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四百九十三章:卿本佳人,奈何做贼(2更求月票)
    陈凯之自然不会认为陈贽敬这话只是随口所说,显然是别有深意的。

    是呢,你陈凯之只是一个小小的修撰,太皇太后的大驾,还需你陈凯之去迎接?这么多比你更位高权重的臣子,为何不叫别人去迎接,就叫你去迎接?

    想来,你陈凯之是死心塌地的跟着那太后了。

    陈凯之,我本来是很看重你的,可是你为何就要与我作对呢?

    还不等陈凯之有所反应,陈贽敬朝他淡淡一笑,接着道:“其实本王也是觉得你是个人才,太后垂爱你,那就证明本王眼光也不错。”

    面对赵王的夸赞,陈凯之只是一笑置之。

    不过好在这陈贽敬是城府极深之人,他虽是说了这句话,可转眼,却又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自这里,便可眺望远处起伏的大山,再往前,便是函谷关,崤山的山脉,在此如龙脊一般的起伏连绵。

    陈贽敬的视线落在远处,不禁感叹起来:“你看这山,连绵数百里,宛如盘龙,真是壮阔啊。”

    陈凯之对这位一直很会装的王爷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感,本不想接话,可若是如此,就不免显得他傲慢了,毕竟人家是堂堂王爷,便只好淡淡的点点头道:“殿下说的是。”

    陈贽敬回眸,一双眼眸直直地盯着陈凯之看,一脸好奇地问道:“在金陵,也有这样的山吗?”

    陈凯之呵呵一笑道:“金陵的山,格局小了一些,哪里及得上这些。”

    陈贽敬颔首道:“所以这里是卧虎藏龙,自然,这世上,哪里都有龙虎,那烟雨的江南,不也有陈修撰这样的俊杰吗?不过……”

    说到这里,他继续深深凝望着陈凯之,嘴角扬了扬,似笑非笑起来:“不过……这世上也有无数盖世的英雄,你看那楚汉争霸时的英布,他何况不是一个大英雄?只可惜,他不识时务,为楚霸王效命,结果……虽有百胜之才,终究不也为了苟活和请降吗?这天下,何其多的英雄、俊杰啊,可真正能成大事,使万世瞻仰的,无一不是识时务之人,人若是走错了路,便是盖世英雄又如何?”

    陈凯之听着他的感慨,尴尬症都犯了,殿下,这么急着就将自己比喻为刘邦了?这……是不是有点自信过了头?

    自然,陈凯之知道,装逼是其次,用这个故事来敲打一下他才是重点,就是想借此告诉他,你看楚霸王是很牛逼的人物吧,可是呢,他最后还不是败在了刘邦的手里,这是为什么呢?

    就是因为楚霸王走错了路,才会失去一切,你陈凯之现在也在往错的方向走,你可要小心了呀,到时别落得一个一无所有的下场。

    你现在回头,本王还能帮你一把,你好好地想清楚吧。

    陈凯之自然是明白的,即便此刻心里腹诽着赵王太自负了,表面却依旧平静,只是朝赵王抿嘴一笑道:“多谢殿下指教。”

    陈贽敬笑了笑,显得很温和:“你果然和别人不同。似你这样年轻的人,本是沉不住气的,可是本王却发现,你太沉得住气了,你不似少年,倒像是个垂垂老矣的狐狸。”

    陈凯之又作揖道:“多谢殿下夸奖。”

    “……”陈贽敬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和陈凯之交流了,这个人真是木头一样的,怎么说都不懂啊,不过应该不是不懂,而是陈凯之不想跟随他,才会如此吧!

    不过赵王也不恼,而是朝陈凯之呵呵一笑。

    此时,他的护卫已给他准备了丰富的午餐,已在远处的驿亭里布置妥当,他便朝陈凯之招招手,一脸热情地说道:“陈修撰,下午还要赶路,来陪本王喝喝酒吧。”

    陈凯之远远看着那亭子里的酒菜,即便只是出门在外,殿下只是简装出发,却也从不亏待自己啊。

    虽然美食诱人,可他还是摇摇头道:“殿下,下官要和将士们同吃,抱歉。”

    辜负美食虽是有些遗憾,但是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和赵王有什么瓜葛的好。

    这世上有一种人,他越是讨好你,他的目的越不单纯啊。

    陈凯之也深深地懂得一句话,这世上从没有白吃的午餐。

    因此陈凯之还是果断地拒绝了赵王的邀请。

    陈贽敬见陈凯之拒绝,眼眸微微一垂,目光变得有些暗沉,不过也竟是眨眼间而已,下一刻他的嘴角微微勾起,朝陈凯之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却也没有再强留,陈凯之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

    很明显,陈凯之是不愿意与他为伍。

    他心里……大抵是有一些遗憾的,这陈凯之确实是个人才,却是被太后收买了。

    真是可惜了,当初是他看走眼,才让这样的人才被太后先抢到了。

    他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此刻见陈凯之行了礼,已朝着那一群席地而坐,架起了大锅的丘八们走去。

    陈贽敬不禁摇头,看着陈凯之修长的背影,很是无奈地感叹起来:“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陈凯之却已席地坐在丘八们之中,早有人讨好似的取来了干肉,水已烧熟了,滚烫的沸腾,接着众人舀水,将这干肉取出,捏着浸入沸水里,待它软化一些,便放入口中。

    味道……其实还挺不错的,而且很容易当饱,这干肉别看只有一点点,可一旦入水,渐渐膨胀,便是很大的一块。

    可惜……没有水果和茶水,只能这般将就了。

    用餐过后,又是继续赶路,这一路,队伍便已穿过了函谷关,再往西六七十里,便是渑池了。

    渑池不过是长安和洛阳交界的一个县城,此时听闻太皇太后要途径于此,又听说赵王殿下要在此迎驾,本地的县公已是大汗淋漓,生怕稍稍有所差池,远远的便来先迎赵王了。

    等见到了赵王的大驾,这位县公便率着县中官吏远远拜倒。

    陈贽敬打马上前道:“可有甘泉宫的消息吗?何时可以到。”

    这县公连忙毕恭毕敬地道:“回殿下的话,先行的护卫已经赶到了,只怕,正午便会到达。”

    此时才是清晨拂晓,四周雾气弥漫,陈贽敬风尘仆仆的颔首点头。

    这县令又道:“殿下远来,一路辛苦了,此时时候还早,不妨先入县中,好沐浴休憩一番。”

    陈贽敬身上还沾着露珠,一身风霜劳碌的样子,整个人看上去显得颇为狼狈,可他扬了扬马鞭,一脸正色说道:“不必了,就在这长亭处等候便是。”

    陈凯之则打马在后,有了陈贽敬的光芒,他这小小的修撰,自然是不起眼的。

    此时,他其实也有些困乏了,赶了两天多的路,他早想沐浴一番了,可听了陈贽敬的话,心里却非常的明白,陈贽敬当然不愿沐浴更衣之后,精神奕奕的去见他的母后呢,他才没那么蠢,多半要的就是这么一副狼狈的样子,到了太皇太后面前,才显得他为了迎驾吃了多少苦头,这样才更能显出他的孝心。

    世上的事,大多可以举一反三。

    也可以从很多细节看出一件事情的大概,一个连出远门吃饭都得丰盛的人,现在却让自己保持着一身狼狈,很显然他在着急地表现自己。

    那么……

    陈凯之在心里暗暗思忖:“这样看来,太皇太后必定不是赵王招来的,若是太皇太后当真爱这儿子,又何须赵王这般尽心的表现呢?他越是这般表现,越是说明母子之间的情谊并不深,连赵王对太皇太后摆驾洛阳的目的也拿捏不准,赵王不辞劳苦的背后,只怕也有一些心里焦虑不安的因素。”

    想到这一番关节,陈凯之不禁在心里笑了起来,面上却依旧不露声色。

    终于待到了正午,终于有一个队伍如长蛇一般蜿蜒而来。

    除了数百个护卫,还有无数的宫娥、宦官随行,这简直就是一个巨大的车队,无数的大车装载着各种器皿和太皇太后生活起居的物品。

    令陈凯之意想不到的是,这位太皇太后的车驾,并不见华丽,倒显得极朴实,可一看四周如林的护卫,便知这车中所坐的人何其尊贵。

    陈贽敬本是灰头土脸的在焦灼等候,远远看到,便要翻身上马,陈凯之等人也预备上马,陈贽敬却是回头看了陈凯之一眼,神色淡淡地吩咐道:“你们在此等候,本王先去和母后说说话。”

    他一声喝令,其他人就只好原地等待了,谁也不敢上前去。

    于是,赵王殿下便孤零零的打马上前去,陈凯之眯着眼,看到他飞马到了太后的驾前,接着拜倒在地,那车子似是停了,却没有掀开帘子来,似是盘桓了片刻,那车驾又继续向前,陈贽敬则打马,护卫在车驾一旁。

    待车马走近了,陈凯之等人连忙下马,陈凯之快步上前,到了车驾前,行礼道:“臣陈凯之,见过太皇太后。”

    这车驾里没有任何动静,左右的宦官和宫娥,亦是垂立不动。

    陈凯之旋即又道:“臣奉太后之命,特来迎驾,太后命臣转问娘娘安好。”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