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零四章:浴血(3更求月票)
    勇士营的每个人显然比刚才更显得镇定自若,只是按部就班地完成每一个熟练的动作。

    他们的精力,依旧是那么的旺盛,体力非但没有衰竭,反而开始进入了最佳的状态。

    许杰混在人群,装药,填弹,跨前,瞄准,啪,火铳的后坐力不小呢,火铳的铳管已经烧红了一般,不过幸赖,这种特殊的钢铁莫说是黑火药,便是黄火药的威力都能承受,所以这连续的射击,并无大碍,不过若是换了这时代的材质,多半此时已经炸膛了。

    其实许杰已经不在乎,自己的火铳有没有射中敌人,方才的时候,他倒是很有兴趣,可是现在,他却知道,这已经没有意义了,诚如在课堂上,陈校尉亲自讲授的一般,列队齐射的目的,在于保持火力的压制,并不需要有人成为神射手,最重要的恰恰是队列轮替,尽力去弥补火力的空挡。

    除此之外,便是齐射,齐射所带来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它的目的就在于以气势压垮对方心理,为了让人更好理解,陈凯之做出了许多的举例说明,譬如想象一下子弹在你身边乱窜的感觉有多恐怖,又如,比死还可怕的是等死,或者是一颗小石子,刮再大的风也没什么意义,但沙尘暴就有很强的伤害力。

    从前,许杰或许理解得不够透彻,又或者是似懂非懂,可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他看到那些战战兢兢杀来的人,他收起心神,心思全放在了装药和队列上。

    三列人,整齐划一,一列又一列的轮替,这等三段击之法,保证了火力的延续。

    在这硝烟迷蒙的地儿上,无数的尸首,留在了百米之内,此时更有越来越多晋城军杀来,可是损失,却是极其重大,倒下的尸首,只怕不下七八百具,此时许多人已经彻底地胆寒了,可当他们知道自己无路可退,想到自己的家人尚在晋城,想到晋王殿下带着亲卫亲自督阵,他们还是一个个向前。

    冲过去也许还有希望,但是后退却只有死路一条,因此他们完全是不管不顾地往前冲杀着。

    有的人挺刀猛冲,可是死的也是最快,一梭梭弹丸击中,随即身上留下了孔洞,鲜血泊泊而出,最后无力地倒在血泊之中。

    有人则是猫着腰,小心翼翼地前行,却发现这样只给了对方更多的射击时间而已。

    尤其是当晋城军冲杀进了五十步之内,火铳开始进入了最优的射程,杀伤力就更是惊人,身边一个又一个人倒下,使人心里恐惧到了极点。

    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还有那呛人的火药味,凝聚成了一股无形的恐惧。

    可即便恐惧,即便看到身边的人相继倒下,他们却依旧不敢停下来,依旧死命地往前冲杀。

    而终于有人死在了四十步之内,他们几乎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对面的勇士营了,看着这些人,一个个面无表情,仿佛冷血的屠夫,专心致志地操作着手中的火铳。

    后队的刘壁发出了怒吼:“杀啊,杀啊,冲过去!”

    他比任何人都知道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这个机会,是无数人的性命换来的,他坚信若是有人能冲入射手的阵营中,只要杀进去,自己依旧是胜利者。

    他不敢骑马,因为这里的骑兵目标太大,早已射了个七零八落,于是步行,手中提刀,呼喝着,嘶吼着,亲自带人冲杀。

    三十步了。

    愈来愈多人倒下,晋城军的官兵,已随时接近崩溃的状态,可当终于看清了敌人,终于在刘壁的鼓舞之下,剩余的七百多人,爆发出了冲天的喊杀。

    “杀……”刘璧大吼着,声震人心。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想到一个字:“杀!”

    这喊杀声,带着悲壮,也带着一丝对胜利的希望,直冲云霄。

    只要杀过去,一切就可以结束,只要杀过去,让他们手上的‘手炮’没有了作用,弟兄们才能活下来,自己的父母妻儿,才能保全!

    啪啪啪啪……

    一轮轮射击之中,越来越多人前赴后继,红着眼睛,宛如自地狱中的鬼卒,他们的浑身,早被同袍的血给染的红透了,他们却依旧毫不犹豫的,扎入了对面硝烟弥漫的阵中。

    刘壁向前眺望,这一路被屠宰,早已令他心里发寒,可现在,当他看到只剩下最后二十步的时候,他像是松了口气一般。

    胜利在望了!

    只要生擒了太皇太后,他们就胜利了。

    而此时,远在后观战的陈贽敬也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他固然看到了勇士营在大规模的杀伤叛军,只是当叛军坚持着继续冲杀,却令他胆寒了,他猛地想起了方才母后所说的话,一群饿狼,为了填饱肚子,便无所畏惧。

    现在看来……

    这些人还真是一头头的饿狼啊,即便面对的是老虎,抑或是狮子,他们也无所畏惧。

    陈贽敬对于军务一窍不通,可即便明眼人都清楚,当勇士营失去了火器的优势之后,真正和这些疯了一般的晋城军短兵交接,将会是如何……

    他心里焦灼万分,忍不住看向太皇太后,一双眼眸里满是不安,嘴角微微抽了抽,想开口说什么,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太皇太后只是冷着脸,纹丝不动。

    她已是老态龙钟了,可即便如此,她面上却只有厉然。

    过了许久,陈贽敬才低声道:“母后,事情紧急,方才儿臣已经命人伐木,预制了一艘……”

    “跑不出去的。”太皇太后微微挑眉,双眸直视着陈贽敬,正色道:“你看,这些将士,他们在前搏杀,浴血奋战,所为的,不正是保护哀家还有你的安危吗?赵王,他们在前面拼命,在流血,这个时候,你怎么可以说这些话?难道在这里,看到眼前这个场景,你还不能收起你在庙堂上那些所谓高明的手段,还有那所谓的高深城府?”

    太皇太后显然很生气,越说越激动,一双眼眸里满是失望之意,声音越发的冷冽,一字一字地从牙齿缝里迸出来。

    “哀家告诉你,你兄长已经驾崩了,可是哀家却知道,今日他若是在这里,绝不会如此,你们兄弟二人,都是哀家亲手抚养大的,你可知道你哪里不如你的兄弟吗?便是因为,你永远都在谋算,你心思太杂,太深,你的兄长,能力可能不如你,手腕可能也不如你,可他……至少还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你怕什么?有什么可怕的?天塌下来,要死,哀家先死,大难临头了,莫说君王要死社稷,现在遇到这样的挫折,哀家和你,死了又如何?你若是今日死在这里,才不失为贤王,站好了,住嘴!”

    陈贽敬的心绪复杂无比,本是焦灼万分,被这太皇太后一顿呵斥,又想到母后将自己和亡兄,心里不禁升腾起一股难掩的妒忌,不过他竟没有发怒,只是点着头道:“是,是。”

    太皇太后侧眸看他一眼,心底深处,却是忍不住失望透顶,其实或许,赵王永远不会明白,若是此刻,他不服气,他不认同自己的母后,怒不可遏的和自己的母后争吵一番,做母后的,或许心里还舒坦一些。

    可是……他没有争吵,他永远带着讨好的笑,可太皇太后自幼看他长大,何况她已活得太久太久了,怎么会不知道这笑容的背后,藏着什么心事呢?

    太皇太后心里只有失望,作为一个母亲,面对这样的笑,如何温情得起来?

    她索性不再理会陈贽敬,目视着远方。

    勇士营的火铳声,终于停止了。

    而随之而来的,却是陈凯之的命令:“拔刀!”

    “拔刀……”

    “拔刀!”

    各队之间,开始相互传达着命令,一声声此起彼伏的大吼,随即,火铳被抛弃,所有人都毫不犹豫地按住了腰间的刀柄,拔刀,长刀斜指,这一切,都是一气呵成。

    陈凯之已拔出了剑,这学剑锋芒闪烁,眼前的敌人,已经不过二十步了,他已看到一个个狰狞的脸,犹如野兽一般,疯狂地朝着这里冲来。

    陈凯之镇定得可怕,他长剑一指,浑身已是热血沸腾:“我在这里!”

    “我在这里!”

    陈凯之发出的四个字,铿锵有力,简洁无比。

    一语胜千言。

    我陈凯之在这里,你们就该在这里,我陈凯之不会退,谁也不可退。

    敌人就在眼前,拼了!

    他们也是没有退路,似乎,也只有拼了。

    眼前,剩余的晋城军,已疯狂的扑杀而来,他们的人数,虽只剩下寥寥的四五百人,可此时,人数、经验俱都没有了任何的意义,狭路相逢勇者胜,现在开始,总会有一方人活下来,可一方人活,就意味着另一方人死。

    陈凯之深吸口气,他长剑扬起,身后三百勇士营将士,亦是纷纷双手握起长刀,长刀向天,整齐的长刀,犹如林海一般,这林海一般的刃阵,所弥漫的,乃是必死的决心。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