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一十五章:皇亲
    这朝中的大臣,方才争的面红耳赤,为的是什么?

    为的就是觉得这捷报有假啊,因为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清楚,三百人不可能全歼两千人,何况,这三百人还是勇士营。

    勇士营曾经是什么人,他们都很清楚。

    不过是一群吊儿郎当的渣渣呀。

    后来勇士营固然让人刮目相看了,可当初这渣一般的战力,渣一般的人,至今让人记忆犹新,可……说他们能全歼一个晋城军,这……只怕凡有一点常识的人,都要捋须,然后笑哈哈了。

    倒不是大家看不起你,而是……不可能!

    即便不是勇士营的人,是精锐兵,那也不可能以少胜多,何况这是几倍的悬殊,怎么可能全歼一个晋城军呢,这完全是天方夜谭哪!

    可现在,太皇太后言之凿凿,这天底下,你谁都可以不信,可是,你敢怀疑太皇太后吗?太皇太后是什么人?这可是老古董啊,当初便是显宗皇帝的太后,显宗皇帝身体不好,朝中许多事,太皇太后都代劳。

    至此之后,显宗皇帝驾崩,先帝登基时年纪不大,才十一二岁,那些皇叔们虎视眈眈,她当机立断,就将这些皇叔们杀了个干干净净,可千万别以为,她只晓得杀戮,最重要的是,她当日,就在城里到处都是喊杀声,所有人心里疑虑,以及传闻皇叔们的兵马听说主人们已被杀戮,预备要作乱的时候,她却轻车出宫,只带着几个宦官,一个又一个的拜访老臣,那些惊疑不定的老臣们,见到太皇太后亲自来拜访,他们尚不知情势如何,可见太皇太后并没有带多少护卫,便认为太皇太后大局已定,毫不犹豫的拜下效忠,还有那些都督、将军们,见此情景,也都纷纷臣服。

    至于那些皇叔们的党羽,正预备奋力一搏,当听闻了太皇太后竟只带着几个老宦官出宫,和大臣、都督们见了面,这时,竟不敢再动弹了。

    他们也怕啊,没动手,最多当做是党羽,罢官贬职,即便是事后清算,也只是随便找个罪由流放出去,可一旦动了手,就是谋反,而太皇太后如此大大方方的出宫,给他们营造了一个幻觉,还以为太皇太后大局已定,一群被那些皇叔们所培植的亲信党羽,竟是一个个成了缩头乌龟。

    谁都无法忘记那一天之后,也在这朝堂上,太皇太后牵着先帝的手走进这里,然后对老臣们说,皇帝就托付给诸卿了,而后,她回到了深宫,直到先帝第一个孩子出生,不久这孩子便消失不见,太皇太后震怒,与先帝争吵,紧接着摆驾去了甘泉宫,这一去,便是十数年。

    这一幕幕的往事,使这殿中的每一个人绝对不敢怀疑太皇太后说出来的每一个字,因为她说得话,都是算数的,而且太皇太后的话绝对不会有假的。

    那么……有人心里不禁打颤,这陈凯之……一年不到的时间,将这勇士营培养了一支雄狮,而今,又是护驾有功,这是……

    这让人心惊呀,这是什么人,居然一年不到的时间就将一群只知道,瞎比比的流氓训练成了精英。

    太皇太后凝视着众人,她能看出大臣们的恐惧,于是便不出声,只是默默的看着。

    其中最是恐惧的乃是陈正道,陈正道懵了,嘴巴微微张了张,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也许是根本不敢发出声音来,他不敢相信,想质疑,可是此时此刻他又不能不信,因为太皇太后安然回来了,而且还真实了捷报上的事,他自然是不敢质疑的。

    方才还骂陈凯之可能降了叛贼呢,现在……突然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起来。

    可这也不能怪自己啊,他心里为自己辩解,这世上,哪里有这样的玄乎的事……

    莫非……陈正道身躯一震,莫非是方先生所言的那样,这陈凯之吉人自有天相,这家伙,当真冥冥之中,有天助吗?

    哎……诲不听方先生之言,若是方先生还在京师,自己日夜受他教诲,哪里会有今日这般丢人的事啊。

    慕太后已是痴了,她不敢相信的看向陈凯之,陈凯之却显得有些焦虑的样子,显然,这孩子不太习惯被太皇太后拉出来,树立起典型。

    慕太后心里,惊喜交加,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忧虑,俱都一扫而空,她总忍不住想要多看陈凯之几眼,猛地,又醒悟了什么,忙道:“母后……”

    太皇太后侧目看了慕太后一眼,娥眉淡淡挑了起来,徐徐开口:“你说罢。”

    慕太后此刻猜不准太皇太后的心思,不过现在她也顾不得那么多,只好如实说道:“陈修撰保护母后,这便是天大的功劳,母后是万金之躯,这救驾之功,在臣妾等子女们眼里,便是天大的功劳,依着儿臣看,理当重赏。”

    太皇太后毫不犹豫道:“这话哀家听着好。”她笑起来:“是啊,那刘壁,当初也是有功劳,可结果呢,朝廷不但没有给他应有的赏赐,竟还让他受了委屈,这天底下的臣民,为皇家效忠,宫中若是将其视作是理所应当,迟早,是要出大篓子的。现在陈凯之的功劳,哀家看就很不小,哀家本不该来干涉朝廷的事,可事涉到了陈修撰,哀家不管也不成,依着哀家看,不如封侯,如何?”

    封侯……

    这确实已算是重赏了。

    太皇太后这是大手笔,大陈的爵位,乃公侯伯子男,可这爵位也不是轻易给的,譬如一般的伯爵,那不是一般的皇亲国戚,或者是立下大功的将军,都不可能授予,而侯爵比之伯爵,又要高上一个级别,至于公爵,除了开国和国家危难的时候敕封过几个,其他时候,想都别想。

    所以某种程度,这侯爵已是寻常爵位的顶点了。

    大陈的爵位,并非只是混吃等死的爵位这样简单,譬如侯爵,就有了开府的资格,朝廷给予的钱粮不少,甚至允许你建立侯府的卫队,甚至允许你养你的门客,一般的侯爵,可有门客五十人,卫队的规模可在五百人上下,除此之外,朝廷还会格外开恩,授予田庄,而这些田庄,俱都是免税的。

    有了门客,有了卫队,有了钱粮和田庄,朝廷一般都会给你一个差遣,大多数侯爵,都会在军中效命,或者钦差督办某某事,对于功臣,大陈倒是舍得,至于功臣遭杀戮的事,这等事并不常见,倒不是因为宫中不忍,而是因为不能,当今天下,群雄并起,当初北燕的天子,诛杀了功臣武子曦满门。

    据说自此之后,再无将军肯奋力效命,更没有门客愿意投奔了,这也是北燕由盛转衰的起始,以至于现在被倭人打的灰头土脸。

    这时,有人站出来,反对道:“老祖宗,臣以为,不可。”

    太皇太后听到有人反对,不禁皱眉,朝这人看去。

    此人太皇太后有一些印象,是个宗室,乃是辅国将军陈武。

    这陈武历来胆子不大,想不到今日,居然敢顶撞自己。

    太皇太后自然有些不悦,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并没有恼,而是面带微笑的反问道:“噢?有何不可?”

    陈武哭笑不得的道:“陈凯之,已录入了银碟,抬进了宗室了。”

    太皇太后一愣。

    进宗室了?

    她不禁道:“怎会有这样的事?”

    慕太后定了定神,现在自己的儿子立了大功,她在没有确定太皇太后心意之前,自然不敢如实相告,毕竟母子还未相认,所以此时,她即便心里有些慌乱,却依旧镇定自若的,徐徐对太皇太后说道:“陈凯之从前,便立下不少功劳,何况,文武双全,实是朝廷难得的栋梁,儿臣听说,他出自颍川陈氏,那么,就定是宗姓无疑了,既然都是太祖高皇帝之后,何况,此番他迎驾,听说已是为了保护母后战死,儿臣怜悯他的忠心,更怜悯他的才干,心里想着,既是身死,又念他父母早亡,自幼失孤,最可怜的是,他还年轻,竟没有留下一个子女,实是凄凉,于是便自作主张,将他抬进宗室,也算是告慰在天之灵。”

    太皇太后脸色顿时缓和了下来,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

    原来如此。

    其实细细一想,陈凯之若是战死,父母不在,又无儿女,真的算是孤魂野鬼了,这时代,最讲究的是人似死之后,有子女祭奠,若是没有,是极凄凉的事,而一旦成了宗室,便要在历代先帝的陵墓附近葬下,宗令府会有专门的人进行祭祀。

    太皇太后不禁微笑:“难得,很难得,难得你有这心思。”看着慕太后的双眸里满是赞赏之意,随即她又道:“一旦入了银碟,便是宗室之身,这也算是阴差阳错,可既然陈修撰还活着,他也依旧是宗室,哀家说的,没有错吧,来,诸卿们都说说看。”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