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四百九十六章:灭顶之灾(5更求月票)
        太后一声令下,一个宦官便连忙取了一份份奏疏念起来。

    “上元七年,晋城前锋校尉刘壁率部于晋城西郊屯田,开垦军田十九万亩,上谕嘉奖。”

    “上元八年春,晋城人刘涛,聚众千人,藏于深山,诈称大汉宗室,自封大汉天子,前锋校尉刘壁率部进剿,三日即克,献刘涛首级,上悦,嘉奖,赐金千斤。”

    “上元十年末,晋城现胡人行踪,晋城前锋校尉刘壁,率轻骑三十六人,乃深入北境,越过北燕国府县,深入大漠,刺探而归,斩胡人三十九,获首级三十二,得悉胡人内乱,上闻,大悦……”

    “上元十五年……北燕国使节途经晋城,夹藏违禁货物,前锋校尉刘壁查之,当即奏报……”

    “且慢!”太后听到这里,脸色更冷,紧紧地咬着牙齿。

    不得不说,这个刘壁,不是一个普通人,他屡立战功,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前头的战功自然不必提,只是这一个奏报,却令慕太后愈发觉得不简单。

    她的眼眸微微一眯,很是认真地看着众人道:“他得知之后,第一时间上奏了朝廷?”

    “是。”陈一寿记得这档子事:“当时,臣恰好是在礼部任尚书,对此事颇有印象,北燕的使节,夹藏了违禁的物品,按律一经察觉,要立即收缴,而后将人驱逐,甚至朝廷有言在先,凡是缴获禁物,俱都是大功一件,可当时的刘壁没有做,而是让人悄悄的盯梢,另一面,急奏到了礼部,臣觉得事关重大,所以见了先帝,先帝当时还夸这个刘壁做事稳妥。”

    而此时,许多人已经倒吸了一口凉气。

    “是啊,这么稳妥的人,怎么会突然做这样的事。”

    想想看,一场大功劳就在眼前,只要他刘壁一声令下,将人拿住,取出了禁物,这便是一桩功劳,可是他抵住了诱惑,认为牵涉到了大陈与北燕的邦交,竟是生生的咽下了贪念,一面将人悄悄控制住,一面飞报朝廷,单凭这个,这个人………绝不可能是个一时冲动的人啊。

    一个绝无可能冲动的人,一个征战沙场的少将军,会做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明知晋城军永远不可能胜利,必定是自取灭亡的事吗?

    不会!

    永远不可能的,没有人会冒险,除非这个人是傻子,不然没有人会拿着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可是晋城军却是这么做了,而这才是最恐怖的。

    现在他兵变了,那他的后路究竟是什么?

    可众人都想不通,这刘璧的后路是什么,他那么一个沉稳的人,老辣的人,怎么会突然这么鲁莽,这不是他的作风。

    众人正思索着原来,猛地,那梁王突然大叫起来:“娘娘,太皇太后不是自甘泉宫来洛阳吗?赵王也已去接驾了,这一路途径的是渑池一线,正好与晋城相去不远……”

    “……”

    整个文楼,瞬间像是炸开了一般,嗡嗡的响了起来,众人纷纷着急地讨论起来。

    “晋城军若是冲着太皇太后去的,那么……”

    “而且里头不仅仅是有太皇太后,还有赵王……”

    一时众人不敢想象下去,姚文治直接打了个冷颤,梁王这无论是有意还是无心的话,似乎都揭晓了答案。

    太皇太后!

    晋城距离渑池一带,只隔了一条黄河,他们兵变,周围的州府,需要有一个缓冲的时间,就比如,现在朝廷接到的奏报,是一两天前的消息。

    自然,这刘壁做不到将整个晋城军全部送过河,可若是,他带着两三千精兵,在所有人还没有意识到晋城军谋反的功夫,从而征发了船只渡河呢?

    他什么时候不叛乱,偏偏等到这个时候叛乱,所有人还以为,这肯定和那封他父亲的奏疏有关。

    可事实上,错了,大错特错。

    他在等一个时机,而现在,时机成熟了。

    他的目的,是要挟持太皇太后,而且在太皇太后的身边,更有不少的太妃,以及不少甘泉宫陪驾的贵人,自不必说,还有接驾的赵王。

    这里头的任何一个,只要被他生擒了去,对于大陈朝廷而言,都是灭顶之灾。

    而到了那时候,他就有了和朝廷谈条件的资格,朝廷即便不和他接触,也绝不敢轻易派出大军围剿,因为没有任何人敢下这个命令,谁敢将太皇太后的性命置于不顾?

    而这……足够让刘壁争取时间了,晋城的附近有胡人,有北燕人,他完全可以以托待变,甚至,即便他自立为王,又有何不可?

    天哪……

    这一细细想来,简直恐怖的要命,这个刘壁真是狼子野心,居然注意打到太皇太后身上去了。

    而且这心思缜密的让人都猜不透,更让人措所不及,即便现在带兵前往,也是救不了太皇太后他们。

    这刘壁,果然是不简单啊,他一直都在等这个机会吧,一个可以全胜的机会。

    而现在这个机会就来了。

    太皇太后那边……

    她一路西来,所带的护卫,至多也不过数百而已,再加上去迎驾的勇士营,满打满算也不过千余人。

    而这千余人,怎么可以和晋城军的精兵相比?

    甚至,晋城军的人数,可能还是护卫的数倍。

    不只如此,天下承平,也正因为如此,谁也不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一个在明,一个在暗,刘壁突然袭击,谁能挡得住?

    刘壁此人,久经战阵,他既然谋反得当,一定是志在必得,现在……只怕这个时候,在急报送到了洛阳的时候,一场突袭,就已开始了吧。

    姚文治的脸色大变,惊恐地大叫起来:“不好,立即……立即派出军马……还有,调遣函谷关的驻军,立即救驾,否则……来不及……来不及……”

    “已经来不及了。”陈一寿叹了口气,虽然函谷关距离渑池,不过是七八十里的路,可这样的突袭,也不过是瞬息的事,等朝廷的快马到了函谷关,函谷关召集兵马出击,赶到了渑池的时候,一切,怕早已是晚了。

    那刘壁……根本就是处心积虑,他一直都在等这个机会,而这个机会出现,他定是一面亲自带兵连夜预备渡河,另一面,则让自己心腹在晋城发动变乱,从一开始,他的目的不是自立,自立不过是他的手段罢了,真正的目标,是渑池。

    此人……当真是深谋远虑,甚是可怕。

    有人忍不住怒道:“那刘政,真是误了朝廷啊。”

    是啊,朝廷对他如此厚恩,他呢,家事不宁,使自己的儿子生了叛心,从而引发了一场,动摇社稷的变乱。

    赵王若是被拿住,这对帝党而言,固然是灭顶之灾,可没了赵王,宗室的利益依旧还在,这些人在危机之下,极有可能反扑。

    太皇太后呢?太皇太后地位崇高,倘若被人劫了去,这是何其可怕的事,那么,是谁的责任?

    而此时,慕太后几乎已要昏厥过去,所有人担心的是太皇太后,是赵王,可这个时候,慕太后心里,唯一心心念念的,只有陈凯之。

    因为……她悲哀地意识到,太皇太后和赵王尚且能活,因为他们是重要的人质,是那刘壁最重要的护身符,可他是突袭,不可能押着一干宫娥和俘虏回去晋城,那么其他人就都是累赘了,而对付累赘的唯一办法,就是杀戮。

    她深信刘壁这样的人,是不会手下容情的,他一定会杀戮,因为他必须显露出他的决心,用杀戮来告诉朝廷,他绝不是开玩笑的,他已是穷途末路,什么事都敢做,唯有如此,他才能使朝廷深信,若是朝廷有任何的轻举妄动,他都会毫不犹豫的对太皇太后和赵王下手……

    就如那些绑架了重要人质的匪徒,为了防止被人误判他们没有杀戮重要人质的决心,他们往往会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来警示所有人,他们无所畏惧!

    想到这些,慕太后觉得天旋地转,犹如整个世界都塌了,呼吸逐渐的越加难受起来,眼眶竟已是红了起来,心也是疼得要命。

    如此……陈凯之必死。

    最讽刺的是,陈凯之竟是自己亲自派去渑池的,这等于是……是她杀死了自己的儿子啊。

    她对自己不禁恨了起来,怎么做出这么愚蠢的事情,将自己的儿子往死神推去。

    想到这一切,她的脑袋嗡嗡作响,下一刻,她扶着额头,生生的歪下,整个人面色苍白无血,身子竟是瑟瑟发抖起来。

    身旁的宦官一见,还以为太后是心念着太皇太后的安危,这才昏厥,连忙一把将太后扶住,一面大喊道:“御医,御医……”

    文楼大乱了。

    每一个人都心乱如麻,梁王已是心忧如焚,挂念着赵王,而内阁大学士们,则是担心此事带来的影响,这……可能要动摇社稷啊。

    这是要完了嘛?

    而唯一患得患失的人,却是北海郡王,陈正道晕乎乎的看着这一切。

    他猛地想到了方先生的话,方先生说……自己将来……可能就是天子,而如今,国本动摇,大变徒生,这……这不就正是……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