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零八章:皇孙(2更求月票)
    太皇太后此话,将感激之情表露无遗,似她这等‘金贵’的人,即便得了恩惠,也该似许多王候那般,仿佛是理所应当的。

    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嘛,儿子孝敬,食君之禄,自然应该为天子效力,陈凯之等人来迎驾,保护她的安全,发生突袭,护驾这是该当的。

    这等人,陈凯之见得多了,恶心得厉害,可太皇太后这飒爽的性子,反而让陈凯之心里佩服。

    此时,陈凯之摇摇头道:“臣不过是尽自己应尽的本分而已。”

    这倒是实话,因为从一开始,陈凯之拼尽全力的去对坑敌军,与其说是为了保护太皇太后或者是那赵王,倒不如说是为了保护自己还有勇士营的将士。

    可现在,对陈凯之而言,保护这太皇太后,倒也不亏,至少人家还有一句感谢。

    太皇太后说着,便提议道:“这里不宜久留,还是立即出发吧,一切等到了京师再说。”

    陈凯之颔首点头,众人收拾了一番,却发现许杰与一些人还未回来,陈凯之正要派人去搜寻,正好有人来汇报说许杰人等拖着一个俘虏回来了。

    这俘虏被一路拖行,浑身是血,面目不堪,此刻早已半死,他头皮都被扯开半边,那头上的血肉乱糟糟的暴露出来,更显得触目惊心。

    接着便有人来报喜道:“陈校尉,拿住了,拿住了贼首,此人是刘壁,晋城的叛乱,便是因他而生。”

    陈凯之倒也惊喜,没想到居然还能拿住刘璧,因此他不由高兴地发话道:“谁拿住的,到时给他报功。”

    他说罢,倒也是想见识见识这刘壁,一面让人去给太皇太后通报,一面叫人将这刘壁带来。

    刘壁被拖了来,许杰已是气喘吁吁,显是疲倦到了极点,陈凯之打量了躺在地上的刘壁几眼,不禁有些失望。

    他原以为是什么枭雄,可看到这个作为贼首,现在这幅狼狈不堪、蓬头垢面的样子,简直和寻常的乞儿没什么分别,便一下子失去了兴趣。

    他只是淡淡道:“将此人好生看押,朝廷自有处置。”

    他心里想,现在晋城军的精锐虽是全军覆没了,可毕竟晋城还在叛军的手里,现在拿住了贼首,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至少叛军现在群龙无首,就算想要再突袭,抑或发起战争,也得考虑着刘璧的性命,人最大的弱点就是有所顾忌,若是能不用血腥解决的这件事,对百姓来说,是最好的。

    陈凯之正思索着,却在这时,有赵王的护卫匆匆过来道:“娘娘听说拿住了刘壁,希望陈修撰押解这刘壁去给她看看,她有话要说。”

    陈凯之皱眉,担忧地开口道:“这乱贼恐惊到了太皇太后,这实在有些不妥。”

    这倒是实话,刘壁浑身都是血污,面目不堪,这个样子拿去见太皇太后,确实有些不妥当。

    那护卫则道:“娘娘便是这样吩咐的。”

    陈凯之便颔首点头,再不好迟疑,亲自押了刘壁到了凤驾前。

    这凤驾已预备启程了,所以惊魂未定的诸宫娥、宦官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可太皇太后却是命人停了车驾,陈贽敬一直在左右侍奉着,他自始至终都是皱着眉,若有所思的样子。

    方才的一幕,实在过于震撼,见太皇太后命人去召刘壁的空挡,陈贽敬笑吟吟地道:“母后还是在凤辇中安坐吧,外头有些冷,母后的身子要紧。”

    “嗯……”太皇太后只颔首点头,她突然道:“当年为反击北燕,巩固边镇,朝廷敕封了十六个节度使,让他们在自己封地内管兵、管粮、管理户政,可谁曾想过,一个节度使的公子为了一己之私,振臂一呼,就如这晋城节度使司上下就这般反了,赵王,你现在想来,不觉得害怕吗?”

    陈贽敬一呆,此时细细一想,亦是觉得恐怖,因此竟是不自觉地跟着点头。

    太皇太后竟是哀声抬起来:“当初不过是权宜之计,可万万想不到,这节度使非但没有最后裁撤掉,反而是愈演愈烈了,想一想,真是可怕啊,天下还有十五个节度使,各领十五州郡,他们那里的军民,在这数十年里,早已忘了还有朝廷,还有天子,却只知道他们的生死荣辱,都和节度使息息相关,这……可比小小一个刘壁要可怕得多了。赵王,现在皇帝尚在幼冲,你既是皇帝的父亲,不寻谋长久之策,却只计较眼前之事,你这是爱惜自己甚于爱这江山哪。”

    陈贽敬的脸色微微有些不甚好看,却忙赔笑道:“这是儿臣的过失,不过母后,儿臣也想起了一件深思极恐之事,母后,这陈凯之的勇士营,竟可以以一当十,假以时日,只怕……”

    “噢,好了,哀家知道了。”太皇太后此时,失望到了极点,身为母亲本该爱自己的儿子,可陈贽敬这番话,她怎能听不明白?

    刚刚被人所救,侥幸才活下来,可转过头,便又开始转动了他的‘帝王之术’,担心着勇士营威猛,在将来对他有威胁,可算什么?

    薄情至此,哪里有半分的贤王气度,有的不过是那可笑的城府罢了。

    所谓城府,永远计较的都是个人的得失,所以日夜不停地算计,永远都在权衡着利弊,可这等城府,却也注定了赵王绝不会是一个真正做得了大事,能够改革积弊的人。

    太皇太后的心情有点低落,倒是见陈凯之已押着刘壁来了,她才是恍然,看着这陈凯之,想到方才此人亲自冲在最前,与将士们搏杀的场景,心里不禁有着深深的感触。

    爱兵如子,自然可以让他们为你效命,身先士卒,又何愁这些将士会临阵脱逃呢?

    太皇太后的心思竟没在刘壁的身上,反而是勾起微笑看着陈凯之,温和地道:“陈修撰,据说你的文章,四入天人榜,乃是衍圣公府的学候?”

    陈凯之原以为太皇太后是要亲自讯问刘壁的,不料太皇太后竟是问起了自己,他此时已换下了血衣,装束一新,因为没有衣衫换洗,也不知是哪个丘八从那赵王的护卫那儿弄来了一套铠甲,这赵王护卫们的明光獣甲穿在身上,令他显得格外的挺拔。

    陈凯之道:“臣下惭愧得很,俱都是天人阁的诸学士还有衍圣公府的抬爱。”

    太皇太后越发认真地打量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没来由的,她心下暗暗的想,假使当年无极还在,只怕……也是这个年纪吧,想到这里,她不禁黯然。

    无极,乃是太皇太后第一个孙儿,身为祖母的,这等喜悦是可想而知的,可这份高兴劲没多久,这个孙子便消失匿迹了。

    太皇太后又是何等的肝肠俱断,虽然此后又有几个孙儿出生,可在她心里,身为一个祖母,她更为那长孙而揪心,看着其他的孙儿个个养尊处优,个个锦衣玉食,只要一想到无极,她的心便如刀割一般,她深吸一口气,尽力不去想这些,和蔼地对陈凯之道:“文武双全,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便连哀家,心里都生妒呢。”

    少年俊杰,总是让人羡慕的,太皇太后虽是高贵,可毕竟老迈,年华已逝,这句话倒是出自肺腑。不过这句肺腑之言,却是夸赞陈凯之的。

    不过一旁的陈贽敬,却是真正的生妒了,一见自己的母后对陈凯之如此热络,对自己却是冷漠,免不得心里泛起了怨气,一双目光竟是微眯起来,冷冷地瞅了陈凯之一眼。

    陈凯之自然感受到赵王的目光,不过此刻他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朝太皇太后摇摇头道:“臣下哪里敢当,臣下出身微寒,总是该比别人做得好一些才是。”

    太皇太后微微一愣,忍不住问道:“怎么,你家境不好吗?”

    陈凯之答道:“臣下自幼失孤。”

    太皇太后叹了口气,不禁惋惜。

    想一想那些龙孙们,一个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甚至自大自负,那天下的书卷,他们想读就读,若是想学弓马,更不知可以请来多少名师,可惜……又有几个肯下功夫去学的?

    别人家的孩子啊……

    别人家……

    失孤……

    突的,太皇太后心念一动,一脸惊奇地问道:“你也姓陈?却不知出自那家的陈氏?”

    陈凯之继续摇头,含笑着回答道:“只略略知道是颍川陈氏,只是臣下没有父母,却也不知到底是出自哪一支。”

    太皇太后点头,心里竟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倘若……这个孩子是无极,该有多好啊。

    随即,她心里不禁失笑,这又怎么有如此巧合的事呢?这么多年了,无极可能早已被人害死了!

    想到这里,她心里又不免难过起来,面色也是略微沉了沉,不过她知道自己不能在人前失态,因此很快地定了定神,看着陈凯之,朝他温和的笑着道:“好生用命,哀家记着你的恩情。”

    陈凯之不卑不亢地道:“谢娘娘。”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