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二十一章:望之不似人君
    太皇太后听罢,脸色缓和了一些。

    慕太后这几日确实无暇顾忌宫外的事,这事儿是吏部办的,肯定和她无关。

    而且,慕太后对陈凯之,倒是颇有关照,想来,也和她无关。

    因此太皇太后的态度也是好了不少,目光轻轻一转,看向其他人,似乎在问,这是怎么回事?

    陈贽敬见太皇太后如此关心陈凯之的事,心里有些不悦,即便有诸多的不爽,陈贽敬面上也是不动声色的,此刻太皇太后目光落在他身上,他便笑吟吟的道。

    “吏部那儿,实在是太荒唐了,不过……母后,儿臣以为,吏部说是荒唐,却也不能这样说,济北,毕竟是我大陈的府县,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既然是我大陈府县,朝廷也派驻了官员,陈凯之都督济北,亦无不可,您说是不是?若是因此而责罚吏部,这天下人,反而要议论了,为何陈凯之都督济北,就不成了呢?此事,儿臣寻个空,偷偷的申饬一下即可。”

    太皇太后深深凝视着陈贽敬,心里跟明镜似的,嘴角微微勾了勾,满是嘲讽的笑起来。

    “济北的事,别人不清楚,吏部会不清楚?他们心如明镜,可这等事,不就是臣子们最爱玩的欺上瞒下这等把戏吗?你们肯定是认为,反正堂而皇之,只要振振有词的说这济北乃我大陈疆土,无可厚非,就可以糊弄哀家,哀家倒是没什么话说,可陈凯之是何人,他空有本事,某些人却弃之不用,好嘛。”

    说着,她的口气格外凛冽了起来。

    “哀家倒要看看,他们能玩花样到何时。”说话间,眼眸看向陈凯之,话音竟是软了几分,“陈凯之,往后啊,你索性就在宗令府差遣吧,帮着宗正管理一下宗室的事。”

    太皇太后这算是格外开恩了,因为宗令府办事的宗室,往往都是近亲,一般人是没有资格的,这一次让陈凯之去宗室里协助着办事,负责的,可都是太庙祭祀之类的事,这都是非同小可,办的好了,将来在宗室里极容易脱颖而出。

    可陈凯之一想到自己要去弄什么祭祀之类的事就头痛,忙道:“太皇太后娘娘,臣以为,既然吏部命臣都督济北,臣若是去了宗令府,反而要让人笑话了,所谓在其位、谋其政,济北的事,确实是麻烦,不过臣下倒也没什么怨言,多谢娘娘的好意。”

    太皇太后微微愕然,似乎有些不解,不过她心里猜着着,陈凯之这应该是伤心了,有才能之人,却无法好好施展才华,这谁不伤心呢?

    换做是她,心里也不好受吧,因此她不由失笑起来。

    “你即便都督了济北,又能做什么?”

    陈凯之认真道:“济北和青州三府,历来是我大陈故地,当初太祖高皇帝,龙兴于此,而今,为北燕所窃据,臣既是济北都督,自该想尽一切办法,讨要济北三府,以雪国耻。”

    他说的很认真。

    顿时,梁王、郑王不禁笑起来,便连陈贽敬也不由莞尔。

    这家伙……有时候傻起来还真有些可怕,看来,是新近立了功劳,他的勇士营扬眉吐气,所以,愈发的狂妄起来。

    还雪国耻?

    简直异想天开了,这么多年,这么多能人才干都无法雪耻,就你陈凯之可以雪耻了?

    慕太后闻言,不由心急,觉得陈凯之的做法很不妥,竟是没控制情绪,格外严肃的开口道:“凯之,你认真答母后的话,不要俏皮。”

    她是为陈凯之担心,怕太皇太后为陈凯之的‘大话’而不喜。

    济北三府的事,可不是陈凯之靠武力能够解决的,若是有这样容易,朝廷早就解决了。

    其中既关系到了大陈和大燕两国的邦交,除此之外,还牵涉到了武备,最重要的是,那济北三府,被大燕占领了数十年,那里的军民,早已认同自己是燕人,想要解决,实在是难上加难,收复太祖龙兴之地,谁没有这样的期望。

    可是啊,难!真难。

    因此她是格外担心陈凯之,一双眼眸看向陈凯之,朝他轻轻的摇头,示意他别在说下去。

    然而陈凯之却执着起来,依旧认真说道。

    “既然是大陈的国土,我们就不该让它由着北燕人管辖。”

    呵呵……

    众人都在心里冷笑起来,有一种看好戏的神态。

    然而太皇太后却是板起脸来,瞥着笑起来的梁王和郑王,正色道:“哀家看,陈凯之说的对,他只是一个镇国中尉,尚且还念着太祖的龙兴之地,你们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难道当年的耻辱,你们忘了吗?不,这不是当年的耻辱,这耻辱一代传了一代,这是子孙们不肖,竟将这奇耻大辱,当成了理所应当,哀家可笑不起来,陈凯之固然做不到,可他知耻,人若知耻,即便能力有限,却是值得赞赏的,哀家觉得陈凯之说的对,北燕窃据了龙兴致地,大陈需用尽一切办法,讨厌济北三府,以雪国耻。”

    一下子,这殿中的气氛紧张起来,郑王和梁王忙是请罪:“臣万死。”

    太皇太后绷着脸,理都不理他们,很是赞赏的看向陈凯之:“陈凯之,你有这志气,这是好事,难得,现在世上还有人惦记着济北,惦记着青州啊。”

    陈凯之倒是觉得自己和太皇太后的三观相同,不过,为什么太皇太后说什么话,都好像将自己竖起来,当做了典型,可同时,又让自己成为了别人的靶子呢,太拉仇恨了,不过……拉就拉吧,反正都得罪了,陈凯之忙是谦虚的道:“娘娘过誉,臣惭愧的很。”

    太皇太后眯着眼:“你也不要谦虚,哀家说你对,就是对,说你好,便是好,谁若是有异议,让他们来到哀家面前说,不过……”她想了想:“你既有心都督济北,哀家也就不拦你了,往后,牵涉济北的事,一切都交你便是,若是有人敢笑话你,你报到哀家这儿来,哀家撕了他的嘴,叫他一辈子笑不出。”

    她这番话,让慕太后放了心,太皇太后的性子,最是让人摸不透,这宫里头,多少人至今还不知她的性子,也不知说什么话能教她高兴,所以陈凯之来这太皇太后面前奏对,慕太后心里你捏了一把冷汗,现在总算是长出一口气:“陈凯之,你还不谢赏,太皇太后亲口说了,让你都督济北。”

    陈凯之醒悟过来,吏部让自己都督济北是一回事,可太皇太后让自己都督济北,又是另一回事,这两者是完全不同的,前者是一个差事,而后者,颇有些像是老祖宗的训言,将来谁拿济北来自己面前做文章,这太皇太后便可以为自己做主了。

    陈凯之忙道:“臣多谢太皇太后恩典。”

    只是这太皇太后的话,却是教郑王和梁王心寒,陈贽敬亦是颇有些不悦的样子,陈贽敬吟吟一笑:“陈凯之啊,母后都夸你有志气,这有志气,是好事,本王也很欣赏你,不过太皇太后对你期许有加,你可万万不要让母后对你失望。”

    言下之意,似乎是对陈凯之说,你既是夸下了海口,若是济北的事没什么进展,到时别要教人失望了。

    其实他只是为梁王和郑王出头罢了。

    陈凯之心里了如明镜,颔首点头:“臣自会尽心竭力。”

    可细细一想,都督济北,不会和你赵王有关吧?

    他越想,越觉得可能,否则吏部实在没有必要,故意惹这个是非。

    陈凯之心里冷笑,却又换上了笑容,你做初一,我做十五,赵王固然尊贵,自己和他相比,地位悬殊,可陈凯之也不是吃素的,于是他笑吟吟的道:“太皇太后,太后娘娘,方才臣听陛下背书,实是惊人,小小年纪,竟能将论语倒背如流,陛下将来一定是圣明的天子。”

    他摇头晃脑:“子曰……”

    一听到子曰,小皇帝眼前一亮:“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玛德,智障!

    陈凯之心里骂。

    小皇帝念到这里,就念不下去了,顿时,气氛尴尬。

    陈贽敬感觉到陈凯之在自己伤口上撒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自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在太皇太后面前表现的,可……

    太皇太后则是冷着脸,瞥了小皇帝一眼:“陛下读书,看来是用了心的。”

    陈贽敬忙道:“怕也没用什么心,年纪尚小,光顾着贪玩去了。”

    他不得不这样说。

    难道说真的用了心,而后学了将近一年,学出了这个鬼德行,这不摆明着是白痴吗?所以两相其害取其轻,还不如说自己儿子顽劣呢,顽劣……总比白痴要好。

    太皇太后不置可否:“哀家倒是听说,凯之乃是学候,更是学富五车之人,有闲啊,凯之可以教导一下陛下。”

    陈凯之忙道:“臣若是有闲,倒是可以试试。”

    这是场面话,试个鬼,这种智障的熊孩子,玩你的泥巴去吧。

    陈贽敬心里却有些发冷,太皇太后突然让人来教,这不摆明着对小皇帝不甚满意吗。

    …………

    又是五章,同学们,拿起你们的月票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