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一十七章:为了陛下
    恶心了陈贽敬一把,众臣告退出去。

    次日一早,身为宗室,陈凯之就不可再在翰林院当值了,不过当日还是去了翰林院一趟,交接了差事,少不得,一些翰林看过来羡慕的目光。

    陈凯之临走时,都看了这翰林院一眼,自己似乎,已经有了更好的前程,不再需要将翰林院当做踏脚石。

    不过……在这翰林院当值,却让自己受益匪浅,在翰林院与无数诏书和奏疏打交道,使他大致明白了这个时代大陈的军政事务如何处理,也明白了各部的职责,以及一些地方上军政事务的内情。

    而现在自己似乎攀上了高枝,走上了一条不寻常的路,他到了宗令府,见过了宗正陈武,接着陈武授了他宗室才有的紫鱼袋,有了这鱼袋挂在腰上,就能让人知道宗室的身份。

    身为宗室,特权是少不了的,陈凯之还需要慢慢的消化,这个时候也不能太过的张扬,还是低调为好。

    见陈凯之并没有得意之色,陈武笑吟吟的看着他,徐徐开口。

    “太皇太后既然开了金口,从此往后,便都是自家人了,陈凯之,你的族谱丢失了?至于辈分,我会命人好生查一查,当然,这都是不打紧的事,而今你贵为宗室,往后,可就更该为皇家分忧了,但凡是宗室,都有差事,这也是太祖高皇帝定下来的铁律,咱们也不能吃白俸是不是?”

    陈凯之颔首:“说的是。”

    陈武见陈凯之的态度温和,不禁笑了笑:“所以啊,过几日,你得去吏部一趟,到时,吏部少不得有点事交代你办了,放心,宗室的事,多是一些节制或者监督之类,肯定是清闲的,总之,从今往后,你便是躺着享福,也没人管你,可若是想要做点儿事,也绝不会让你闲出病来。”

    陈凯之心里想,我还年轻,当然要找事做,难道混吃等死不成?

    只是不知,吏部最后有什么差遣,这倒让陈凯之颇有几分期待起来,他也不急,过几日去看便是,于是拜别了陈武,乖乖回到飞鱼峰,等候音讯。

    ………………

    北国。

    这里渐渐开了春,积雪融化了一些,不过北风依旧如刀一般冷冽,此刻即便是都城,依旧是显得冷清,却有飞骑火速入城,很快,在大燕的宫中,披着貂皮的大燕天子被一个消息所震惊了。

    他一遍遍的看着最新送来的消息,目中满是震撼,像是被吓坏似的,面色发白,嘴角也是隐隐的发颤。

    三百的勇士营,全歼了两千多叛军精锐。

    这……怎么可能。

    这简直是奇迹,少几倍的人居然还可以完胜,前完全是前所未有的事。

    根据奏文中的描述,这勇士营的禁军,先是击退了叛军,随即,展开了追击,而勇士营据说耐力极佳,兼是吃苦耐劳,竟是生生的,使叛军无所遁逃。

    起初,大燕的少年天子,第一个念头,便是这定是假消息,大陈肯定夸大了事实。

    可细细一想,不对!

    大陈的太皇太后已经回到了洛阳,可见叛军确实是被击溃了,与此同时,据说连那叛军的主帅刘壁也被俘,即将问斩,这……也绝对不可能骗人的。

    最重要的是,晋城的叛军,很快便表达了归顺,也就是说,他们已经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境地,两千精锐,怕是一个都没有回去,若不是遭受如此的打击,在晋城的叛军,不可能如此惶恐。

    呼……

    他长长的出了口气,将奏文放下,从惊骇之中回过神来,整个人便陷入了深思。

    勇士营,厉害至此吗?

    这勇士营在数十年前,曾是对抗北燕的主力,所以大燕对于勇士营,可谓记忆犹新,只是后来的关注之中,得知这勇士营早已是糜烂不堪,没有一个能用的将才,真是万万想不到,今日,这勇士营重新换发了光彩。

    猛地……少年天子想起了一件事来。

    那号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方先生……

    少年天子目中震撼,那方先生上一次,是说他早已预料南方会有凶兆,不过很快,就可以化险为夷,逢凶化吉。

    逢凶化吉,还真是逢凶化吉啊,这方先生,真是料事如神。

    更何况,他现在是大陈的国使,勇士营的崛起,使大燕对大陈开始有所忌惮起来,想想看,现在大燕已被倭寇搅的焦头烂额,而大陈的军力已变得难测起来,谁知这大陈有多少像勇士营这样的精兵呢,若是大陈落井下石……

    这少年天子倒吸一口凉气,一方面,是一个料事如神的方先生,此人似乎并非是浪得虚名;另一方面,是大陈所带来的压力;一时他竟是对方先生来了心却,立即吩咐道:“立即请方先生入宫,朕要召见他。”

    过不多时,便有宦官去而复返:“陛下,方先生说是身子不适,不肯入宫。”

    少年天子面色微微一凝,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毕竟年轻,平时都是别人哄着自己,毕竟是九五之尊,谁敢对自己这般的怠慢,莫说是身子不适,就算是人快死了,也得乖乖来觐见。

    此人……果然是高士啊。

    于是少年天子想到了这位方先生的种种传说,现在看来,这些传说,俱都是可信的,他那郁郁的心情,顿时散去,不禁微笑:“是啊,这样的高士,如何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呢,朕礼贤下士,对待真正的贤士理当亲自前往探视,来人,预备车驾,朕起驾鸿胪寺。”

    大燕天子的銮驾至鸿胪寺,在这无数皑皑白雪之中,他披着貂皮,在这鸿胪寺前落地,门前早有官吏在此跪迎,此刻并没见到方先生出来迎驾,心里越发觉得方先生是高士了,顿时觉得官吏会怠慢了,他立即劈头盖脸问道:“方先生在何处?”

    “方先生近日都在……都在……”这鸿胪寺的礼官期期艾艾:“在下棋。”

    “下棋!”少年天子振奋精神,目光闪过丝丝亮色:“这敢情好啊,朕也爱下棋。”

    他信步进去,身后跪地的官员,却是脸色发青,其实他还想补上一句:‘方先生是这么说的。’

    少年天子至迎宾楼,却见门前有一童子,他没有贸然闯进去,而是止步,命这童子通报,过不多时,童子请他进去,身后的宦官和侍卫们想要亦步亦趋的跟进去,少年天子旋身,朝众人摇手:“你们,在此等着。”

    说罢,孑身一人,到了方吾才的书斋,他进去之后,却见方吾才盘膝而坐,于是少年天子打量了这里一眼,只见方吾才深情淡淡,似乎并没察觉有人到来,于是乎少年天子不由含笑问道:“朕听说,先生在此下棋,只是,为何不见棋盘?”

    方吾才似乎回过神,这才起身,朝少年天子行礼:“陛下亲来,下臣不能远迎,得罪。”

    方吾才虽是口里说的谦虚,可是面上,却全无敬意。

    少年天子不以为意,只是带着笑:“朕,本还想和先生下棋呢。”

    方吾才淡淡道:“老夫所下之棋,与众不同。”

    少年天子一呆,目光里一闪,露出诧异之色,半是不解半是嘲讽的问道:“哦,不知是什么棋?”

    “心棋。”

    “心……棋……”少年天子无法理解,皱眉竟是深深的皱了起来,格外认真的盯着方吾才看。

    方吾才只是淡淡道:“天地是棋盘,万物为棋子,在这棋局之中,不只是老夫,便连陛下,也是棋子,只是可惜,原本老夫差一点,便解开了这棋局的一处迷惑,陛下一来,心已乱了,陛下……请吧。”

    少年天子满脸震撼,世上还没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说这样的话,竟将自己,当做是棋子,此人,好大的气魄。

    可联系从前的种种,今日再见这位先生,这面上漠然的样子,果然是一副将王侯视若无睹的模样,少年天子非但没有龙颜震怒,反而有一种好奇,他想知道,这位先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于是他跪坐下,与方吾才隔案相对。

    方吾才云淡风轻的笑道:“老夫早知陛下会来。”

    “噢?”少年天子挑眉:“是吗?先生为何知道?”

    方吾才叹了口气:“陛下可知,为何这一次来出使的乃是老夫?”

    少年天子一呆,更觉得疑惑,他突然发现,自己不再是明察秋毫的天子,更像是一个置身迷途的羔羊,四周大雾腾腾,让他什么都看不清了。

    方吾才淡淡笑了笑:“想当初,老夫拒绝了学候,你的父亲,也曾希望将老夫留在大燕辅佐他,衍圣公,更希望老夫留在曲阜,至于大陈那里,更不知多少人,想将老夫留在洛阳。只是,老夫终究,还是来了这里,这世上,没有人可以强留老夫,谁都不可以,老夫若在此处,只因为老夫非来不可。”

    少年天子震撼道:“这是何故?”

    “为了陛下!”方吾才深深看他一眼,眼底深处,深不可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