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三十三章:捷报东来(3更求月票)
        洛阳城也震动了。

    整个洛阳城已经沸腾。

    大捷,大捷……

    快马将来自章丘的捷报火速地送到,顿时,满城沸腾。

    这些日子,反燕的情绪已是一浪高过一浪,现在突然从东方传来捷报,顿时无数人喜笑颜开,甚至在大街小巷,爆竹声声响起。

    对于绝大多数的洛阳人而言,他们的愿望是朴素的,只知道勇士营在东方大捷,击溃了两千燕军,很是扬眉吐气,再加上此前的酝酿,现在顿时欢快起来。

    可对于朝廷而言,这不啻是一个噩耗。

    此时,许多的大臣已经义愤填膺,尤其是礼部和鸿胪寺,他们好不容易维持的局面,如今彻底地被打破了。

    事态紧急,此时宫中已经火速地召集了重臣们商议,赵王陈贽敬,气冲冲地到了文楼,在这里,太后、姚文治、陈一寿等人早已不安地在此等候了。

    陈贽敬一来,顿时怒气冲冲的开口。

    “陈凯之这是想要做什么,他是疯了吗?他难道不知道此事将会有什么后果?他倒是痛快了,立了战功,可后头的事怎么办?这真是群疯子……”

    他此刻非常的不悦,面头深深地皱了起来,一脸担忧的说道。

    “现在各国的使节已经聚集在了礼部,燕国使臣已经义愤填膺,明着问礼部尚书,是不是大陈想要大动干戈,其他诸国的使节也都表示了忧心,认为大陈眼下开衅,有所图谋,我可听说,各国现在可都有急报送去,要不了多久,各国的兵马就要在边境集结了,到了那时,西有大凉,南有吴楚,蜀国怕也将在汉中布阵,我大陈,难道要横扫六合吗?”

    “还有衍圣公府,衍圣公府驻在此的人,已经开始询问事态了,礼部那儿拼命的否认,这绝不是朝廷的授意,看看,看看吧,现今该如何收场?”

    “太后,臣弟以为,这陈凯之胆大包天,妄动刀兵,要立即召回来治罪不可。”

    陈贽敬这一连串的话,谁心里不明白?现在确实情况紧迫啊,陈凯之在那儿,牵一发而动全身,在衍圣公府斡旋之下的六国平衡,可能随时都要打破。

    大陈的国力,可能在六国之中最强,可一旦被人认为是大陈挑衅,那么势必会遭到其他五国的针对,到了那时,可就是四面烽火了啊。

    这……陈凯之……

    居然又闯祸了,而且这次是无法收拾的祸。

    太后觉得自己头痛得厉害,心口都喘不过气来了,不过陈贽敬说要治陈凯之的罪,她却道:“好啊,此事,哀家也就不做主了,就请赵王来做主吧,赵王下令捉拿陈凯之治罪,哀家绝无二话!”

    陈贽敬的脸都变了。

    太后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就是将此事全数推到了他的头上,他又不傻,怎么不知道这是自找麻烦?

    若是以赵王的名义拿人,现在宫外还到处都是爆竹声声呢,陈凯之在东边击溃了北燕人,被视为了英雄,转眼赵王就拿他去治罪,如此一来,大陈的军民会如何看待他这个赵王?

    只怕无数的臣民都会对他唾弃不可,这时候拿人,不啻是丧权辱国,是向北燕服软,甚至……陈凯之带兵杀去的,乃是龙兴之地,是要收复故土,赵王身为太祖高皇帝的子孙,却跑去捉拿陈凯之,这岂不成了不肖子孙吧?

    看着赵王哑口无言了好一会,太后才道:“好了,赵王既然不敢拿人,那就说正经事,章丘的奏疏中也说得明明白白,是北燕人寻衅滋事,他们放箭射杀了我们的军卒,最终才导致了战事,陈凯之虽是过激了一些,却也是情有可原,眼下好生向燕人解释便是。”

    “解释?”陈贽敬冷笑着,一双目光透着怒火:“若是不杀陈凯之,燕人如何会听解释?”

    “够了!”太后厉声打断他,嘴角微微的抽动着,格外愤怒地提醒陈贽敬:“哀家早就说过,赵王要杀,尽管去杀便是,若是不敢,就乖乖的坐在这里听一听诸卿的高见。”

    人,他自然是不能亲自拿办的,陈贽敬也只好不甘心地跪坐下来。

    这内阁诸公,却都是唉声叹气,眼下还有什么高见啊,现在闹出这么大的事,是决不能处罚陈凯之的,现在惩罚陈凯之,这不摆明着和燕人媾和吗?

    可不惩罚,燕人那边又该如何交代,难道真的要打起来吗?

    倒是姚文治捋须,突然道:“陈凯之可退兵了吗?”

    他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却是一下子的令所有人都呆住了。

    是啊,所有人下意识的,只想着陈凯之大捷,只想着朝廷该怎么跟燕人解释,却没有关注陈凯之现在在哪里。

    慕太后心里咯噔了一下,忙道:“去明镜司问问。”

    只片刻功夫,便有宦官来报:“娘娘,明镜司那儿已有了快马急报,说是陈凯之入济北三府之后,勒令济北府官吏会同勇士营驻守城塞,还……还往那城塞中,源源不断的运了许多辎重,只怕……只怕……陈凯之是想要在那里……坚守……”

    “坚……坚守……”陈一寿感觉自己的下巴有点儿合不拢了。

    原以为这家伙打完了,就会跑回来,然后假装一副无辜的样子,谁料到,竟真的如赵王所言,这家伙……真的疯了啊。

    居然是坚守!

    这和送死有什么分别?

    陈一寿忙道:“不妙,小小一座城塞,这数百人,如何坚守?要知道,北燕军可在那里驻防了数万精兵啊,北燕人吃了亏,是一定要报复的,只怕这个时候,燕国的大军,就要截断陈凯之的后路,要将陈凯之等人一网打尽了。”

    慕太后顿时大惊,不由道:“立即派大军……”

    “娘娘……”姚文治苦笑着摇头道:“且不说现在已经迟了,就算要派出大军,那么陈燕之战就不可避免了。再者,大陈的精兵,俱都布置在关中和关东,既可拱卫京畿,一旦有事,则可渡过黄河,向北燕腹地猛攻。可山东一线,朝廷却没有布置多少兵马,这都是因为地理的缘故,北燕人产的马多,他们的骑兵厉害,山东一线,多是旷野,我大军的精兵若是布陈在那里,难道单靠步卒去应对对方的铁骑吗?所以自太祖高皇帝以来,燕军多是将他们的精锐布置在河北,随时可南下,而我大陈恰恰相反,只要燕军铁骑敢南下,便自关东出兵,直接打击他们的后方。”

    这意思是,在山东一线,根本就没有足够抵御燕军的兵马,所以对于陈凯之他们,根本就无法救援。

    燕陈两国的兵力布置,一直都是互相制衡的,可又压根是各打各的,你打我的头,我不理会,可是我有威胁你心脏的能力。

    慕太后这时才是想了起来,方才情急,竟忘了这个,可想到那个坚守在那小城塞里,将要面对疯狂报复的北燕精兵大军的,是她的儿子啊,她能置之不理吗?

    她努力地按捺住心底的急切和担忧,不禁道:“那么,卿家还有什么办法吗?”

    姚文治叹了口气道:“臣死罪,眼下时间急迫,已是无计可施了,不出预料,三日之内,必定会有勇士营覆没的噩耗传来……”

    文楼中,顿时鸦雀无声,慕太后的心渐渐下沉,却依旧不肯相信地道:“勇士营,不是……不是……”

    阁臣们纷纷摇头,陈一寿也是叹着气,他心里也颇有遗憾,这陈凯之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可问题是,在作死之路上越走越远,拉都拉不回来了啊。

    陈一寿道:“娘娘,这不可同日而语,三百勇士营大败两千叛军,可称之为精兵,可北燕数万精锐围攻一座小小城塞,这勇士营,怕是……”

    他咬了咬,下面的话没有说下去,可意思不言而喻,陈凯之最后的悲剧,根本就不可能幸免,甚至可以说是痴心妄想。

    陈贽敬此时,反倒是舒了口气,他眼里甚至微微带着一丝笑意,调侃道:“或许这勇士营神勇,犹如天兵,也是未必。”

    他此时说着风凉话,却见太后俏脸一沉,一双杀气腾腾的眸子朝他看来。

    陈贽敬本也未必畏惧慕太后,只是这眸子,竟是格外的锐利无比,今日却不知怎么的,让陈贽敬心里一顿,竟不敢应其锋芒。

    陈贽敬忙避开眸子,随即起身道:“今日还没给太皇太后问安呢,这做儿子的,给自己母亲问安,可比天大的事都要紧,请娘娘容臣弟先行告退。”

    他见慕太后面色很不善,这时也不好招惹她,便匆匆出了文楼,直接往万寿宫的方向去。

    这一路,他心里不禁在想,慕太后对这陈凯之,似乎上心得有些过头了,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

    他一时恍惚,随即心里一笑,也罢,反正这个小子已是死定了。

    一想到这个,陈贽敬感觉自己心里总算舒坦了一些,这些日子,总是感觉有些不痛快,现在也算是有了好消息。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