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四百八十九章:太皇太后
    平时的朝议,还真没有宗王和内阁大臣们一起,异口同声举荐一个人的。

    能被所有人吹捧,可见这个人实是一个不凡的人物,大家对他,都有信心。

    显然众人都将方吾才当神一般的存在了,好像他已经到了无所不能的地步了,而且现在的形式,恐怕方吾才连拒绝的理由都找不到了。

    因为这满朝文武,所有人都觉得他行,对他信心满满。

    唯一没有信心的就是陈凯之。

    陈凯之觉得自己握笔的手有点抖,面色也是随着沉了下来,这是要露陷了,要露陷了,师叔这牛逼吹得太过了头,这若是去了北燕,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他哪里懂得交涉,哪里知道如何出使?

    他只知道装**,吹吹牛,哄哄人,哪里有什么真本事呀。

    这些完蛋了。

    陈凯之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在颤抖,此刻的他真恨不得自己代替他去一趟,这样就可以相安无事了。

    太后凤眸巡逡了众人一圈,见每个人都力荐方吾才,便也没反对,而是收敛起目光,徐徐开口:“既如此,那么……待诏房……”

    陈凯之忙道:“臣在。”

    太后朝陈凯之望去,目光掠过慈爱之色,抿唇笑道:“今日撰写一封旨意发出去。”

    陈凯之道:“臣遵旨。”

    太后似是松了口气,似乎总算是解决了一桩事,神色也是惬意了不少。

    她眼眸微转间看向众人,便突然又道:“甘泉宫来了书信,说是太皇太后择日,要摆驾至洛阳,这些事,你们是知道的吧?”

    太皇太后……自然是先皇帝的母亲,便是太后,也要称她一句母后。

    自然,她也是赵王的生母,不过据说,在十几年前,因为皇子的失踪,导致了这位太皇太后性子大变,和先皇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此后便摆驾去了长安的甘泉宫,一直在那里生活。

    可是现在,却突然要摆驾,回到洛阳,这便使人产生疑虑了。

    太皇太后只回了洛阳两次,一次是在七八年前,而还有一次,便是先皇驾崩,她毕竟是先皇的生母,地位尊贵无比,无论是太后还是赵王,俱都要仰她的鼻息。

    据说先皇克继大统的时候,年纪还小,当时朝中有人对先皇帝的帝位虎视眈眈,尤其是宗室中的几个叔王,在当时的情况之下,太皇太后十分果断,直接下旨,命自己的兄弟带兵入京。

    那自长安老家的兵马入京之后,杀了一夜,次日一早,几个心思叵测的亲王,也就是先皇帝的叔叔们自此便销声匿迹了,那一夜的事,顿时变成了一件朝野内外,所有人都忌讳莫深的事,自此之后,也再没有任何人,敢对先皇帝的统治有任何的质疑。

    陈凯之听到太皇太后四字,不禁愕然,从翰林文史馆里的实录来看,这位太皇太后在十几年前,是大陈朝的定海神针,只是这十几年来,却只一心在长安的甘泉别宫里闭门不出,现在,她竟要回来了?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事,不然一个人突然间要离开生活十几年的地方,想来是不习惯的。

    显然,慕太后是有些焦虑的,因为太皇太后回到洛阳,会增加许多的不确定性。

    这位出身长安的太皇太后娘娘,当初就是凭借着自己娘家人,一举定住了先皇帝的地位,可现在,她的这些娘家人,却依旧把持着整个关中,长安附近的兵马。

    陈贽敬闻言,笑吟吟的道:“是,臣弟也接到了母后的书信,说是过了年,就要动身,母后虽然年迈,可身子却甚是康健,身为儿子的,不知有多欣慰,现在母后回洛阳,实是令臣弟振奋。何况……”他双眸晦暗莫测,面容上却依旧保持着笑意:“母后也很久不曾见他的孙儿了,若是母后见了陛下,不知该有多高兴。”

    他的话里,似是带着刺。

    当今皇帝,乃是太皇太后的嫡亲孙儿,他的意思仿佛是,太后你毕竟只是太皇太后的儿媳,可对太皇太后而言,我才是太皇太后的血脉,而皇帝却是孙子啊,固然先皇帝在世的时候,太皇太后对先皇帝甚为宠爱,可毕竟,先皇已是死了,当年的时候,太皇太后得知先皇生了儿子,喜不自胜,可这孩子,也早已没了。

    无论太皇太后是不是偏心,现在,她已没什么可偏的了。

    只有他这个赵王才是她的儿子,如今的皇帝才是她的嫡孙,不管他们俩人谁都是太皇太后的亲人,身上流着她的血液。

    倒是太后你,一个没有儿子做依傍的女人,你却以太后的名义干政,固然是因为你地位崇高,可论起宫中的长幼之序,您不还是太皇太后的儿媳吗?

    太皇太后,地位更高一筹。

    倘若她支持陛下,自然也就是支持我这个小儿子,太后的日子,怕也不太好过了。

    太后自然是听出了赵王话里的讽刺之意,神色变了变,不过也是眨眼间的事,她立即恢复了常色,朝赵王笑了笑。

    “前些日子,哀家还修书去问安呢,母后倒确实惦念着赵王,现在她回来,自是可喜之事,不过母后身子不好,这沿途,要责令甘泉宫的宦官和侍卫,小心照顾,稍有疏失,哀家可不轻饶。”

    陈凯之则是心里想,太皇太后为何是这时候来,此前没有见过一丝半点的征兆啊。

    这太皇太后可是赵王的母亲,现在太后跟赵王面和心不好和,只是不知道这太皇太后心向谁。

    他心里疑惑着,却不做声。

    太后被赵王讽刺了一番,心里自然是不好受的,凤眸微微垂了垂,旋即便淡淡道:“好了,哀家乏了,诸卿家退散吧。”

    于是众人起身,行礼告辞,慕太后抬眸,看着陈凯之,突然开口说道:“凯之,你且留一留,你是待诏翰林,哀家有些事,要向你征询。”

    陈凯之心里很困惑,却依旧神色淡淡的道:“臣遵旨。”

    太后独独留下了陈凯之,倒是使人意外,陈贽敬别有深意的看了陈凯之一眼,旋即微微一笑,便带着众人退了出去。

    太后命人斟茶,缓缓的端起茶盏,小心翼翼捏着茶盖,将茶泡刮去,随即轻轻抿了一口,便朝陈凯之含笑道:“你也喝茶。”

    陈凯之先将记录统统收拾好,方才抿了口茶,这宫中的茶水乃是上等的佳品,回味无穷,不过陈凯之心思没放在茶水上,而是小心的观察着太后,想着她留自己下来,是为了何事。

    太后放下手中的茶盏,深深叹了一口气,旋即格外认真的问道:“太皇太后之事,你可知道吗?”

    陈凯之轻轻颔首。

    “臣在文史馆,翻阅过一些实录的记载,略知一些。”

    太后笑了笑,继而一脸正色的看着陈凯之:“那么以你之见,太皇太后此番,来这洛阳,可有什么用意?”

    陈凯之万万想不到,太后竟问起自己这家事,不过细细一想,天家的家事,不就是国事吗?

    现在这太后,颇有考校自己的意思,陈凯之稍一沉吟:“臣之愚见,无外乎是两个可能。”

    太后默不作声,凝神聆听陈凯之的高见。

    陈凯之徐徐而道:“这其一,就是太皇太后自己想来,她毕竟年纪大了,甘泉宫虽是个好去处,可人年纪大,便越希望靠家近一些,这里,毕竟曾是太皇太后的家。”

    “只是这其二,便是赵王将太皇太后请了来,不过臣以为,这个可能其实并不大,倘若太皇太后当真向着赵王,要来,也早该来了,何必要等到这个时候,臣倒是以为,太后实在有些多心。”

    太后闻言略有所思的样子,陈凯之自然知道太后的担忧,最怕这太皇太后心向着赵王,然后事事刁难她,这样的话,太后的日子便不好过了。

    虽然太后地位尊贵,可是太皇太后却是她的长辈,不管怎么样,太后都不敢逾越太皇太后,毕竟太皇太后的身份摆在那里,若是稍不慎,就落下一个不孝的名声了。

    不过现在想什么都没用,陈凯之便没再多加分析,而是安慰太后。

    “太皇太后既然来了,那么太后身为子女,好生的侍奉着便是,其他的事,倒是不必牵挂。”

    慕太后闻言心宽了不少,便朝陈凯之颔首点头:“虽说………”她笑了笑:“虽说你这话,说了等于没说,不过至少,倒是让哀家安心了一些。不过……等那太后来了,想必赵王人等,一定会尽力想要表现一番,哀家是妇人,却不能去接驾,那么,你便代哀家去吧。”

    陈凯之愣了一下,我去,我只是一个翰林啊,以什么名义去呢?赵王去,那是去争宠的,我一个翰林,争个鬼啊,多半连个说话的机会都不会有,真是活见鬼了。

    岂不是去走狗腿子了,忙上忙下的累得半死,指不定还受到赵王等宗室的排挤,这活不是人干。

    可慕太后既有安排,陈凯之哪里敢说个不字,只好领命:“遵旨。”
龙8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