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零五章:斩草除根(4更求月票)
        每一个人都会死,可每一个人都想求生。

    勇士营的这些丘八,曾经个个油腔滑调、滑不溜秋,甚至是百姓口中的混账。

    可今日,当陈校尉大呼他在这里,他们便如钉子一般,没有一个人后退一步,他们握刀的手心已是捏了汗,可手却很稳。

    虽是经历过了鏖战,消耗了极多的体力,可对于他们而言,依旧是小菜一碟,以往的时候,这般的连续射击,便是再操练几个时辰也不在话下。

    所以,他们依旧是体力充沛,因为有些紧张,更无半分的疲惫感。

    随后,陈凯之毫不犹豫地冲入了敌阵,他一马当先,迎着一个穿着铠甲的‘血人’,无所畏惧地冲了过去,刀剑锵的一声,相互撞击一起,而下一刻,陈凯之猛地一蹬腿,便将此人直接踹飞。

    他回眸看向身后的丘八们,带着决然,大声吼了起来:“杀!”

    “杀!”身后的将士,先是静若处子,而随着一声喊杀冲破天际,所有人便犹如脱兔一般,浩浩荡荡地往前杀起来。

    砰……

    无数人马交汇一起,随即四处刀光闪动,勇士营宛如一柄长刃,密集的人流,瞬间将冲杀而来的晋城军撕开一个口子。

    而这柄长刃的刃尖,便是陈凯之!

    陈凯之,修长的身躯,秀气的脸孔,却是犹如一头下山猛虎,只见他目光凌厉,手中长剑在他挥舞下飞快地翻飞,随即空中血雨喷洒。

    而他不必顾忌自己的身后,只需向前,不断地向前,他走到哪里,勇士营的便如潮水一般席卷而来。那些零散冲上来的晋城军,瞬间被杀了个七零八落。

    他们仿佛想要重新结阵,或者说,他们从一开始,打的如意算盘是,只要冲过了火线,这些只知道远射的敌人,便会不战自溃。

    这样他们便胜了。

    这种想法,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见过太多的射手,许多射手身上背着弓箭,连近战的兵器都没有,完全依靠步卒保护,一旦失去了刀盾手的保护,这些人便是待宰的羔羊。

    只等着他们杀戮了。

    可是显然他们错了。

    大错特错。

    此时,这些晋城军才绝望地意识到,眼前这些家伙,并不是他们所想象那种毫无物力的花架子,这些人的近战更是无以匹敌,所向披靡。

    这些人,即便是冲杀,亦是相互结阵,绝不会将自己的侧翼让给敌人,他们一个个似乎臂力惊人,他们的长刀异常的坚韧和锋利,他们气势十足,杀起来,像是轻巧得宛如切瓜,不费丝毫力气。

    更可怕的是,带领他们的人,这个人速度极快,手中的长剑,更是快如闪电,他到哪里,勇士营就冲杀到哪里,所过之处,只有血雨,和满地的尸首。

    漫天的鲜血溅了起来,落在他们的鼻子,眼睛,身上,还有周遭,却是为他们洒下了无数的恐惧。

    好不容易才杀至这里的晋城军,这一刻终于绝望了。

    在犬牙交错的短暂冲杀之后,这些侥幸的晋城军瞬间便被分割,紧接着,犹如待宰的羔羊,他们一个个各自鏖战,心里只有彻骨的绝望。

    潮水般的冲击之后,终于,在彻底的失去希望之际,有晋城军的兵卒终于崩溃了,他猛地丢了刀,发出了鬼哭似的嚎叫,接着毫不犹豫的转身便逃。

    他们尽力了。

    固然他们明白,输了,便是失去一切,可他们终于意识到,当这支如狼似虎的劲旅冲杀而来,这无以伦比的气势,便已明白,他们无论如何奋力,也是必败无疑。

    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有胜算。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第三个……。

    那刘壁所带的护卫,已是无从阻止这后撤的潮流,这些人纷纷惊恐地后退着,完全不在乎刘璧的威胁,嚎叫。

    在他们心里,只剩下了逃命。

    若是不逃,那么只能死在这里,如他们的战友一样倒在血泊中,任由人马践踏,碾碎得尸骨无存。

    刘壁见状,龇目,眼中布满血丝,这一刻,他想滔滔大哭,他从没想过,自己有如斯狼狈的一天,自己领来的两千精锐,竟是如此的不堪一击,想他在沙场上奋战多年,自喻神勇,为了今天,更是舍下了所有的后路,领着最精锐的军队来此最后一搏,竟被这寥寥几百人杀得几乎溃不成军。

    这让他如何能够甘心?

    刘壁咬牙切齿,格外气愤地从牙齿缝里挤出话来:“给我杀,我等……没有退路,没有退路!”

    身边的亲兵却是大急,提醒着:“殿下,撤……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快走。再不走,我们都得死在这里了。”

    刘壁咬着牙,却是被一个亲兵死命地拉扯着,一干人寻了遗留在战场上的马,十数人护着刘壁奔逃。

    刘壁依旧不甘心地回眸,看着那一股势不可挡的洪峰,他终是咬了咬牙,很是气愤地开口:“终有一日……”

    他本想说,终有一日,要血债血偿,可这时,他心里咯噔了一下,还会有这一日吗?

    拿不住那太皇太后还有赵王,自己还有什么筹码?

    显然,他们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渡河,回到晋城去,在那里,还有万余兵马,到时再做打算。

    他咽了咽口水,下一刻,他咬咬牙,非常不甘地从牙齿缝里迸出话来:“走。”

    晋城兵已如潮水一般开始四散而逃。

    陈凯之浑身是血,非但不觉得疲倦,在这寒冬腊月,却是热汗腾腾,血水和汗水混杂一起,干了又湿,湿了又干,他握紧手中剑,厉声道:“追击,斩草除根!”

    历来兵法中的大忌,都是穷寇莫追,只恐对方会有埋伏,或是杀个回马枪。

    不过现在,却并无半分的疑虑,因为对方是长途奔袭,而且是深入大陈腹地,绝不可能还留着兵马,这刘壁要的是速胜,眼前漫山遍野逃窜的败兵,就是他们最后的力量,所以,放心大胆的追击。

    而且不追,等着那刘璧重整旗鼓,再次杀他们吗?

    不。

    陈凯之可不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乱臣贼子,他一定要斩草除根,因此他完全是毫不犹豫地发号命令。

    “追击……”

    各种战术,勇士营的将士们早已不知多少次不厌其烦的听武先生和陈凯之讲授过,所以一声令下,队伍之中,此起彼伏的便有人开始传达陈凯之的号令:“校尉有令,追击!”

    “校尉有令,追击!”

    这宛如洪峰一般的勇士营,瞬间化整为零,三五人一队散开,毫不犹豫,朝着各自的目标追去。

    陈凯之却是停了下来,喘了几口气,竟还有意犹未尽的感觉,他回过头,看着这一地的残骸断臂,耳边的喊杀,竟有些不真切起来。

    他猛地醒悟,才意识到自己并非是在一个文明的世界,原来在这里,也有杀戮,也有人性之中最黑暗,亦可称之为最热血的一面。

    可此时,他不在乎了,不过现在的他,依旧是理智的,他毫不迟疑地道:“苏昌,你们这一队人,随我回去保护太皇太后。”

    而在另一头,刘壁疯狂地逃窜,他心里惊怒交加,可是现在的他,即便再气愤又如何,只能带着人骑马逃窜。

    走了三四里的路,其实这些马,早已跑不快了,毕竟方才受了惊吓,再加上经过了冲刺之后,已经耗了不少的体力,只能慢跑而行。

    不过刘壁自信对方没有马,倒也不担心有人追来,又走了数里,眼看着马儿体力有些不支,远处,却有一个小村落,这小村落在方才他的的军马途径这里的时候,已将人杀了个干净,

    现在这里并无炊烟,只是他疲惫无比,人暂时饿着倒是无妨,可马却不能饿,否则如何能经受的起长途的奔跑?这里距离渡口,尚有三四十里路,总要歇一歇的,便让人在村落里寻一些马料。

    十几个亲卫,俱都垂头丧气,刘壁只是冷笑,知道自己这晋王梦算是碎了,他朝亲卫们道:“慌个什么,我等回到晋城,这便给胡人传书,到时,大不了投胡人便是了,只是可惜不能将晋城献给胡人,即便去投奔,怕也没什么投名状,不过也不必害怕,胡人人口稀少,我等只要肯去大漠,即便初期时会苦寒一些,可迟早能落地生根,何况我在晋城多年,对大陈和北燕的军情,最是清楚,这一线的地理,也最是熟悉无比,胡人到时自有借重……”

    他与其说是给亲卫们鼓气,不如说在给自己壮胆,他心里很明白,要到达胡人的部落,就必须穿越北燕人的一些州县,不可能带着多少妇孺出发,有许多人都需被自己放弃,自然,这些话现在是不可说的。

    亲卫们闻言,瞬间打起精神,刚要进入村落,刘壁鹰钩鼻微动,又冷笑着道:“可恨,实在可恨,到时定要打探这些人是什么人,迟早有一日,我刘壁带胡人杀回来,定要将这些狗贼,统统杀个干净。”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