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三十六章:开火
    武先生很快就到了。

    此时,看到城外浩浩荡荡的燕军,心里不由感慨万千,当年他便是燕军的大将,如今再见城下这些黑甲头戴雁翎的军卒,他似是陷入了某种遥远的回忆.

    不过只是眨眼功夫,他便回过了神来,叹了口气道:“济北王燕承宗,此人曾在我的军中效力,做过我的亲兵。”

    说到这里,武先生深深地看了陈凯之一眼,才接着道:“燕人和你们陈人不同,你们的王公贵族自幼便选择拜入名士之下读书,可燕人却多喜欢在军中效力,往往先从亲兵开始,跟在沙场老将们身后学习,这燕承宗,算是燕国里还算学了几分真本事的一个,他的兵法传承自老夫,却不知学去了几成。”

    “燕人善于守城,也善于野战,这是因为他们与胡人交战得多的缘故,可论起攻城,却差得远了。”

    “现在他们远来,按道理而言,会休整几天,将城塞围住了,随后开始狂攻。不过……这一次不同,他们是急于报仇,这是一次报复性的行动,而不是大战,至少在他们看来,便是如此,济北王燕承宗这个人,是个火爆的性子,你过了岸,于他而言,便是奇耻大辱,所以必定会立即攻城,这反倒是给了我们机会,所以今日一战,乃是关键中的关键,若能一次性将燕军打痛,他们的攻势就再难凌厉了,燕军善猛攻,而不能持久,这是人所共知的事。”

    “除此之外……”武先生眯着眼,眼眸微微一转,视线落在东北角的一处小山丘上,手指向东北角,道:“看到了吗,若我猜的不错,他们的中军营会设置在那里……”

    陈凯之笑了笑,这点他懂,主帅在靠前的位置督战,这本就是鼓舞士气的手段,当然,那个地方弓箭和其他武器是难以企及的,不过却也未必,有一样东西,倒是可以试试。

    陈凯之抖擞精神,道:“既如此,那么就死战吧。”

    他手提着剑,下令道:“所有勇士营的将士,还有辅兵上城墙。”

    勇士营早已在城塞上列队,开始检查自己手中的火铳。

    而辅兵们,也开始将无数滚石和滚木搬上了城墙,除此之外,还有热油,以及一支约莫在两百人左右的弓箭队。

    这些弓手,原本都是济北水陆巡检司的人,是大陈的府兵,不过他们的士气是最低落的,脸上既有担忧,又显得犹豫不定。

    陈凯之一拍城墙,喝道:“你们谁想跑?你们看看,这里四处都是高墙,这外头是护城河,你们跑得掉吗?燕军此来,便是要报一箭之仇,他们入了城,就绝不会留下任何活口,我知道你们许多人中,都有妻儿,都有父母,可你们若还想见父母妻儿,那就死战到底,决不允许放一个燕军入城,入了城,你我俱都得死。”

    众人肃然,不敢做声。

    陈凯之已将他们置之绝地,而今,确实只能是破釜沉舟了。

    城下是乌云盖天般的燕军,前锋已急不可耐地预备好了,他们如武先生所言,显得极为急躁,而城塞并不大,这就导致他们能投入攻城的队伍并不多,大抵也不过两千人而已,不过,显然他们设置了足够的预备队。

    城下,突然鼓声如雷,这震天的鼓声,使人心惊胆颤。

    在远处的小山丘上,济北王燕承宗并没有下令扎营,现在时辰还早,他有信心今日便将这城塞拿下,夜里便可在城塞中过夜,所以他带着亲卫,穿过无数的军马,至距离城塞一里开外的山丘,远远的,他一双如狼的眸子盯着城塞,唇边勾起一抹轻蔑的笑意,随即缓缓开口:“一鼓而定,先入城者,赏万金,传我将令,先锋军先登营,破城!”

    一声令下,号角响起,低沉的号角,宛如催命符,空气中也莫名的多了肃杀之气。

    于是早有传令兵骑着飞马,在开始歇下的各军之中穿梭:“济北王令:破城,先登营破城,先登营……”

    “济北王有令……”

    无数的号令,宛如接力一般,开始传遍整个燕军。

    随即,一支军马有了动作,一名都尉坐在骏马上,狞笑一声,竟是直接撕了身上的皮甲,露出了虎背熊腰方身体,浑身的肌肉鼓起,此人乃是赫赫有名的先登营都尉金鸣嘀,金鸣嘀与先登营俱都是胡人,大多都曾在北方游猎,不过却只是小部族,被胡人的大部族欺负得狠了,只好在白山黑水之间,捕鱼和打猎为生。

    北燕人看出他们的矫健,于是将他们编入了军中,他们号称先登,骁勇无比,无惧死亡,甚至认为,死在沙场上,乃是极荣耀的事。

    自此之后,这北燕军中有不少的先登营,他们大多用以冲锋陷阵,作为前锋,无往而不利。

    此时,那金鸣嘀高呼一声,随即叽里呱啦的说了几句胡语,手中双斧猛地挥舞,身后两千多胡人顿时嗷嗷大叫起来。

    他们一个个龇牙裂目,这大红色的络腮胡子之上,是一个个血红的眼睛。

    金鸣嘀率先冲了出去,随后,身后的胡人便如潮水一般冲出。

    他们之中,有不少人骑着快马,疯了一般取出了手中的弓箭。

    哒哒哒……哒哒哒……

    “是先登营!”武先生神色淡淡地站在城楼,捋须胡须,狂风将他的衣袂吹得猎猎作响,口里接着道:“此营犹如破城锤,不畏死伤,谈谈弓马娴熟,不过……即便是顺风,这城墙高耸,他们自下射箭,效果也是勉强。”

    陈凯之笑了笑道:“我知道,这叫杀威棒,先来吓一吓我们罢了。”

    他随即下令:“勇士营准备。”

    一群逗比,想要隔着护城河朝城塞上射箭,那就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才叫远程攻击。

    随即,一个个女墙的墙垛之后,露出了一个个黑黝黝的铳口,居高临下地看着越来越近的先登营。

    这城墙距离护城河有三十丈之远,而护城河又有二十丈宽,所以不需要测距,只要燕军抵达了护城河外,便正式进入了有效的射程范围,更何况现在勇士营乃是居高临下,对射程更有助益。

    果然,那先登营已至,有人率先飞马,沿着护城河游走,弯弓搭箭,飞的一箭射出。

    一枚羽箭在半空,划了一个完美的弧形,最后,啪的一下,射在城墙上,最终,跌落下去。

    在后观战的燕承宗,却是不以为意。

    飞骑的作用,是尽力让城墙上的守军不敢露头,形成某种压制,而后,掩护其他的步卒渡河,搭建出简易的浮桥。

    而至于城上的守军,他却一点都不畏惧,因为城里的守军,能战的,也不过是千人而已。

    恰恰这弓箭,在许多人心里,或许简单,可事实上,任何一个专业的将军都清楚,想要培育一名合格的弓手极不容易,最少也需要数月的功夫。

    燕军以弓箭见长,城上能动用的弓手,甚至怕是不会超过百人,用千人的弓马去压制百人,完全足够了,至少可让对方不敢冒头,那接下来就是他们主战场了。

    只见在射出第一箭之后,先锋营纷纷绕着护城河放箭,这些箭矢,绝大多数可能连城墙都没有摸到,即便是勉强有几支射上了城墙,这城墙上的勇士营身后,则由一个辅兵顶着一个拆下的门板,顶在勇士营的头上,弓箭乃是抛射,在半空划了圆弧,方才凭着惯性直直落下,啪啪的,直接落在顶在头上的门板或是方盾上。

    这是最寻常抵御城下射箭的方法。

    不过若是如此,就遇到了极大的问题,虽是用木板顶了头,安全倒是绝对安全了,可问题就在于,城上想要反击,按理来说,也需要射箭,而箭矢都是抛射,也就是朝着半空斜角射出去,头上顶着木板和方盾如何射出去?一旦如此,就形同于是被动的挨打的局面了,虽不会有什么损伤,保障了安全,却也是难以反击。

    可是……

    勇士营用的,却是火铳,他们头上顶着木盾,却将火铳弹出了女墙墙垛之间的方口,朝着城下,随即,一声号令:“反击!”

    “反击!”

    “反击!”

    城墙的过道上,一个个命令此起彼伏,无数人高声的大吼。

    开始反击了。

    随后,一个个探出了墙垛的火铳喷出了火焰。

    啪啪啪啪啪啪啪……

    城墙上,已是火光大作,这瞬间的火焰,犹如闪电一般,稍闪即逝,惊雷的巨响,回荡在了城墙内外。

    一股股的硝烟,飞快地弥漫开来!

    城下的人马,听到了这铳声,也是一惊,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城上竟配备了火铳……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有人心里暗喜,火铳这时候的威力,远不如弓箭,何况,装填极为繁琐,精度更是差的吓人,最重要的是,它还十分不稳重,极容易炸膛。

    这东西,对付什么都不懂的胡人,有吓阻的作用,可对于燕军而言,实是不痛不痒!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