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零六章:一刀封喉(5更求月票)
        此时,刘壁的心里不服又不甘,是什么人居然这样厉害,将他的精锐军打得落花流水?

    这个人完全颠覆了他以前对朝廷将领的认知。

    不过,他此时倒不免有着庆幸,幸好他还活着,那就还有机会报仇。

    他的嘴角微微抽了抽,满是不屑地说道:“这一次我们技不如人,不过这些狗贼靠着武器打败我刘璧,这样胜之不武的事,真是让人觉得可恶。”

    正在这时,突的有人道:“殿下,你看那是……”

    刘壁随着这人的视线回眸看去,却见远处竟有人影。

    是追兵……

    最可笑的是,这些追兵没有骑马,而是步行。

    这些家伙……竟是顺着马蹄跑过来的。

    可这速度却是快得让刘璧顿时感到无措起来。

    刚刚稍稍感到松口气的刘壁,此刻却是头皮都快要炸开了,他不禁狞笑起来,格外气愤地怒道:“还真是可笑,来人,随我去将他们杀个干净。”

    “殿下,他们有数十人,何况……何况……我们不可再战了,还是速回晋城要紧,以后定有机会报今日之仇的。”

    身边的亲卫军小心翼翼地提醒着,事实上,现在他们已经筋疲力尽了,若是再战,恐怕就只有死的份了。

    刘壁似乎也觉得有理,他带着古怪目光又回头去看一眼那远处的人影,心里十分奇怪,这些人,还真是跑了来,他们大战之后,难道不知疲倦吗,竟能一口气追来了几里路?

    虽是有些震惊,不过他倒一点也不急,他们这边有马,虽然马儿还未饲养马料,不过慢跑却是没有问题的,即使只是慢跑,也绝对比人快一些,只是可惜,他们疲累至极,却不能再在这村落里逗留了。

    于是他大手一挥:“走。”

    哒哒哒……哒哒哒……

    没多久,十数人又绝尘而去。

    在他们的身后,许杰被人追着痛骂:“你说这里定有贼军的军将,顺着这马蹄就能追到,都已跑了四五里路了……”

    “姓许的,其他人跑了一两里,便追了不少叛军,我们跟着你,却是空手而回……咱们还是快些回去吧,说不定还有漏捡。”

    许杰也很后悔,他一心想抓一条大鱼,结果跑了这么远,却是还未有什么成果。

    这真是得不偿失呀。

    正在众人失落之际,有人突的高声叫起来:“你们看前方有一处村落。”

    许杰顺着那人指的方向看去。

    果然,一个村落若隐若现,众人纷纷上前,许杰眼眸一亮,其实他倒并不觉得累,平时操练全副武装的跑动是家常便饭,现在虽然跑了几里路,可中途也歇了脚,倒还熬得过去。

    他一看这村落前有许多来回踩踏马蹄印,连忙蹲下摸了摸,是新泥,目光一闪,道:“方才定有叛军在这里来过,弟兄们,有大鱼。”

    其他人却没什么兴趣了,再信你许杰就见鬼了,倒是有人道:“不如进村里补充一些水。”

    众人进去,却见这村落里没有丝毫人烟,敲了门,也无人应,最终在村落的一处圈子里,看到的,却是堆积起来的尸首,这些尸首大小不一,显是被集中屠戮的,此刻早已招揽了苍蝇和蚊子,血肉模糊的,甚是恐怖。

    一下子,所有人伫立着不动了。

    许杰没有上前,也不忍心上前,或许是因为在山里久了,习惯了山中那种只知操练而无忧的日子,而此刻,看到这被整村屠戮的人,他莫名的觉得眼前的一幕比方才的血战更显血腥,心里不禁烦躁起来。

    他回过头去,却见弟兄们一个个眼眶发红,许杰突然有一种不可抑制的愤怒,顿时,他那曾经被遏制的野性瞬时唤醒,他咬牙切齿起来,怒气冲冲地道:“他NIANG的,狗NIANG养的,他NIANG的,狗NIANG养的……”他似乎来来回回地只知骂这一句,突的,他一旋身,很是坚定地说道:“我知道一定有大鱼,他们骑着马朝北去了,他们一定是想要渡河,我们去追!”

    追字出口,他没有等待别人的回答,便毫不犹豫的,孑身一人前行,他早已打算好了,别人不去,他就自己去。

    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将这些禽兽不如的畜生给捉拿回来。

    他回顾了自己的一生,想过许多的事,自己从前的经历,有太多太多的不堪,以至于他上了山,陈凯之和他们讲仁义礼智信,和他们将温良恭俭让,告诉他们,三字经里每一个故事,这令他觉得,自己从前种种的事,令他惭愧,惭愧得厉害。

    而现在,这烙印在他骨子里,陈凯之亲自传授给他们的价值观,突的变成了一腔难以遏制的怒火,他低声喃喃的骂完之后,突的想起立在孔祠前的碑文:“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去他NIANG的,杀,杀尽这些乱臣贼子……”

    就在他咒骂这句话的时候,在他的身后,数十人也毫不犹豫地跟上来了。

    众人开始跑,其实这时候,肚中有些饥饿了,他们索性一面小跑,一面就着水壶里的水,吃着肉干。

    跑……他们早就习惯了跑了。

    他们不但通过跑步而掌握了许多长跑的诀窍,最重要的是,这十年如一日的晨跑、晚跑,已令他们的体力出奇的充沛。

    他们顺着马蹄,竟如疯子一般朝着一个目标,不肯驻足。

    五六里之后,刘壁诸人,已是气喘吁吁,回头一看,山径上没有任何的人烟,可是战马已经有些吃不消了,有的马甚至开始吐白沫,刘壁觉得自己的口里干涸,不得不停下来:“寻水,寻水……”

    他大口喘着粗气,心里愤怒到了极点,该死,真该死,自己虽不算什么英雄一时,却也算是一方的人物,谁料到……会落到这个境地,幸好总算是逃出了生天,将来总还有机会的。

    他心里这般的想着,可刚刚歇下不久,便有人惊慌地道:“殿下……殿下……”

    这护卫惊恐万分,如见了鬼似的:“人……人……”

    刘壁连忙回头,他果然看到了人,那些人匀速而来,相隔至少还有一里,可是他们如钉子一般,死死地将他们这些人钉住。

    刘壁打了个冷战,他觉得这个世界疯了,自己骑着马,又走了五六里路,这一路下来,近十里了啊,可是对方,却是凭着两条腿穷追不舍。

    他骑在马上,尚且觉得脱力,可是这些疯子,竟只是靠着两条腿,生生的追来的。

    他烦躁极了,忙道:“走。”

    说罢,立马又翻身上马,一行人继续催动着马北奔。

    只是这时候,马儿已经气喘吁吁,走不快了,而身后的人,却宛如跗骨之蛆一般,竟一直死死地咬着。

    刘壁的心里,从咒骂变成了恐惧,一种从所未有的恐惧,这种恐惧,比方才的大败更加深刻,方才与其说是恐惧,不如说是震撼,可现在……他服了,彻底的服了,他终于意识到,自己遇到了什么样的敌人。

    拥有神兵利器,可以远战,即便是近战,亦是所向披靡,他们……居然还特能跑。

    这是何其充沛的体力啊。

    刘壁也只能逃,他心里想,若是再让马儿跑上了几里,理应可以将这些人甩了,人力终究有其穷尽,他带着护卫继续北行,一个护卫终于还是落队了,他座下的马口吐白沫,直接前蹄跪下,将人翻下来,这马的体力终于耗尽,护卫口里大叫:“殿下,殿下……”

    可惜,刘壁等人已是骑马远去。

    他吓得面如土色,疯狂地想要走,只是可惜,跑不了多远,他便气喘吁吁,接着跪在了地上,方才的冲杀,已经耗尽了体力,再加上马上的颠簸,使他的体力已经到达了极限,而这时,追兵已经越来越近,当一群追兵赶到的时候,他惊慌失措地跪着,哭爹喊NIANG:“饶……饶命……饶命……”

    许杰气喘吁吁的,可他的目中只是冷漠,或许是因为,当一个人见惯了生死,便对敌人难有什么恻隐。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而是直接一脚将人踹翻,随即拔出了腰间的长刀。

    这护卫更疯狂地求饶着:“小人……小人……求大爷饶命。”

    长刀刀尖直接对着翻在地上的护卫鼻梁,一个弟兄已一脚踩在这护卫胸膛上,已经不需要言语来交流,大家各有默契。

    护卫想要挣扎,可踩在自己胸膛的脚却如钉子一般将他钉在地上,他只好不断地在地上拼命的扭曲,寻求最后的活命机会。

    最终,这长刃一闪,狠狠地刺了下来,直没他的咽喉。

    呃……呃……

    护卫扭曲着,抱着自己的颈部,他已发不出声音,只是从喉头,发出呃呃的森然声响。

    一刀封喉!

    许杰毫不费力地抽刀,他已不如方才那般愤恨了,只是此时此刻,他的目中,却多的是一股冷漠,这种可怕的漠然,随着他抽刀时的鲜血一般喷洒,随即弥漫开来。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