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三十二章:一切尽在老夫掌握中(2更求月票)
        大燕天子再一次匆匆地抵达了鸿胪寺。

    他面色发红,一双剑眉深深地拧了起来。

    其实边镇只是一次小损失,不过是一座小城塞而已,还不劳堂堂天子记挂在心。

    可是这位天子,心里有宏图大志,眼里容不得沙子,何况,既然关系到了陈国,那么就极可能不是孤立的小事件了。

    所以他急匆匆的赶到了这里,而在他的身后,许多大臣竟也跟了来。

    他怒气冲冲地回眸,朝着一干大臣吼道。

    “朕何时让你们跟来的?”

    于是大臣们便纷纷拜倒道:“臣万死。”

    天子嘴角微微一勾,竟是冷冷的笑了起来,满是恼火地吼道:“都给朕退下!”

    大臣们迟疑了片刻,这个时候,他们都在担忧天子安危,可是面对这怒气腾腾的天子,他们也不敢再劝阻,只好齐声道:“臣不敢奉诏。”

    在他们心里,那个姓方的是陈国人,自然是满肚子的阴谋诡计,倘若陛下吃了他的迷汤药,这还了得?他们是怎么也得防着不可!

    少年天子又是气恼不已,却发现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一双眼眸冷冷地瞪着众人,格外冰冷地笑着:“好罢,那就由着你们,随你们去吧。”

    说罢,他正待要进入鸿胪寺,却在此时,有一个童子脚步匆匆的走了出来,道:“我家先生方才有交代,说是待会儿,大燕的君臣即将来访,先生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还请陛下与诸位大臣们入见,若有不周之处,还望海涵。”

    “……”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震惊了,清一色的惊愕之色。

    少年天子更是身躯一震,他……如何知道……朕会来,还知道大臣们也会跟着来?

    要知道,这封急报,可是十万火急送来的,除了自己和重要的大臣可以过目,谁也没有看过,即便这里有大陈的探子,那么他们传递消息的速度也会慢一些,最快也得要明日才到。

    而且,他如何知道大臣们会跟来?

    自己一路过来,可是快马加鞭,不存在有人特意去望风,然后提前跑来报信的可能。

    何况,人家童子也说了,先生早就吩咐过了。

    他眼眸微微一眯,眉宇深深地皱了起来,不禁对那童子道:“你家先生,是何时让你来相候的?”

    童子战战兢兢的,不敢直视君王,哪里敢说谎,而且,这童子本就是鸿胪寺的人,是燕人,更不存在被那方先生买通欺君罔上的可能,他便说道:“今儿清早,先生起来,独自一人下完了棋,才吩咐的。”

    少年天子虎躯又一次一震,目中若有所思,也只是须臾间,回眸看了诸大臣们一眼,口气冷冷地道:“走吧,进去。”

    连那些大臣,心里也不禁相疑起来,不会这样巧吧,事有反常即为妖啊,这方先生,当真是妖人吗?当真有先知的本领?

    他们不敢相信,却又找不到质疑的理由。

    而此时,方吾才已到了厅里,泰然自若地跪坐在蒲团上,一手端着茶盏,一手捏着茶盖,此刻竟是慢悠悠地喝着茶。

    他显得不疾不徐的,陈凯之此前来的那封书信,其实令他有些不安,因为原本他想用他自己的手段来想方设法把事情办好,不过显然陈凯之的办法则是更加的简单干脆,直接操家伙干这北燕人。

    时间已经约定好了,就在前天,其实前天就算北燕人不放箭,陈凯之也会以北燕人先行攻击的理由动手的,这从一开始就成为了一个计划好的导火线。

    按照时间推算,前天动手,北燕的快马一定会在昨天夜里,或者是今日清晨拂晓时分将消息送来。

    经过这些天的接触,方吾才已多少对这个大燕的天子有了了解,这个少年天子是个急性子,一定会坐不住。

    而近来大燕的文武大臣对他这个陈国使臣多有不满,到时……

    一切……都尽在掌握中……

    他甚至带着几分趣味地用茶盖刮着水面上的泡,旋即优哉游哉地呷了口茶,面上带着微笑,却在这时,大燕天子已带着群臣到了。

    天子显得很急躁的样子,直接在这跪坐下来,其余人则没有设立座位,只好站着。

    无数双眼睛则都看着方吾才,这些人,都是这世上最有权势的人,不是天子,便是皇族,要嘛就出自名门世家,又或者,乃是大燕的中枢臣子。

    这些高高在上的人,个个都是人精,而且双目如炬,但凡是心里有点发虚的人,被他们这样注视,怕都要面色不自然。

    可是方吾才,却是继续着方才的动作,又饮了口茶,完全是一副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的姿态。

    不等天子开口,方吾才叹了口气,捋着须徐徐开口道:“老夫早叫陛下有所防范,南方会有凶兆,哎……可惜,不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一声叹息,真真让天子的心里生出了深深的惭愧,悔不听先生之言啊。

    身后,那燕九龄依旧抱有敌意,一双眼眸冷冷地瞪着方吾才,口气尖锐如刀。

    “而今贵国对我大燕挑衅,先生乃是大陈国使,难道不该给一个交代吗?”

    方吾才对此,置之不理,完全是一副不关我的事的神态,一双囧囧有神的眸子只是看向大燕的天子,格外无奈地摇头道:“这是大凶,老夫早就说过,陛下理当这东征,而绝不可南顾,而今凶兆已发,陛下理应立告祭太庙,预备东征,如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啊……”

    一下子,大臣们哗然了。

    你在说笑话吗?现在陈军都打到了家门口了,居然还要大燕东征去打倭寇?这明显是阴谋啊,是你们陈国的阴谋,真是岂有此理。

    这是要将我们大燕当猴耍吗?简直是过分。

    燕九龄面色阴沉着,不禁冷笑起来:“东征?”他话锋一转,口气变得格外冷硬,“不!而今我大燕受辱,若不将这些敢于冒犯的陈军诛杀殆尽,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济北王的大军,只怕已经发动了,到了那时,你就预备着给你们的陈军收尸吧。”

    方吾才面对燕九龄的冷漠,傲慢无礼的态度,他也不恼,只是叹息道:“哎……万万料不到如此,天数,这是天数啊。”

    少年天子一直咬着唇不语,不过对于方吾才,他却是尊敬的,于是他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才道:“敢问先生,什么天数?”

    方吾才眉宇轻轻一皱,旋即便一脸惋惜地道:“老夫早已料到大燕将有一劫,南方的济北三府,极有可能不保,这济北三府,乃是陈国的龙兴之地,有陈国太祖高皇帝的龙脉护持,而今有太祖高皇帝的子孙进入了济北三府,势必无往不利,陛下该放弃济北三府,免得大燕的将士无畏的流血,这……对大燕,将是一场大劫……”

    “住口!”

    这姓方的,竟敢如此胡说八道,在燕人心里,济北三府早就成了他们的领土,现在这方先生竟是想靠一张嘴,就将这济北三府骗过去。

    北燕的大臣自然是不能忍的,特别是燕九龄,他怒瞪着方吾才,冷冷笑着。

    “呵……什么大劫,现在大劫的,是那些敢冒犯我大燕的陈军,他们不过区区数百人,被困在城塞之中,只要我大燕大军一到,便教他们灰飞烟灭,老匹夫,你是使节,我不为难你。”

    燕九龄瞪着方吾才的目光透着几分阴鸷,嘴角微微的抽搐了起来,极致愤怒地警告方吾才。

    “可你再敢糊弄陛下,我燕九龄便是舍了性命,也要你尸骨无存。”

    许多大臣,都是恨恨地看向方吾才。

    这方吾才,分明是在危言耸听啊。

    什么济北三府乃是大陈的龙脉,什么只要有陈氏宗族子弟,燕军就要生灵涂炭,便要遭遇浩劫,疯了,这老匹夫真的疯了。

    这话真是让笑掉大牙。

    区区几百官兵就想将济北三府收复?这难道不是可笑至极吗?

    便连少年天子,也是脸色骤变,他倒是对此半信半疑,虽是极信任这个方先生,可现在,却也不免对方先生产生了怀疑。

    面对燕九龄的威胁,方吾才依旧不为所动,神色淡然,只是叹着气道:“哎,老夫也知这话必令人认为只是危言耸听,可这场浩劫,是定会发生的,此天注定的事,老夫区区人力,如何能够拯救那些可怜的将士?陛下既然不信北燕眼下利在东方,那么陛下请回吧。”

    “请陛下起驾回宫!”燕九龄很干脆地直接拜下。

    这大燕的诸臣也纷纷拜倒:“请陛下起驾回宫。”

    少年天子皱着眉,看了眼方吾才,又看了一眼跪了满地的大臣,他觉得心里透不过气来。

    自听了方先生的话,他的心里如降下了阴霾,他自然觉得这太匪夷所思,难道大燕,连几百的陈军都不能消灭吗?不,这怎么看都是绝无可能的事。

    最后,他正色道:“先生,来日,再来请教。”

    说罢,少年天子已阔步而出!

    …………

    求点票儿!求点票儿!求点票儿!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