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四百九十章:神兵利器
    其实慕太后这么做,是有自己的打算,她是希望陈凯之去接近太皇太后,好让那太皇太后发现陈凯之身上有先帝的气魄与魅力,这样指不定就……

    毕竟太皇太后曾经毕竟便向先皇,她现在老了,看到一个跟先皇有些像的孩子,自然会很欢喜的。

    当然这些只是慕太后自己的想法,这些事情并不好告诉陈凯之,因此她继续端起茶盏,又抿了一口茶,一双看着陈凯之的目光里满是慈爱,优雅的放下茶盏,含笑着对陈凯之道。

    “你就以护卫太皇太后周全的名义去吧,你和你的勇士营,西出洛阳九十里,途中,不要有任何差错,更要好生的侍奉着。”

    “啊?”陈凯之诧然张嘴,一脸吃惊的问道:“臣带这么多人去,似乎……”

    慕太后见陈凯之有些不乐意的样子,自然也是明白陈凯之心里想什么的,官微言轻,自然去了只是多余的,可是不怎么的,她就是想让陈凯之去迎接太皇太后,也许是心里的执念作祟吧。

    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真是为难这个孩子了,太后在心里思索了一番,旋即一双眼眸很是认真的看着陈凯之。

    “怎么,你不愿意代替哀家去?”

    陈凯之自然是不知道太后的心思,不过他不能抗旨,只好领了命,只是一时他也是无语了。

    因为这不科学,莫非是太后听说太皇太后来了,以至于智商都降低了。

    所以才会让自己去迎接太皇太后。

    既然赵王肯定会去,那太皇太后眼里,哪里会有一个翰林,自己不过是以护卫的身份去,又有什么作用呢,至多,也就是在太皇后面前争取露个脸,然后说几句:‘太皇太后,今日骤雨,怕是不能成行。’,又或者是:‘道路崎岖,车驾不能行走,臣命人清楚障碍。’。

    呃……有意义吗?

    好像……是没有意义的。

    自己极有可能变成众人眼里的障碍,这样的事情太后竟然让自己去做?

    陈凯之细细的思索,眉头不禁皱了起来,莫非,慕太后的本意,是让自己去盯着赵王,这倒极有可能。

    毕竟赵王和太后之间的关系太微妙了,一个不慎就是你死我亡的局面,因此太后格外担心,只好让自己这个不起眼的翰林去盯梢。

    陈凯之心里想着,回到待诏房,继续坐堂,好不容易捱到了下值,便回到了山上。

    现在回到飞鱼峰,陈凯之有两处地方是非去不可的,一个看勇士营操练,随后,便是去铁坊那儿走走。

    飞鱼峰是最关心的地方了。

    现在各种的钢材,都已经出炉了,低碳钢、中碳钢还有高碳钢都有试验品,各种钢材,也都有其不同的应有途径。

    甚至陈凯之还鼓励这些匠人们继续做实验,根据自己对前世粗浅的基础材料学知识,研制出更多的钢材来。

    不过眼下,铁坊这儿,却在研究一体成型的钢管。

    因为对陈凯之而言,这个时代军队装备的,多是弓箭,而这种武器过于原始,陈凯之希望在火铳方面有所突破。

    这时代早已有了火药,只不过,因为钢铁材质的不成熟,一些火炮倒是有,不过威力并不大,至于火铳,却是不多,据闻北燕人曾有一支专门的火铳军来对付胡人,不过说是火铳,不如说是小钢炮,因为体积实在不小,火药在火铳之内爆发,一般的铁管,是极容易炸膛的,为了降低炸膛的危险,这时代的铁管质量又是低下,所以不得不增加铁管的体积,这铁管的内壁越粗,就越使人安心嘛。

    可内壁粗了,火铳就沉重了,一个火铳,就说重达二十斤,一个人在前头架着,后头一个人点火,无论是发射还是移动,都极为不便。

    更何况,它的威力,也并不高。

    不过一旦钢材的质量过关,这钢管若是具有高强度、热稳定性还有高耐磨的话,那么就可以尽力将钢管做到最薄,薄的好处就在于携带方便,一人就可以携带和操作,不只如此,若是管内平滑,也能尽力的减少阻力,将威力发挥到最高。

    而在今日,经过匠人们的烧制之后,第一支鸟铳算是烧纸完成了,所用的钢管,乃是合金钢,这等合金钢的材质,完全可以和上一世十九世纪的枪管媲美,以至于,这铳管极薄,只不过,令陈凯之遗憾的是,自己现在无法弄出膛线出来,子弹的工艺,也太过难了,眼下,只能制作滑膛枪,就是那种在枪管里塞了火药和钢珠,再点了火绳发射的枪械。

    可即便如此,这依旧是利器,鸟铳在手,陈凯之掂量了一下份量,不过十几斤重,这个重量,勇士营的丘八们完全可以接受,而这鸟铳的设计,完全是陈凯之亲自勾勒出来的,和上一辈子火绳枪差不多。

    一时陈凯之心里美滋滋的,有了这个武器,这些丘八们战斗力又可以提高不少了,这样就没在敢挑衅他们了。

    陈凯之举着这鸟铳,到了校场。

    此时天色已是昏暗了,不过丘八们还在操练,虽是见陈凯之举着奇怪的东西来,众人却只看了一眼,即便心里好奇,谁也不敢造次,陈凯之对那在旁监督的武先生徐徐道:“先生,你来。”

    武先生踱步而来,很快便到陈凯之的跟前,陈凯之有些兴奋的将手中的鸟铳,神色愉悦的说道:“北燕的火铳,先生一定见识过吧。”

    说到火铳,武子曦顿时露出不屑之色,看着陈凯之的双眸里透着诧异,似乎无法想象陈凯之对火铳有兴趣,显然在他眼里,这火铳几乎属于鸡肋一般的武器。

    不但分量沉重,携带也不方便,射程亦是一般,完全无法和弓箭相比,最重要的是,还极容易引起炸膛。

    这样的武器,在他心里简直是和垃圾没分别。

    不过,他便没直接将自己的不屑说给陈凯之听,而是淡淡的笑了笑:“火铳?怎么,凯之对火铳有兴趣。”

    陈凯之见武先生神色淡然,便将手中的鸟铳扬了扬,一脸愉悦的笑了起来:“这不就是火铳?”

    武先生呆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回过神来,一双眼眸打量着陈凯之手中的鸟铳:“这是火铳。”他的印象中,火铳却不是如此,至少体积,比这个要大的多,可也改变不了他心里的看法。

    陈凯之见武先生似乎对自己手中的鸟铳没兴趣,于是笑吟吟的道:“就请先生,先来试一试这火铳的威力吧,请先生将将士们赶开。”

    于是一声号令,操练的丘八们俱都散到了校场的外围,陈凯之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倒是很不客气,为了这火铳,陈凯之很早以前就已经开始布置了,里头的一切构件,都命人提前去试制,眼下,这是第一个成品,其实只要在钢铁材料方面过了关,其他的构件,只是倒模的问题。

    陈凯之熟稔的开始将枪柄顿地,枪口朝上,接着开始上火药,随即,再抽出通铁条,将这火药压实,之后再在枪管上放入弹丸,一切准备妥当,将火铳平举,这火铳的上方,有一金属弯钩,弯钩的一端固定在火铳上,并可绕轴旋转,另一端夹持火绳,陈凯之用手将金属弯钩往火门里推压,接着取出火折子,点燃火绳,所谓的火绳,是一根麻绳或捻紧的布条,在可燃的溶液中浸泡后晾干的,所以极容易燃烧,而且燃烧的速度并不快。

    于是,这火绳开始慢慢的燃烧起来,人借着这个空挡,陈凯之已经做好了射击的准备,他将铳口对准了远处的一堵墙,这堵墙在百米之外,随着这火绳开始燃烧到尽头,终于烧到了铳管里的黑火药,砰的一声,枪管里烟气弥漫,与此同时,剧烈膨胀的火药瞬时将弹丸发射了出去。

    “砰……”

    一声巨响震耳欲聋。

    这一枪,打的真是不爽啊,不只是后坐力让陈凯之身子微微一颤,还有这弥漫起来的刺鼻烟气,也让陈凯之灰头土脸,陈凯之在心里想着,看来还是需要改进,不过这样也不错了,先看看效果如何。

    而随后,陈凯之望向了远处,他朝身后的一个丘八努努嘴,众人方才已被刚才的铳响吓着了,那丘八犹豫着朝着那堵墙去,终于,他在这里,发现了铁丸,这铁丸还冒着滚烫的烟气,却将墙砖击打的粉碎,烟雾,碎屑在夜色下轻扬着,那铁丸深入了墙砖一寸有余,他不禁咋舌,这可是相距一百多米,若是人的身体,岂不是要被射穿?

    等这铁丸冷却下来,他才使命的自墙中抠出铁丸出来,这铁丸已经变形,于是他兴冲冲的朝远处的人招手:“入墙一寸,入墙一寸有余。”

    他这一嚷嚷,众人俱都大惊失色起来,俱是睁大眼眸,面容里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嘴角微微抽了抽。

    这神了。

    有了这个武器,那么他们岂不是无敌了?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