了这些规范的动作。

    最后,他发出了怒吼:“点火!”

    “点火!”

    “点火!”

    “点火完毕!”

    “完毕!”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一门门的火炮,继续喷吐着火舌……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