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五百零一章:决一死战(5更求月票)
    刘壁看着远处,目光闪动,嘴角勾起一抹带着深意的笑,又道:“这人选的地方,竟在这等绝路,看上去这是兵家大忌,可实际上,他们的人,不过是我们的两成而已,在这等地方,若是决战,反而让他们占了地利。我以前以为朝中那些人都是花架子,酒囊饭袋者居多,想不到竟在这里遇到了能人,有意思,有意思。”

    刘壁双眸深深凝望着,鹰钩鼻微微垂下,眼眸眯成了一条线,随即,他又笑起来:“只可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们这点兵马,还不够给我晋城精卒塞牙缝的,纵使此人再如何盘算,也是必败无疑,传令,让刘能领兵冲杀过去。”

    刘能,乃是晋城军中的骑军校尉,此人还是刘壁的堂弟,对刘壁历来忠心耿耿,这刘璧命令一下,号角便连连响起,远处,三百铁骑,则已是整装待发。

    刘壁选择让少量的骑军冲刺,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里三面都是天然的屏障,只有一条出路,而这里并非是开阔地,这就导致晋州军投入的兵力有限,正因为如此,必须得押上自己的精锐,一举将对面的守军摧毁,大事就可以定了。

    那刘能听到了号角,已是手持长刀,在无数的呼喝声中翻身上马。

    号角如鹤唳一般,使人心潮澎湃,这刘能长刀一指,身后三百余人,纷纷缓缓拔刀,他们矫健而又无畏,身为晋城军中的精锐,他们早已见惯了沙场,都是老卒,何况眼前的敌人,不过是三百个步兵而已。

    边镇的老兵,历来不会将河南之地的这些拱卫京师的官兵放在眼里,在他们看来,他们在厮杀和搏命的时候,这些细皮嫩肉的娃娃们,尚在列着队,耍着花架子呢。

    长刀如林一般的高举,另一只手,一边牵着缰绳,一边轻轻的抚摸着马鬃,安抚着座下焦躁刨地的战马。

    刘能双眸微眯,竟是轻蔑一笑:“是三百多个娃娃。”

    “哈哈……”众人一齐大笑,笑声如雷。

    显然,他们完全不把陈凯之这些人放在眼里,在他们的心里,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拿下陈凯之等人。

    嘲笑了一会,他们便止住了笑声,随即,刘能龇牙,他的长刀在虚空中一劈,高声喊道:“弟兄们,让这些娃娃晓得咱们的厉害,听我号令,无论是战是降的,统统……”他歇斯底里,此时眼眸通红,张开大口,发出雷鸣般的声音:“统统杀个干净!一个不留。”

    “杀!”三百骑士纷纷如脱缰之马,犹如离弦的箭矢一般举着长刀飞驰而出。

    他们的喊杀声冲破云霄,而这喊杀,竟是夹杂着喜悦,对于这些老兵而言,眼前这些人不过是待宰羔羊,这一个个还安放在身上的头颅,很快就成为他们功勋的证明,手中长刀高舞,有人在空中转动着长刀,犹如车轮,刀锋将空气劈开,发出丝丝的破空声响,而那急促的马蹄,更如战鼓一般。

    哒哒……哒哒……哒哒……

    他们迅速的形成了一个扇面,全无死角,这些矫健的骑兵,此刻如称霸深山的猛兽,此刻,他们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了腥臭的獠牙。

    在后压阵的刘壁,得意的笑了。

    他甚至已经没有兴趣继续观战,因为对他而言,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以骑制步,同等的数量,骑兵足以将其如捣蒜一般的碾压,即便步卒的兵力,是骑兵的三倍,骑兵的胜算亦是极大,更何况,晋城铁骑,虽非天下无双,却也称得上是精骑。

    对阵一些没有战斗经验的步兵,毫无悬念的,这场战役他赢定了。

    他转过身,朝身边的一个将校招招手,吩咐道:“待踢开这些拦路石,你带一队人马,迅速地将那太皇太后还有赵王拿下,至于其他人……留几个老宦官伺候太皇太后,还有宫娥留着犒赏将士,其余的,统统杀个干净,这里的器物,一个不要,我等轻车从简,立即回渡口去,待度过了河,大事便可定了。”

    将校闻言有些不解,却也不敢质问,只是有些可惜地看着刘璧,从嘴角嗫嗫嚅嚅地吐出话来:“一个不要?这太皇太后这么多的器物,怕都是无价之宝……”

    刘壁鹰钩鼻里发出一声冷哼,满是自负地说道:“有太皇太后和赵王在手,还愁没有无价之宝吗?”

    “书信,我已经先发了出去。”刘壁冷笑着继续道:“昨天夜里已经修书去给了那慕太后还有满朝的文武,我已告诉他们,太皇太后已经落在了我们的手里,让她乖乖车撤去晋城附近的人马,除此之外,还令她们想让太皇太后日子想过得好一些,就乖乖地送上供奉之物,否则这太皇太后年纪老迈,总不能让她穿布衣,吃着粗茶淡饭吧。若是有个好歹,这就是他们的过失了。”

    那将校一呆,的确感到惊讶。

    想不到晋王殿下还未拿下太皇太后,却已修书!他忍不住眉飞色舞,这一手实是妙招啊,如此一来,那朝中以为人已被拿住了,原先想要驰援的兵马已是无济于事,这就给了晋城军足够的时间撤退善后。

    他兴奋得双眼飞扬了起来:“殿下高见。”

    刘壁却已拨转过马去,继续盯着战场上的情势,他看着矫健的骑兵疯狂朝对方扑杀而去,很是满意,旋即淡淡道:“刘能这些日子,长进不少!”

    这边的号角一起,太皇太后则在大后方亲自观战,她眼睛浑浊,却是依旧张大着眼眸,很是认真地看着,身边的宦官和女官们都是战战兢兢的,他们心知一旦勇士营不能挡住这些乱军,自己便再无幸免,只怕都将成为刀下亡魂,故而此刻一个个脸色蜡黄,甚至不少人眼带惊恐。

    太皇太后虽还镇定,可听这如雷的马蹄还有号角,也觉得心悸,只是前方的事,她看不清,心里亦是有些焦灼,整个人也是有些紧张了起来,双手竟是不自觉地握了起来,十指青筋隐隐泛起,可见她心里有多气愤和不安。

    可此刻她自知自己是这些人里的主心骨,知道不能乱了阵脚,便努力假装镇定地看着。

    即使是看不清形式,太皇太后也是微眯着眼眸,格外认真地盯着前方。

    倒是一旁的赵王陈贽敬,咬牙切齿的,他眼神比太皇太后好,看得清楚,此刻他竟是不禁跺脚道:“完了,是铁骑,是晋城铁骑,母后,儿臣早说过,万万不可轻信这陈凯之,如今我等陷入了绝地,完了,完了啊,母后,这晋城铁骑,当年可是和胡人周旋过的啊,你看,他们气势汹汹的,如今杀奔来了,勇士营不过区区的步卒,能指着他们做什么?这陈凯之,自己要送死,却偏偏拉着母后……”

    他的声音在发颤,甚至觉得自己的脑袋要掉下来了。

    太皇太后闻言,双眸微微一转,看向陈贽敬,沉着一张脸,冷冷说道:“陈修撰的判断是正确的,他说的没错,我们根本无路可逃。”

    说着,目光又往陈凯之等人的方向看去,一字一字地顿道:“你看看,我们才刚刚在此安顿,不过半个时辰,对方的人马就已到了,若是逃,能逃去哪里?”

    她的眉心挑了起来,一脸认真地再次反驳赵王:“你说逃,你说我们可以往哪里逃?”

    陈贽敬心里大急,其他的事,他倒还能镇定,可现在却是性命攸关,现在被母后训斥一顿,他不敢再说了,沉默不语地垂着头,下一刻便看到那气势如虹的铁骑扬尘而来,他们犹如一头头猎豹,凶猛而又快,赵王却已心如死灰,嘴角发白,竟是不由自主地呢喃起来:“完了,彻底的完了。”

    堂堂的赵王,天子的父亲,莫非要成为阶下囚吗?

    …………

    “预备!”嘹亮的声音响起,震耳欲聋。

    列好了整齐队伍的勇士营将士们,已是蓄势待发。

    许多人在此时,心里也是擂鼓,上一次,虽然打得是五城兵马司,获得的是全胜,可任谁都明白,五城兵马司和真正的边军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此刻许多握着火铳的手,都忍不住捏起冷汗。

    可即便如此,一声令下,他们依旧还是条件反射的执行着命令。

    陈凯之按剑,站在了一旁,他为了鼓舞士气,故意走在更前一些,这是要让所有的丘八们都能看见自己,也是告诉他们,自己就在这里!

    他眼睛快速的捕捉着每一个冲杀而来的骑兵,此时,他心里没有一丝的怠慢,三百铁骑发出的威力,绝对不小,骑兵,本就是诸军中的王者,他们来去如风,冲击力极强,对于许多人而言,他用勇士营去和同等数量的骑兵决一死战,某种意义,这和自杀没有任何分别。

    可陈凯之没有丝毫的犹豫。

    越来越近了。

    那马蹄声践踏在大地上,仿佛此刻,大地都在颤抖,那扬起的尘埃,犹如云起,漫天滚滚,让人心悸!

    …………

    求点月票,另外,天气冷了,大家注意保暖!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