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文豪 > 第四百八十八章:如雷贯耳
    衍圣公府的心思,实在是难以猜度啊。

    可是无论如何,能赐为学候,足以证明陈凯之和衍圣公府之间,已是建立了某种特殊的联系。

    陈正道张大口,本来还想呵斥一下,可现在……竟是哑口无言,完全是找不到话来说了。

    倒是这时,有人道:“什么学候,说来听听。”

    却见这时,慕太后已是带着一干宦官进来,众人太后,纷纷行礼。

    慕太后只左右张望了一眼,目光落在陈凯之身上。

    吴学士立即道:“娘娘,陈凯之今被衍圣公府赐为学候。”

    “呀?”慕太后先是一愣,随即一喜,抿唇淡笑起来:“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咱们大陈的俊杰,而今实是让人刮目相看了。”

    陈凯之忙道:“臣惭愧,这都是娘娘的功劳。”

    慕太后便只是笑了笑,随即目光一闪,她心里虽是大喜过望,可是面上,却不好表露的太过,只是神色如常的将话题转移了:“今日召众卿家,商量的乃是北燕的事,北燕的使者,今早已经来拜见了,他们在乐浪遭遇了大败,竟被倭寇连连战败,倭寇的实力已是大增,现在这北燕,可谓是焦头烂额,自然,我大陈与北燕同气连枝,自也不可看笑话,大陈的海境,亦有千里,谁能保证,倭寇狼子野心,不袭了我大陈呢?”

    众人纷纷称是。

    陈凯之微微皱眉,他一边记录,一边想,乐浪乃是燕国北边的边境,在上一世,便属于北部的朝鲜,自汉以来,历来是大汉的疆土,现在北燕在乐浪遭遇了败绩,倒是够喝一壶的。

    因为北燕的中心,理论上是在河北一带,乐浪等地,距离河北有千里之遥,北燕若是驰援乐浪,势必要穿越千里北国,消耗实在太大,可若是不派驻大军,单凭在乐浪一线的军马,显然是抵挡不住倭寇的袭扰了。

    一旦乐浪丢失,这乐浪等地,俱都成为了倭寇的乐园,他们有乐浪乃至于朝鲜南部的一些海岛,瞬间,便使大陈的山东诸州遭遇巨大的威胁。

    说到底,北燕之所以焦头烂额,是因为他的精力,主要还是放在了北部边境的胡人以及河北一线,乐浪等地,毕竟只是一隅之地,不可能为了一个乐浪,而放弃对胡人的城塞,以及河北等地的卫戍。

    陈一寿这时道:“娘娘,倭寇凶残,他们以劫掠为生,好勇斗狠,个个都是不畏死的亡命之徒,据说倭岛连年经历了大灾之外,巨十万的倭人出海谋寻生路,这些人,本以是存着必死之心,盘踞在海外诸岛,以劫掠为能,这些人战力,堪称可怕,据说在乐浪诸地,数十个倭人,竟可以追杀上千北燕军马,上千北燕军,竟是犹如羔羊,竟不敢战!”

    说到倭寇,这里顿时流出了恐怖的气氛,许多从乐浪送来的战报,是不少人都曾看过的,确实是太骇人听闻了。有人甚至将倭寇形容为鬼兵,攻无不克。

    因此陈一寿一副担忧的样子,皱眉深深锁着,叹息起来。

    “而今北燕连败,倭寇得了乐浪,实力更为壮大,这般下去,他们欲壑难填,迟早要借海外诸岛,袭我大陈海边,不得不防,以臣之见,这一方面,大陈为了自己的安全,少不得要资助北燕人,让他们继续对倭寇作战,以拖住倭人。另一方面,大陈山东、金陵诸地,只怕要加强防范,以防不测。”

    也有人道:“北燕此败,恰见北燕的虚实,这数十年来,他们表面国力颇强,实则暗弱,不如趁此机会,要挟他们退还当年所侵的泰山以北的诸州郡,若是不肯奉还,则大陈枕戈待旦……”

    “不可。”姚文治摇头,说这话的乃是梁王,可是姚文治一副极力反对的模样:“当年北燕入侵大陈,确实割走了不少州县,此后双方会盟,虽是让北燕人奉还了一些,可泰山以北的七府四十五县虽落入了北燕手里。可眼下,倭人才是大患,若是此时落井下石,且不说可能引起各国的疑虑,倘若北燕人不服,索性放弃乐浪诸府,与我大陈决战,岂不是最后便宜了倭人和胡人?”

    “北燕从前虽是我大陈的仇敌,可他们也是我大陈北面和东面的屏障,他们与我们,毕竟是同气连枝,两国亦有血缘,大陈不可以全无道义。”

    梁王显得有些恼怒,便冷冷问道:“此时不取,将来哪里有机会?”

    陈凯之伏案,一面记录,一面心思开始活泛起来,他心里更倾向于姚文治和陈一寿,梁王看重的只是眼前的小利,表面上,似乎有机会收复一些数十年群的失地,可北燕之所以陷入困顿,本质上它是三面受敌。

    或许正是因为防范大陈的需要,而不敢发大军去驰援乐浪,而一旦大陈对他们抱有敌意,多半这北燕的朝廷会索性破罐子破摔,为了应对大陈的威胁,收缩占线,舍弃掉乐浪等北疆的土地,甚至直接放弃对胡人的防范,将北燕的军马集中在河北,与大陈决战了。

    如此一来,不但使其他各国不得不支持北燕,使大陈在道义上难以立足,最重要的是,大陈又能讨到多少好处?

    当今天下的大势,在于各国谁都没有碾压其他诸国的实力,这才维持了一个均势,既然大陈的国力无法做到一次性吞并北燕,反而落井下石,就算得到了几个州府又如何?

    可陈凯之人微言轻,这些意见自然不是他可以说的,他只是乖乖做着笔记,即便现在他可以参与话题,他也不想出风头,听听就好,其他的自己现在管不了那么多。

    慕太后闻言侧是深深的皱起眉头:“姚爱卿和陈爱卿的话更有道理,我大陈泽被四方,倘若背信弃义,只恐得不偿失。眼下最好的办法,理应是支持北燕对倭寇作战,不过,北燕内部,怕也是多有疑虑,他们不敢征发河北的精兵去乐浪驰援,只怕根本的目的是害怕我大陈北上,所以,大陈要做的,该是取信他们,争取北燕派出精兵,与倭寇决战,若是能剪除倭寇,对我大陈,也不是没有好处。倭寇凶残,今日纵容,到了明日,害的便是我大陈的子民了,只是,如何才能取信北燕人,使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呢?”

    众人沉默。

    这显然是个艰巨的任务,这意味着出使的人,不但要有很高的声望,足以减少北燕国的疑虑和不信任,同时还需表达大陈朝廷取信北燕人的决心,当然,最好是这个人和北燕的君臣有莫大的关系,这才好在北燕斡旋。

    太后既然已经做了主,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派谁去合适了。

    突然,有人道:“臣倒是有一个人选。”

    慕太后眼眸一闪,说话的人竟是赵王,因此她神色淡淡的看着,困惑的问道。

    “哦,是谁?”

    陈贽敬笑吟吟的道:“说起来也是一桩美谈,北燕国使来时,最先见的,乃是方先生。”

    “方先生……”慕太后想必是知道这么一号人的,却是故作不知的样子:“此人是谁?”

    “此人和北燕的先皇帝乃是旧友,论起来,便是当今的北燕天子,亦是对他客气无比,这位方先生声名显赫,是名震天下的大儒,燕国上下,无不对他礼敬有加,倘若此时,方先生能够以我大陈朝廷的名义,出使北燕,那北燕国主,必以叔父之礼相待,到了那时,宾主尽欢,北燕国主见到了我大陈的诚意,自然疑虑尽去,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

    “方……方先生……”陈凯之特么的像吃醉了酒一样,笔下一滑,我去,果然是莫装逼、不然遭雷劈啊。

    自己这师叔几斤几两,自己岂会不知,现在好了,这么重要的国家大事,人家想到了他的头上,这若是被派去了北燕,咳咳……陈凯之心里默哀,若是露了馅,完了。

    若是师叔露馅了,朝廷肯定会调查起来,那自己岂不是也跟着完蛋了。

    哎……

    真是的。

    做人还是需要低调,不能装逼,不然迟早有一日会露馅的。

    这边陈凯之在担忧着,慕太后这头却依旧皱眉,一双眼眸环视了众人一圈,才徐徐开口问道:“他并非大臣,当真可以完成使命吗?”

    听了慕太后的话,梁王顿时打起精神:“娘娘,臣弟倒是可以做保,这位方先生,不但和北燕的先皇相交莫逆,据说,他还和北燕的公侯,亦是交情不浅,方先生乃是高士,他虽非大臣,可诸国的贵人,无不礼敬他,此事若是交给别人,臣弟还不敢保证,可只要方先生出马,势必成功。”

    也有人跟着点头:“臣也听说过,北燕国天子,亲自备了礼物给方先生,对他以叔伯之礼相待,纵观本朝,朝野之中,谁有这般的殊荣?依臣看,方先生若去,则大事可定。”

    “是啊,是啊,此人如雷贯耳,臣也略有耳闻,这是真正的高士……”
龙8国际